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四章 书信往来

“听说你在英国同一个男人跳舞了。”Enzo在昏黄的烛光里向Arthur暧昧地眨了眨眼,他们正在吃中饭。他是这个画家团体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个,热爱八卦,是新艺术运动的代言人,跟团体中的学院派是死对头,常年远离对方,吃饭时总选择坐在最两端,颇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Frederick竖起耳朵,敏感地放下了刀叉,状似不经意地喝了一口酒。

“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当时只是想恶作剧一下,因为我很生气,嗨,别提了,总之英国没劲透了。”

“包括女人?”

“包括女人。”

“那你也不该饥渴到朝男人下手啊。”Boldini开口了,“你这么招惹了人家,让他怎么办?”

“这是另一个错误。”Arthur烦躁地说。想到Merlin的蜕变,就有点不想提起。

“别告诉我你真看上人家了。”Enzo看了Fred一眼,“他长得怎么样?很漂亮?比Frederick还漂亮?”

“Enzo!”那个忧郁的年轻人恼怒地嗔叫道。

“嗨嗨嗨,我只是打个比方。”

Arthur遗憾地摇了摇头,“他长得很奇怪。”

“奇怪?哪个部分?”出于职业病,画家们总是习惯将人先拆开来看的。

“下巴,下巴方方的。”

“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很正常。”

“鼻子有点凌厉。唔······太凌厉了点。”

“听起来他很有男子气概。”

“不,你错了,他的眼睛,眼睛······”Arthur陷入了回忆,Merlin的眼睛太美,他想,如果Merlin拿无辜的眼睛望着他,或者任何人,Arthur发誓谁也不能够拒绝他的任何请求。还有他垂下的眼眸,卷翘的睫毛,侧面的线条,微笑的模样都有种惊心动魄的风韵。

“看来你被他的眼睛迷住了。”

这让众人的好奇心被彻底勾起来,“Arthur,你画出来看看。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他又不是猴子。Arthur下意识地拒绝了。他不太喜欢众人这幅围观的腔调。

“他不在,没有模特,我画不了。”Arthur适时地转移了注意力,“我看今天就画她吧。”Arthur指的是那个昨天跟他云雨的女模特,接着就勾了勾手指,将那个模特带走了。

一个时辰后,Boldini作为老师便去查看Arthur的绘画进展,Fred也趁机跟上了。

然而等Boldini走进去时,却呆住了,他没有出声。Fred也没有。他们静静地看着Arthur,那个正在着迷画模特的人,他低着头,全神贯注,全然没有注意到打开的窗外站了两个人,模特试图提醒他,但他根本没有抬头。

他画得这样专心,以至于全身上下,除了手指,一动不动。

于是Boldini看到了一双天底下最美丽的眼睛,正细致地被Arthur小心描绘着,还有锁骨,Arthur正在画它们,看得出来Arthur有多喜欢多珍视这两样东西。Fred将自己的画稿折成了两半,垂下头去,又经不住诱惑似的,抬眼看着Arthur,于是不可避免地与那双眼睛对上了。

这双眼睛,还有锁骨,跟躺在床上的模特没有任何关系。Arthur在画他。浑然不觉地画他。

Fred感到痛苦,在这份无望的单恋中,他宁愿Arthur爱上一个女子,这样,至少并不是他的问题。Boldini拍了拍他的手,朝他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多想。

Fred苦笑着转回身去,惊动了草丛里的一只猫咪,与它四目相对起来。猫咪从草丛里站了起来,跳到一棵小树上,树上的鸟儿一惊,便叫起来。

Arthur被鸟儿猛然的一声尖叫打断了思路,回过神来。接着他便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画稿上的人物。轮廓依然是那个女模特的,但眉毛、眼睛、锁骨,却全然不是她了。那是Merlin。Arthur感到震惊,他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画Merlin,好像入魔一样,他只觉得那幅轮廓出来时,他就无法克制地开始画了。

