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22章

Chapter 22

“我帮你分析完了,是不是也该有点报酬?”男人盯着Bradley,眼睛在他胸口游移,“我叫Mike,如果你等下要叫名字的话。我喜欢你这样专一的男人,在我们这个圈子,这种情况是很罕见的,所以我改主意了,不介意当替身。”男人说着将脸凑过去,正对着Bradley,磨蹭交换着鼻息,“而且你这样也不算出轨,不是吗?心里想着你的Col就好了。”

Bradley不自觉地将身子往后仰,退缩着,但Mike追着他前倾。

“你的眼睛跟他不像。”Bradley推开他站起来,“抱歉。今天很谢谢你。”

Bradley的力气很大,Mike被一下子推倒在地上。然而Bradley无意的举动,彻底点燃了他的斗志和征服欲。他不介意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不介意闭上眼睛,如果那会让你觉得像一点的话。”

但Bradley只是背过身去,找Mike刚才脱掉的nei裤和衬衫。突然,他感到背后贴上一具rou体,对方的手非常不客气地摸到了他的下身。只听Mike降了一个声调,声音顿时磁性起来,修长的手指动作娴熟,“我输了,但让我听一听你的声音,你不用满足我,我来满足你。”

Bradley努力拍开他的手,然而Mike的技巧极高,Bradley渐渐地感觉体内聚了一团火,想要发xie。推拒的手渐渐变成催促,“想象是你的Cols在这么干。”Mike的另一只手不老实地摸到了他的胸口,“这是他的手,他在抚摸你。”Bradley完全bo起了。

“低一点。”Bradley清亮而标准的伦敦音染上了一层qing欲的急切。他感到一种罪恶的沉沦,这种沉沦建立在背德的框架下,显出一种戏剧性的冲突,他不想背叛Colin,却无法拒绝将眼前这个男人当成Colin的诱huo。这种矛盾的心情带出一波一波无法抑制的快感。

“什么低一点?”Mike褪去他的长裤,一只手技巧性地在白色nei裤前描摹他的形状,啃住Bradley的耳朵,“好漂亮。”

“声音。再低一点。”

“你叫什么?”

“Brad.”

“Brad.”Mike叫了他一声,嗓音仿佛从胸腔里发出来。Bradley情不自禁地转过身去,抱住他,吻了上去。

“慢一点,Brad,别那么快射出来,让我帮你。”Mike蹲了下去,将Bradley的nei裤褪到脚踝,张开嘴,含了进去,正要进行最后一步,Bradley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

Mike并未理会,沉醉般地tian着,他爱死这种粉红色了,多么新鲜漂亮,但Bradley却开始推拒,用两只手推他的肩膀,要求停下。Mike根本无视响起的手机,美妙的时刻就要到了,谁会停下呢?但Bradley变得越来越抗拒,最终狠命地掐了他一下,Mike痛得“啊”了一声,Bradley趁机脱离他的纠缠,小跑几步,将地上的手机捡起来,一刻不停地进了浴室,将门反锁。接着,Bradley深吸了一口气,“Cols?”

是的,Colin的来电铃声跟其他人不一样。

“我还以为你出去了没带手机呢。”

Bradley开了一下花洒,“我在洗澡,手机在外面没听到。”

在Colin低低的笑声中,Bradley越来越自责。他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Colin也觉出Bradley有点不一样,平时的Bradley喜欢损他,跟他打趣,但刚刚Bradley的解释却有丝刻意的味道,令他尴尬起来。

“你平时话挺多的。”

“噢,我身上都是泡泡,不太方便讲话。”

“我一点没看出身上的泡沫跟嘴巴有什么关系。”Colin仿佛是不经意地打趣道,“不会是打断你的好事了吧?”

“没有!”Bradley一本正经地否认,Colin嗅到了显而易见的慌张。

“想不到真的打断你的好事了,抱歉。”Colin挂了电话。

明明两人不是恋人关系,Bradley却心虚得来不及时间思考就回拨过去。

Colin越不接电话,Bradley就越慌。

在轰炸了十几通之后,Colin总算接了。

“完事儿了?”

