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30章

Chapter 30

六月份,法国皮耶枫城堡操练场的上空一丝云也没有,黄色的泥地开始干裂,一阵风卷起裹着泥沙的尘土。Bradley穿着大红的棉袄和铝制的锁子甲,在30度的高温下,正与特效指导兼动作演员Andreas切磋下一场动作戏,因为涉及到与女性演员的打斗戏(就是扮演Mogues的Emilia Fox),他必须格外小心。

Bradley满脸都是圆滚滚的汗珠子,随着激烈的打斗,正像下雨似的落到地上,因为一记手臂上抬式的防卫姿势,他的头部向后上扬,额头上的两三颗汗珠子便趁势滚进了他的眼睛,Bradley不得不拿掉遮光的太阳镜,停下来。原本就眼睛不太好的他,因为一下子暴露在强光下而睁不开眼,他使劲地揉着,将微咸的汗珠挤出去,待到睁开眼时,又被剑上反射的白光刺得眼睛一痛。不过这不算什么,比起他火烧一样的背部和磨出水泡的双脚来说,这都是轻的了。铝制的锁子甲十分吸热,烫进红色的棉袄中,烤着他的背部,他感觉自己的胸腔被背后一团巨大的火压着,喘不过气来。靴子下一双脚掌微微地上翘,与地面隔开两三厘米的空隙,随着对手的一记攻击,Bradley的双脚重新踩地,一阵腕心的疼痛向他袭来,水泡破了,黏住鞋底和他的脚,每一次的移动,他都能感到脚下粗粝的颗粒泥土磨着他破了的细嫩皮肤。

Bradley不得不侧身格斗,让右脚留一点空隙,看出异样的Andreas示意Bradley停下来休息,然而已进入角色的Bradley却完全无法停下来。

“这对真正的战士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不要因为我是王子而有什么优待,来,我们继续!”

“不,Bradley,你受伤了,我们应该停下来。”Andreas一边用右手的剑抵挡着Bradley的攻击,一边用左手不断地示意他停下。

然而“戏服”的作用是如此巨大,Bradley完全地进入了Prince Arthur的状态。

“I’m Prince Arthur.”Bradley说着,用剑挑了挑对手的上衣。

脚上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一个男性作为战斗的血液,Bradley耍了一个花腕,毫不犹豫地向前刺去,Andreas的剑与Bradley的剑响亮地相撞了,Bradley一个近攻,侧身出其不意地拿右手肘攻击了Andreas的胸口。

Andreas一个踉跄,摔倒在地。Bradley坡着脚,上前将Andreas扶起来。

“干得漂亮!”Andreas往Bradley的胸口捶了一拳,“真正的男人!不,你正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战士!”

Bradley摸了一把汗,将它们甩到地上。此时他才感到水泡磨破的地方现在更粘稠了,Bradley断定伤口一直在流血。

“不过你必须休息一下,擦点药膏。”Bradley不甚在意地点点头,Andreas想接过他手上的剑,放到操场的剑架上,被Bradley抬手制止了。

对于这把用了一年多的剑,Bradley非常珍爱。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操场放剑的架子上,将自己的剑放上去。

结束了上午半天的格斗后,Bradley已是饥肠辘辘,他与Andreas告别,向食堂走去。

Bradley边走边扯着身上的衣服,他觉得自己要热出疹子来了,偏偏这套戏服很麻烦,不能随便脱。他被热得火气上扬,不过完全进入角色是很难得的,所以Bradley打算穿着戏服,保持这种感觉,这样下午的两场戏自己可以快速进入。又一股热浪迎面袭来,Bradley屏住呼吸,待热浪过去后,使劲儿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扯着大红袄的领子透气,想不到就这么一扯,铝制的锁子甲裂出一个口,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光速扩大。

“Fuck off!”Bradley彻底扯下他的锁子甲,连带着松了大红袄,并本能地喊了一声“Merlin”,结果顿了一会儿才想起他的仆人不仅翘班了,而且告诉他,什么一个月内不准再联系,他要全面投入角色之类的。

“Fuck Fuck off!”沉浸在Prince Arthur这个角色中的Bradley已经开始计划着回来怎么惩罚他的“Merlin”了。

到了食堂,Bradley对着眼前的伙食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没有牛排?!”Prince Arthur火了。

负责盛菜的小弟惊恐地看着Bradley一拳头砸到了桌上,震得桌子微微震动。

“厨房组的人在干嘛!为什么会没有牛排!明天!我是说明天!要是明天还没有牛排,我就把你们都开除了!”

正在此时,一个服装组的姑娘,名叫 Alisa走了进来,眼睛很自然地移到锁子甲上。

Bradley威严地看了她一眼,“那个···谁。”

“Alisa.”姑娘的声音有一丝疑惑,一丝颤抖。

“Alisa,听着,我知道你是服装组的,不过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这该死的、夏热冬凉的锁子甲一扯就破?”

“也许···也许你太用力了?”

“用力?!你的意思是错在我?!”

“那个···我先拿回去修好了。”姑娘巍颤颤地接过锁子甲,让Prince Arthur的火气稍微下降了一点点。

“今天下午给我。还有,我发誓根本没怎么用力!”

“恐怕···下午修不好。”

“下午修不好?!这可是Prince Arthur的衣服!Oh,如果Merlin在,我就不用处理这种破事了。”

Alisa和食堂小哥交换了一个眼神,在说他是不是疯了。

“还有,这件破棉袄,你看看,上面有那么多黑色印子!”