他倏然转过身去,Boldini已经走进来了,Fred也跟在后头。

他猛地将画扯下,遮遮掩地藏到了身后,“老师,我,我还没有画好。”

Boldini将画夺了,细细看起来,接着提了一些技法上的改进,好像浑然不在意Arthur画的牛头不对马嘴似的,“那个人的?我是说,呃,我们都很好奇,是那个年轻人吗?从画像上看,他很年轻,跟我一样大吗?”Boldini留恋地抚摸着Arthur画稿上的眼睛,“它可真美。”

Arthur忽然有一种嫉妒。

“我想把它带回去研究研究,我是说,改进一下你的技法。”Blodini对人物的洞察是敏锐的,他感到自己挖到了宝,哎,真想看一看这双眼睛的主人啊!

“它还没画好,我想自己改进一下。”Arthur没有尊卑地将画拿了回去,“可能是你们一直在耳边念叨,所以画着画着就出来了。我也挺奇怪的。”Arthur继续很多余地解释道。

Fred将那双眼睛看了去,他也感到震撼,作为一个唯美浪漫的画家,他对美的体察是无与伦比的。那双眼睛,确确实实美得惊心动魄。

晚上,Arthur躺在床上,他手里还拿着那张画。因为他还在惊讶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从来没有画着一个人的时候心里想着另一个。当然,不能用“想”这个词,而是无意识的。Arthur思索这个无意识的来源,最后发现了一种惊人的渴望。他“渴望”画他,这种渴望一直很强烈,从他第一次见到Merlin,想把他留下就看出来了,但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让他暂时将这种渴望压下了。当他第二次再见到Merlin时,对方已经成熟了很多,虽然他心里还是渴望的,但那种感觉冲淡了很多,以至于他认为自己对Merlin失去了兴趣。

奇怪的是,他确确实实好像对Merlin失去了兴趣,甚至不愿意再提起他,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画出Merlin的画像来。也许,是因为那双眼睛吧。又也许,是他从来没画过他,也许画一回,再多见几次面,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Arthur不明白为什么,想得头皮发痛。但有一件事情却越来越清晰,当他长久地盯着这幅画,盯着这双眼睛时,他听到自己的心在说:如果它是真的就好了。

如果它是真的,如果Merlin站在他面前就好了。

Arthur居然在长久的凝视之后,开始疯狂渴望真实的Merlin。

他在一刹那理解了Pygmalion的心情。那位爱上自己雕刻少女的国王。他此时的心情就是这样。当然,这并不是说Arthur爱上了Merlin,完全没有这回事,如果这双眼睛此时长在模特身上,他也会同样迷恋模特的。他只是迷恋它们的美而已。

是的,他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客观来说,Merlin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作画对象。

想到这儿,Arthur终于记起Merlin的家事来。心里嘀咕着不知Merlin是否订了亲,也该给他找商家了。理所当然地,他并不亲自操心这种小事,于是交给了自己的贴身男仆George。George虽然无趣刻板,但领命却向来很及时,便给Merlin家找了几家高级婚纱店,Victoria女王的福,丝绸婚纱礼服现下是整个上流社会的香饽饽,不过都是纯白的,所以这种货要在中国特别订制。

在George搞定商家之后,Arthur便很自然要提笔给Merlin写信。但在信的开头难住了,不知该用什么称呼,然后想起对方不过一个修鞋匠的儿子,自己亲自给他写信岂不跌份?于是便让George代劳。

但Arthur又想起Merlin那双漂亮的眼睛,它们在阳光下阅读他写的信,微微眯起,灰蓝色的眸子折射出细碎的光来,偶尔会有夏天的飞虫从窗台里飞进来,在他眼前转悠,他拿修长白皙的手去驱赶它们,手指在阳光的投影下落到纸,形成好看的、移动的阴影。这个想象令Arthur愉悦,于是又决定亲自给Merlin写信。

