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沈面】(骨科)面面激情审问哥哥片段

背景是沈巍被绑在天柱上,面面不是一团黑气(话说剧组干嘛浪费这个特效的钱!直接让居老师精分不好么!),而是穿了脚踩炫酷BGM高位出场的辣一身,来到哥哥面前。

———————————————————————

“怎么,担心了?”夜尊手里的权杖随意地拄着,双手漫不经心地架了,双脚也很放松地叉着,一双与同胞哥哥一样的眼睛半高兴半危险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原本端庄到脖子上的衬衫扣子因为剧烈的挣扎掉了两颗,露出好看的半截脖子和若隐若现的锁骨。

夜尊忽然眯了眼,头微微地歪了一点,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哥哥漂亮的锁骨。

“你对他做什么了?”哥哥破坏气氛的质问声,令夜尊很不高兴。嘴里对赵云澜的担忧几乎溢了出来。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他才是跟他一胞所出的亲兄弟!可是他眼里心里脑里从来就没有自己!有的,只是那个胡子拉碴的、没有他半分美貌的赵云澜!

他恨。恨了一万年。天知道他有多少次想把自己的哥哥撕裂。可是,在见到哥哥的一刹那,他就忽然明白了那种感觉。为什么赵云澜做再多错事,沈巍也那么无奈而宠溺的护着他的感觉。

他现在也有这种感觉。

哥哥的蓝宝石西装可真好看。衬衫也好看。人也好看。跟他不一样的好看。以往他总是端端正正的,但像今天这样发梢凌乱,衣服半开的,他还是头一次见。以前只是嫉妒。但今天,又有了新的感觉。哥哥好欲啊。

“一场多么美好的爱情美梦,所有人都会愿意沉醉其中,永生不醒。”他开始半真半假的说谎了,就想刺激哥哥。告诉哥哥那个男人不值得。那个男人只是个花心的普通人。

可是哥哥却还只关心那个臭流氓,马上问他是不是找到餍公子了。

他走近他。近距离地观察他。哥哥抬眼看着他,眼里半是求证半是坚定。但他却只看到哥哥白得发光的脖子。

“我很好奇,你的梦会是什么样子呢?”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忍不住把自己的权杖拿过去,松开了一点哥哥的衬衫。

冰冷的权杖在白皙的皮肤中游荡,所过之处,留下一道半深半浅的红晕。夜尊眼里的眸色深了些,眼睛微微眯起,专注而放肆地打量着哥哥露出的一片绯色。

“啊!”沈巍痛苦地叫了一下,极短促,很快压抑了回去,青筋暴起,整张脸不知是因为恼怒还是痛楚,红成了一片。

他戳的地方是乳投(头)。凌虐在持续。夜尊的笑也在继续。沈巍的压抑亦在继续。

“畜牲!”哥哥看着他,暴怒地喝出这两个字,随即受到了更严重的惩罚,权杖又深了两分。

“我很好奇,”夜尊又走近了,几乎贴着他的脸,“你的梦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同时伸出右手,在他的嘴唇上缓慢磨磋着,“我亲爱的,哥哥。”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夜尊贴了上去,用自己冰冷的嘴唇碰了一下哥哥,那里正颤抖得厉害。

他是很想咬住的,不过哥哥偏了头,他的唇就擦过他的脸了。

“呵,我没有梦。”沈巍嘲讽地看着他,眼里没有半分意乱情迷,只有那种自大的怜悯。

他以为自己在羞辱他。

呵。

“是没有,还是不敢做?”他拿手解开他的衬衫,检视自己的成果。嘴里勾起笑意。

“我没有必要做梦。”沈巍直视着他,即便狼狈不堪,亦无半分软弱。

夜尊忽然就怒了。什么都伤不了他,除了那个男人。

“那太可惜了,你不知道赵云澜在梦里,多有趣。”他越是说得轻描淡写,心里头对赵云澜的怒火就越无法克制。

“我不许你碰他!不许你碰他!”哥哥终于有了情绪,疯狂得紧。

夜尊看着剧烈挣扎的沈巍,抬手就是一巴掌。

“你不是我哥!我哥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变成这样!”

沈巍抬眼斜觑他:“我愿意。”

“贱人!”夜尊气得手抖,一个巴掌都拍不规整。少顷却又笑开来,“听说你拿心头血给他续命,”夜尊继续解着他的西装扣子,摸着他跳动的心脏,“我很好奇,要是他死了,你的心会不会很痛。我想剖开来看看。看看它痛苦跳动的样子会不会跟平常不一样。”

“如果你动他一下,我便杀你一次,绝不食言。”

但夜尊仿佛没听到他的威胁,只是兀自叹息般地在他的心脏处流连着,“哥哥这样圣洁的身体,怎的给那污浊的肉体凡胎续命,白白耗损了哥哥大好的实力,弟弟把他的命断了,给你续上。此后千年万载,你只恨我一个。”

End. 

评论(10)
热度(78)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