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24章

Chapter 24

Bradley拨通了Colin的电话,没过一秒钟,对方就接了起来。这证明,Colin把电话一直捏在手上。也许好几个小时都没有放手。意识到自己在Colin心中占据一份显而易见的重量后,Bradley不可避免地有点小得意,他按下车窗,让一阵晨风灌进来,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

“我五分钟之后到宾馆,你在哪间房?”

“我下来接你。”

“好。顺便替我点份早餐。这鬼地方连个像样的餐馆都没有!”

Colin笑起来:“两份牛排。”

“这还差不多。”

在Bradley停车的当儿,Colin已经在宾馆门口等他了。他选了一处向阳的地方,整个人都站在太阳里,头发在阳光下黑得发亮,宽松的连帽衫外面套着深色的夹克。他惬意地享受着阳光,双手插在裤袋里,仰起头,双脚小幅度地来回走动,一团金色的光线毛绒绒地在他头顶上来回晃动。

Bradley在车上熄了火,在离开方向盘前,下意识地闻了闻手。他希望那种味道已经消散了。不过人总是闻不出自己身上的气味。所以为了保险起见,Bradley从车里挖出一瓶香水,在衣服、领口、袖口、脖子附近全都洒了一遍,像在撒消毒药水。然后他下了车,深吸了一口气。都柏林初夏的清晨,空气里还有一丝凉凉的海风。他的香水味一下子在空气中四散开去。Bradley意识到自己喷的有点多了,于是使劲甩了甩衣服,好像在努力消灭犯罪证据。

Colin在宾馆门口远远地朝他笑,他有时候是个很调皮的少年,会开各种各样的玩笑,但在他面前却总是带着一丝放不开手脚的羞涩。如果现在是他身边的任何一个朋友,或者家人,或者剧组那些相熟的演员,他们都会迎上来,给Bradley一个拥抱。但Colin?还是算了吧。他既不会迎上来,也不会给他一个拥抱。他只会像含蓄的东方人一样,拿一张礼貌而亲切的笑脸看他,等他走近。

其实Colin只是有些紧张。他有一个毛病,只要有一段时间没见到朋友,再次见到时,总会因生疏而显得格外礼貌、客气,同时交谈时还伴随着几不可闻的焦虑。他不知道这叫什么,“时间距离综合症”是他自己取的名字。

两人很诡异地同时没有伸手拥抱对方,只是上下打量着彼此。那是一种很小心翼翼的接触。然后他们发现双方都憔悴不堪,既不像威风凛凛的小王子也不像弹手就能解决一个军队的魔法师。他们只是两个一夜未眠、穿着邋遢的年轻人。于是Bradley和Colin同时笑起来。仿佛一个规矩的好孩子做了坏事一样兴奋。当然,对他们演员来说,邋遢是种难得的享受。

Colin看了下手表,“你又迟到了。”Bradley好像从来不知道守时这种美好的品德。

“这都柏林简直就是个鬼地方,我绕了足足2公里,来回4公里的路,才看到一家餐饮店,而且还没开门。”Bradley抱怨似的对空气指手画脚,好像一个王子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待遇而怒火万丈。

“其实你不必来的。”Colin一边说一边走向宾馆。

“好啦,我不是针对你,只是因为饿坏了。”

“不······只是觉得有点······太隆重了。”

“把你的那套见鬼的礼貌赶快给我收回去!我现在只想吃牛排!对了,你吃饭了吗?” 

“噢,我暂时还不饿,不想吃。所以只点了你的。”

“老天,你都瘦成一把骨头了!”Bradley拿手指了指他的外套,“你知道现在的气温吗?我穿着短袖还觉得热,你居然穿了两件衣服!我敢保证,如果风再大一点儿,你也许还会戴上你的针织小软帽。”

“昨天晚上在酒吧我已经喝过一杯咖啡了。”

“所以呢?从凌晨到早上,你就只喝了一杯咖啡?”

