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Brolin】噩梦(短篇完结)

CP:Bradley×Colin

字数:3944

类型:同人

说明:平行世界设定,切勿带入真人。

正文

他对他的碰触都是小心翼翼的。

因为他是弯的。

而他,是直的。

这就使相处有点小尴尬。

Colin看出Bradley的尴尬来,爽快地告诉他,自己不搞“直男”,不用那么畏手畏脚,而且,出于职业道德,他不会跟搭戏的另一半擦出什么爱情的火花,除非这个角色需要。但显然,在Colin的理解中,Merlin和Arthur是明白无误的“上下级”关系,不需要什么额外的“爱情火花”。

他说完就跟另一个男人调情去了。就像大多数的gay,他非常享受肉体的欢愉。但拍戏占有太多时间了,所以只好见缝插针。

Bradley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尖酸地打趣他“快手”,说是进了房间十五分钟就完事,有时甚至更少,十分钟,最离谱的是三分钟完事的。

Colin说他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sex只是和吃饭一样的需要,每天花15分钟已经很多了。他希望随着年纪的增长,自己不会那么再频繁地需求男人了。毕竟现在年纪摆那,二十出头,也是没办法。他非常无奈地叹着气,一副逼良为娼的模样。

荒(和)淫(谐)无度也能说得如此清新脱俗,Bradley对Colin的无耻程度又刷新了下限。

也许是入戏太深的缘故,戏里的Merlin围着他转,戏外的Colin无视他的存在,过大的戏剧反差让他很不爽。所以Bradley告诉Colin,自己最近酝酿角色有点不顺畅,需要他的帮助,希望他们在戏外也保持那种戏里的状态。

Colin是个戏痴,并且带有工作狂的属性,所以很高兴地应承下来了。他终于开始全天候地注意他,围着他转,追逐着他的背影,这很符合Bradley的心意。

意外发生于一次酒后。

这是Bradley新近发现的,Colin喜欢在私人时间喝点小酒放松一下。至于他喝酒的场所,你知道的,同志们共享的秘密私会处。

他本来不可能去这种地方,但Colin跟了他一个月,出入各种运动场所,无所事事中透出一点可怜的无聊来。

Bradley不知怎么就心软了,说今晚随你吧。

Colin欢脱地应下了,直奔想念了一个月的Gay吧。

Bradley当然就此应该去别处寻欢,但他带着莫名兴奋的恶作剧心理跟着Colin一起去了。

无他,Bradley想抢Colin的风头。他可是在模特界混过的,当然知道那些gay喜欢什么款的男人。嗯,自己的身材秒了Colin一大把,到时候Colin抢不到一个男人,吃起瘪来一定很好玩。

但Bradley并不是弯男,所以对那些投过来的调情很是反感作恶,那些男人围着他不放,他实在没办法,只好向Colin求救。

但Colin喝着小酒,并不理会。最后,他只好自己走过去,搭住他的肩,“亲爱的,我们回去吧?”同时抱歉地朝其他人笑笑,“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哟,你运气可真好。”一个涂着睫毛的男人朝Colin眨眨眼,“这种货色可稀罕得紧呢。”

“谢谢。”Colin同他碰了碰杯,对方顺势坐下了,将头靠近Colin耳侧,“介意多一个人吗?”Colin挑了下眉,对方伸出舌尖在Colin的耳内划了一圈,“我技术很好。你那位,”他咯咯地笑起来,“怕是个雏儿,伤了你,我怪心疼的。”

Colin仰头将酒一口气喝了,“是你想要他,拿我做托罢了。”

对方被识破了奸计,也不慌张,向酒保打了个响指,“这两位的酒水算我帐上了。”接着在Colin的嘴边亲了一口,“再考虑考虑?男人嘛······”说着将手伸下去,“不就图个痛快。”

Colin转过身正对着他,上下打量这个年轻而帅气的男人,“我们两个不好吗?”说着将威士忌一饮而尽,“我可是很挑的。”

Bradley第一次见Colin调情,不禁有些惊讶,Colin调情的时候气势很足,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而致命的诱惑,正是这种掺杂着一丝邪恶的诱惑,撩拨起人的兴奋感,使人不自觉地跟着他踏入某个危险的禁地。

