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弟32章

Chapter 32

一只彩妆包被放到了桌上。Bradley犹豫着,是否要先开口。Elizabeth正低头查看包包里的化妆品,显得毫不在乎。

“妈妈。”Bradley叫了一声,声音透露出一种焦虑不安的迟疑。

“什么?”Elizabeth抬头看了他一眼,“幸好东西都还在。”

“妈妈,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知道,我反对,然后呢?”Elizabeth耸了耸肩,“这种做法太无聊了。”她走了两步,上前握住Bradley的双肩,“听着,brad,我不会做那种事。”

“妈妈,我不明白。事实上,”Bradley顿了一顿,“我觉得你并不赞同这件事。”

Elizabeth挑了一下眉毛,“我的儿子还是这么敏感。”

“所以这是真的?你不同意,然后也不反对我们交往?”

“我不是说了吗?当一个开明的母亲并不容易。”

“妈妈,谢谢你。”Bradley上前用力抱了抱Elizabeth,在她的脸颊上虔诚地印下一个晚安吻。

Elizabeth也回了一个晚安吻,“Sweet dream,my son.”

Bradley出去了,Elizabeth坐在床上,独自一人凝望窗外。

她并不祝福这段恋情,一点儿都不。但她明白,在热恋阶段,拆散一对情侣,只会让他们拥抱得更紧,她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当初,自己和Bradley的爸爸就是这样在一起的。一开始,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情侣,但因为Bradley爷爷奶奶的反对,这段恋情瞬间坚贞而热烈起来,然后Bradley的爸爸带着自己私奔了。之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他们结婚,生孩子,拥有了自己的家。但好景不长,Bradley的爸爸感性而热烈,自己理性而保守,这种互补一开始是很理想的,但时间一久,就成为矛盾的导火索,他常常感叹英国的保守无趣,渴望去美国生活和闯荡,而自己则要守住在英国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

最后,Bradley的爸爸走了,像个浪子那样。而她则尽一个母亲的责任,将孩子健健康康的抚养长大。Bradley有点像他爸爸,很感性,但也有些像自己,更依恋过去。

所以你看,让感情自然而然发展是最好的。因为根据几千年的恋爱准则,99%的恋情最后都以破灭告终。这世上没有永恒的爱情。相比异性恋,同性恋的保质期则更短暂。即便不考虑社会因素,同性恋的相爱时间也像被上帝诅咒了似的。更何况Bradley是个异性恋呢。她又不是傻瓜,怎么会不知道同性恋是天生的呢。异性恋的儿子突然爱上一个男人?这简直就像太阳从晚上升起来了。最大的可能不过是入戏太深,无法分辨而已。这种言之凿凿的爱情不过是演戏经验不足的必然产物。鉴于Bradley的表演方式——就她所知,便是和对手处理好与戏中人物相似的感情——所以他会带那些女孩子回家,这次不过换了个男生而已。而且根据她的观察,是的,Elizabeth在吃饭期间一直在观察Colin,她觉得Colin在Bradley面前,确实显得有些羞赧。她的意思是,确实给她一种女孩子的感觉。倒不是说他像大多数的Gay一样很娘,而是释放出一种女性的气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很容易让人产生保护欲。所以严格说来,自己的儿子也不算真的爱上一个男人。顶多只是因为入戏太深,爱上了一个有着柔软气质的少年而已。这又有什么呢?等这个少年长大,长成了男人,Bradley还会爱他吗?不会了。而且这部戏迟早会结束,到时候他们就会分离。而Bradley会找到新的角色,和其他女性在一起演戏。

光是这些,就足够她不反对了。况且她上网查看过这部戏的评价和反应,大多数人都对Arthur和Merlin这对欢喜冤家表示了超乎热情的拥戴。所以支持他们在一起,会让Bradley的事业更好。

Bradley得到Elizabeth的首肯,高高兴兴地走在宾馆的走廊里,忍不住敲开了Colin的门。他将他推到床上,给了他一个缠绵悱恻的法式舌吻。

“这叫入乡随俗。”

Colin被吻得浑身酥麻,醉眼朦胧地看他。

“不许再勾我了。”Bradley亲了亲他的脸颊,“早点睡。明天还要拍戏。”

Colin忍不住在Bradley起身时抓住他,不舍地亲了亲嘴,“其实不想你走。”

Bradley刚想答应,Colin就一个利落地钻进了被窝。Bradley无奈地起身,怎么感觉像被耍了?他愤恨地看了那隆起的被子一眼,转身开门,Colin从被子里钻出来看他,眼睛带着笑意。妈的,真被耍了!Bradley脸上挂着“看我明天怎么罚你”的“愤恨”,手上却是轻轻地关了门。

第二天六点钟,Bradley顶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早早地来到了拍摄现场。他紧张。很紧张。非常紧张。因为从小到大,拜自己完美主义的妈妈所赐,他最怕最她面前表演。今天这场戏其实对他来说不难。因为这是他最拿手的喜剧。大概从他四五岁开始,父母的感情就不太好,家里的气氛常常很紧张,有一次,他不经意间模仿电视里一个古怪老头走路的样子——驼着背,脚一瘸一瘸的,发出那种破锣嗓似的咳嗽声——被妈妈看到了,Elizabeth笑得特别开心,几步走上去亲了亲他。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妈妈笑得这么开心了。到七岁时,他的喜剧功力已经炉火纯青,可以摆脱夸张的肢体动作了,只用一个眼神便可让全家哄堂大笑。