开头的称呼还是颇费了Arthur的一番功夫。语气不能太亲切,比如说“Dear Merlin”之类的,他们还没有那么亲近,也不能太高傲,比如直呼他“Merlin”,最保险客套的称呼就是,“Mr.Balinor”,可又怕这么一来,信落到了他老爹手上。Arthur可是满心希望Merlin能看到这封信呢,纠结来纠结去,最后,他只短短地写了一行字,语气十分公事公办。

“亲爱的Merlin,我给你找了两家高级婚纱店,请寄来价值600英镑中国制造的纯白丝绸,产地苏州,希望能暂解燃眉之急。Arthur.”

是的,最终他还是选择了“Dear Merlin”这个不合时宜的称呼,不过信上冰冷的内容冲淡了这种不合时宜的热烈感,而干巴巴的落款也显示出开头不过是个客套的称呼。

Merlin收到信的那天,正是去Freya家提亲的日子,为了攀住这棵唯一的贵族树,Balinor老爹又忍痛追加了3000英镑,让Merlin前去提亲。Freya的母亲在收到了这么一大笔定金后,脸色非常温和了,也旋即同意了Merlin的求婚,要知道,Freya家其实已经沦落到中产阶级下层了,200磅的年收入或许在乡下还过得不错,但在伦敦,为了维持一个贵族的体面,花销是远远不够的。可她们又不能回到乡下,那样女王就会把她们给忘了,到时候连200英镑的收入都没有,两个柔弱的女子又如何能过乡下人种田耕牛的苦日子呢?

况且,贵族的血统也不允许她们就这么灰溜溜地躲到乡下去,为了家族的荣耀,她们必须拿自己的青春为自己的家族再度兴旺起来做准备,而财富,无疑是通向兴旺的捷径。

Merlin一直非常感激Freya使他免于牢狱之灾这件事,如今向她求婚,倒也高兴,而且这还合Balinor老爹的心意。先前Merlin一直担心Balinor老爹会将他随便塞给哪个贵气的娇小姐呢,如今得到这样一个善良可人的未婚妻,在实际地位上也还算平等,Merlin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Morgana,他既然成了别人家的未婚夫,便也不好再不去想她了。Merlin在出了Freya家大门时,便掐断了Morgana这条线,把她从自己的臆想名单上抹除了。合该一个彻彻底底、正派传统的英国绅士模样——对家庭忠心耿耿,对妻子一心一意。

 

不过高兴归高兴,如今家里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却令Merlin十分心焦。早先Balinor老爹绞尽脑汁地在意大利收买了一个听差,打听Arthur的消息,听到Arthur在佛罗伦萨醉生梦死,便也不抱希望了,他们哪有资格要求王子为庶民上心呢?眼看这唯一的商机无望,Balinor老爹衡量之下便立刻作出决断,让Merlin马上向Freya小姐求亲。因为Freya小姐的贵族身份是他们留在伦敦的唯一希望了。当然,对Freya家族来说,亦是如此。双方目标一致,为跻身伦敦的上流社会而结成了无比坚固的联盟,Balinor老爹很满意,他们彼此也都看好这桩婚事。

想不到Merlin求完亲刚进门,一个邮差便向他送信来了,署名竟是“Arthur”,这令Merlin欣喜若狂,立刻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Balinor老爹。二人死死盯着这封信,几乎不敢相信Arthur还挂着他们家的事。Merlin抖着手拆开了这封信。

600英镑的丝绸生意!

