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AM】用CP滤镜促进CP的正确方式(1)

CP:Arthur/Merlin

字数:2W

类型:耽美

说明:清水/前世今生

雷点:高中校园文,极端幼稚向

文案(歪了):一帮充满CP滤镜的小跟班阴差阳错促成老大CP的故事。

 

今天,Arthur的班上来了一位新的转校生,看起来很年轻,叫Merlin。

他站在讲台边上,有些腼腆地朝台下的学生们礼貌地笑笑。

温暖无害的笑容一下子赢得了班上绝大多数人的好感,除了Arthur。

Arthur对这位看起来内向害羞的小男生一百个不满意一千个不高兴——因为老师竟然让他把霸占已久的座位空出半张来给Merlin坐(虽然是暂时的,新的课桌明天才到),但这依然让Arthur很不爽,堂堂“校霸”,居然连半张桌子的领地都保不住?这要是传出去,不招其他兄弟笑话?

于是,Arthur恶狠狠地盯着向他逐渐靠近的Merlin,警告他休想霸占自己的领地。但Merlin只是很软很软地朝他笑,有些手足无措地在他身边站定,Arthur烦躁地扒了扒头发,心里骂了句:操,跟个娘们儿似的男人较个什么劲。接着身体自动让出半边座位。

Merlin坐下了,感激地朝他笑笑。

Arthur的一帮狐朋狗友惊掉了眼珠――他们的头儿,居然给人让座???!!!

如果不是碍于老大的权威,小弟们恨不得立马掏出手机咔咔拍下这种珍贵的画面,然后第一时间发到校内的八卦网上。

Arthur瞟了一圈小弟们,自觉脸上挂不住,便咳了一声。Merlin抬起头来看他,“喉咙不舒服?”说着摸出两颗薄荷糖,“润一下吧。”

Arthur倔犟地没接,几个小弟在偷笑。

稍后,Arthur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他的胃总在饭点前就迫不及待地高唱空城计。

Arthur别扭地挪了一下屁股,翻了两页书。

Merlin疑惑地看过去,尔后大方分享了他妈妈Hunith给他做的面包:“很好吃的,你垫垫肚子。”

这小子倒有做保姆的天分,Arthur心里想。

此时距离下课还有十五分钟,大家都无心课业。Arthur接着保姆的念头顺藤摸瓜,轻描淡写道:“你看起来风一吹就倒,刚进学校,肯定有人欺负你。这样吧,我收你做小弟,你就安全了。”

Merlin的脸上满是问号。

Arthur仿佛在为他的无知悲哀,看向Merlin的眼神好像对方是外星生物:“你没听过‘校霸’吗?”

Merlin无法想象这么优秀的学校怎么会有“校园霸凌”的存在,但同桌这么关心自己,令Merlin十分感动,于是转头看向Arthur,给了他一个万分感激的笑容,笑得牙不见眼。

Arthur见了舒服,十分受用地收下了,还顺手摸了摸Merlin的头毛,仿佛对方是他新养的一只宠物,Merlin的黑发十分浓密,柔软又蓬松,Arthur觉得手感不错,忍不住捋上了瘾。Merlin将这些小动作当成是对方友好的讯息,忍住不适,还尽力朝Arthur软软地笑。

Arthur被这笑容熨帖到,心里像是流过一股暖流,涌向四肢百骸,舒服极了。于是他也不自觉地朝Merlin笑。Merlin天生有些羞涩,看到Arthur朝自己笑,便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Arthur见了,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怜爱,眼神不自觉地又柔了两分。

Arthur的小弟们见了,忽然觉得哪里不太一样。

老大······老大······好像有点温柔欸,你看他那个眼神······怎么感觉有点······有点宠溺?

真是见了鬼了!

他们竟然产生了邪恶的想法。

罪过罪过。

Arthur捋了一阵,眼看快要下课。于是一边捋着Merlin的头毛,一边懒懒地吩咐:“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新收的小弟都要给我打一个月的饭菜,这是规矩。食堂离教室走路大概十五分钟,来回半个小时,加上排队打菜,”Arthur看了一眼他的手表,“一般说来40分钟左右,不过我觉得你需要锻炼,跑步过去5分钟就够了,来回最多半个小时。”

Arthur还在捋Merlin的头毛,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轻描淡写的语气令Merlin不可置信地扭过头去看他,渐渐瞪大了那双漂亮的灰蓝色眼睛。

Arthur对Merlin的反应颇为不爽,于是打了一下他的头:“小子,你知道有多少人排队等着给我做小弟吗?!!”

