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AM/BC】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 第一章

 说明:故事背景为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无魔法。小说中两人性格融合了《梅林传奇》剧中AM与现实生活BC的性格。既可当AM看,也可当BC看。
                                                                              第一章
1860年,英国。伦敦Uther·Ludwig亲王府正在举行一场日常的下午茶舞会。
这是一项贵圌族活动,只有上层社会才配享有。
发明它的人,是一位女伯爵。
在伟大的维多利亚女王的统圌治圌下,英国迎来了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日不落帝国”时期——这个小小的国家此时占有全世界70%的财富。由此,英国女性地位大幅提高。
任何女王与女伯爵喜爱的东西,很快就会在上层社会紧俏起来。
在这个年头,喝上一杯下午茶,是贵圌族与巨富的象征。所以人们往往盛装出席——男人穿着燕尾服,女人穿着长裙,戴着各式各样漂亮的礼帽。
而这些贵圌族所喝的下午茶,是一种红茶。最差的是产自斯里兰卡的红茶,其次是印度的大吉岭红茶,而最珍贵的,便是从中国远道而来的“祁门红茶”。
除了祁门红茶,这些喜爱攀比的贵圌族还无限热爱中国的瓷器和茶具。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商机。
Merlin的老爹Balinor正是这样一位抓圌住商机的人,靠贩卖中国茶叶和茶具(还有丝绸),他迅速积累起财富,从一个毫不起眼的修鞋匠,摇身一变,成了上层贵圌族的宠儿。
但,这还不够。对一个中产阶级来说,Balinor做梦都想挤进上流社会。
然后,他把这一梦想,投射圌到了独子Merlin身上。
Balinor发达那会儿,Merlin刚好10岁。Balinor觉得还来得及,于是赶忙请来私教,让Merlin学习上层社会的那些礼仪和无数高深的学问。但姑娘们最喜欢小圌嘴甜甜、风度翩翩,又能弹琴又会跳舞的俊俏公子哥儿了。于是Balinor又请了文学老师教Merlin诗歌,请音乐老师教Merlin弹琴,请舞蹈老师教Merlin跳舞。又让裁缝铺的人,缝制那种上好的丝绸穿在Merlin身上。
总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改了个遍,Balinor这才稍有些宽慰。
今年,Merlin 18岁了。Balinor把进入上层社会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心里时常祈祷哪位伯爵家的姑娘看上Merlin啦,或者哪位子爵家的姑娘和Merlin幽会啦,甚至是娶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孙女这样的梦他都做过——原来有一天,他和Merlin一起给某位亲王送茶时,刚巧碰到这位长孙女到访,长孙女只有16岁,正是一朵花的年纪,她顶有女王的那种派头:镇定、不怒自威、不苟言笑。但在看到Merlin时,破天荒地笑了,而且还同他亲圌亲热热地讲话,问他年纪呀,在哪里上学呀,末了,还问他有没有姑娘。
这可把Balinor老爹高兴坏了。
Merlin红着脸,规规矩矩地答了。长孙女笑着给了Merlin一块喷过香水的手帕,让Merlin以后送给心仪的姑娘。
Balinor老爹觉得这是个暗号——姑娘家的香帕子,可不是随便送人的。
他越想越高兴,觉得兴许离Merlin娶皇家长孙女的日子不远了。可是那姑娘自此之后,却再也没有出现。
Balinor老爹不死心,便让Merlin时常去那府上走动,盼着Merlin能再遇到那位皇家长公主。
不过,退一万步说,即使遇不到皇家长公主这样尊贵的人物,能够让Merlin娶这位亲王的女儿也是极好的。
Uther·Ldwig便是这位亲王的名字。他的叔父,可上推至两百年前的威廉四世。也就是说,现任的维多利亚女王是亲王的表姐,他的两个孩子,都要叫女王一声姑姑。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女王的影响,Balinor老爹觉得,这些皇孙贵圌族的公主们,真是一个比一个强悍。
就说Uther的大女儿Morgana·Ldwig吧,芳龄都22了,却愣是没嫁出去。
原因是她给自己定下了什劳子的“比武招亲”计划——只有打败她的人,才能娶她为妻。
虽然Moragana是全伦敦,几乎是全英国最漂亮的女人了,但同时,她也是剑术最好的女骑士。
从16岁到22岁,每一个挑战的人,都败下阵来。
“如果打败她的是另一个女人,那就好玩了。”一个贵圌族小青年败下阵来,心里便有了这邪恶的想法。再说,Morgana也实在太强悍了些,要不是因为她长得实在漂亮,又是亲王顶顶宠爱的女儿,谁愿意娶这样一位悍妇呢!