对方显然接收到了Colin的信号,但却不打算接招,“两个老手有什么意思。”言下之意是新雏才有趣味。

原来是个专挑新人下口的,Colin撇了撇嘴,对这种爱好不置可否。他又重新坐到酒保对面,“给这位先生买单。”

对方“啧”了一声,摇了摇头,将半杯威士忌放到Colin跟前,“这是我请你那位朋友的。”说着向Bradley眨了眨眼睛,便走开了。

Bradley自觉呆在gay吧太危险,便起了身,“我去趟厕所,然后我们走。”

“你走你的。”Colin又点了一杯苹果酒,“我还没钓到人。”

Bradley心里有点火气,总觉得这样走掉有点灰头土脸,但也不好发作,他低着头,快速穿过人群,进了厕所。不意外地,厕所里有好几个男人在镜子前调情,看到Bradley,都停下来,抽着烟,接着将烟雾尽可能地喷到Bradley脸上。

Bradley嫌恶地立时进了隔间。

厕所里弥漫着浓重的香水味,但男人淫乱的精(和)液(谐)味还到处都是,在一片香烟笼罩的迷蒙中,显得格外淫(和)靡(谐)。

Bradley不知为何想起撒旦的地狱来,觉得自己胃中一阵阵作恶。他想要出去,但厕所外头已经传出越发清晰的浪(和)吟(谐)。Bradley被困在厕所间里,戴上了耳机。

那些男人是故意的,装样子给他看。取笑他。因为他是直男,来到了这些弯男的地盘。联想起现实世界的恶意,这些弯男们少不得小小地欺负一下他们为乐。

他在厕所听完了两支歌,厕所门外才渐渐消停下来,Bradley假模假样地冲了下水,便低着头开门出去了。厕所外已经空无一人,Bradley洗了把脸,看到镜子里自己张皇失措的模样,一时有点陌生。他是那么骄傲,那么自信,他赢得了绝大多数女人的注意,他是男人的首领。可是在这里,在这个gay吧,他像一只过街老鼠,躲避着那些或恶意或赤裸的眼光。

他觉得这种感觉很陌生,却又有种说不上来的心酸。

他忽然觉得gay很可怜,只能躲在这样的地方张牙舞爪,到了现实世界,他们又不得不伪装成平常人的模样,尽力与这个世界接轨。

虽然他在这里像过街老鼠一样被唾弃,但到了外面,那个真正灯红酒绿的世界,被唾弃的又是谁?

他戴着耳机,可那两个调情者的声音还是传过来了,其中一个人的音调,即便在高(和)潮(谐)之际也带着无法忽略的绝望,他说,“像我这样的人,又能活多久呢······”

那个男人说的是艾(和)滋(谐)病的威胁,艾滋病像是一把悬在同志头顶的剑,随时会砍掉一个同志的脑袋,而谁都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所以每一次做(和)爱(谐),都冒着生命的危险,即便带着套(和)子(谐),心中的阴影,却不会有所减弱。

正当Bradley躲在厕所,求得片刻宁静的时候,Colin却被一个肥腻的中年男人缠上了。

Colin在吧台上连喝了好几杯威士忌,已经有些醉醺醺了,他百无聊赖地等着Bradley回来,因为头晕,他也不想“狩猎”了,只想快点回去。这时,一个肥腻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用一张口臭的嘴凑近了,伸手在Colin的裆(和)部(谐)摸了一把,带着那种急切、猥琐又隐秘的笑,“今晚去我家?”

Colin被熏得退了一步,他打了个酒嗝,眼睛半闭半合的,口齿不清地拒绝:“你嘴巴不干净。”

那人朝自己的掌心哈了一口,“我觉得还成。”

Colin摇摇头,决定去车里等Bradley,便朝门外走去。

男人跟上了,又抓了一把他的屁(和)股(谐):“你太瘦了。像你这种货色,我也是勉为其难才上的。”

Colin笑了,当然是那种嘲讽的笑。他很清楚自己的身材,“回头客”一抓一大把。

中年男人锲而不舍地跟到门外,半骗半哄的,说着些下流的话,什么“小心肝我一定会让你很(和)爽(谐)的”,“你过来摸摸,哥哥(和)大不大(谐)。”

Colin烦躁地推开他:“老子今晚约人了。”

“是不是单身过来的,我一看就知道。你要是嫌弃,哥哥就只用嘴。”