Merlin终于明白,原来Arthur口中的“校霸”就是他自己。

知道真相的Merlin嘴角克制不住地露出冷笑,给气的。少顷,自制力超强的他马上意识到对方是需要长期相处的“同桌”,于是只好收起“爪牙”,悄无声息地换上一幅小白兔似的无害神色,尽量友好地发出疑问,努力不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像是某种讽刺:“朋友,你在开玩笑吧?”

Arthur觉得Merlin的提问可以说是非常地有眼不识泰山了,于是扯出一丝飘着些微怒气的轻笑,再不着痕迹地带上三分威胁性的压迫,配合着眉毛上挑的不屑:“当然不是。”

Merlin对于这位同桌一再听不懂自己熄火的暗号,屡屡明目张胆地欺辱新生表示了极大的愤慨,以至于忘记了软萌的伪装,恢复了毒舌本色:“你以为你是谁?这学校你开的?”

Arthur最喜欢听这话,因为他觉得接下来的回答最威风:“这学校我爸开的。”

怪不得那么狂。

Merlin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于这种仗势欺人的富二代,他实在最看不起。

但来学校的第一天就得罪太子爷可不太妙。

Merlin是个穷学生,靠奖学金进来的,Arthur随便动动手指,就能让他滚蛋。妈妈Hunith费了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才把他送到这儿,要是被开除了,指不定怎么伤心呢。

衡量了喝口水的时间,Merlin就很没骨气地屈服了。下课铃声一响,他一秒钟没耽搁地站起来,像只兔子似的嗖地一下窜到教室门口,光速拐了个弯儿,狂奔向食堂。

Arthur看着Merlin像个小不点似的蹭蹭蹭冲出去,愉悦地不得了。

原来收个抬杠的小弟这么好玩。

Arthur决定多刺激刺激他,好给自己无聊的校园生活来点乐子。

而此时,倒霉的Merlin还在路上狂奔,丝毫不知道Arthur心里打得震天响的小九九。

他问了三个学生,差点撞上两根电线杆,堪堪避过一只突然窜出来的野猫,才跌跌撞撞找到食堂,一钻进去,里面的人海带出一波一波的热流,而攒动的人头仿佛望不到前方的饭窗。Merlin看了看表,已经过15分钟了,他着急起来,于是只好不要脸地插队,边往上走边嚷嚷“太子爷用膳,众人借过”,十分自然地把锅甩到Arthur身上,明目张胆地顺利挤到前三位。

众人被他那故作正经的滑稽样子给逗笑了,又看他长得人畜无害兼具可爱,便纷纷给他让出一条路,倒十分顺遂,不想一路杀到前三,眼看就要成功,却遇到了阻力。

排在食堂窗口的前两位正好是Arthur的死党Gwaine和Lancelot。

Gwaine觉得Arthur新收的小弟十分有趣,便站出来逗Merlin,不让他排自己前面,“不许搞特权那套,今天就算是校长和总统先生来了,也要排队。”

大家纷纷点头,无不赞赏Gwaine不畏强权的骑士行径。

Merlin知道自己不对,囧地说不出话,手足无措地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向来是个模范生,却在新学校第一天就出了丑,心里难免又急又气又委屈,整张脸都给憋得通红,羞的。

这时Lancelot站出来,将Merlin拉到自己面前:“别和他计较,先打饭要紧。”