不过,打败她的人,还是有的。
这个人的名字,叫Arthur·Ldwig。是Morgana的弟弟。Uther·Ldwig唯一的亲生儿子。
没错,Morgana是养女,Uther只有一个儿子。
他俩没什么血缘关系,当初Arthur打败Morgana之后,所有人都以为Arthur会娶了他名义上的姐姐。
但Arthur跑了。按他的话说,自己对“近亲繁殖”没什么兴趣。
为了保证血统纯正,英国皇室也喜欢近亲结婚。比如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就是自己的表哥。
想来,Arthur也逃不脱这种命运。早晚娶了哪位公主做妻子。
但Arthur这个人,比他的悍妇姐姐更令Uther头疼。
以女王为表率,整个英国都在遵循她的意志:克己守礼、勤于工作、宽容忍让。
偏偏Arthur从一出生就走向了这位铁腕姑姑的反面。他生性风流、放圌荡不羁、喜爱享乐又为人刻薄。身边更是聚集了一帮狐朋狗友,从早到晚寻衅滋事、醉生梦死。
Uther不知道为这事儿罚了Arthur多少次,为儿子给女王请罪的次数比他上朝还多。
不过Arthur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他喜欢打仗,因此奉女王的命令,当了将军,打了好几回胜仗。那时候他还不满18岁呢。但问题是,Arthur太风流了,他人走到哪儿,种便播到哪儿。而且他对治理地方百姓一窍不通,往往攻下一个城池,便把那里搅和得一团糟。
他向往的是流浪的骑士生活,潇洒自在,无拘无束,对需要隐忍算计的从政治国毫无兴趣。
他以骑士的原则要求自己:锄强扶弱呀,英勇无畏呀,怜悯弱小呀,所以他对女人不仅仅是出于风尚和礼仪的谦让,更是打心底里尊重她们。因此Arthur很得女人们的欢心。再加上那张顶顶俊俏,简直找不出什么瑕疵的脸——一头在阳光下极其耀眼的金发、大大的眼睛是漂亮的海蓝色、笔挺的鼻子来点儿微微性圌感的驼峰、嘴唇永远红圌润润的、皮肤白圌皙得像在牛奶浴里泡着长大,女人们爱他便发了狂。
维多利亚女王的那些孙女们,每一个都眼巴巴地瞧着这位俊俏不凡的英武表哥,心里暗暗期待自己成为那个幸圌运儿,同时又对表哥的风流天性予以担忧,总是明着暗着,期望女王能管管这位表哥,让他收收性子。
但女王忙着处理政务,哪有时间管这档子闲事,再说就她看来,好的婚姻便是像她和表哥那样,两人观念相合、目标一致、彼此分担对方的忧愁。像Arthur那样空有一幅好皮囊,却没什么品德与耐心的,注定不是佳婿人选。对于孙女们的迷恋,女王并不赞同。
好在Arthur这点很识时务,打从18岁开始,便跑到了外国去风流潇洒,不再祸害她的孙女亲眷们。
他喜欢意大利和法国。懒散不守礼,很合他的胃口。闲来无事的时候,Arthur令人颇为吃惊地展现了他的艺术天赋,对绘画的热爱尤其旺圌盛。他访遍名师,学习素描、油画和雕塑。不过在别人看在,Arthur之所以喜欢绘画,仅仅是因为那些放圌荡的裸圌体模特儿。
Arthur几乎跟每一个模特都上了床。她们迷恋他,称他为“缪斯的礼物”,或者“爱神的小心肝”。
这主要是因为Arthur惊心动魄的美。
女人对美色的迷恋是天生的,她们喜欢一切漂亮的东西,而漂亮的男人简直令她们发狂。她们的眼睛逡巡他的每一寸领地——柔软的头发、深邃的眼眸、薄薄的嘴唇、健美的身躯,拿纤长的手指细细地勾勒,像是对待一件艺术品;又拿柔软的嘴唇着迷地品尝,像喝下琼浆玉圌液。
她们拜倒在这种极致的美丽下,前赴后继地成为他的情妇,与其说她们爱这个人,倒不如说她们无可救药地崇拜着美。
但也有女人跃跃欲试,渴望征服这位美男子的心。毕竟他热情又有活力,多才多艺且品位不俗,年轻多金又有权势。一句话,他就是女人理想中的男人。再没有比他更贴近女人的幻想了。
