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六章 当模特

Arthur一路上春风得意,利用Merlin的青涩,将Merlin逗得手足无措,颇得趣味。而Merlin在生理反应过去后,开始后悔了。他又羞又愧又臊。作为一个成熟的大男人,纯正的基督徒,他竟然这样不经撩。实在是太丢脸了。诚如Arthur那句包含关心的责怪话,他这样在法国是寸步难行的。如果再不适应,无论走到哪儿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甚至像个小丑似的被人捉弄,更不要说赢得法国贵族的欢心,为Balinor家族扩展生意版图这种事了。不!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于是Merlin在一颠一簸的马车上暗下决心,提醒自己务必适应这种“习俗”,绝不再大惊小怪。尽管在心里,Merlin并不赞同这种“开放”的行径。但他将之视为上帝对他的第一道考验。还有作为Balinor家族长子的责任——让Balinor家族的生意长久兴旺下去,并且跻身欧洲上流社会贵族的一员。虽然他本人很不喜欢这个责任,感到显而易见的窒息的压力,但正如之前所说,Merlin是个有良知、有责任心的人,所以他不能抛开他可怜的老父亲的愿望和未婚妻的殷殷期盼。为此,他决定奉献、甚至是牺牲自己的一生。就像在他十八岁的成人礼上,对天主发的誓那样——接过Balinor老爹的重担,以一个正直而勤勉的绅士面目,为守护自己的家族度过一生。

三刻钟后,马车在一座看起来像是“庄园”的建筑面前停下了。

Arthur率先下了马,转过头去,看向Merlin的眼神已带上两分赤luoluo的热切。Merlin再度感到不安起来,这眼神Arthur昨天第一次见他时也出现了。但他提醒自己现在Balinor家族的生意都捏在Arthur手上,所以强制自己压下了这份不安。

两个仆人小跑着过来牵马,服侍Arthur和Merlin下车,此时雕花的铁门缓缓打开,吸引了Merlin的注意力,他朝里望去:一条砂石铺成的小道,两边是草坪,不远处是榛子林,火红的石榴树在这绿荫之间点缀着,不时有鸟雀声传来。接着他闻到了一阵百合的清香,Arthur领着他朝内走去,Merlin四下张望,才发现不远处是一座花园,香气就是从那儿传来的,除了百合花,还有粉色的法国玫瑰正热烈地开着,紫色、黄色的鸢尾交错期间。再往上走,便是一道长长的木栏栅,上面开满了黄白的蔷薇,蜜蜂的嗡嗡声从花丛深处传来。最后,二人在一座覆盖着金色凌霄花的木屋前停了下来。

“到了,就是这儿。”Arthur热烈地望了他一眼,推门进去。

屋内非常整洁,东西不多,看得出来Arthur对木制品有种狂热。桌上摆满了各式木雕,其中手雕模型最多。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Arthur自画像,画中的Arthur眼神轻佻傲慢,手握一柄长剑,望向远方。

除此以外,就是堆积在墙角的画布、画板、各种颜料,最显眼的要数一张长长的躺榻,它被一块深红的呢绒布罩着,身姿非常优美动人,有一种天然的风情,慵懒xing感。

Arthur走过去掀开它,露出一张乳白色的动物皮毛来,看着柔软。

“坐上去试试。”Arthur目光之中的热切已经毫不掩饰了,“这儿只有我们两个,别拘着。”

Merlin看着Arthur的眼光发憷,不知怎么忽然想起Arthur找他跳舞的事来。难道!难不成!Merlin电光石火间闪过无数想法,最终定格成一个无比坚固、确信无疑的念头:Arthur喜欢男人。想shui他。

他藏得真好呀,但最终还是原形毕露了。

Merlin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拿手摸了摸。

“怎么样?舒服吗?”