“Bradley,我真的不饿。”Colin倔强地说,他一旦打定什么主意,别人是无法说服他回头的。所以Bradley耸耸肩,想着中午也许他会吃一点儿。

“等你吃完早餐后,要送我去警cha局。”

“怎么了?”Bradley紧张地整个人侧过身去,贴近Colin,在几公分的距离下停下来。

“别担心,一个du贩找上了我,他以为我是那种瘾君子。还给了我一包烟。”Colin从裤袋里摸出那包烟,“他还给我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联系方式。”他说这话时带了点儿喜剧的表演方式,仿佛在说“一个愚蠢的du贩”,把Bradley逗笑了,也让他不再那么紧张。

“我发誓,他以后再也不相信人了。而这,都是你的错。”

“上帝会原谅我的。”

他们从警cha局回来后,都累坏了,一夜未睡。Bradley在Colin的房间里倒头大睡,一直睡到下午两点。然后他们出发去练习飙车技术。

练习地点在一处森林里,就是Colin下个星期拍戏的地方。

Bradley打算利用这个机会,运用一种不露痕迹又恰到好处的关怀方式来增进两人的感情。比如说现在,汽车发动的挡儿,他把车稍稍开快些,打开两边的窗户,看Colin微微拢了拢帽兜衫,然后状似不经意偏过头去,小心地靠近几公分,问他“冷不冷。”Colin点了点头。Bradley便伸长手臂,帮他关上了窗户。

在练习中,Colin负责踩刹车,Bradley帮忙把控方向盘,当然,Colin的手也在方向盘上。这让Bradley不可避免地想起那段四手联弹钢琴的欢乐日子,“还记得我们一起弹钢琴的日子吗?”

Colin也因回忆那段日子而高兴起来,“当然记得,”然后他挑了一下眉毛,“那时候你老弹错。”

“我才没有!明明你弹得烂透了,就像这飙车技术一样!”

“噢,是吗?”Colin猛地踩了一下离合器,车子飞速向一棵大树撞去。

“噢噢,你这个疯子,左转,左转!踩刹车!踩刹车!”Bradley慌乱之中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左脚也参与到踩刹车活动中,结果本来Colin踩完刹车,这会儿又飞速前进了。好在两人这时候出奇地一致,猛地一脚下去。车终于在离大树五六公分的地方停下了。

两人都出了一身汗,Bradley的香水味在车厢内弥漫,Colin的右脚和Bradley的左脚像团麻花似的缠在一起,两人像是完成了一场真正的冒险,整个背部靠在座位上,然后侧过头,看向对方。起初,两人谁都不愿意移开眼,于是那种相视而笑的惬意很快消失了,当凝视超过第五秒的时候,空气里的香水味似乎变得敏感起来,钻入两人的鼻端。Bradley没有退缩,他向来是进攻型的人格,所以最终还是Colin移开了眼。他打开车窗,让森林的风灌进来,好让他降降温。老天,但愿Bradley没发现自己逐渐红透的耳朵。

“今天就到这儿吧。已经六点钟了,我们去吃晚饭。”Bradley发动了汽车,无人说话。沉默是最尴尬的。它会让你绷紧神经,变得敏感、焦虑、多动。这种感觉可不好受。 

Colin不安地来回动了动,Bradley侧头看了他一眼,“我明天要回去了。你只要记得我教你就好了。关键是手脚的配合度。踩离合器的时间要与方向盘的转动配合起来,就会是一个漂亮的漂移了。像这样——”Bradley猛地加快了速度,前方是一个转盘。Colin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在Colin以为他们撞上了圆盘时,车子像弹簧那样猛地震动了一下,向前驶去。

Bradley得意地望了Colin一眼,行驶的速度慢下来,在一家餐厅前停下。

两人在吃饭时发生了一点争执,“老天爷,你从昨天夜里到今天下午,只喝过一杯见鬼的咖啡!”然后Bradley不由分说地帮他点了一份素色的意面。

“我不是很饿。”Colin笃定地说,像是为了说服自己,“我已经吃了一块面包和一碗蔬菜浓汤。我得为这个角色保持身材,Brad.”

“但这种保持角色的方法只会让你更瘦。Colin,"Bradley变得严肃起来,不再叫他Cols,“我们两个是搭档,搭档你懂吗?你不能沉浸在这部电影里太久,等你出来后,还有另一部更重要的戏在等着你,我不希望我的搭档出什么意外。”

“不会的,我会照顾好我自己。”Colin说的时候头部直视前方,盯着Bradley,显示出某种决心。

“直觉让我不要相信你。”

“但是我会恢复过来的,这部电影最多只拍一个月,我只要在这个月内保持体型就行了。这种事对演员来说,很平常的,是吧?”他把艰苦卓绝的牺牲和奉献说得极其平淡,好像它们只是一条稀松平常的规则。

“你已经做得够多了。我希望你适可而止。”

“别干预我拍戏。”

Bradley沉默地拿走Colin面前的一份意面,吃完了它。

两人坐进车里,香水味还没有消散,仿佛空气在车里是静止的,下午的笑声还在。

评论(4)
热度(17)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