所以,也有女人希冀将这瑰丽的幻想转变为幸福的现实,以在尘世达到天堂的美妙。
但他的心不曾为人停留。他一会儿嫌弃女人啰嗦,一会儿嫌弃女人多变,一会儿嫌弃女人虚荣,一会儿嫌弃女人控制欲太强,一会儿又嫌弃女人没有自己的主意,他还嫌弃女人愚笨,不晓得男人的心只渴望新鲜曼妙的胴圌体。
他决计睡遍全世界的女人,为了达到这一宏伟的目标,他四处游历,从东印度群岛到西西里北岸,从土著女人到闺阁小姐,从夜场荡圌妇到矜持女爵,没有什么是他征服不了的。
他可以像骑士那样保护女人,也可以像艺术家那样愉悦女人,还可以像豪门那样收买女人,更可以像权圌贵那样驯服女人。
不过,在他尽情发泄过后的短暂瞬间,当美妙到达顶点之后,第一个滑落的刹那,他也渴望一种更充盈的东西,将他包裹,将他填满,让他的四肢更舒展,让他的心灵更平静。
时间一久,他便厌倦了寻欢作乐,有了固定的情人,期盼着某种更久远的东西。
他谨慎挑选这类情人,但他熟悉她们,每一种渴望,每一个念头,都在他的掌心跳舞。新鲜感不能维持太久,他就只好逃开。
也有女人让他觉得可爱。那些因为爱他而做的傻事,露出的愚蠢表情,那会儿,爱神在这些女人身上复活,赋予她们一种独特的美圌感,令他觉得爱一个人所散发出来的美,远远超过了这个人本身。他希冀那种感受。在他看来,沉浸在爱河的天堂所达到的幸福,是所有幸福的极致,是一种超脱个人感官的恒久的愉悦。
这种对永恒幸福的贪欲,无法在人身上长久,于是他转向了艺术,主要是绘画和雕塑。他痴迷于爱神和丘比特的小翅膀,尤其喜欢意大利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的作品。他常常在《被爱神吻醒的普赛克》这幅雕像前,一动不动地临摹上好几个小时。
不用说,他的丘比特之箭早就蠢圌蠢圌欲圌动,却苦于没有一个像普赛克这样的公主。
他烦闷地回到了英国,希望休息几个月再出发。
而他回来的这天,正是Uther·Ldwig亲王府举行日常下午茶舞会的日子。
Balinor老爹再次抓圌住这个良机,嘱咐Merlin赶紧送些祁门红茶过去。
“但是,也不用穿着丝绸衬衫和燕尾服去呀。”Merlin不满地抗议道。
“这么尊贵的场合,怎么可以穿得寒碜呢?这样不是给Uther亲王难堪吗?”Balinor老爹使了一个眼色,胖成一个球的奶妈便从衣柜里取出那件蚕丝做的衬衣和法兰绒面料做的燕尾服。最后一步顶顶重要,便是在燕尾服的上衣口袋里,塞上那块皇家长孙女给Merlin的香帕子。Balinor老爹将它当成珍贵的战果与通向未来阶梯的门槛,特意买了同款香水,珍贵地供着。只有这种特殊场合,才小心翼翼地拿出来,让Merlin带上。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有什么闪失。听得Merlin耳朵都起茧子了。
“我又不能参加舞会。”Merlin小声嘀咕,顶多只能到厨房转两圈,同Morgana的女仆Gwen说说话。
Merlin没敢让Balinor老爹知道,自己悄悄喜欢上了Morgana公主。但是公主太漂亮、太优秀了,Merlin一直不敢正眼瞧她,只好同她的女仆说说话,混个脸熟。
但这却给了女仆错觉,以为Merlin喜欢她哩。
于是,这位女仆同Merlin讲话时,便也羞答答起来。
Morgana看到了,便以为这两人有情,私下里已经定了终身。
Gwen从小伴着她长大,Morgana拿她当朋友看,一心一意盼着她能找个合心合意的如意郎君。
Merlin无疑就是这样的佳婿。
他为人正派、谦逊有礼,同她那没有节操的弟弟正相反,Merlin清纯得像一张白纸,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
家中资产颇丰,全伦敦十户贵圌族,有八圌九户用他家的红茶,穿他家的丝绸。一年的净收入有八千英镑,这还不算Balinor老爹的五万存款。