长到12岁时,他给哈利波特剧组寄信,想演一个跋扈又完美的小少爷——那是他特别渴望的角色。可惜哈利波特剧组没有采纳。大概他长得不像坏人,或者那张照片有点古怪。总之,他没有演成马尔福少爷。

不过,他演了Arthur。一个同样跋扈又完美的小王子——只是脑子不太好使。他不喜欢这点。不过他喜欢这种跋扈的感觉,不用做开心果的感觉。

这场戏讲的是Arthur中了邻国一个弄臣的魔咒,从而爱上刁蛮公主的故事。他通常只看一遍剧本,然后就开始琢磨人物的感觉,也很少借助书本的帮助,他总是从自己,从朋友或者从生活中汲取人物的感情。他认为那更鲜活。Colin相反,Colin总是渴望还原角色,更为客观。而他则热衷于加入自己的理解。

Bradley坐在化妆镜前,挤眉弄眼地,一会儿张大眼睛,一会儿嘟起嘴吧,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又色眯眯地。化妆师扳正Bradley的头,“不许动。”Bradley滑稽地皱起眉头。化妆师打了一下他的眉心。

Colin手上拿着剧本和一叠资料进来,看到Bradley,惊讶地挑了挑眉,“你这么早起来了?”

“难道你在家有睡懒觉的权利吗?”Bradley抬起手,将握着的剧本使劲地抖了两下,把纸张弄得沙沙作响。

“你这么认真,说不定Julian会考虑让你妈妈留在剧组,直到你的戏份完结。”

Bradley作了一个切腹自杀的动作,逗得Colin发出低沉的笑声。

“Brad!”化妆师轻声呵斥,“每次你的化妆都要最久,Colin只要15分钟!”

Bradley朝Colin吐了吐舌头,“你这个坏榜样。”然后转头对着化妆师面无表情道,“如果你再拿那个家伙作为榜样的话,说不定我会杀了你。”

化妆师在摇啫喱膏的手一抖,噗嗤一声,瞬间挤出一大坨,流到了Bradley的头上。

“你一定是故意的!”

然后,Bradley和化妆师花了半个小时才把发型恢复成要拍摄的样子。

他和Colin的对手戏在早上9点,现在正好七点半,所以还有一个半小时。原本,Colin想早点过去把自己遗留的的一些戏份早早拍掉,不过却被Bradley霸道至极地无理侵占了。

“陪我演戏。”Bradley,噢,不,是Arthur看着他。

这是Colin提出来的,为了尽快赶上拍摄日程,他们要使用方法派演技,彻底变成Merlin&Arthur,这样免去了“出戏——入戏”的麻烦,可以随时随地演戏。

Bradley当然反对了,他现在可不喜欢变成Arthur,“我要我的Colin。”

Colin笑着亲了亲他,“Merlin也是Arthur的。”

“也可以这样?”Bradley将手伸进他的格子衫里,抚摸他的花蕊,牵扯它,让它凸起。Colin不自觉地将下半身靠过去,轻轻摩擦。

“我觉得Arthur早把Merlin吃了。”Bradley咬了一下他的耳朵,“你说是吧?他爱Merlin,比我更爱你。”

“天知道呢,我们没有完整的剧本,只能靠猜。”

“Oh,shit!”这个操蛋的剧组,或者说Julian,实在是别出心裁,居然让演员猜角色的走向来加深人物的理解。

“只有这样,你们才能走到人物的心里,或者变成那个人,而不是根据我本子上写的事情来演戏,那只是单纯地演,不动脑,没意思。”Julian说得一本正经,底下的演员却很想拿凳子砸人。

这时候导演打了个手势,“Action!”

Bradley站在窗前,变成了Arthur,痴迷地望着窗外,他被下了魔咒。

其实窗外什么也没有,不过他想象着Colin像只兔子似的在阳光下蹦蹦跳跳地做着开拍前的预热准备,那真的很可爱,一跳一跳的,跳的时候还傻乎乎地朝他笑。

Bradley想着想着便笑得格外甜蜜,接着,很自然地念出了那句台词:“But today,my job is to woo”,他回转身来,不自觉地学着Colin一蹦一跳地走路,在Merlin整他的衣领时,对着他挑眉,说着些求爱的话。

“Very good!”导演Webb停下摄像机,Elizabeth是第一个站起来鼓掌的,Bradley拍戏时,她全程就站在对面,说句实话,她觉得Bradley表演得好极了。

“你们的火花很强烈。”她亲了一下Bradley的脸颊,“你该看看你对着Colin演戏的样子。”Elizabeth指了指摄影机,Bradley走上去看了一下,自己对着Colin时瞳孔很大,但他拍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这点。

“我觉得你加入了自己的东西,不完全是那个角色。”

Bradley推着Elizabeth,就像小时候那样,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赶下场戏,赶下场戏。”

Colin也礼貌地将Elizabeth送到门口,Elizabeth看了看Colin。这个孩子笑起来真好看,怪不得儿子拒绝不了。

本来她一点儿都不担心儿子的这段恋情,可是看到表演,虽然只是表演,她还是觉得儿子或许陷得太深了——他从来没有那么热烈地看过一个人,简直要把对方烧穿了。

评论(2)
热度(12)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