Merlin点了点头,“是钱的味道。”

Arthur听了笑起来,这是Merlin第一次同他开玩笑,想不到还挺能讽刺人的。Arthur很高兴。他利落地敞开了自己的衣襟,小幅度地扇着,也不气,“坐吧,这儿只有我们两个,噢,仆人不算,我是说,你别拘着,坐呀。”

Merlin的视线顺着仆人端咖啡进来的门,现在,只要移动一点点,就可以出去了。他挣扎起来。在逃与留之间徘徊。

理智上,他当然应该逃。但逃了之后呢?Balinor家族现在已经得罪不起任何一个贵族了。更何况是像Arthur这样的皇族。

Arthur给自己灌了杯咖啡,纡尊降贵地给Merlin递了一杯过去,“喝杯冰的,有助于降降火。”Arthur说得很揶揄,他还想再逗逗他呢。

也许Arthur真将Merlin当成宠物了,说俏皮话的时候,靠得很近,似乎想从他的脖子里盯出朵花儿来。这加剧了Merlin的误解。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认为自己在劫难逃了。惊慌失措下,Merlin也学Arthur,一气儿灌下一杯冰咖,惶惶恐恐地四处打量Arthur的画室。突然,他在墙角瞥见了好几幅画,它们像废品似的同那些画布颜料堆在一起,看得出主人对它们很不满意。Merlin像是看到救星似的走过去,“这些都是你画的?”Merlin指着墙角的一堆杂物,故意将它们一张一张地拿出来,十分缓慢地“欣赏”着,恨不得将一个桌角看一个时辰,不过Arthur很不耐烦地上前,将他手里的画扔了。Merlin的心一下子提了到嗓子眼,他立刻弯下腰去将Arthur扔掉的画作捡起来,故作镇定道,“这么漂亮的画,你为什么要扔掉呢?呃,我是说,它们都很不赖。”

“怎么,你喜欢?”Merlin感到Arthur呼吸都喷到他脸上了。

为了阻止Arthur进一步动作,Merlin故意一本正经地评价起他的画作来,“您这幅画用色大胆,显然受到了象征派与表现主义的影响,唔······那幅有古典派的痕迹,但不是纯粹的古典派画法,你只取了学院派的一些技巧,另外三幅有浪漫派的痕迹,这幅,还有这幅,这两幅尤其大胆,给人一种qing(情)se(色)感。”

“有两下子嘛。”Arthur揶揄道,语气中有一种难以掩盖的惊喜与漫不经心,接着眯起眼睛看了一眼窗外的骄阳,“我说,你不热吗?”Merlin觉得他下一刻就要扒掉自己的外套了。于是连忙退后了一步,“托您的福,刚才喝了一杯冰咖,挺凉快的。而且这地儿······”Merlin打量着被爬山虎和凌霄花覆盖的房子,“也不热。”Merlin话才说完,就从额头上滴了一颗滚圆的汗珠。

“你又在别扭个什么劲儿?就算是基督徒,难道天热就不能脱衣服吗?你们这帮清教徒,规矩也太多了点。就算你不热,看你穿那么多衣服,我还热呢!”说完就上了手,试图去脱Merlin端整刻板的黑色礼服,Merlin一个惊慌的闪避,幅度之大令Arthur颇感意外,不过随即他给自己找了理由,认为基督徒们都是很避讳肢体接触的,也就不再自己动手了,而是直勾勾地看着他。

Merlin迫于这种热切期盼的压力,哆哆嗦嗦地脱了西装礼服,Arthur高兴地扬了扬眉。他手足无措地站了半晌,最后只好言不由衷地假说道:“果然······果然凉快多了。”尽管他现在只穿衬衫,但高度的危险和紧张让他全身都冒着热汗,体温高得吓人。Arthur显然发现了,Merlin的脸颊和脖子都红彤彤的,成色漂亮,不过Merlin这么怕热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于是好心提醒道:“这儿没什么人,我看你把衬衫也脱了吧,都快绞成水了。”因为怕Merlin害羞,他自己率先脱了衬衫,“你看,多凉快。啊,真舒服。”

Merlin海蓝色的大眼睛圆睁着,果然······要来了吗?

“还愣着干嘛,快脱啊!”