除了没有贵圌族头衔,Merlin哪里都好。
他长得并不十分俊俏,就好像上帝在创造他时开了小差或者临时改变了主意:原本他要创造一个漂亮的大美女,但喝了杯下午茶的时间,他又决定把它变成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这就让Merlin的脸型十分奇特:他有一双任何女人都比不上的瞳眸,灰蓝色的瞳孔在阳光下像翻滚的大海,深浅不一,随着光线流转;到了晚上,就像星辰那样灿烂,当他眨眼时,像被切割过的钻石,折射圌出细碎的光,使人迷醉。在这双美得无以复加的双眸上,是一排长长的睫毛,自然地卷翘着,在烛火下,他的眼睑便蒙上了一层阴影,使他的眼睛更加明亮而深邃。他的嘴唇红圌润而富有肉圌感,使人轻易产生亲吻他的渴望。而他的手指漂亮极了,修长白圌皙,正适合弹奏钢琴。
有一回,有人打趣似的拿一块纱布遮住他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和光滑的额头,然后惊奇地发现,如果他穿上女装,便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性别。
可是上帝改变了主意,也许他也厌倦了完美,于是给他安上了一张长得过分的脸,下巴方方的,棱角分明,鼻翼凌厉地张着,还有一对招风耳。
于是,所有人都觉得Merlin的长相十分奇特。
他既美得无以复加,又丑得有些过分。
总之你说不准他究竟是俊俏还是其貌不扬。
可是如果他笑起来,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你会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使。
所以这是一种新的艺术手法,上帝厌倦了对称美,于是创造了一种不规则的、非对称的美。这种美因人而异,各有不同,绚烂多姿、变化无穷。而Merlin,正是这种不规则美的翘楚。
    如果他仅仅是坐着,面无表情,你便很难再看他第二眼;但如果他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状,露出洁白的牙齿,你便很难再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并且,由于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这种美有种如沐春风、沁人心脾的神奇功效,使人像吃了块可口的奶酪般,产生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仅仅是看着他露出笑脸,心灵便饱足地像是到达了天堂。
    如果说姑娘们喜欢Arthur是沉醉在Arthur无可挑剔的美里,那么姑娘们喜欢Merlin,便是沉醉在Merlin所带来的幸福里。
    正是由于这一原因,Merlin轻易地征服了Gwen的心。他浅浅地笑着,眉眼弯弯地看她,令Gwen感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鼓圌胀着幸福,就要破壳而出,扑进他的怀抱。
    但Merlin是那种正派人士,对待女士亲切而有礼,却始终着保持得体的距离感。
    眼下,这位女仆已经同他说了一刻钟的话,而忘记了主人的吩咐。
    这时,厨房里忽然响起了一串急促的铃圌声,Gwen仿佛如梦初醒般,拿着Merlin的红茶,急匆匆地往舞会上赶。
    她临走前让Merlin“不要离开,等我回来。”
    出于绅士风度,Merlin答应了。尽管他觉得待在厨房颇为无聊。
