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28章

Chapter 28

Colin挂了电话。Bradley开始心急了。这是显而易见的。不能怪他。他已经26岁了,面向30岁——一个男人衡量事业成功与否的标志性时间。所以,他极需一个可以磨练演技的角色。他理解Bradley的难处。所以挂了电话,而不是说,请为我留下来。

意识到他们相处的时间是有限的,Colin抬起手,将手臂上的营养液滴管调快了一倍。这是个无意识的举动,证明他也心急起来,于是调快了时间——他想尽快结束Parked的拍摄,回到Merlin剧组。干坐在这里叫他难受。他的思绪飘到了拍摄现场。Colin想象自己正在那儿拍戏。然后导演“卡”地一声,示意这部戏杀青了。

“啊!”他被一阵疼痛搅醒。Colin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整个手背已经肿起来了。他的静脉和他的手指一样纤细。过快的滴管速度,显然是酿成这场惨祸的直接原因。

Colin打了铃,护士走过来的档儿,他的手腕也肿起来了。那名肥胖的护士看到Colin的手腕后,整个人都慌张起来,她巨大的嗓门在空旷的诊疗室里格外嘹亮,震得墙壁也有了回音,好像那些墙壁容纳不了她的高分贝似的。

“天呐!”她捧着Colin的手腕尖叫起来,“天呐!你实在太大胆了,如果它不是一瓶普通的营养液,很可能你已经死了!而如果你死了,我就得背负一辈子的罪名,我的职业生涯也会因此而全部葬送进去!”她一边大声责备Colin,一边将滴管的速度调慢下来,“不准,我说的是一丁点儿都不可以,”护士拿食指指着Colin的脸,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再碰一下这个东西。”

Colin道了歉。滴管的速度比原前慢了一倍。

Colin出神地望着它。他犯了大错。竟然让感情渗透进工作领域。希图快点完成一部作品,回到爱人身边。这对演员来说,犯了大忌。他再次套用那个公式——高中的哲学老师教给他的,他一直沿用至今的一个公式:“你应该”——“我想要”——“我是”。三段式。比较级。逐级提高。最低级是奴隶和平庸之人的口头禅,次级是情感充沛、非理性主义者的名言,最高级属于真正觉醒的强者。

这是尼采提出来的。哲学老师要求每个人回家都去仔细思考这个三段式。他没有。“我是演员。”他喃喃自语。

“最高级涉及到身份认同的问题,”高中哲学老师说,“‘一个人为自己取得的权利,同他给自己提出的义务和他自认为胜任的使命成正比。’”

“我想要回Merlin剧组,我想要和Bradley在一起。但我是演员。作为一个演员,全情投入、贡献一部好的作品是第一位的。”他的思绪重新飘荡起来,依然在拍摄现场,但这次他在心里模拟下一场拍摄的表演方式。并逐渐进入了忘我之境。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Colin就起了,六点钟化妆完毕,Colin想象着太阳从海平面升起的画面,很美。“和Bradley看一次海上的日出”,他心里自然地转过这个念头,但随即他就皱了皱眉,做了一下深呼吸,甩甩头,默念了一遍“我是演员”,然后挺了挺腰板,在海岸线上来回跳跃,开始做拍摄前的准备工作。

今天要拍一场室外戏。但海岸线上低垂的乌云让大家感到不快。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大家。导演默不作声地扛起摄影机,对准Colin,打板的工作人员随即撤离。

这是一场有关Cathal重新振作,与Fred一起向着美好未来努力的戏,Colin负责围着停车场跑步。

Fred从车里看他,面容欣喜。Cathal喘着粗气,正说到:“我已经累得跑不动了。”

海上突然刮起了一阵强风,把摄影帐篷吹得动了两下,支撑帐篷的铁架子与地面发出“咔哒咔哒”的摩擦声。一朵厚重的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移动着,它迅速吞噬其他的白云,甚至是被乌云背后的太阳照得泛黄的几朵彩云。它变得越来越大,与其他小块状的乌云接成一体。

要下雨了!

这已经是他们开拍一个星期后连续第三次收机了。

“Damn it!”导演Darragh擦掉打在摄影盖上的雨。厉声诅咒起来。大家都在快速搬运摄影器材和道具。Colin进入自己拍摄的那部道具车,想要将它开回地下停车场去。因为看起来风很大,说不定这辆车的玻璃会被飞起来的石子砸中。然而车子却熄火了,怎么都开不起来。

“Damn!Damn!”Colin的脾气也禁不住暴躁起来,他使劲儿踩着离合器,这辆车子却一颠一颠地像个弹簧似的震动,同时发出那种“砰砰”的声响。

“离开它,太危险了!”道具组的Berg将最后一箱矿泉水搬到车上,抬头却看到Colin正在使劲捣鼓那辆破车。

Berg是个大块头,很热心,说话的行事风格很像西部牛仔里的人物。

“我的天,你在做什么,快下来!”