Balinor三下五除二,除去成本、运费、人力,净利润在300英镑左右!这笔收入不算少,要知道一个中产阶级医生一年也才这点收入,更是Balinor老爹一年净收入的十分之一了。

所以Merlin和Balinor老爹十分重视。

Balinor老爹立刻写信准备进货事宜,而Merlin则马上回信向Arthur表达感激之情。他知道这对Arthur来说不过举手之劳,但对他们这种供应商来说,却是救命的稻草。

“尊敬的Arthur王子,承蒙您在百忙之中为Balinor家族提供了难能可贵的商机。我们像一条濒死的鱼儿触到了活水那样欣喜。心中有无限的感激。第一批货物将以海运的形式在一个月内抵达那不勒斯港,之后,从港口转至您位于佛罗伦萨的府邸。根据行规,您为我们介绍了客户,便是我们的中间商。作为‘掮客’,您理应拿到一定额度的提成。不,我不应该对您这样的人有所隐瞒,说什么‘一定额度’,您将毫无疑问地拿到此次净利润的5%作为酬劳,因此我将这张15英镑的支票连同这封信一并寄给您。希望我们在您面前永远是毫无保留而赤诚的,就像对您父亲那样。您永远忠诚的仆人,Merlin.敬上.”

Arthur收到了Merlin的回信,Merlin的字迹很工整,是用细细的花体写的,像艺术品,看得出来花了一番心思,而且也出乎Arthur的意料——Merlin显然念过书,造诣还不低呢。这让他对Merlin刮目相看起来,起初他还以为Merlin只是个修鞋匠的儿子呢。

不过让Arthur逗乐的是他打开信的一刹那,从信里掉出来的一张支票,Arthur捡起来一看,15英镑!然后他看了信的内容——Merlin一本正经地把他描绘成中间商,并且给他寄了这张支票。Arthur拿着支票乐了。

这笔钱在普通人手里价值不菲,可对家缠万贯的Arthur来说,则有点儿可笑了。

于是Arthur笑得前仰后翻,差点就把一只名贵的茶杯打翻在地,引得George大为紧张。

Arthur笑过之后,又对这新身份感到一点新奇和乐趣。中间商?掮客?Arthur有各种各样的身份,什么王子啦,领事啦,将军啦,老板啦,就是没当过“中间商”。说起来,这也算是Arthur赚的第一笔小费呢!15英镑!

那几乎是一个打字员半年的奉禄!想想也不低了。Arthur努力不去嘲笑Merlin,他给的其实很多。嗯,保持严肃。

说回到新身份上来。在贵族无聊透顶的生活中,他们对新奇事物总是有着超乎寻常的洞察力和实践的热情。

毫无疑问,当一回Balinor家这种修鞋匠出身的掮客,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每个客户都会为此大吃一惊,想到那些意大利和法国的王公贵族惊掉下巴的样子,Arthur觉得这些天的郁闷终于驱赶了一些,便想要迫不及待地去实践实践他的“新身份”了。

比起寻欢作乐来,也许当Balinor家的中间商这件事更有乐子?

于是Arthur立刻提笔给Merlin回了信:

“慷慨的Merlin,基于你的鼓励小费——15英镑!这可比打字员半年的收入都高呢。那么,我将不得不卖力给你搞更多的单子了——好挣取更多的小费。”

这次,Arthur在落款的署名中毫不犹豫地写下“您的朋友,Arthur.”

Merlin对于Arthur回了这样一封俏皮揶揄又不乏热情洋溢的信感到意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便去询问自己的未婚妻Freya。Freya看过信后感到非常高兴,“这个一个机会,Merlin,”她捉住他的手腕,亲亲热热地窝进他的臂弯里,“想办法和Arthur成为真正的朋友。要知道,Pendragon家族终究是属于Arthur的。看看他的父亲Uther为你们带来了什么,如果你成为他真正的朋友,到时候的好处享之不尽。”

Freya想象那番光景,整个人容光焕发起来:双眼炯炯有神,脸颊兴奋地染上了红晕。她紧紧地抓着未婚夫的手,沉浸在假想的幸福中,像一只栖息在枝头的快乐小鸟。

Merlin太熟悉这幅腔调了,他的老爹Balinor就是这样。而且不知为什么,他们总将发达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尽管他本人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但毕竟他是一个有良心、有责任心的人。所以尽管他感到在未婚妻与父亲双重期望的压力下快要崩溃,但依然决定做一个合格的丈夫与称职的儿子。

所以尽管在情感上未婚妻的提议让他反感,但理智上他依然认要硬着头皮试一试。

哎,可是天知道他多么不愿跟Arthur·Pandragon当朋友啊!