    不久,一个女仆出现在Merlin面前,向他行屈膝礼,请他到前厅去,这是Morgana小姐吩咐的。
    听到这个传令,Merlin开始心跳加快,身体也变得奥热,甚至爬上了脸颊,他的耳朵泄露得最明显,已经完全红了。
    他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所以就像所有头一次喜欢姑娘的少年一样,羞涩得紧。
    想到要见心仪的姑娘,Merlin第一次感激Balinor老爹的英明决定,让他穿上了这身华丽的衣服。
    他边走边深呼吸,然后到了大厅门口,两位仆人替他开了门。他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两眼茫然,几乎集中不了视力。
    好在Morgana十分显眼,在一派喜好素净、优雅的女人中间,Morgana美得张扬。
    今天,她穿了一件墨绿色的丝绒长裙,脖子上戴着绿松石项链,还有一对绿宝石的耳环,配上那双碧绿的眼睛,摄人心魄。大圌波浪的长发自然地垂下来,一直到了腰间,艳红的双圌唇不时显出揶揄的神色,证明了她的聪慧。
    她丝毫不收敛自己的美丽与张扬,更不懂得谦虚,在以讲究“内敛”为美德的英国,显得十分另类。
Gwen欢喜地走过去,把他引到Morgana面前。
“今天送来的茶很新鲜,大家都很喜欢。”Morgana说的时候伸出一只手,Merlin弯下腰,惶恐地亲吻她的手指,嘴唇滚烫,两颊发红。
Morgana打算替Gwen做媒,虽然她也很喜欢这个少年,但她了解得还不够透彻,害怕Gwen所托非人。
Merlin进门的时候,眼睛老老实实,没有乱瞟,这一点令Morgana颇为满意,证明他会是个老实的丈夫,降低了出轨机率,对女人来说,这是很重要的。
Merlin不知道她的想法,他的嘴唇还在回味刚才的亲吻,不过他的眼睛已经不自觉地盯上了Morgana丰圌满而白圌皙的胸脯,看起来柔软极了,他想象把自己的头颅埋进去,嗅闻她圌的圌奶香,再贪婪地咬下去。
这个想象令Merlin浑身发热,他赶紧取过仆人端来的苹果酒,喝下一大口。
“酒量不错嘛。”Morgana调侃道。
Merlin羞涩地笑了一下,他想在心仪的姑娘面前表现得落落大方,结果反而狼狈不堪。
这时音乐响起,舞会开始了。
Morgana向他伸出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差点以为是酒精作用下的幻觉。直到他的手轻轻揽住Morgana纤细的腰身,掌心传来温热的体温,他才如梦初醒般带着Morgana转了一个圈。
他鼓起勇气,拿那双漂亮的眼睛看她。结果发现,Morgana的眼神盯着其他地方,他顺势看过去,发现了一个极其俊美的金发男人,手里拿着红酒杯,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Morgana的效果达到了,她还在为Arthur逃婚而恼怒,跟他堵着气,因此故意找Merlin跳舞,显出亲昵的样子。她还有一套说辞,是为了帮Gwen测试Merlin的忠诚度,其实她只想拿Merlin刺圌激Arthur。
Arthur看了一会儿,便转过身去专心品酒了。这个舞会实在无聊。那些英国小姐们,害怕自己背上“荡圌妇”的名声,无人敢邀请他跳舞,而私下里又向他暗送秋波,写给他的情书和便笺足够塞下满满一抽屉。
虚伪又懦弱的女人。
大多数男人也这样。装出一幅谦谦君子的样子,实际上满脑子淫思邪念。比如眼下正在跟Morgana跳舞的Merlin就是这样。
Arthur勾了勾唇,喝下一口红酒,薄薄的嘴唇变得娇艳欲滴,他颇为侵略性地注视Merlin,想吓唬吓唬他。Merlin显然感受到了这种敌视,变得慌乱起来,接连跳错了两个舞步。
