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23章

Colin挂了电话,哼着小曲往回走着。他心情相当不错,所以也没留意身后跟了一条尾巴。都柏林凌晨三点半的街道,像是沉寂的死海,只有不时地吹过一阵稍强的海风,引起一些杂草和飘动的旗子来回晃动,才勉强让人感觉到还有些动静。

他是出门五分钟后才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的。这种事情,他没有碰到过。所以不可避免地,心怦怦跳起来。但他越是慌张,底下的脚步却越是沉稳。这是种虚张声势的姿态。但Colin希望能够蒙混过关。

“嘿,小子,需要‘面粉’吧?”身后那条尾巴倏地拿手搭住他的肩头,老天,它们只剩下一把骨头了,那条尾巴心里想,又一个只剩半条命的瘾君子。不过这把瘦得咯人的骨头却并未引起那条尾巴的同情心,相反,他心里像是渔夫钓到一条大鱼似的充满了上钩者的兴奋。

Colin的右侧肩膀倾斜了一下,将身体从那条尾巴的手里挣脱出来,“暂时不用,谢谢。”他说得自然而礼貌,纯正的都柏林口音,似乎只是在拒绝一桩很平常的交易。像是“来份意大利面还是咖喱饭?”“哦,暂时不用,谢谢。”

那条尾巴笑了起来,这小子是个老手。如果能拿下,就是笔长久的生意。前提是,他那把瘦骨头能支撑到明年的话。不过他可不在乎这些。

Colin说完后,便按照平常的速度,继续往前走着,步子吊儿郎当,脸上挂着浑不在意的轻蔑。他没来及卸妆的头发,不羁地立着,一对大眼睛下是明显的黑眼圈,这让他看起来颇像那种无所事事、只在晚上出来打发时间的街头混混。也让他嘴里的拒绝,平添了一份浑然天成的潇洒。

那条尾巴从裤袋里抽出一包烟,又摸出一只精致复古的打火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陶醉般地吐出一圈烟雾,“我敢说,你那位东家的货,根本比不上我这个。”

Colin不理他,只是往前走着。

那条尾巴契而不舍地跟在Colin身后,“这包烟免费给你,拿着尝尝。我保证,尝过后,你会回来找我的。”对方把那包烟硬塞进Colin的裤袋里,还顺便摸了他一把,“烟里有我的联系方式,小乖乖。”那条尾巴欢快地往回走着,仿佛做成了一桩漂亮的生意,得意地左摇右摆。

Colin捏了捏裤袋,改变了行走的方向。他拦下一辆出租车,“麻烦去一趟警cha局。”

那司机回过头来上上下下地将他扫视了一遍,在想要打听八卦还是乖乖闭嘴间来回摇摆,最终还是Colin那不羁的发型征服了他。他决定好好开车。

Colin没想到都柏林的警cha局办事效率奇慢无比。他到了那儿,说了些大致情况。守夜的一个警cha说,负责这种案子的人要早上八点上班。“你先回去睡一觉吧,”对方看了眼手表,“现在才四点钟。”接着那个警cha朝Colin挥挥手,像赶走一只烦人的苍蝇。

Colin终于意识到du pin贩卖在都柏林是很平常的,甚至是暗中允许的。他不确定自己把这名du贩的联系方式交给警cha后,对方会不会去逮捕他。还是如那些看守所的少年所说——只要花几个钱,那些jing cha就能被轻易收买了。

都柏林的情况比他的电影所描述得更糟糕——过高的失业率、长期的财政赤字,人们为了寻求安稳,纷纷涌向官liao机构,尽管公务员的待遇仅次于那些拿救济金的流浪汉。他们常常与不法分子勾结起来,只为了多赚几个外快。上头对此总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那些肮脏的交易所、阴暗的地下室是他们的财政来源之一。

王尔德笔下那个精致闲适、叶芝曾为之赞颂倾倒的爱尔兰,正在du品的侵蚀下缓慢消失。然而外人对一个地方的印象只停留在那些辉煌的时刻——与名人交相辉映。所有瑰丽的建筑、著名的艺术与伟大诗人的诞生地。至于普通百姓,谁会关心他们的生活呢?