Merlin哆哆嗦嗦地解了第一颗扣子,一幅壮烈成仁、视死如归的模样,他再度看了看门口,现在走还来得及,只要说他身子不舒服,发烧了,反正自己流了那么多汗,可信度也非常高,但逃了这次,下次怎么办呢?Merlin拉着衬衫扣子大力地扇着风,思考着“战与逃”这个永恒而迫切的话题。

他的鞋尖已经朝向门口了,身子也不自觉地转向大门。

“你想出去转转?”Arthur看了一眼外头的太阳,“现在外面太热了,到了晚上,我们可以去外面吃饭。”

于是Merlin半倾斜的身子只好不情不愿地转了回来,Arthur的声音提醒他,他没有逃的资格,“呃,我只是觉得您的花园很漂亮。”Arthur听完后欢喜地笑了,“你喜欢?那就住这儿吧,把那个酒店退了。”这样自己不正好想什么时候画Merlin就什么时候画吗?Arthur兴奋地想,双眼都闪闪发亮了。

如果说Merlin一开始还只是怀疑的话,现在则确信无疑了。

Arthur找他跳舞、拿热切的眼看他、要他脱衣服,让他住下。难道,这一切还不能说明Arthur的居心吗?!所谓“尽心竭力”地帮助自己,天下果然没有这样免费的好事吧!Merlin愤愤地想。

他自暴自弃般开始一颗一颗地解着纽扣,Arthur的眼睛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兴奋起来,待到Merlin完全把扣子解开,露出宽敞而毛茸茸的胸膛时,Arthur便情不自禁地摸了上去。Merlin极力忍耐着,既然他选择了可耻的投降,就没有所谓矫情的资格了。

Merlin的胸脯白嫩嫩的,显然不常锻炼,肌肉并不结实,同他以前画的那些漂亮男模不大一样。但这却奇异地没有减损Merlin自身的魅力。他同他一般高,但下肢修长,显得上身更为挺拔优雅。

“裤子?”Arthur理所当然地说,他已经沉浸在整个地作画思维中了,看Merlin的神情也带了一丝梦幻般的迷醉。

这一切都被Merlin静静地扫入眼中。

他乖顺地脱了裤子,中间还因为太紧张卡住了,Arthur便很自然地伸出了“援手”,Merlin条件反射般地向后挪了,但Arthur捉住他的腰部,将他的裤子扒了下来。

眼下,Merlin赤身luo体地站着,供Arthur欣赏。

Arthur惊叹于Merlin这幅身子的美妙,Merlin不敢看他,便侧了头看向窗外,那儿有一只金甲虫正努力而摇摇晃晃地在叶子上爬着,随时都有跌下去的危险,像极了他的命运。

Arthur却浑然无觉,Merlin的侧脸清秀绝伦,如今更带了一种禁欲与脆弱的美。他拿手掌细细抚摸,感受它的细腻与纹理。Merlin闭上了眼睛,Arthur的手掌在他身上逡巡,他等待着某种悲怆命运的来临。

Arthur喜欢Merlin的脖子,那儿侧面的线条优雅地伸展着,两三条青筋裸露在白的发光的脖颈上,Arthur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吸血鬼,甚至产生了那种冲动——他实在实在非常想咬上Merlin的脖子,所以Arthur的眸子因yu望而深沉,他反复磋磨着Merlin白皙的脖颈,在那几条青筋上流连。

这真是一幅典型的古希腊身子,Arthur心想,只要稍加锻炼,Merlin便能展现出更为惊人的美来,而他,是要当那个雕刻师的。

“自然点,别拘着。”Arthur在他耳边说话,捏了捏他的肩膀,接着沿胳膊一路下滑,在他的掌心停住了,那儿微微颤抖着,Arthur知道他的模特有多保守,于是与他十指相扣,轻轻磨磋着,“不要怕,你的身子很美,我很喜欢。”这样陶醉人心的呓语,只能把Merlin推向更加绝望的深渊。

Arthur的手指在Merlin后背流连,感到自己被一种甜蜜而折磨人的矛盾情绪环绕着。他发现自己格外享受这种“即将”的状态。Merlin“即将”成为他的模特,“即将”让他画个够。这一刻还没到来,却摆在他眼前了。

胜利前夕的幻想最过甜蜜。

Arthur希望能够尽可能多地拥有它,于是刻意延长了这甜美的时刻。让它像醇酒一样在这画室中发酵酝酿。直至觉得可以品尝时,再将它打开。

Merlin却不知道Arthur的心思,他惴惴不安地等待着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命运,并且觉得自己已经等得太久了。

“Arthur,”他难耐地站着,“可以开始了吗?”