“这是因为锁子甲是铝制的,所以比较容易黑掉,然后因为摩擦,沾到了棉袄上吧。”Alisa认真地解答,“还有,你可以把棉袄脱下来了。”

“Prince Arthur”脱下衣服,“拿去洗干净。”

“恐怕···这种污渍是没办法洗的。”Alisa仔细检查了一下棉袄,遗憾地将它还给Bradley。

“这也不能洗,那也不能修,你们道具组到底可以干什么?!”Prince Arthur习惯性地去拿腰间的佩剑,“我要把这帮没用的废物都砍了!”

“Hey Hey Hey”盛菜小哥看到Alisa惊恐地向后退了两步,眼睛看向他,无声地寻求帮助,不禁站了出来。不过他一点儿打赢的信心也没有。Bradley从进组就带有武打底子,这一年半以来,在武指的帮助下,已经可以与一般的武术演员近身格斗了。

“Brad,你在干什么?”

当制片人Julian出现时,Alisa马上躲到了Julian背后。

“发生什么事了?”Julian看着惊慌失措地Alisa,对方甚至抓着他后背的衣服。

“Brad入戏太深了。”

Julian听完了事情的经过,便正色道,“向Alisa和Geoff道歉。”

Bradley瞪大眼睛,“你要我向···”

“Bradley James!把你的Prince Arthur赶到一边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是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过去的一年半里,有大半时间,他都刻意保持着Prince Arthur的少年状态,只是每次都有Merlin或者Colin陪着,他的无理取闹都给了同一个人,所以别人顶多觉得他这样做很好玩儿顺便发出“Poor Colin”的感叹而已。

制片人Julian拿出手机,“喂,Elizabeth?”

Bradley听到名字,倏地抬起头来,制片人坏笑着看了他一眼,“···对,请你过来探班···没事没事,不打扰。”

伴随着Bradley犹疑不定的神色,制片人语调轻松地向他告知,“这个月末,你妈妈飞过来探班。”

Shit!Bradley在内心大喊。如果说自信过人的Bradley有什么可害怕的,就是妈妈在现场观摩他的表演,他会因为过分紧张、过分在乎妈妈对自己的表现而无法集中注意力,更无法入戏。那是灾难性的时刻。他绝对不想再来一遍。Julian这是在故意整他。

然而更糟糕的还在后头,在同一个周末,Colin拍完Parked,直奔Merlin剧组。与Bradley的妈妈的班机只差了1个小时。

Bradley渴望亲吻Colin,渴望与Colin单独相处一晚上,渴望得几乎要疯掉了。然而现在,他却不得不坐着该死的出租车,跑去接兴匆匆看儿子演戏的妈妈。

“我的小宝贝!”Elizabeth Anne激动地亲吻儿子的脸颊,她同样拥有一头漂亮的金发,坚挺的鼻子和大大的眼睛,Bradley遗传了母亲的全部优点,十五岁的时候,更因为漂亮得不像话而被很多男同学暗地里嘲笑。后来,Bradley加入了各种各样的运动社团,更在冲浪和足球领域成绩斐然。而他的武术底子也是在那时候逐渐形成的。

“妈妈!”Bradley顺手接过她手上的行李箱,像个优雅地绅士般左手揽着母亲的腰,右手托着行李。

“拍戏累不累?我瞧瞧,好像又瘦了。”Elizabeth怜爱地摸着儿子,眼中却闪烁着巨大的骄傲和自豪。从小,对这个唯一的儿子,Elizabeth的严格要求远远多于宠爱。Bradley非常渴望扮演Arthur这个角色,很大程度上是因为Arthur拥有他所不能拥有的一切——被宠爱,被保护,有一个忠贞不二的完美伴侣。

想到这里,Bradley又想念Colin了,一个小时后,Colin也该到了,就在他回去的路上,来接他的商务车应该出发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来法国呢,皮耶枫附近有什么好玩儿的吗?”Elizabeth望着儿子,他看起来心不在焉。

“噢,皮耶枫城堡附近只有森林,没什么地方可玩的。”

“哦,那太遗憾了。不过至少可以游览一下城堡。嗯···法国古堡一日游!”Elizabeth充满渴望地望着Bradley,后者的眉头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晚上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我看还是明天早上再带你看吧。”

“怎么,你晚上有事?”Elizabeth警觉地看了Bradley一眼,说实话,Bradley的感性就是遗传自妈妈,而特别感性的人,同样特别敏感。

Bradley调整了一下坐姿,“没什么特别的事。下午有个同事要回来,我想,按照剧组的传统,会给他安排一顿接风宴的。”

“噢,那没什么,我们可以一起吃呀。我正好想见见你的搭档呢。”

“我的搭档?”Bradley侧过头去,有些惊讶地看着Elizabeth。

“就是Merlin呀,小王子‘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很重要的角色。你们的对手戏很棒,不过,”Elizabeth顿了顿,“好像第一季少了点火花,如果第二季还这样,我相信观众不会满意的。”

“妈妈!”Bradley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因羞涩而烧起来了。

“好了,我知道你喜欢女孩子。妈妈就是开开玩笑嘛。”

Bradley看向Elizabeth,对方确实显得很轻松惬意,说的时候还在翻自己的包包。

“妈妈,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我因为扮演同性恋,而爱上了男人,你说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你可以再扮演一次异性恋,或者找个火辣的姑娘找找感觉。”

“我说的不是肉体上的,而是心灵上的。”

“那就糟了。”Elizabeth掏出口红,补了补妆。

评论(2)
热度(12)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