Merlin简直想山呼哈雷路亚。这一刻Lancelot在他心里的形象简直堪比上帝的光辉。

他赶紧低头点了一份包裹着青椒、洋葱、花菜和鸡蛋的三明治,Gwaine和Lancelot互看了一眼,挑挑眉,一幅看好戏的样子。

Merlin朝他俩眨眨眼,而后又给了Lancelot一个感激的笑容,便抬腿往回狂奔。

Gwaine和Lancelot十分默契地决定等下过去看热闹。

众所周知,Arthur最讨厌青椒、洋葱和花菜了。

Merlin显然是故意整他的。

其实Merlin并不知道Arthur讨厌这些蔬菜,他只是故意不点荤的而已。

反正一般男生都喜欢吃肉。

不过Merlin不知道,Arthur不仅喜欢吃肉,简直就是肉祖宗。

此时,Arthur正跟几个狐朋狗友在教室里大玩飞镖游戏,他眼尖地看到Merlin像只小鼬鼠似的护着怀里的食物从教室外面的走廊飞奔而来,心里便抑制不住地愉悦。

折腾小弟们往往能让他高兴,但还没有哪个小弟能让他这么高兴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Arthur决定顺从本心,加倍折腾Merlin,好让自己更加高兴。

下一秒,只见Arthur非常行动派地拿起一只绿色的飞镖,闭上一只眼,瞄准Merlin,向他射了过去。Merlin半低着头一路往前冲,根本没注意到前面有东西向自己射来,眼看着就要戳到Merlin额头了,Arthur忽然大叫一声他的名字。Merlin本能地抬起头,就见到一只飞镖嗖嗖地飞了过来,身体快过大脑,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非常没有形象地趴在地上了,包裹着洋葱和青椒的三明治被他挤扁,花菜和鸡蛋射到了他的脸上。

Merlin艰难地爬起来,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他低下头,发现膝盖破了个洞,一大块皮肤已经蹭没了,细小的血粒冒出来,马上变得粘稠,周围都是乌青。

他咬牙试着走了两步,却疼地直呼气,眼角非常不争气地流下一滴生理泪水——实在太他妈的痛了。

Merlin赶紧偏过头去,不让Arthur看见,怕对方更加看扁他,认为自己是个动不动就爱哭的娘娘腔。

但Arthur还是看见了。

那滴泪从Merlin脸上滑下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非常混蛋。

但自尊和骄傲却让他说不出任何道歉或者关心的话。

于是他站着不动,崩着脸不说话。

Merlin从他身边一瘸一拐地经过,把脸上的花菜和鸡蛋甩到了他身上。

Arthur怒视着他,Merlin毫不客气地瞪回去。他刚刚流过泪,所以眼睛分外水润,一瞪就更明显了。Arthur失神地看着他。觉得让这双眼睛流泪的人都罪该万死,包括自己在内。

Arthur觉得今天吃错了药。否则无法解释不正常的温柔、异于常人的高兴、绝不会出现的愧疚和八竿子打不着的心疼。

他僵硬地转动身子,看着Merlin一瘸一拐地往前走,肩上还挂着花菜和青椒。

罪恶感一升再升。

如果不是碍于小弟在场,他说不定会冲上去扶着他。

Arthur觉得自己的脑壳肯定坏掉了,竟然产生会这种可笑的冲动,于是赶紧转身,背对着Merlin,强迫自己来个眼不见为净。

小弟们也觉得老大今天吃错了药,对方搞砸了午餐,又丢了老大一脸,老大非但没有还手,而且略带心疼?

小弟们觉得自己眼睛有问题。

“难道,他就是那个命定的人?”其中一个小弟疑惑地说。

其他人都看向他。

“我的意思是,万物相生相克,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克星。”

“不会吧?这种人,还能克老大?”另一个小弟不屑道。

“喂喂喂,快拿出你的星盘。”

“哎哎哎,我们要相信科学。”

“算一算嘛,又能怎样?”

于是下午的时候,趁Arthur上厕所的当儿,几个小弟凑到了角落。

星盘小弟认真地算着,其他人屏息以待,就连那个高呼要相信科学的人,也不出声。

所有人忐忑地等着结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星盘小弟,生怕错过他脸上一个微妙的小表情,好像那里真藏着老大的命运似的。

只见这个算盘小弟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微笑。

其他人的心便也跟着七上八下。

“怎么样?出来了吗?”

“别催别催,让他好好算算。”

“你们真信这种东西?”

“去去去,一边儿去。”

眼看着两人要打起来,星盘小弟非常合时宜地睁开了他的天眼,七八个人同时围上去:“怎么样?”

