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沈面】(骨科)面面激情审问哥哥片段

那个,自从看了面面C位出道后,脑中的骨科车就没办法停下了,甚至走在路上,就已经把一个剧本演完了。咳咳→_→所以就,记录一下。

场景是沈巍被绑在天柱上,面面不是一团黑气(话说剧组干嘛浪费这个特效的钱!直接让居老师精分不好么!),而是穿了炫酷BGM高位出场的辣一身,来到哥哥面前。

——————————————————————————————

“怎么,担心了?”夜尊手里的权杖随意地拄着,双手漫不经心地架在权杖上,双脚也很放松地交叉着,一双与同胞哥哥一样的眼睛半高兴半危险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原本端庄到脖子上的衬衫扣子因为剧烈的挣扎掉了两颗,露出好看的半截脖子和若隐若现的锁骨。

夜尊忽然眯了眼,头微微地歪...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六章 当模特

Arthur一路上春风得意,利用Merlin的青涩,将Merlin逗得手足无措,颇得趣味。而Merlin在生理反应过去后,开始后悔了。他又羞又愧又臊。作为一个成熟的大男人,纯正的基督徒,他竟然这样不经撩。实在是太丢脸了。诚如Arthur那句包含关心的责怪话,他这样在法国是寸步难行的。如果再不适应,无论走到哪儿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甚至像个小丑似的被人捉弄,更不要说赢得法国贵族的欢心,为Balinor家族扩展生意版图这种事了。不!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于是Merlin在一颠一簸的马车上暗下决心,提醒自己务必适应这种“习俗”,绝不再大惊小怪。尽管在心里,Merlin并不赞同这种“开放”的行径。...

【诗歌】失眠

不安张着夜的眼睛

盯着恐惧的深渊

我被钉在床上

不得动弹

砖块落下来

砌成厚厚的墙

我以头撞墙

哀鸣

哭泣

咆哮

握紧的手

血流

青筋就要爆破

只需再努力一下

死亡便从血管中缓缓升起

甜蜜的诱惑

却是假象

你知道了逃避

便从此无路可逃

你知道了懦弱

便铸就了坚强的心魔

我期待的日出从未来临

我惧怕的黑夜如期而至

                    ...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 第五章 买珠宝

信件发出后,Arthur不再隐瞒自己想画Merlin的欲望。他早Merlin一步到达巴黎,带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期待着几天后的会面。他重新购买了画笔和颜料,吩咐仆人将画室打扫得一干二净。甚至在陪那些法国情人逛珠宝店时,情不自禁地想象Merlin佩戴上那些珠宝的模样。

他还无可救药地买下了一块宝石,只因为它看起来跟Merlin的眼睛很配。那花费了他1000英镑,不过他毫不在乎。

到了晚上,窗外的每一阵马蹄声都令他愉悦。它们令他联想起Merlin很快到达的事实。他决定抓住他,让他当他的模特,不停歇地画他,直到他画腻了为止。这是唯一让他摆脱那张脸的方式了。他坚信这一切只是由于自己没有画过Merlin...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四章 书信往来

“听说你在英国同一个男人跳舞了。”Enzo在昏黄的烛光里向Arthur暧昧地眨了眨眼,他们正在吃中饭。他是这个画家团体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个,热爱八卦,是新艺术运动的代言人,跟团体中的学院派是死对头,常年远离对方,吃饭时总选择坐在最两端,颇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Frederick竖起耳朵,敏感地放下了刀叉,状似不经意地喝了一口酒。

“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当时只是想恶作剧一下,因为我很生气,嗨,别提了,总之英国没劲透了。”

“包括女人?”

“包括女人。”

“那你也不该饥渴到朝男人下手啊。”Boldini开口了,“你这么招惹了人家,让他怎么办?”