“再等一会儿。”Arthur舍不得离开这具漂亮而迷人的躯体,“你再放松一点儿,我们就开始。”Arthur说着将手指从Merlin的后背慢慢滑上去,在他的肩头停留,抚摸他的锁骨,Merlin的锁骨无疑是漂亮的,而且是那种诱人去触摸的漂亮。所以Arthur的手指着迷般地在他的锁骨上来回滑动,感受着凹凸颀长近似曼妙的曲线。

Merlin的呼吸停滞了,他感到某种无法隐藏的羞耻正随着Arthur的触碰升腾翻滚,所以身上奥热地被蒸了一层薄薄的细汗,锁骨附近更是一片绯红。

Arthur拿大拇指在他的锁骨边缘刮了一圈,“我不知道你这么怕热。”

Merlin发出一声难堪的“嗯”,声音干巴紧张而短促,像钢琴上受了潮的琴键发出的那种带着水汽的低沉的音符,因猝然停止而带出某种未完的余韵,勾人心痒。

Arthur便是这样被这声充满蛊惑力的“嗯”撅住了,忍不住再次呼唤他,“Merlin?”

“嗯。”Merlin再次应声了,同样短促,却更无措和慌张。

Arthur感到满足,这满足无异于一只猫咪被人抚摸时感到的拂过身体与心灵的奇异的舒爽。

“什么······什么时候开始?”Merlin艰难地开口了,感觉自己一刻也不愿再等下去。

Arthur恋恋不舍地放开他,带着一种明显的眷恋抚摸他毛茸茸的头发,“去那儿躺着。”

Merlin侧过头去,看到那张长榻,Arthur一直热切希望他坐的地方。原来如此。Merlin在心里冷笑道。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迈了一只脚,接着是另一只,他感觉那不是自己的,但又无比清楚地知道那是自己的。他开始讨厌自己了。继而是憎恨。余生的耻辱就在今天铸就。他对自己说。

Merlin乖顺地躺好了。他闭上眼睛,告诉自己权当这是一场噩梦。但当他躺到榻子上的时候,猛然出现父亲和上帝的脸来,他们愤怒而心痛地看着他,以他为耻。一种被天堂抛弃的绝望漫进他的眼里,化作泪水,在脸上奔腾。接着是他的未婚妻,不可置信地看着他,Merlin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惊慌失措地看向门口。他再也忍不住,脆弱、绝望和无助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的脸上。

“Arthur,可不可以······”Merlin绝望而颤抖地开口乞求了,接着闭了嘴,路是他自己选的,他不能临阵脱逃。

Arthur早先已站到画布前,在Merlin躺下前就迫不及待地画上了,此时他看到Merlin又惊惶惶地坐起来,一张脆弱的小脸上布满绝望,甚至流了泪。他不知道清教徒这么保守,但Merlin的哭泣使他生出万般柔情。而Merlin对自己这种婴儿般纯洁的特质毫无察觉。

Arthur走到他面前,捧起他的脸,情不自禁地亲吻他,这是他第一次不带qing欲地亲吻一个人,“我们的身体是圣洁的,它很美。”Arthur引导Merlin抚mo自己,“你得首先适应这一点。就从你自己的身体开始,你先学会欣赏你自己的身体,然后才能欣赏女性。”Merlin的手因高度紧张而僵硬着,抗拒Arthur覆着他的手抚摸他自己,但Arthur强硬地没有放开他,“不要抗拒你自己。Merlin,也不要抗拒我。我会为你画一幅最好的画,到时候你一定会惊呆的。”Arthur带着怜悯的爱意亲吻他红透的耳尖,觉得可爱极了。

“现在,躺好。”Merlin绝望地闭上眼睛,躺倒了,“放松。”Arthur纡尊降贵地帮他按摩肌肉。

Merlin不自觉地双腿紧闭,Arthur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拍了拍Merlin的pi股,“把腿打开,自然点。”

但Merlin没法儿做,Arthur便只好自己动手了,他的手掌强硬地cha入了Merlin的双腿间,Merlin一个激灵,本能地推开他,惊惧地高叫道,“放开我!”