“一刚一柔,相生相克。”

“啥意思?”

“这是一种最复杂也最玄妙的情况,”算盘小弟顿了顿,“他俩既是对方的克星,又相互依赖对方而存在。”

“我更晕了。”

“那依你看,这事儿该怎么解决?”

“无解。”

“切,说了等于没说。”

“就是就是。”

“那个······”,其中一人略带疑惑地开口了,“你说他是老大的克星,万一他把老大克死了咋办?”

其他人似乎才想到这一层似的,纷纷恍然大悟地点头,继而焦灼起来。

“对啊对啊,你说,他万一把老大克死了怎么办?”

“要不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其中一个小弟拿手比了下脖子,“咔!”

“蠢货!你没听George说,他们相互依赖对方而存在嘛!你要是把他‘咔’了,老大说不定也要完蛋!”

“那怎么办,做也不行,不做也不行!我说,干脆把他撵走得了。”

其中一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怎么撵?那家伙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绩特招进来的。”

“George,真的没办法解决吗?”

“既然他们相互依赖对方而存在,”George高深地收起星盘,“那就只能化解前者了。”

“什么意思?”

“想办法让他们喜欢对方。”

“噢,”一个小弟恍然大悟似的地猛拍了一下大腿,“原来如此!”

“有道理,有道理。”另一个小弟也开窍似的附和两声。

“那就这么办!”信仰科学的小弟显然是个行动派,他从桌子上跳下来,拍了拍屁股,又撸了撸袖子,一幅即将大干一场的架势。

于是乎,在Arthur上完厕所回到教室的当儿,一个伟大的计划从小弟们中间诞生了。

Arthur在走廊上还是那幅吊儿郎当的样,但一进入教室,整个人就别扭起来,他目不斜视地朝自己的坐位走去,Merlin坐在过道的那端,脸颊还带着中午摔的那块淤青,现在,它开始五彩斑斓起来了,青黄交接中带着擦破皮肤形成的红色结痂,看起来越发地凄惨。

Merlin的脸颊很瘦,所以颧骨高耸,那块淤青就在颧骨上,简直让人怀疑摔跤时,把那块骨头也摔碎了。

Arthur请Merlin让让的时候,眼睛很空泛地游移在Merlin脸上,害怕自己的眼神集中到那块伤疤上,加深自己的罪恶感。

Merlin一声不吭地挪了一下身子,他的身体比脸颊还瘦,前倾的时候,就贴在桌子上,像一张纸片,几乎凹进去。

Arthur毫不费力地穿过了,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位置上还留着一点早上吃过的面包屑,Arthur几乎像做贼似的将那些面包屑悄无声息地扫到了地下。

Merlin这个人的存在,对Arthur的影响似乎很大,他的眼角余光总能不经意地瞄到那块淤青。

整个下午,他都无法集中注意力听老师讲了些什么。

那块淤青太显眼了。

他头疼地拿手撑着额头,整张脸撇到一边去,用自己的胳膊肘支了一堵肉墙,将自己的视线彻底隔绝。

这个姿势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Arthur的手臂都酸得麻木了,腰部也疼得不行。

“怎么办?老大和Merlin好像越来越糟了。”一个小弟急得不住偷瞄。

“下节是体育课,”还是那个星盘小弟,“你们下了课去买药,然后趁机塞到Merlin的抽屉里,要写上一张小纸条,说是老大送的,但不要当面道谢。”

于是当Merlin汗流浃背地回来时,一翻抽屉,便看到三盒白色的药膏将他的抽屉塞得满满当当,上面还留了一张充满柔和意味的草绿色便笺,Merlin打开它,阅读起来。

“亲爱的Merlin:

请不要将这张纸条当众阅读。”

Merlin换了个姿势,背对着Arthur,继续读下去。

“对于中午发生的事,我感到非常抱歉,一整个下午都不能心静。你脸上的淤青真叫人坐立不安,想必你也感受到这点了。请赶快好起来。PS,请不要当面提起这件事,让我们一起忘记它吧。

你的同桌

Arthur·Pendragon”