“还愣着干嘛,快给Price Arthur回信啊!”Freya推着自己的未婚夫,快速向书房走去,娴熟地打开墨水,将羽毛笔递给了Merlin,“写吧!”

Merlin颇有些为难,不知道怎么下笔,Arthur写这封信的时候一定没过脑子,Merlin想,这封信一点也不“英国”,看起来自由随便,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付这玩意儿。

“干嘛愣着?”Freya又催促了一声,Merlin只好提起笔来,他为难地看了看热切观望的未婚妻,“我不习惯别人看着我写东西。”

“那我去给你做吃的。”Freya很干脆地收了她的小扇子,在Merlin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希望在中饭前能看到你。”

Merlin长出了一口气,厌恶地扔了羽毛笔,将Arthur的信胡乱丢在桌子上,就这么干坐着,坐了一会儿,又认命地将那信打开来,再细细地读了一遍。

Arthur的字龙飞凤舞,显然是在某种兴奋状态下写就的,“您的朋友,Arthur”这几个字尤其潇洒,看得出Arthur对成为他朋友这件事,颇为兴奋,因此写得格外舒展。

Merlin并不知道Arthur是要拿他的身份寻开心,刺激刺激那帮贵族的,还在纳闷他的兴奋劲儿从哪来呢,最后得出结论是“嘲讽Merlin很好玩”。

得出结论后,Merlin心里是很生气的。但又不敢发出来,更不敢述诸笔端。于是愤恨地咬了两口羽毛笔,又呸呸呸地吐掉了。

他的眉头皱成了川字,思索着该以什么姿态回这封信,不能太客套古板,也不能太随意无礼。

啊啊啊啊啊,真的好难啊!Merlin在心里咆哮。Arthur这个纨绔子,从一见面开始就没给他惹过什么好事,不是让他出丑,就是让他家倾家荡产,还逼得他这么早就娶老婆!当然,就伦敦女人的脾性来说,Freya不算差了。但毕竟他才刚成年呢!

明明是他造成的错误,却要让他们这种庶民来承担罪责,自己还得感激涕零。Merlin越想越气,啪地一下拗断了羽毛笔。

没成想Balinor老爹冷不防地窜进来了,脸孔闪着兴奋的光。看来Freya将Arthur的事告诉他了。

“Freya说得没错,”Balinor老爹重重拍了拍儿子的肩,“儿子,咱要想办法结交Price Arthur,和他成为朋友。我们要抓住这次良机。噢,你好好写信吧,发挥你的魅力。呃,我的意思是,不是那种魅力,你不是很讨姑娘们喜欢嘛,我儿子就是个讨喜的人。呃,不是,我的意思是,在他面前讨喜些,是这个意思。讨喜些。我的儿子一直是个讨喜的人。是爹爹的小心肝,是不是?”

Balinor语无伦次的说了一通,又大力拍了拍Merlin的肩膀,“明天开始,你得复习骑马射箭了。”

“遵命,父亲。”Merlin有气无力地答道,他不知道父亲的身体怎么突然像吃了东方的人参丸似的,一下子百病全消了。

“听说Arthur王子特别喜欢骑马射箭,所以你要好好地练。”

“我是不是还得赶紧找个老师补习绘画和雕塑啊?”Merlin故意反唇相讥道。

“噢,那当然!好极了!你真是个上进的好孩子。我马上去办!”