Colin怀着一股无比失望、愤怒却无可奈何的心情回到了宾馆。他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只是呆呆地坐着。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他抬头看到自己镜子里的模样:颧骨突出,下巴尖细,整个人看起来面黄肌瘦,眼眶附近有浓重的黑眼圈,还有不知什么时候爬上来的眼角纹。就像个鬼。

他发了一条短信给Bradley,问他什么时候到,Bradley说早上八点。

Colin看了看手表,早上六点。他很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糟糕。但一种很异样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却是使他无法安静下来。多年来,他热爱表演,仅仅由于他喜欢表演本身。除了演好一个角色,他从未想过更多。这像是一种永无止境的自我挑战和自我满足。但今天它们被打破了。这股打破它的外力,就是他手上的这包烟。它们看起来与平常没什么两样,但只要坚持吸上几支,一般人就再也无法离开它了。

从前,他渴望自己的角色被看见是出于自身的荣誉,而如今,他渴望自己的角色被看见,则出于一种巨大的怜悯和责无旁贷的正义。与其说他渴望拯救崩坏的社会,倒不如说他渴望拯救那个崩坏社会下,卑微而艰难的底层百姓。

他要奉上最为生动、令人难以忘怀的精彩表演,为这部电影赢得广泛的影响和声誉,为这个地方的百姓赢得zheng府的重视。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决定放手一试。

Bradley此时还不知道Colin的决心,还不知道在这燃烧的决心下,Colin不要命地又减了10斤,直到医生警告他不准再减下去,还不知道Colin为此患上了厌食症,整整两年都好不了。更不知道今后很长时间内,Colin都与感冒、挂盐水、发烧这三件事联系起来。直到Bradley强迫他接了一个需要身体高度灵活的戏剧角色,Colin才不得不加强锻炼、饮食和休息。

这是后话了。此时Bradley正驱车赶来。一路上,他的思绪仿佛飞到了他们遥远的将来。他不禁想象着妈妈和两个姐姐知道他爱上一个男人后的反应——妈妈一定会崩溃的,虽然她表面上会支持自己,但私下里心都碎了;大姐有些无所谓,二姐则像只刺猬似的,拿自己浑身的敌意去刺伤对方。毕竟,她就是妈妈攻击性的那一面。他还记得,上高中时,自己暗恋上一个同校的女生,最后决定放弃画画,考入表演系,就是为了追到那个暗恋的女生。结果二姐用一种hei社会气质的恐吓手段,让那个女生转了学。“‘小甜甜’才适合你。”二姐这么说。但他从来就没爱上过那种“小甜甜”的女生。

除了想到家人,他还想到自己的朋友圈,特别是足球队。这是最让他担心和头疼的。足球圈最排斥“基佬”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因为这种“阳刚”的运动不需要“娘娘腔”,整个足球圈,有勇气出柜的第一个运动员以自杀告终,第二个运动员则受到人生威胁而最终放弃出柜的打算。一个足球运动员一旦被贴上“同性恋”的标签,那么看台上的观众可以肆意辱骂,其他对手球员可以肆意欺凌,就连本队球员也会敬而远之。虽然他从未想过要当一个足球运动员,但他热爱足球仅次于热爱生命。所以即使是业余的球队,他也依然不希望受到歧视和排挤。况且,对于一个团队的中心和领导者来说,这种转变就更不可能被接受了。

至于演艺事业,他不担心自己,反而担心Colin会受此牵连。正如他进入表演系的初衷是为了追女孩子一样,尽管他喜爱表演,但远远还未达到Colin这种不顾一切的痴狂地步。这在艺术领域是必要的。而如果他们在一起,则或多或少会破坏Colin的演艺事业。这是他不愿见到的。

但这一切未来的图景,仅仅存在于Bradley飞速前进的想象里。他不知道Colin是双性恋、异性恋或者同性恋,不知道他对自己抱着怎样的感情,不知道脱离Arthur&Merlin模式,用真实的Colin来面对他时,是不是还这么让他心动。更不知道怎么去追一个男人。在此之前,他追过几个女孩,不用说,还算顺利,至少没遇到什么大麻烦。他不确定追女孩那套在追男人时是否用得到。这一切都有待于他去发现。

但作为一个行动派,Bradley确定自己能很快搞清楚这一切。不过有一点他相信是男女都适用的——追一个人时,尽量有耐心,保持一定的存在感,并在对方有明显好感时,再顺理成章地表白。

所以,Bradley计划,要等Colin迷恋上自己后再开口。

评论(9)
热度(11)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