Colin想起他嘴里的气,眉头皱得更紧了,手上不自觉用了力,一把扯开他,但对方滑蛇一样,顺势缠住他的手,贴到胸口上,“刚来卡迪夫吗?爱尔兰小甜心,哥哥带你好好玩。”

“放手!”Colin真的怒了,虽然他跟其他gay并无差别,同样享受肉体的欢愉,甚至非常会调情,但在挑选做爱对象上,不像大多数的gay那样不讲究。他对干净、漂亮的肉体近乎有一种病态的执念。

嗯,洁癖。

中年男人根本不听他的,半搂半抱地将他架到了车子边,“小甜心,哥哥车里有好东西,保证你用得爽歪歪。”

Colin念书时上过表演类的格斗课,说白了是些花架子,但此时全胡乱地用上了,对中年男人又是飞踹又是打拳,一通胡乱地发泄后,神志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等他有些意识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一个强壮的男人抱着。这个男人是他喜欢的类型,于是他用力地用自己的下(和)半身(谐)磨(和)蹭(谐)对方,嘴里发出舒服的(和)呻吟(谐),极其娴熟地拿手按住对方的头,将一股一股的热气喷在对方脖子上。

Bradley皱起眉,试图与Colin保持恰当的距离。但对方像条滑腻的鲶鱼,在他身上游走,非常有技巧性的(和)顶(谐)胯,频率与他的(和)呻(谐)吟保持一致。Bradley惊恐地发现自己有了(和)生(谐)理反应。

难道三个月没做,对着个男人都能(和)硬(谐)起来?

Colin贴他贴得更紧了,简直要把他揉进去。Bradley慌乱地一把推开他,也许推得有些狠了,Colin毫无反抗力地向后倒去,眼看着要磕到桌角,Bradley又眼疾手快的把他拉上来,正在此时,Colin张了张嘴,Bradley预感不妙,下一秒,Colin哇的一下,全吐在他身上了。

“Colin·Morgan!!!”Bradley带着懊恼与羞辱摇晃他,“你故意的是不是!”

但Colin扁了扁嘴,显然还有下一波,Bradley惶恐地一把推开浴室的玻璃门,Colin非常惯性地把头伸到了马桶里,吐了个昏天黑地。

“臭死了。”Bradley嫌弃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感觉自己的胃也开始作祟了,于是赶紧脱下来,一把拧开水龙头,把衣服上的污秽都冲干净了。

他(和)赤(谐)裸着上半身,冲的水又大,身上都给溅湿了,Bradley操了声,站起来取毛巾。他这一起身,就跟Colin给撞上了。

Colin的神智已不大清醒,但因为洁癖,即便喝到不分东西南北,还不忘洗澡。

果然,下一秒,Colin三两下脱光了衣服,站到花洒下,拧开了水龙头。

“shit!!!”Bradley一下子弹开了,“你眼瞎了?看不到我站这里?”

Bradley这不说还好,一说,Colin的眼皮子一抬,似乎觉察出前方有人来,他透过湿润的雾气,看到一个体格强壮的男人(和)裸(谐)着上半身站他面前,便嘿嘿一笑,一下子扑上去亲了他两口,嘴里口齿不清地说着爱尔兰语,“今晚上运气好,钓了个大的。”

他同Bradley一样高,所以身体各方面都十分贴合。他那么张着腿,包裹住Bradley,将(和)下(谐)体紧紧贴着他,缓慢而黏腻地(和)厮(谐)磨着,Bradley有了前车之鉴,惊慌地开始推拒,不料Colin突然语气平静地开口了,“已经三个月了,不会想要吗?”

Bradley悚然地一把推开他:“你他妈醒着!”

“还没醉死,”Colin轻笑了一声,Bradley却觉得这笑声来自地狱,令他毛骨悚然,却拒绝不得,Colin拿那双修长而白皙的手在他胸口划圈,“既然有了反应,我们做吧。”

“不!”Bradley一下从床上弹跳起来,睁着那双惊慌的眼,“这不可能。”

Colin已经起了,他手里拽着牙刷,嘴上沾满泡沫地从浴室里走出来,“昨晚上谢谢你了。”接着便礼貌而疏远地又关上浴室的门。

“这不可能。”Bradley从床上起来,坚定地说,“是的,这不可能。”

评论
热度(5)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