Arthur被推了个趔趄,Merlin的过度反应惊到了他,只见Merlin神色惊恐,像只防备的小鼬鼠,蜷缩着,小心而充满戒备地盯着他。

Arthur顿了一下,随即意识到那是什么。他当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以引得Merlin惊慌失措的机会。所以,Arthur邪恶地换上另一种神色,蹲下身,靠近Merlin,眸子透露出一种深沉的渴望,“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儿吗?”他的手指再次触摸他,但跟那种探究性的触摸不同,他的手指在他胸前画着圈,并渐渐地蔓延到他脖子上,在那儿摩擦着。

Merlin早被吓得六神无主,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往后缩。Arthur看进他的眼里,那双湿漉漉的灰蓝色眸子正像个小婴儿似的又惊又恐。

Arthur笑开了,双眸早就不自觉地卸下伪装,他是真的觉得Merlin的眼睛很漂亮,想要亲吻他,所以他靠得更近,假装伸手去摸他的头发,Merlin惊慌失措地再次往后退去,噗通一声跌倒在长榻后面。

这一声巨响让Arthur回过神来,不可置信于自己刚才的举动。他·······他,刚刚是假戏真做地想亲吻Merlin?看着长榻后面那个惊慌失措、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小东西,Arthur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哪里······对了!对视!刚刚自己一直凝视Merlin来着!看来对视太久,不仅能让一对陌生的男女迅速坠入爱河,连男人也颇有成效。这是一个情场老手告诉他的秘方,如果想要一个人快速爱上他,只需长久凝视对方。Arthur尝试过,配上他的脸,屡试不爽。

找到原因后,Arthur放宽了心,他走到长榻后面,将Merlin扶了起来,“好了,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你是第一个让我亲自动手又脱衣服又按摩的模特,小鬼,快点乖乖躺好,我要画画了。”

“欸?”

“拜托,如果我要找人下菜,也不会找你这样的。”Arthur再次打量了Merlin的脸部,跟那些精致漂亮的女模特根本没法儿比,“以为我找你跳舞是看上你了吗?然后大费周章地把你骗到这儿跟我shang床?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Merlin尴尬极了,他赧羞地站了起来,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顿了一下,便有些别扭地躺倒在长榻上,不敢直视Arthur。这让他像小扇子一样的眼睫毛在眼窝下投下好看的阴影,Arthur很喜欢Merlin这幅半赧羞半尴尬的身姿,有种别样的风情。

Arthur已经离开他,重新站到了画布前,打算画画了,然而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作画被打扰,Arthur不快地皱了皱眉头,Merlin则保持躺倒的姿势,也不动。直到敲门声再次响起,Merlin才反应过来,Arthur作为皇族,自然是想不到要去开门的,而他作为大少爷,平时也很少做这种事。于是跟Arthur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心急火燎地穿了衣服,跑过去开门。

Anne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托盘进来了,“殿下,是桑德亚夫人的信。”

作为Arthur早期的著名情妇之一,Anne自然不敢怠慢。

Arthur打开信笺,几瓣玫瑰花掉了出来。Merlin再次感叹法国的开放,连带这儿的女人都大胆到不敢想象。不用说,这是一封热烈的求爱信,带着湿漉漉、黏糊糊的回忆。

“她让我们去参加晚宴,三天后。”Arthur把信折起来,“她对你的期望很高。”Arthur皱眉道,虽然信里对他说了很多甜言蜜语,但依Arthur对桑德亚夫人的了解,这位夫人想“鸳梦重温”是真,但更重要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Merlin闻言紧张起来:“什么意思?”

