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27章

Chapter 27

Colin的手撑在马桶上,感觉胃里已经空了,但酸水还是直冒上来。嘴巴苦得不行。手机却在这时突然响起来。Colin无力地接起它。是导演。

“Colin,今天的天气很适合拍摄室外戏。”

他走出卫生间,看了一眼窗外,阳光灿烂。是的,这就是这部剧的基调,在某种温暖漂亮的调子下,讲述一个绝望的故事。不,绝望的仅仅是 Cathal而已,Fred得到救赎了。伟大的自我牺牲。他总是被这样的角色所吸引。所以Bradley说他比特雷莎修女还好。这倒不是出于基督的感召,而是他天性中已经蕴藏了这样的倾向。

他本可以说“今天我不舒服,明天再拍吧。”但他永远不会这样说,他只会点头,然后快速地收拾自己,把柔弱的、无力的那一部分留在酒店的房间里。带上充满活力的、似乎无所不能的自己。他总是尽力抓住每一个机会,尽力演绎每一个角色。正如很多年后,无数跟他合作的人评价的一样:总是很敬业,总是很优秀。又或者说,他有些完美主义的倾向,希图演绎的每一个角色都活过来。但这没什么,生命就是这样,我们一生都在寻找一条达致圆满的路,世人称之为神性的境界。

Colin往外走着,阳光照在他苍白消瘦的脸上,有种病态的美丽。在拍摄现场,他龇着牙,让化妆师给自己的牙齿化妆,还要防止口水留下来,所以一直不停地吸着气。这让他想起Bradley的虎牙,在他看来,那是很可爱的。每当Bradley笑的时候,他都忍不住去看他露出的一对小虎牙。

不过Bradley对此颇有意见,他本人一点儿也不喜欢那对虎牙,还视它们为演艺路上的拦路虎。好吧,人总是不完美的。他的大耳朵也是。他也苦恼。他曾试着想象演绎一个成熟的角色,却完全被这对大耳朵破坏了美感。

Bradley说自己总有一天会忍不住对他的牙齿下手的。但在他脸上的痘痘消失以前,他从未听他抱怨过虎牙的事。这就是人,永远寻求更优秀、更完美。

大约在一年前,Bradley很苦恼自己脸上的痘痘,后期在处理这些痘痘时花了不少功夫,还跟他开玩笑索要后期制作费。于是第一季的片酬拿到手后,Bradley马上跑了一趟美容院,用激光的方式将它们消灭了。那个过程可不好受。特别是前期的清痘过程,那些针尖打在他的脸上,总让他联想起小时候挨弹弓上牛皮筋的事儿。但总之,过了半年,他的青春期仿佛彻底过去似的,脸上光滑白皙,再也不用为那些该死的痘痘苦恼了。

然后他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小虎牙。Bradley说,笑起来不好看。总有一天,他要动手把牙弄平整。Colin说,保留点个人特色吧。Bradley捏捏他的耳朵。好吧,身为演员,他们需要磨练演技,亦需要努力完善外表。因为观众是那么贪婪地渴求一个完美的客体。

Colin胡乱地想着,不知道Bradley什么时候会拿自己的牙齿开刀。化妆师正往他脸上涂血浆,下午会有一场高利贷毒贩暴打他的戏。几个不出名的陌生演员围绕着他,眼里既羡慕又不敢下手太重的样子。他们总觉得他风一吹就要倒了。这又让他想起Bradley一口一个小东西的叫他。

这是个甜蜜的称呼。

虽然Bradley叫他的时候,总是挤眉弄眼的,试图让这个称呼添上一点滑稽的色彩,以此来掩盖什么。尽管他在Merlin剧组有个“小精灵”的外号,但Bradley从来不这么叫他。他只叫他“Cols”或者“小东西”。

遐想被打断了。摄影机和写字板准备就绪。导演打了一个手势,化妆师最后用粉筛在他脸上晕开一点血色。老天,他实在太苍白了。

Colin站起来,惯常地跳了跳,像一个运动员进入比赛前的准备状态。他很快就把自己抽干,转而让 Cathal进入自己。这是最常见的演戏方法,进入角色的世界。不,不应该这样说,事实上,更像是鬼上身,让角色在他身上复活。而他呢?只剩下躯体,他的灵魂已经死去,或者说沉睡了。

Colin穿着鲜红的衣服,与他嘴角和脸颊的鲜血对应起来,他变得绝望、无助,以至于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那些高利贷者暴打。

这是导演Darragh的处女作。天知道那些艺术家们有多重视自己的处女作。所以Colin是挨了结结实实的打。有一个男演员力气特别大,一脚踢到他的胸口,让他整个人一下子蜷缩起来。还有两个踢他的背,他感到背上的骨头卡塔响了一下,于是不得不侧着身子,在地上蜿蜒爬行,剧痛暂时麻痹了他的神经,以至于拍摄完毕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两个手肘都磨破了皮。所以当他早上还在晨光中靠着爱人的胸膛睡觉时,晚上却只能独自在附近的医疗室度过了。

《Parked》与《Merlin》不一样,这儿的人都是新手,需要学习和探索的东西数不胜数,大家只是友好地合作,却很少干涉彼此的私生活。而《Merlin》更像个大家庭,那儿的导演和一些演员都是经验成熟丰富的前辈,像照顾自己的孩子般关爱几个新人,尤其是Colin,不消说,大家都十分宠爱他。

冰凉的盐水从静脉流进Colin的身体里,虽然现在是五月末了,但他全身泛凉。走廊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孩子和老人,还有一些陪同的妇女。白炽灯将医院的墙壁照得发亮。Colin望着黑黢黢的医院大门,偶尔希望Bradley还没走,他会端着一杯热咖啡进来,摸着自己的头,责难地叫他照顾好自己。

思念是一件如此简单的事。尤其在柔弱的时候。Colin发现自己有些迫不及待回到Merlin剧组了。

他打开随身携带的书包,翻出一套《亚瑟王传奇》,里面的小瓦可比那个菜头可爱多了。但Merlin是个脏老头,这让他有些受不了——想到要扮演一个头发里跳出一只老鼠来的家伙,Colin不禁庆幸自己的Merlin衣着干净整洁了。不过Colin对那个活在明天的老人生出一丝怜悯,同时隐约预感到剧本会做这方面的尝试。

手机铃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响起,Colin吓了一跳。是Brad。界面显示是视频通话。Colin按下了拒绝键。

接着他将电话回拨过去,Bradley果然火很大。

“对不起,Brad,但是我不喜欢视频通话。那很怪异。”整个面部像凸面镜子的失真感和丑陋感,让他非常抵触这一科技;同时,他也不想让Bradley为自己过分担心。

“好吧,我知道你不喜欢手机。但以后怎么办?我是说······Merlin总有一天会完结的。那时候我们可能会在不同的剧组。见面的机会很少。”

Colin拿着手机不说话。

“为我多喜欢一点手机好吗?”Bradley在房间里摆弄他的视频日记,看到早期录下来的Colin,不禁笑起来,“我总不能靠看你的片子过活吧?”

“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好几年呢。也许更久。你知道的,Merlin收视率非常好。”

Bradley沉默了。

“你不打算演很久。”

“你知道我不能演一个傻瓜一辈子的。即使这个傻瓜很红。演员不能被定型。否则你也不会接这部电影了。”

Colin深吸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将水汽憋回去——某种悲剧性的预感击垮了他,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晚安,Brad.”

“晚安,Col.”

评论(5)
热度(18)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