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AM同人】《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七章 调教play

Arthur替他整好了衣服,便退后一步,像在作画前打量模特那样,摸着下巴,以一种专业而考究的态度打量他。一只手无意识地磨蹭着下巴,显出正在思考的样子。

而我们的小Merlin在一顿惊天动地的霸气侧漏后,恍然乎三魂回了七魄,这才忽然意识到接下来将发生些什么。这不想不要紧,一想猛一惊。少年特有的对情事的最隐秘的渴望令他涌出一股子本能的兴奋,然而纯正的基督徒的教养则很快冲出来,对着他当头棒喝,痛斥他不知廉耻。所以他便一会儿羞涩、一会儿皱眉地搅动手指,拉摸着自己的燕尾服,显得躁动不安。

只见他干巴巴地站着,紧张而无措地望着Arthur,像只泄了气的皮球,显出那种典型的逞了匹夫之勇后的色厉内荏来,连...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六章 当模特

Arthur一路上春风得意,利用Merlin的青涩,将Merlin逗得手足无措,颇得趣味。而Merlin在生理反应过去后,开始后悔了。他又羞又愧又臊。作为一个成熟的大男人,纯正的基督徒,他竟然这样不经撩。实在是太丢脸了。诚如Arthur那句包含关心的责怪话,他这样在法国是寸步难行的。如果再不适应,无论走到哪儿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甚至像个小丑似的被人捉弄,更不要说赢得法国贵族的欢心,为Balinor家族扩展生意版图这种事了。不!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于是Merlin在一颠一簸的马车上暗下决心,提醒自己务必适应这种“习俗”,绝不再大惊小怪。尽管在心里,Merlin并不赞同这种“开放”的行径。...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 第五章 买珠宝

信件发出后,Arthur不再隐瞒自己想画Merlin的欲望。他早Merlin一步到达巴黎,带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期待着几天后的会面。他重新购买了画笔和颜料,吩咐仆人将画室打扫得一干二净。甚至在陪那些法国情人逛珠宝店时,情不自禁地想象Merlin佩戴上那些珠宝的模样。

他还无可救药地买下了一块宝石,只因为它看起来跟Merlin的眼睛很配。那花费了他1000英镑,不过他毫不在乎。

到了晚上,窗外的每一阵马蹄声都令他愉悦。它们令他联想起Merlin很快到达的事实。他决定抓住他,让他当他的模特,不停歇地画他,直到他画腻了为止。这是唯一让他摆脱那张脸的方式了。他坚信这一切只是由于自己没有画过Merlin...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四章 书信往来

“听说你在英国同一个男人跳舞了。”Enzo在昏黄的烛光里向Arthur暧昧地眨了眨眼,他们正在吃中饭。他是这个画家团体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个,热爱八卦,是新艺术运动的代言人,跟团体中的学院派是死对头,常年远离对方,吃饭时总选择坐在最两端,颇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Frederick竖起耳朵,敏感地放下了刀叉,状似不经意地喝了一口酒。

“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当时只是想恶作剧一下,因为我很生气,嗨,别提了,总之英国没劲透了。”

“包括女人?”

“包括女人。”

“那你也不该饥渴到朝男人下手啊。”Boldini开口了,“你这么招惹了人家,让他怎么办?”

“这是另一个错误。”Arthur烦躁地说。想...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三章 逃婚

马车在雾气蒙蒙的石板路上走着,清脆的马蹄声踩在凹凸不平的路上,发出有节奏的“卡嗒卡嗒”声,昏黄的灯光将车的剪影拖成恐怖怪异的长条状。Arthur坐在马车里,他的眼睛微微阖着,眉头不时皱起,似是若有所思。搭在膝盖上的左手也配合他的心境,指关节忽快忽慢地打着节拍。

忽然,Arthur张了眼,将左脚那么轻轻地一抬,用一个颇轻佻的姿势,将卧在脚上的手杖提了起来,随即重重地敲了敲马车上的玻璃门,因为敲得急切用力,显出很大的怒火来,车夫便紧急地将车停下来,“My Lord?”

“本少爷心烦,到城里逛逛。”车夫为难地看着Arthur,托女王的福,现在的伦敦可是素食主义,大晚上的哪儿有娱乐项目啊?

“你...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各自订婚(四)

人都是困而求学的动物。在父亲病危咳血的床前,Merlin不知怎的,猛然想起了Freya。

Freya大着胆子邀请他跳舞,其意味不言自明。但当时他的心都在Morgana公主身上,所以并没有怎么注意这位娇小姐。但此时Freya在跳舞时同他说的话却好像复印机般在他脑中响起了:“因为我跟女王去世的长子长得有点像,所以女王对我们家很有些情分。原本我们是住在乡下的,不过母亲一直不太高兴她这样尊贵的身份住在雷斯特这种小地方,于是拉着我上伦敦这儿来了。老实说,我不认为乡下有什么不好的,不过我还是随母亲过来了。当时刚好碰上新年,女王邀请了所有的贵族,我们也在受邀名单上,当时妈妈激动坏了,我至今还记得她连夜去买...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