“我只是担心它会被损坏。”

“那是我们道具组的事儿,这辆破车起码有15个年头了,我从初中同学那儿弄来的。噢,他在都柏林开修车店,有各种各样的好家伙。”Berg说着咯咯地笑起来,“好家伙!”他挤眉弄眼地显示那是个荤段子。

Colin有些尴尬地下了车。

“回你的商务车上去,娇贵的小东西。”Berg哈哈笑着,在Colin出车门的时候,用力地捏了一把他的腰,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显示自己的力量。Berg喜欢这样干。向人展示强健的体魄、野蛮的行为方式。最喜欢讲荤段子。他最大的遗憾是这部戏里没有美女。游泳馆的那场戏(十几个女人穿着泳衣在水中跳舞)是他唯一喜欢的。

Colin上了商务车,导演Darragh也在车里。他看起来愁眉不展,非常不高兴。车厢里的人因此不敢大声说话,或者露出非常高兴的表情。

“Hey.”Colin上去打了个招呼,同时安抚性地拍了拍导演的膝盖。

导演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勉强笑了一下,头又垂下去了。

“Alvin,开个窗吧,我想抽烟。”Darragh对着前头的司机说。

风灌进来,立刻把大家的头发都吹乱了。Colm Meaney——就是那个饰演无家可归的中年男人,只穿了一件白色短背心,立刻感到一阵寒意,他缩了缩脖子,转头开始四处找可以挡风的衣服。

“抱歉。”Darragh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扔到窗外。一阵强风让红色的烟口迅速燃烧起来,灰色的烟灰迅速脱离母体,四散开去,有些飘进了车里,落在Darragh灰色的外套上。Darragh掸了掸胸口和肩上的烟灰,“我只是太心烦资金问题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关上了车窗,“再这样下去,也许八周都完成不了,而我们的资金预算,说实话,只剩下四周了,也许还不到一点儿。天气总是很糟糕。室内戏快拍完了,剩下的就只能干等。不知道这场雨要多久才能停。”

“唔,事实上,还有三场室内戏没拍呢。”Colin晃着手上的剧本,“Come on,先把能拍的都拍完吧。还有一场夜里的戏,烟火下Cathal自杀的那个。我们也可以拍,想象一下狂风把Cathal的衣服都吹起来,地面是湿的,天空放着灿烂的烟火。悲惨的环境和绚烂的美丽。”

“Colin说得对,我们可以先拍女教师家里那场戏。”Colm现在又脱了外套,将它扔进了背后的座位上,那里堆满了他们的道具。

“Alvin,等下转弯去女教师的家。我给Milka打个电话,让她过来拍戏。”

扮演女教师的Milka在他们进门时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她烧了一壶咖啡。

“噢,说实在的,我真想娶一个这样的妻子。”Darragh扛着摄影机,将它的三脚架放到客厅的地毯上。

Colin一进门就被客厅里的钢琴吸引了。

“噢,Colin,你需要练习多久?我是说等下有你的钢琴演奏会。”Darragh在“演奏会”三个字上发了重音,惹得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说实在的,我还算得上一个业余钢琴教师呢。”Milka站起来,将手中的咖啡放下,“需要我教你吗?或者你可以弹奏那些最简单的,比如Merry Christmas什么的。”

大家再次笑起来。

“不用,等下看好吧。”

“哇哦,看起来是个大时刻。”众人挤眉弄眼的,都兴奋起来。

Darragh架好了摄影机,此时打了一个响指。示意一切就绪。

Colin已经有段时间没弹钢琴了。但刚刚一进门,熟悉的记忆就向它涌来——和Bradley四手联弹,即兴独奏的绝妙时光!他的右手如何配合对方的动作,他的耳朵如何仔细倾听对方发出的声音,他的左手如何试探性地想要一个拥抱。他们如何争论着关于下一个音符的走向。Colin笑起来。音乐是最美妙的,他永远不会怀疑这点。

他走到钢琴边,坐下。手指像个初学者那样翘着,一个按键就是一个音符,尽管看起来业余极了,但弹奏出来的旋律却意外地动听——活泼、有力、不羁,十足的摇滚。带着欢快。

不到三十秒的全新作品,是他对前半段Cathal精神的注解。

所有人起立鼓掌。

“你真是个天才!”Darragh激动地站起来,大力拍打着Colin的肩膀。

Colin笑着走到客厅中央,拿起茶几上的一杯咖啡。嗯,味道好极了。怪不得Darragh想娶一个这样的妻子。Milka向他投来赞赏的目光。他笑着接受。为数不多的时刻,他也愿意赞扬自己。刚刚的乐曲真的很棒。他就这么情不自禁地演奏出来了。

爱的奇迹。

评论(5)
热度(17)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