“这是另一个错误。”Arthur烦躁地说。想...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三章 逃婚

马车在雾气蒙蒙的石板路上走着,清脆的马蹄声踩在凹凸不平的路上,发出有节奏的“卡嗒卡嗒”声,昏黄的灯光将车的剪影拖成恐怖怪异的长条状。Arthur坐在马车里,他的眼睛微微阖着,眉头不时皱起,似是若有所思。搭在膝盖上的左手也配合他的心境,指关节忽快忽慢地打着节拍。

忽然,Arthur张了眼,将左脚那么轻轻地一抬,用一个颇轻佻的姿势,将卧在脚上的手杖提了起来,随即重重地敲了敲马车上的玻璃门,因为敲得急切用力,显出很大的怒火来,车夫便紧急地将车停下来,“My Lord?”

“本少爷心烦,到城里逛逛。”车夫为难地看着Arthur,托女王的福,现在的伦敦可是素食主义,大晚上的哪儿有娱乐项目啊?

“你...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各自订婚(五)

另一边,Arthur就没那么好运了。他被Uther禁了足——随着与Vivian公主的订婚之期临近,他被看管得更严格了。所以Arthur很暴躁。

这天,他的仆人George又端着一大盘餐后水果向他走来。

“启禀殿下,尊贵的Vivian公主去巴黎了。”George端着超大的水果盘,端端正正地走到他面前,一板一眼地说,“据说是去制订婚纱。马车刚走三个时辰。她原本想邀请您一起去的,不过·······”

Arthur刚喝到嘴里的苹果汁瞬间喷了George一脸。他甚至来不及擦嘴,挂着液体傻兮兮地看着George...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各自订婚(四)

人都是困而求学的动物。在父亲病危咳血的床前,Merlin不知怎的,猛然想起了Freya。

Freya大着胆子邀请他跳舞,其意味不言自明。但当时他的心都在Morgana公主身上,所以并没有怎么注意这位娇小姐。但此时Freya在跳舞时同他说的话却好像复印机般在他脑中响起了:“因为我跟女王去世的长子长得有点像,所以女王对我们家很有些情分。原本我们是住在乡下的,不过母亲一直不太高兴她这样尊贵的身份住在雷斯特这种小地方,于是拉着我上伦敦这儿来了。老实说,我不认为乡下有什么不好的,不过我还是随母亲过来了。当时刚好碰上新年,女王邀请了所有的贵族,我们也在受邀名单上,当时妈妈激动坏了,我至今还记得她连夜去买...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各自结婚(三)

Arthur带着满不在乎的神色走进皇宫。他进宫的日子不多,但这并不影响他被全皇宫的人认识。由于那些“丰功伟绩”,更由于那张完美无瑕的漂亮脸蛋,Arthur是所有王子中辨识度最高的。人们悄悄称他为“欧洲阿波罗”,将他比喻成太阳神。

此刻,他走在镶了金边的地毯上,身影华贵,气度非凡,于是那些个女仆人,便都不动声色地拿眼睛偷瞧他。比起三年前,Arthur更俊了,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感,棱角更加分明,更有男子汉的气概,也更噬魂夺魄。几个定力差的,克制不住地红了脸。但Arthur对搅动的这池春水却毫无知觉,眼下他只想赶快结束拜访,回到自己床上睡大觉去。

但显然英国跟他八字相冲,在这儿得不了一桩好事。就在...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二章各自订婚(中)

侍卫们对公主大半夜要见Victoria女王很发愁,众所周知,女王不喜欢熬夜,作息规律。但Vivian很坚持。侍卫们对这位公主的脾气很见愁,为了确保自己能见到明天早晨的太阳,便很识时务地通报了。

Vivian火烧眉毛似的进了宫,引得过路侍卫很侧目。只见她在离Victoria见面的议事厅没几步路前哭上了,掏出帕子来揩红了的眼眶子,厚重的粉底因此漏了沟,哗哗地下了三道雨。

“姑妈~~~~”Vivian拖长又委屈的音调伴着她小孩似的扭动,进了Victoria房间。女王正在绣女红,这让画面看起来颇违和。

“侍卫说你死活要进来。”

Vivian揩了眼泪,露出一点不好意思的羞涩来。

女王便宠溺地看...

1 / 7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