Arthur很满意自己的威胁效果,看着这只雏鸟惊慌失措的样子很好玩。这大概是舞会开到现在唯一的消遣了。
Morgana同样满意这种效果,尽管她还尽力装出与Merlin亲密的样子,不过心里已经畅快多了。所以不久便结束了与Merlin的交际舞。
Merlin为自己跳错了舞步而懊恼,看着Morgan离场,满心以为自己搞砸了难得的亲近之机,恨不得时光倒流。更恨不得那个俊美的金发男人凭空消失,因此,他站到餐桌的斜对面,尽量远离Arthur。
但Arthur刚刚发现了这场舞会唯一的乐趣,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所以他端着酒杯,手上是一瓶上好的红酒,直直地走向Merlin。
他上下打量Merlin,托他绘画的福,他喜欢从整体上观察一件物品或者一个人。Merlin的整体自然不怎么能入Arthur的眼,他看起来干巴又消瘦,颧骨太突出了,脸又太长,耳朵大的过分,鼻子是个关键部位,可惜还是没长好。
不能怪Arthur刻薄,他看惯了完美的东西,觉得Merlin长得实在算不上俊俏。
好在他还具备一点发现美的本事,所以对Merlin的眼睛倒是着迷,这么漂亮的眼睛偏偏长在一幅其貌不扬的脸上,实在是暴殄天物。
唔,嘴巴有一点桃心的形状,肉色红圌润,非常勾人。勉强也能算上优点了。至少对女人来说,颇具吸引力。
Merlin紧张地站着,任他打量。Arthur瞧见了那块手帕,挑挑眉,这小子有两下啊。连他的冰山表妹都沦陷了。或者说,一刹那沦陷了。
“来点红酒吗?”Arthur把红酒瓶递过去,晃了晃。
“不,谢谢,我更喜欢苹果酒。”Merlin朝他露出一个礼貌又腼腆的微笑,不动声色地疏远他。这种低姿态的方式,是他的保护色,也是Merlin与人划清界限的象征。
但Arthur却愣住了——他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不,是一个人能笑得这么好看的。
出于对本能的美的追逐,Arthur凑近他,想要靠近这种如沐春风的畅快里,却吓着Merlin了,他有些惊慌地地向后退了两步。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Arthur见他胆小成那样,便忍不住调笑了一句,然后才发现不妥,他怎么调戏起男人来了?于是他尴尬地动了动身子,放下酒瓶,又喝了口酒,头歪向另一边,假装看着舞会上的人群。
    Merlin也很尴尬,他只好假装看Morgana转移注意力。
    这时候音乐声起,下一轮舞会开始了。
    出乎Arthur的意料,有一位子爵家的小姐,叫Freya,怯生生地朝这边走来。Arthur放下酒杯,打算为Freya的勇气鼓掌。看,整个英国还是有敢跟他跳舞的女人嘛。
    但是Freya在Merlin面前站定,含羞地看着他。
    Arthur差点打翻了酒杯。
    Merlin愣了一下,随即伸出手去,与Freya滑入舞池。
    Arthur气鼓鼓地看着他们,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
    Freya今年16岁,家道已经中落了,到她手里没什么财产可继承的,只留下一个空的贵圌族头衔。像这样的姑娘,最好的归宿就是利用这个贵圌族头衔,找一个资产颇丰的男人保障自己的后半生。
    她看起来很害羞,有着小女人的楚楚动人,很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和怜悯心。
    Freya虽然频繁参加舞会,但挑选男人很谨慎。Merlin看起来风度翩翩,是典型的绅士,虽然出身低微,但教养良好,而且有钱,这样的稀有货色很快成了她的目标。