“还·····还没有。”Bradley看了一眼依然jian挺的下身,“男人洗澡做那种事很正常。”

Bradley刚撒完谎,就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看到一个影子朝浴室走来。显然,如果Mike一开口,或者敲门的话,他就完了。

“那你先做完吧。”

“等一下就好。”

Bradley挂了电话,对着门外的Mike说话:“你走吧,我自己可以解决。”

“但是用嘴更舒服,相信我,我说过,会让你很舒服的。而你也不需要满足我。”

Mike开始敲门,他的嗓音又低下来,“Brad,求你了,出来好吗?想想刚才,想想刚才你多舒服,那种美妙的感觉。想想。”

Bradley看了一眼手机,语气却有些不耐烦了,“你不是Col,我已经醒了,你再模仿也没用了。”

“醒不醒有什么区别呢?如果你可以上他,何必找替代品?”Mike恢复了自己的音调,尖刻地讥诮道,“我在外面等你,如果数到十,你不出来,那就算了。”

但Bradley没有理他。

过了一会儿,Mike开始抚摸自己,模仿高chao的声音,声音又变得低沉起来,“Brad,闭上眼睛,听一听。如果你不出来也没关系,想象这是你的Cols,我们一起动好吗?一起高chao。”

这对Bradley有着致命的诱惑。

但他决定拒绝。于是将花洒开到最大,将温度调到接近最热的那一档,过热的洗澡水让Bradley整个人变得红彤彤的。雾蒙蒙的水蒸气遮住了镜子,逐渐充满了整个浴室。在一片混沌中,Bradley想象着Colin的样子:他的睫毛还是长得足以令任何女人嫉妒,灰蓝色的眼睛像水晶,弱化了有些蛮横的鼻子和硬朗的下巴轮廓。

浴室门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钻进Bradley的耳里。他she了。他们还是同时高chao了。

Bradley冲掉手上的粘腻,打开浴室的门,Mike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样。

“我去外面打电话,浴室你随意。”Bradley快速穿上衣裤,几乎以小跑的速度出了酒店。

外面正是5月,一阵舒爽的南风吹来,Bradley深吸了一口。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凌晨三点,只有酒店门口的滚动字幕发出刺目的亮度。Bradley朝前走了几步,将自己隐入酒店外的棕榈树丛中,矮灌木间的白色地灯将路面照得恰到好处。

“Col?”

“正好15分钟。”Colin的心情似乎不错,语气有些轻快。

Bradley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你在哪儿?怎么这么吵?”

刚刚在浴室的时候,由于太紧张了,Bradley只想着怎么圆谎,现在静下心来,忽然听见Colin电话里的背景音似乎有些嘈杂。

“一家酒吧。”

Bradley顿了一下,似乎在接受这个消息,又似乎愣住了,半晌开口道:“·······你很少去酒吧的。”

“我只是在体验都柏林街头,吸毒少年的热闹和孤独。”

Bradley却记起接到那个角色的两个月内,Colin走遍了都柏林大大小小的少年看守所,还看了很多有关吸毒人员的日记。

“我记得你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已经开机了,再体验,来得及吗?”

“你什么时候变成侦探了?”Colin喝下一口苹果酒,“真的只是在体验而已。那些看守所里的孩子,不是无所谓就是悔恨,我想要的,是活生生的,在希望与绝望之间挣扎的那种人。而这个地方,可以给我提供灵感。”

Bradley的音量徒地拔高:“你在那种酒吧?你疯了!马上回去!”

Colin挑了一下眉:“我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听着,马上出去。不要闹了。”Bradley紧张地在棕榈丛里走来走去,仿佛Colin不走出那间屋子,他便无法停下来似的。

“放轻松。目前为止,我没遇到什么麻烦。只是想跟你请教一下关于飙车的事。我的戏里有一场飙车戏,你也知道我刚刚拿到驾照不久,飙车还不熟练,更不要说在镜头前表现得漂亮娴熟了。所以想跟你讨教一下技巧。”

“明天你不拍戏的话,我过去。”

Colin愣了一下,Bradley一幅下定什么大决心的样子。Colin的心轻轻跳了一下,难道说那个时机要来了?

Colin曾经有三次机会亲吻Bradley,最近的一次在半个月前。但他压制住了。因为他认为时机未到。

所谓的“时机”,就是Bradley对他的着迷程度。

Colin像个天生的恋爱高手,懂得在表白心意前,若即若离、保持存在感、充分了解彼此,最重要的一步,让对方不自觉地习惯自己,依赖自己,是极为重要的。若是没有这些铺垫,急匆匆地表达爱意,只会把对方吓走,甚至当成怪物。但有了前面这些铺垫,表白成功的几率就大多了。

他一直在不动声色地增进彼此的相处空间,并等待那个时机的到来。但似乎对方的进展比他想象得快。

“明天不拍戏。”

“好,那我过来。”

凌晨三点半,Bradley握着车钥匙,发动汽车,向黑夜驶去。

评论(2)
热度(9)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