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各自订婚(五)

另一边,Arthur就没那么好运了。他被Uther禁了足——随着与Vivian公主的订婚之期临近,他被看管得更严格了。所以Arthur很暴躁。

这天,他的仆人George又端着一大盘餐后水果向他走来。

“启禀殿下,尊贵的Vivian公主去巴黎了。”George端着超大的水果盘,端端正正地走到他面前,一板一眼地说,“据说是去制订婚纱。马车刚走三个时辰。她原本想邀请您一起去的,不过·······”

Arthur刚喝到嘴里的苹果汁瞬间喷了George一脸。他甚至来不及擦嘴,挂着液体傻兮兮地看着George,仿佛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George再次没有感情地复述:“尊贵的Vivian公主去巴黎订制下个月举行婚礼的婚纱去了。”接着将水果盘推到Arthur面前,“我想这是个信号,您也该准备晚礼服了。”然后掏出放在上衣口袋里的皮尺,“殿下,请让我为您······”

Arthur一下子站起来,向门口跑去,跑到门口又折回来,对着George凶巴巴地吩咐道:“不准跟来!还有把这玩意儿扔出去,否则,我就就把你扔出去!”

George的嘴巴动了动,欲言又止,最终乖乖地把皮尺从窗户里扔出去了。

Arthur一路风驰电掣地来到Morgana的房间,一推门进去,才发现Morgana的仆人Gwen正俯在梳妆台上哭泣。Morgana正拍着她的肩,柔声安慰她。

Arthur走上前去,态度恶劣地驱赶Gwen:“你出去,我找Morgana有事。”

Morgana闻言转过身来,只见Arthur一脸烦躁不耐地看着Gwen,想让她立刻消失。

Gwen听到一声音便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小声嗫喏地向Arthur道歉,并且福了身就要出去。然而Gwen低声下气道歉的样子彻底把Morgana惹火了,她抓住Gwen的手臂不让她走,然后对着Arthur吼道:“看看你自己惹下的祸!”

Arthur满心只有自己将要成婚的恐惧感,便会错了意,他搔了搔头皮,颇赧羞地说,“我承认,这次一时兴起是个很大的错误。Morgana,我不该在公开场合开这种玩笑。”

“你居然承认错误了?”Morgana惊讶地看着他。

“Morgana,如果这次你不帮我,我就真的完了。”Arthur祈求地说,还要往下说下去,忽然发现Gwen还没走,便很生气:“出去!”

Gwen动了动,但Morgana抓住了她。

“看来你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Morgana非常生气的时候,就喜欢用镇定而嘲讽的语调同他说话,“你一点儿也没有悔过。”

“我当然知道自己错了!“Arthur激动地上前,”Morgana,Vivian去巴黎订婚纱了!”

“哟,事儿到你头上,你急了。在别人头上,你就装作没看见,是吧?”

“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Arthur认为他确实知道自己错了,现在Vivian小姐就要同他成亲,他怎么可能没意识到自己闯下了什么大祸呢?

“托你的福,Merlin为了挽救他的家族生意,要娶Freya小姐为妻了。看看你干的好事,因为你的‘一时兴起’,亲手拆散了一对情侣,Gwen以后要怎么办?!”

Arthur当了一会儿的机。他对Merlin、Gwen、Freya这些人物都很陌生,毕竟他们并不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也不属于他关心的对象。然后他才模模糊糊地想起来,Merlin是谁,Morgana似乎误会了他和Gwen之间的关系,一心想撮合来着。不过在这种时刻,他真不愿戳穿Gwen的自作多情与Morgana的一厢情愿。然后他忽然灵机一动,觉得机会上门了。

“这样吧,”Arthur忽然换了种神色,“你帮我逃跑。我帮Merlin在法国和意大利找到大的客户商,以弥补他在英国的损失。这样,Merlin就不用为了挽救自己家族的生意,而跟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了。他依然可以同Gwen结婚。”

Arthur承认那有点卑鄙,不过眼下为了脱身,他可顾不得许多了。

Morgana似乎动摇了,她看了看Gwen,见她哭得眼睛都肿了,鼻子还在抽抽搭搭,心便软下来。再说,让Vivian这种刁蛮公主做她的弟媳,她也确实不赞同。

“不过,你在临走前,必须想办法去Merlin家一趟,亲自向他道歉,还有,告诉他你的计划,让他不必着急结婚。”