“自己拿去看。”Arthur毫不在意地将桑德亚夫人写给他的信笺给了Merlin。信笺边缘被裁成洛可可风格,不仅样式漂亮,而且还洒了香水,显而易见的茉莉香味,还混了一点柑橘和柠檬,清爽宜人,符合夏天的格调。

于是Merlin便看到了一封令他脸红耳赤的求爱信。

“亲爱的Arthur:

恐怕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听闻您来到法国更让我欣喜的了。那让我想起我们过去共度的那些美妙时光。尽管那有违世俗的道德,但亦昭示着人性的光辉。您的到来,让我情不自禁地活在以您为主角的幻想中。啊,幻境是多么甜蜜呀。我们只是尽情地享乐,像一对世上相爱最深的伴侣,一刻也无法离开彼此。然而当我醒来,身边却空空荡荡,不见您的踪迹,连一丝影子也没有。这真叫人受不了。为此,在艰难地等待了两日后,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向您发出爱的邀请。请您务必参加我在三日后举办的私人宴会(事实上,它为你而办)。同时,听Worth说,您向他推荐了一名丝绸商人给我,多么贴心的举动!尽管我已经有两名丝绸供应商了,但您的推荐则使我不得不重视起来,特别是听闻这位供应商只有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更使我好奇了。什么样的年轻人能使向来痛恨使用贵族头衔的殿下破例使用自己的名誉与头衔介绍客户呢?一定是个品貌非凡的可人少年。因此,倘有幸结识这样的少年,必是幸事一件。所以,我冒昧地请求您邀请这位品貌非凡的少年一同赴宴,以增加这场宴会的光辉。

                                                                             最最思念您的桑德亚夫人

                                                                                                         敬上”

 

“完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Merlin跌倒在长榻上,他还没想出让桑德亚夫人喜欢的方法呢,于是焦急起来,“殿下,呃,不,Arthur,您说您熟悉她,怎样才能在短时间内征服这位桑德亚夫人呢?我这幅样子一定会使她大失所望的。”Merlin十分自卑地说,“我根本不好看,她要是看到我,肯定觉得上当受骗了。”

Arthur定定地凝视Merlin,事实的确如此,桑德亚夫人没有别的癖好,就是喜欢年轻的男人。好看的、年轻的男人。所以征服她的方法非常简单。但Merlin这幅青涩的样子却不得这位熟女的喜爱,她喜欢刚猛强悍的男人,Merlin不会得她喜欢,还会大失所望,想要改变一个人的口味并非易事,而短时间内改造Merlin亦属异想天开。

“你不要担心了,”Arthur指示Merlin重新躺回去,“你看到信里说的了。我陪两天就好。”

“不行!我不能让殿下您·······”

“你也看到了,我是她的老情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行!殿下,我绝不允许······”Merlin急切地站起来,脱了一半的衣服挂在身上,“殿下,我的良知绝不允许您出卖自己而成全我的家族生意。”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Arthur摆摆手,让他躺回去。

“我说了不行!”Merlin罕见地强硬起来,倒令Arthur感到意外。

“那你要怎么办?”

“殿下,”Merlin犹豫了一下开口了,“请殿下教我调情之术。”

“那不难,我叫Anne进来······”

“不,不是那样赤裸裸的调情术,而是······我想像您一样,变成一个有魅力的男人。”Merlin看进Arthur的眸子里,有一种幼稚的坚定感,显得纯真,“说到底,我们家做的是女士的生意,一个毫无魅力的男人怎么向小姐们兜售产品呢?”

“那也不急在一时,先把这笔单子·······”

“殿下!”Merlin徒地提高了音量,“如果您那样做的话,我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感到良心不安的!”

“可是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

“我知道。”Merlin垂下了眼睛,郑重其事道,“我请求您教我,如果我失败了,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慢慢来,总有一次会成功的。”

Arthur静静地凝视他,Merlin这次非常坚决,所以灰蓝色的眸子毫不怯懦地看他,一阵僵持过后,Arthur放下画笔,“既然只有三天了,那就现在开始吧。”他站起来,“把衣服穿上。”

Merlin这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的,十分失礼,连忙慌乱地扣起扣子。

Arthur走到他面前,一颗一颗地替他扣上了,“等一下你就知道,无论是穿衣服,还是脱衣服,都是一项技术活。”

评论(1)
热度(28)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