    她鼓起勇气,大着胆子邀请他跳舞,希望给Merlin留下一个好印象。
    Arthur望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一对对男女,郁结在心。他还没有受过这种冷落!这都是因为该死的社会道德,排斥他这种真性情的人,他真痛恨这种假正经,不如法国和意大利,女人们大胆热烈地向他投怀送抱而无所顾忌。
    英国的文明,把她们变得虚伪了。
    他好像忘记了往日的厌烦,因现在的不公而变得愤世嫉俗起来。
    甚至想要撕破这层虚伪透顶的道德面纱。
    愤怒下的念头没有多少理智可言,倒是更加乖张荒诞——将众人崇拜的踩在底下,将众人唾弃的当成珍宝。
    这就是他要做的。
    他的眼睛搜寻着跳舞的人群,仿佛在寻找可以起头的闹剧。
    他看到Merlin不太熟练地同Freya跳着舞。
    心里忽然有了灵感。
    要是他同一个男人跳舞,准会惊起所有人的尖叫。
    他既惩罚了在场的女人,又为将来甩掉女人准备好借口。
    虽然会牺牲一点名誉,但他认为这很值得。
    反正按他的经验,他是不是同志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女人拒绝不了他。
    于是Arthur放下酒杯,滑入舞池。众人都看着他——显然他没有舞伴。
    Arthur的目标很明显,他从背后靠近Merlin,双手揽住Merlin的腰,在Merlin耳边说话,'跟我跳舞。“
    Merlin简直吓破了胆,Freya显然也受了惊。
    Arthur看着Freya,面无表情地说:“放开他。”
    Freya抖了抖,Arthur趁机把Merlin的手从Freya腰间扒下来,自己转了个身,把Merlin的手搭到自己腰上,自己一手揽着他的肩,一手揽着他的腰。
    为什么选Merlin,他也不知道,大概,Merlin看起来好欺负吧。
   软软的,很容易害羞。
   真不像个男人。
   Arthur在心里嗤笑。
   面上却装得颇为享受。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Merlin脸红的样子意外好看。
   Arthur甚至有点儿作画的欲圌望了。
   但Merlin脸红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害怕。
   他的心跳得比擂鼓还响,脑袋一片空白,错漏百出,不知道踩了Arthur多少脚。
   一踩到脚,他就惊慌地收回,好像Arthur是什么烫手山芋或者毒虫野兽似的。
   眼前的金发男子实在胆大包天到了一定境界。难道他忘记律法了吗?现在可是1860年!两个男人公开跳舞,不仅伤风败俗,而且还会上断头台!
    Merlin想着想着,就想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他的女神救场了。
    Morgana示意音乐停止。
    “胡闹也该有个限度。”她略微不快地责备道。
     这Arthur捅娄子的本事跟着他的年纪长了。
    Arthur放开Merlin,向众人潇洒地鞠了个躬,略带挑衅地看了一眼Morgan,退出了舞池,向里屋走去。
    Merlin被尴尬地晾在舞池中央,众人揶揄地看着他。
   Merlin为出了这样一个大丑而暗暗恼怒,却发作不得,只得在心里大骂那个金发男人是个荒圌淫无耻的混圌蛋。

评论(5)
热度(8)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