Merlin向上翻了个白眼,Balinor老爹顺杆子往上爬的功力越发地深厚了。

Merlin暴躁地将第二根羽毛笔也拗断了。

不过笔筒里有很多羽毛笔,所以Merlin认命地又换了一支,开始写信:

“尊敬的Arthur王子,想必您对那笔小费十分满意。至少在您的语气里,我读到了兴奋与快乐。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让您高兴,对我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我很乐意为您带去欢乐,这对我们目前所要进行的事务而言,十分有利,而为了这项事务的长久进行,请允许我冒昧地将之视为‘友谊的开端’,并称呼您为‘我的朋友’,一如您在信中的落款所言——因为我相信良好的私交是一项事务顺利进行的基础。希望您在佛罗伦萨过得快乐。您忠诚的仆人兼朋友,Merlin.敬上.”

Arthur收到了Merlin的回信,他迫不及待地打开看了,心中很好奇Merlin会对那封充满揶揄意味的回信说些什么,他早先预想Merlin一定会生闷气,但是又不得不对他十分恭敬地佯装热情。一想到这个样子,Arthur就乐开了花。

他现在对Merlin那张脸孔有种无端的迷恋,所以总是刺激他,希望从中激发出各种各样的情绪来,好让他作画。不过遗憾的是,目前Arthur只能自己凭空想象,然后把它画下来。

他喜欢画Merlin的侧颜,他认为Merlin的侧颜俊秀绝伦,几乎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侧脸了。而他的身姿有着古希腊少年的那种天真而纯粹的诱惑力,Arthur没法不去想他。更没法儿不去画他。

就这样,Arthur爱上了凭空画Merlin的画像。他画了许多幅,但没有一幅让他满意。如果可以,他真想让Merlin来意大利呀,哪怕一个月也好。

Arthur决定了,找个理由,把Merlin弄过来。这样他就可以当他的模特,而他也可以尽情画他了。

Arthur一想到Merlin脱光了衣服斜斜地躺在那张铺着貂皮的长椅上时,几乎兴奋地要握不住笔,他勉强镇定自己,才不至于把颜料盒给打翻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货物却还没有消息,Arthur想起Merlin说货物走海运的事,不禁开始担心起来,害怕船在海里翻了。甚至还做了一个噩梦:Merlin押着丝绸来意大利找他,结果遇到暴风雨,船翻了,Merlin掉入了海里,他急得不得了,在岸边指挥搜救部队,不知为什么,Arthur在水下看清了Merlin的胴体。Merlin没有穿衣服,像一条漂亮的美人鱼似的,身上裹着绿色的海藻带,乌黑的秀发在水中轻轻飘动,他向着水下的那一点光游去,Arthur焦急地大喊起来,让Merlin赶快回来。那是塞壬的歌声,她伸出手臂,迎接Merlin。将这个俊秀的少年拖入自己的洞府。

Arthur被吓醒了。

之后,Arthur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天色,后面更让仆人每天向他禀告天气状况。

George称,这么操劳的事,交给他们下人就可以了,不必Arthur自己操心。但Arthur却还是不厌其烦地亲自过问。

他笃定货物出事儿了。第一桩生意不顺利让他很心烦。为了弥补Merlin家的损失,Arthur又在雨夜里给Merlin写了第三封信,“亲爱的Merlin,最近天气不太好,我有些担心第一批货物能否准时抵达,甚至恐怕它们翻船了。我做了一个噩梦,它是这样告诉我的。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请再寄一批丝绸过来。钱照付。还有,我给你弄了一批陶瓷生意,这儿的人热爱陶瓷。不过请务必查好天气再寄过来。您的朋友,Arthur.” 