Arthur本不愿意去,这将冒很大风险,但Morgana坚持让Arthur亲自道歉,并传达将来的计划,Arthur也承认自己理亏,便只好妥协了。

他是在黑夜里乘着华贵的四轮马车前往Balinor家的。Arthur下车的时候Balinor家的仆人简直以为天神降临了。他们理所当然没有看过Arthur王子本人,对于这样一位仪表非凡、显山露水的贵族人物有些不知所措。

“请,请问这位少爷·······”看门的仆人不自觉地弓起背,舌头都不大灵活了。

“告诉Merlin,Arthur·Pandragon王子来访。”Arthur摘了他的真丝白手套,将它随手递给自己的马车夫,摆着王子派头说。

仆人一下子觉得自己呼吸困难了。老天爷呀!他竟然在有生之年见到了真正的Arthur王子!

Balinor家最近一段时间已经门可罗雀了,所以Arthur王子的来访,瞬间惊动了Balinor全家上下。原本乌漆抹黑的宅子一下子亮堂起来。Arthur在墙外听到了里面兵荒马乱的脚步声。不过他一点也不惊讶,像他这样的身份,纡尊降贵来到低微的供应商家里,自然是折煞他们了。

几分钟后,当大门缓缓打开时,Arthur便看到Balinor老爹挂着一幅虚弱又极力讨好的笑容,带领Merlin和老管家在内的上下一干人等,分左右两边依次排开,齐刷刷地向Arthur鞠躬。

Arthur微微颔首,一派王子模样地进去了。

这位贵族少爷大概早已忘记自己是来道歉的了,倒像是赏个恩赐拜访贵宅似的。只见他坐在Balinor老爹家最华贵的沙发上,喝着Balinor老爹亲手端上来的极品红茶。

他不开口,另外两位也就只好干笑了。

Arthur架势十足地喝着红茶,品得十分缓慢,在Balinor老爹和Merlin眼里便是一幅从容淡定的样子。实际上他是在酝酿怎么开口。说实话,长这么大,他还没向下等供应商道过歉呢。他琢磨着怎么道歉才能既显王子风度不掉价又能诚意十足,让人家知道,他确确实实不是有心造成这桩祸事的,而且弥补的决心也很明显。

“嗯,这茶不错。”Arthur漫不经心地点评道。

“如果您喜欢,家里正好还有两罐,您不嫌弃的话,我改天送到您府上去。”Balinor老爹是那种典型地“欲先取之必先予之”的商家,凡与人交友谈判,无不抢单送礼,也正是靠着这份“大方”,他才慢慢拿到第一份单子。

“除了这种红茶,来自中国南方的‘雨后清明’也非常不错,如果您想试一试,我改天一并送到您府上去。”

“谢谢老爹的好意,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想白白占您的便宜。”

Balinor老爹一脸不赞同地要反驳,被Arthur抬手阻止了,“我明白自己闯下了什么祸事,今天来也是为这件事。错误已经铸成,我想懊悔是没什么用的。听闻贵公子不日要迎娶Freya小姐。”这时Arthur的视线才第一次落到Merlin身上。

他们两个,好像心有灵犀似的,除大门开了时第一次见面外,其余时间便很默契地没有再关注过对方。

“我认为,这桩亲事操之过急。”Arthur轻轻巧巧地开了口,便把Merlin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男人,大概跟他命里相冲,专门破坏他好不容易获得的机会。

“是Uther亲王的意思吗?”Balinor老爹试探性地开口,害怕Uther将他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给折断了。

“不是,是我自己的意思。”Arthur将茶杯放回去,“我想同令郎单独谈谈。”

“当然当然。”Balinor老爹躬着身子退出去了,还非常识相地带走了所有仆人。

一种难捱地静默在两人中间滋生与蔓延。

“我很欣赏你为家族作出牺牲的品性,Merlin,”Arthur看着他,“你还有点儿担当。不过,你不用作这种牺牲了。鉴于——”Arthur顿了一下,“那是我的错误,所以理应我来承担后果。”