Merlin精明的小脑袋转了转,他有种古怪的直觉,这张便笺并不属于Arthur,虽然他说不清为什么,但他就是知道,Arthur的骄傲不会允许自己道歉,就算他感到做错了也一样,但有人在替Arthur道歉,证明他们希望两人和好。

Merlin咳嗽了一声,将便笺揉成一团,重新转了回去,但姿态放松多了,不像下午那样,充满了警戒和敌意,照理说,他当然不该原谅这个无耻的混蛋,但Merlin很可悲地发现,自己没法儿对Arthur生气太久,尤其Arthur一整个下午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不住地偷瞄他的时候,他的气就消了,后来几乎笑出声来。但他继续假装自己很生气、很受伤,Arthur不知所措地转过头去,用一堵肉墙隔绝他无声渗透出来的控诉。

Merlin觉得自己有了一点欺负Arthur的小得意,继续强力释放那种情绪,把Arthur逼得两个小时一动也不敢动。然后,他就收到了这张便笺和三盒药膏。

Merlin还想打造受害者形象继续折磨Arthur的企图失败了。

他颇为遗憾地长叹了一口气,装作这张便笺是Arthur送给他的,然后用手托着脸颊,遮住了那块淤青,嘟嘴咬着一支铅笔,专心思考起一道复杂的数学题来。

Arthur在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Merlin对他的影响真的太大了,看到Merlin放松下来,Arthur像被特赦了一样,几乎要赞美上帝了。

真是见鬼了!

Arthur在心底咒骂,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岔子。

下午的课程一结束,Arthur就冲到了教导处,要求将Merlin调到其他同学那里。

“但是Arthur,”教导主任Gaius一本正经地开口了,“其他人都是两个人坐的,只有你那边还有一个空位。”

“这不可能!”Arthur坐着的身子倏地站起来,砰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怒不可遏的样子像只金色的小猎豹。

“我很抱歉,Arthur。”Gaius半闭着眼,面无表情地站着看他,让Arthur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就没有其他课桌了吗?”

“新课桌过两天就到了,请您忍耐一下。”

“你早上告诉我明天就到了!”

“订单出了一些问题,那家工厂的员工在罢工。”

“What the hell······”

“我很抱歉,Arthur。”Gaius机械地重复着。

Arthur举起双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似乎投降了。他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出教务室。身后传来Gaius的话:“Merlin是个优秀的好孩子,Arthur,我希望你好好对他。”

Arthur晚上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才知道,Merlin是Gaius保荐进来的,让Merlin和Arthur做同桌也是Gaius的提议。

“Merlin是个好孩子,礼貌又勤奋,”Uther这样转述Gaius的话,“让Merlin和Arthur做同桌,对他有好处。”

“所以,Gaius是故意的,对吧?”Arthur恶狠狠地咬掉一块香草烤鸡,“派个品学兼优的穷小子来感化我?”

“你确实欠管教。”Morgana端着果汁,重重地点了一下头,Uther非常高兴女儿和自己并肩战斗。

“你有什么权利来干涉我?”

“就凭我是你姐姐。”

Arthur啪地一下扯掉围在脖子上的餐巾,愤恨地扔到了桌上。

“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和爸爸都认为你跟那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对你没什么好处。你需要正直、善良的朋友,而不是一帮马屁精。”

“我选什么朋友是我的事,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

Arthur越说越激动,整个身体都前倾了,声嘶力竭地咆哮着,餐桌上的银盘因为他的剧烈抖动而叮当作响。

“wow,wow,wow,Arthur,你是成年人了,就像你刚刚说的那样,请表现得成熟一点。”Morgana护住她的餐盘,瞥了一眼Uther。

比起儿子,Uther一向更偏爱女儿,于是他拉下脸,眼睛责备地盯着Arthur,仿佛他真的做了非常无理取闹的事情。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永远是这样!

他的姐姐、他的爸爸、还有教导主任!他们三个,永远都觉得他像长不大的孩子!永远都觉得他在无理取闹!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需要那些小弟们,起码,他们把他当男人看待,不会看扁他,反而会信任他,尊敬他。

Arthur都快气炸了,Merlin成了间谍型的人物,站在他的对立面,成了大人眼里的“正面教材”。

他居然愚蠢到一个下午都在内疚与同情中度过,见鬼去吧!他再也不会对Merlin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了!