当Merlin收到Arthur的来信后,也紧张起来,赶紧告诉了Balinor老爹,一查之下才发现确实是因为天气原因延迟了,但货物很好,过几天即将到达。因为害怕Arthur等得急了,Merlin首次使用了电报,将消息告诉了Arthur,让Arthur安下心来。

两三天后,当第一批货物抵达的Arthur的府邸时,不夸张的说,Arthur就跟亲儿子到了似的兴奋,亲自将它们送到了婚纱店里,使两位店主受宠若惊。不过Arthur打开这批货物时仍有微微的失落,受那个梦境的影响,他很希望押送这批货物的人真的是Merlin本人,而不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小厮。

在这期间,Arthur得知Merlin要同Freya小姐订婚了。

在给Arthur的第三封信中,Merlin告诉了Arthur有关陶瓷的大致到货时间,除此之外,尽管Merlin很不好意思,但为了愉悦自己即将上门的未婚妻,他仍腼腆地向Arthur询问珠宝的事,希望给未婚妻一个惊喜,给她买一点异域风情的珠宝,便询问Arthur能否介绍一些在意大利的珠宝商。

Arthur立刻从这封信中嗅到了时机。他想到自己在法国的好友Worth,在自己的资助下,开了成衣店。眼下,为了进军法国贵族,这位朋友抓住时机,成为了奥地利驻法大使桑德亚夫人的朋友,他设计了一套非常漂亮的衬裙,却苦于没有最上等的丝绸面料,于是Arthur便立刻联系对方,借以促成一个2000英镑的大单,接着火速邀请Merlin前往巴黎。

这家高级成衣店是Arthur与Worth合开的,当然表面上完全归Worth所有,而且资助人也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一位匈牙利的普通商人。

Arthur写信告诉Merlin,他最近要去巴黎,所以在跟巴黎的朋友Worth联系时,才知道对方刚好需要大批丝绸,正在四处求“一流的高档货”,所以他趁机把Merlin介绍了过去,但因为单子太大了,加上购买这批丝绸的都是一等的上流贵族们,所以对方有些不放心,想让Merlin先带一批货物过去看看,满意了再验收。Arthur告诉Merlin,比起意大利,巴黎才是名副其实的时尚之都,那儿的珠宝款式更好,更精美,更能愉悦妻子。所以他想邀请Merlin前去巴黎,既为Merlin介绍客户,又让Merlin能购买漂亮的珠宝。

收到Arthur的来信后,Balinor老爹与Freya别提有多高兴了,但显然他们想获得更多。凭借商人的本能,Balinor老爹立刻从中嗅出了巨大的商机。

“Arthur王子邀请你到巴黎去,这是个天大的良机。”Balinor老爹的脸孔兴奋得起了红晕。他知道,如果这桩生意做成了,法国的贵族就会穿上他的丝绸,借此良机,他就能在法国打开销路。而Arthur王子则是绝佳的后盾,利用王子的亏欠,拿下法国——那可是比英国更大的商机。为此,Balinor老爹决定推迟与Freya小姐的订婚仪式。此举也得到Freya小姐的赞成。他们决定往后延迟,让Merlin在法国住一段时间。与法国贵族建立亲密的关系,当然,这一切都要通过Arthur王子。所以Merlin的第一步就是要赢得Arthur王子的喜爱,接着再打入法国时尚圈。

Merlin将以在法国开设高级丝绸店的名义留下来,作为考察期,则最少维持三个月。即使不成,Balinor老爹也希望Merlin能在巴黎的德·拉·派大街与各个高级成衣店的店主们搞好关系。

这是Merlin的第一次远征,对Merlin来说意义重大。这是他发誓守护Balinor家族后的第一战,作为一个男人,将来家族的主心骨,他绝不希望自己失败,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的第一战,现在正是Balinor家族重新起来的时刻,若他这个少爷不能担负起这份重担,那么可想而知,许多仆人、供应商都会对Balinor家族感到失望,Balinor家族将会因此画上句号。但如果他能在法国开拓新的版图,则会稳定那些供货商,稳定整个Balinor家族。

所以,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Merlin踏上了他第一战的旅途。

评论(3)
热度(29)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