Merlin惊讶地望着他,虽然Arthur说得便便扭扭的,但眼前这个高傲的男人似乎打算做点补救措施呢。

“My Lord,您也很有担当。”Merlin心中雀跃,但面上依然是恭恭敬敬、沉沉稳稳的客气话。

Arthur的面皮扯了一下,想到自己即将要逃婚的决定,不禁老脸一红。然后咳嗽了一声,“几天后,我就要去意大利了。船票已经订好。我在意大利有很多朋友。那儿的人也比较讲究。你们的东西在那儿会有很大市场。还有法国,是比英国更大的市场。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

Merlin愣了一下,心想你不是要同那个难缠的公主结婚了么,怎么又跑到意大利去了。不过他可管不着那么多,便忙不迭地开口,“我明白,非常感谢您,殿下,以后承蒙您多多关照了。”

“嗯,这没什么,祸原本就是我闯的。”对于Arthur王子如此高的思想觉悟与悔过行动,Merlin原先对他的怨恨便只好一笔勾销了。

“祝您新婚愉快。”Merlin言不由衷地说,“不过我还是会同Freya小姐结婚的。她是个理想的结婚对象,我很满意。”

Arthur为Gwen叹了口气,又为Merlin感到难过,出于被迫结婚的同心理,他的口气缓下来,“Merlin,我说了,你不用牺牲自己。”他说话的声音很轻柔,是一种非常诚恳的语调,甚至将手搭在Merlin肩上,“你的生意,我会替你张罗的,明白了吗?你不用违心娶一个你不爱的姑娘。”

Merlin有一瞬间的惊讶划过,他的眼睛藏不住什么东西,尽管Merlin想自己显得老成些,但那双眼睛还留着些纯真的味道,让Arthur非常喜欢。

不过随即Merlin垂下了眼睛,他发现Arthur是打定主意要劝说他取消婚礼,便思索着该怎么办,贸然对抗王子并不明智,撒谎也惹人厌恶,只有诚实最讨喜。于是Merlin决定将实情和盘托出。这会让他一时难堪,让Arthur王子看不起,但他认为自己和Balinor家族都不能错失这次良机。

Arthur发现Merlin的眼睫毛浓密又卷翘,在烛光的阴影里晃动,扇得他心痒痒的,感觉很有作画的欲望。

接着Merlin抬起头来,看进Arthur的眼里,直直地盯着他,“其实症结并不在于钱。钱是次要的,能否进入伦敦的上流社会才是最重要的,这是父亲一辈子的心愿。Freya小姐不仅雪中送炭,更是通向上流社会的捷径,所以既然我迟早要娶亲,这样一门亲事便是顶好的了。”

“但你真的不必为了父辈的理想牺牲自己。”Arthur自己是最反对子承父业这种“毫无人性”的传统枷锁的,因此对Merlin更加怜爱起来。看来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都有相同的苦恼。这苦恼让他对Merlin更有了三分亲近感。

“我既然是Balinor家族的一份子,便有光宗耀祖的责任。若Arthur王子您还想做些什么补偿的话,能否让英国上流社会的贵族再次接受Balinor家族才是我请求您要关心的,而不是我的婚事。”Merlin这番话说得又冷静又冷酷,看得出心意已决,这令Arthur十分惊愕。他忽然发现,自己竟在短短半个月内毁了一个少年的青春,让他光速老去了。眼前这个少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会沿着他父亲的道路,以巴结权贵、计算得失为己任。

那个几天前纯真的少年再也回不来了。想到这儿,Arthur深深地叹了口气,为Merlin感到悲哀。但他又为自己开脱,在压力中,人的本性才显露出来,既然他在压力下选择了他父亲的道路,那么就算不是他,也会有其他人会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这绝不是他的错。

不过眼下Merlin心意已决,Arthur便也不好再劝,人各有志呢。

“亏Gwen为你哭得这么伤心呢。”Arthur在心里略略可惜道,面上却干巴巴地说,“既然如此,就提前恭喜你了。”面对他再熟悉不过的那种贵族和巨富嘴脸,也许Merlin还处在磕磕绊绊的学习期,Arthur却已经十分厌烦了,便不想再多呆下去,“我会先弥补你们家的损失,为你们在法国或意大利找到买家,等有了钱,再加上一段时间事态的淡化,相信到时候你们就可以东山再起了。”

“谢谢殿下。”

Arthur略微点了下头,便很不耐烦地离开了Balinor老爹的家。

评论(2)
热度(17)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