不但没有怜悯,反而会加倍折磨他!

Arthur在房间里将自己的手指头捏得咔咔作响,毫不意外地,如果Merlin站在自己面前的话,他会用一个过肩摔把对方从窗户里扔出去。

第二天,Arthur带着熊猫眼和浓重的戾气向Merlin走去。

“今天下午小树林,出来单挑。”Arthur咬牙切齿地在Merlin耳边下战书,他不敢大声说话,怕有人报告给Gaius。

说是单挑,其实Arthur就是想揍Merlin一顿,好出一口昨晚的恶气。

对方给了他一个神经病的眼神,继续啃妈妈Hunith做给他的爱心面包,整颗头埋在教材里。

今天下午将迎来自己进这个学校的第一场摸底考,Merlin可不想搞砸了。

“我跟你说话,听到没有?!”Arthur粗暴地纠起Merlin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来跟他对视。

但Merlin的眼睛是有魔力的,Arthur心里想,无论是发怒还是委屈,都非常漂亮。

太漂亮的东西,有时候会加重一个人的肆虐欲,Arthur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整个后脑勺的头皮都给牵起来,Merlin吃痛地反抗,拿手推着Arthur,脚上也不停地踢着。

动静一大,其他人纷纷转过头去看他们,Arthur不得已放开他,但满意地看到Merlin眼睛又湿了。

说实话,Merlin一哭,Arthur的所有闷气都消了,他拿手想揉一下Merlin的头皮,对方却吓了个激灵,马上躲开。

Arthur有点怀念昨天的手感,顺Merlin的头毛很舒服。

他觉得自己也太没原则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Merlin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是没办法生气的。

为什么会这样啊啊啊啊啊!

Arthur想仰天怒吼。

他鄙视这样的自己,于是掰断了一根新削的铅笔。

“唉唉唉,老大怎么了?!”一个小弟急得站起来,腿还没迈,就被算盘小弟拉住了手,“看来是Merlin惹老大生气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们必须得做点补救措施。”

“怎么补救?你看Merlin的脸色。”

众人看过去,Merlin还是低着头,但侧脸的线条紧绷着,稍显攻击性的鼻子微微隆起,像头即将发怒的野兽。

他倏地站起来,椅子与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头皮还在发麻,蓬松的头发因刚才的拖拽而凌乱地翘着。

一种怪异而无声的威严开始在教室里蔓延,众人的声音不禁小下去,直至寂静。

这是Merlin第一次发怒。

他不笑的时候,非常严肃,有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现在,他灰蓝的眸子直视着Arthur,嘴唇紧紧地抿着,低沉的嗓音从喉咙里升上来:A-p-o-l-o-g-i-e-s。

他说得很慢,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往外蹦,每说一个字母,便逼近Arthur一分。

Arthur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的眼睛是海蓝色的,非常纯净,瞪大的时候,显得很纯粹,像个无辜的孩子,而Merlin的眼睛,掺杂着灰色,有种智者的沉静感,压迫便由此而来。

现在,这双海蓝色的眼睛不可思议地圆睁着,他被Merlin低沉的嗓音和转为深灰色的眸子吓住了,那是一种兽类发出的威胁,非常原始,非常危险。

然而下一秒,Arthur就恢复了过来。战士的血液在他身上苏醒,带出本能的兴奋,消解了本该喷薄而出的愤怒。

他站起来直视着Merlin,毫不示弱地逼回去——像野兽那样半眯着眼瞄准猎物,身体微微前倾,一抬手便能轻易抓住对方的胳膊。

Merlin没有被他的攻击姿态吓到,反而更进了一步,这让Arthur彻底兴奋起来。

他们越靠越近——鼻子几乎碰在一起,脸上都是对方的鼻息。

两人的身体都很热,证明身体正在积聚能量,为战斗作准备。

几个小弟惯常地摩拳擦掌,准备加入战斗,但被算盘小弟制止了。

一声咳嗽打破了寂静。

围观者看到来人,光速扭头扑向了课本,极其熟练地微皱着眉头,开始思考根本不存在的难题。

是Gaius。


评论(4)
热度(21)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