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21章

Angle的胃在翻江倒海地涌动酸水,她不自觉地闭上嘴,作出一点抗拒的姿态。尽管Bradley只是贴上了唇,露出一丝缝隙,但那味道也足够她受的了。导演Jeremy在幕布遮掩的摄像机后,弓着身,像一只猎鹰,紧紧盯着两人的每一个面部表情。此时,他悄无声息地将镜头的光源对准窗棱上金色的阳光,并从幕布下钻出来,语调威严地叫了声:“Angle!”吓得她马上张了嘴,并尽力想象现在亲吻她的是贴心又绅士的Rupert Young。

整个拍摄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Jeremy希望营造出那种时光尽止的美感,因此摄像机是慢慢推进的,但两人紧闭的嘴唇,让Jeremy不得不加大光圈的力度,来虚化二人的初吻。

“卡!”Jeremy Webb不太满意地合上摄像机的机盖,“中场休息。你们两个,过来。”

但Angle指了指自己的嘴,然后转头狂奔去了厕所,Rupert Young满脸关切地追了出去,Bradley似乎还停留在那种亲吻过后的惊诧里,没有回神。

Jeremy叹了口气,他现在非常责怪制片人Julian。当初钦定Bradley演Arthur的是他,钦定Angle演Gwen的也是他。

Julian当初满脸自信地对他说:“想想《丑女贝蒂》吧,那部哥伦比亚的电视剧,赢得了多少收视率!而且那个丑女贝蒂被许多人喜爱!”

Jeremy还记得自己的反驳:“但那个扮演丑女的,却是个真正的大美女!”

Julian毫不在意:“是的,这就是戏剧性的反差,也是我把所有美女都设置成反派的原因。”

Jeremy说:“你会后悔的。”

但现在显然后悔的不是Julian,而是他自己。尽管他使出浑身解数,想把这场戏拍得唯美一点,但两个演员实在没有一丁点的入戏。

所以Jeremy带了一股怨气,走到Bradley的面前,将还处在混沌中的Bradley拉到摄像机前:“你自己看。”

Bradley钻进幕布后,不一会儿就钻了出来,脸上带着喃羞尴尬的歉意。他们的表演确实很“形式”,这对专业演员来说,有点太丢脸了。

Angle在厕所里干呕,她捂着嘴对Rupert说:“求求你了,别靠近我。”

“Angle,究竟怎么回事?”Rupert想要凑近她的脸,却被Angle一把推开了。

“给我拿一支牙刷和牙膏过来,好吗?”Angle的声音闷在手掌心里,Rupert点点头,拔腿跑向了城堡附近的一家便利店。

“你怎么不说话?”Jeremy拿手上的剧本拍了一下Bradley的肩,其他人的眼神不时地瞟到Bradley身上,他们都在好奇刚刚发生了什么。在Angle没回来之前,Bradley是唯一的答案。

“那再拍一条好了。”Bradley心不在焉地说。

“天呐!你嘴里是什么味!噢,大蒜!是Colin的大蒜对不对?Brad,你实在恶作剧过头了!”Jeremy对Bradley的同情瞬间就消失了,他现在坚定地站在Angle那一方,“现在,马上,买一支强力的清香味牙膏,去漱口!马上!回来给我接着拍!”

Bradley魂不守舍地出了门,没有一点平时牙尖嘴利、活力四射的样子,其中一个副导演凑到Jeremy边上,颇为不安地说:“Jimmy,我看,还是算了吧。看样子,他都傻了。说实话,如果是我·····恐怕更糟。”

Jeremy把剧本重重地往凳子上一甩:“没什么可说的,必须重拍!”

Bradley跌跌撞撞地回了他的法国宾馆,拿起一支牙膏,用力地刷着。他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嘴上白色的泡沫不断地从嘴里涌出来,又成团成团地滑落,水龙头哗哗的水声将这些泡沫瞬间冲到了下水道。他的嘴唇逐渐鲜红起来,在白炽灯的映衬下,像涂了一层泛着光泽的啫喱。

这令他联想起Colin的嘴唇来,他的嘴唇比较薄,Colin的嘴唇比他厚,下唇的凹痕在抿嘴时会给人可爱的感觉,而微张时,又带着调皮的性感。

可怜的Bradley完全陷入了自我怀疑的恐慌中。他走进卧室,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搜索那些Gay的照片,看看能否引起自己的“性趣”,结果失望地发现毫无性致。他又搜索了几张自己感兴趣的那种金发火辣美女的沙滩比基尼照,发现自己还是一名异性恋。接着,他翻出几张Colin的照片,可悲地发现自己无法克制地盯着他略张的嘴唇无法自拔。并开始想象深入亲吻时会多么美妙。那不难想象,他吻住Colin的双唇,撬开他的牙齿,舌头纠缠,Colin带着点鼻音的呻吟,他会亲吻他的全部,在他身上律动。

这是Bradley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只是略略想象那个场景,便欲火焚身,无法自拔。但与此同时,他陷入了更大的困惑:为什么,单独对Colin产生欲念?现实中的其他男人行吗?他不知道。

无论如何,Bradley庆幸Colin在这个时候去其他剧组拍摄《Parked》了,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也让他有时间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末的时候,Bradley飞了趟美国,他急切地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于是他进了一家Gay吧。在那里搜寻证据。然而满眼望去,不是这个太娘,就是那个太man,不然就是太胖,又或者太矮。总之,没一个让他喜欢。

就在他准备打道回府的关口,一个男人从酒吧门口进来。他的脸孔被淹没在几个吞云吐雾的烟卷中。但瘦长的身材一眼就引起了Bradley的注意。

“这么挑食可不好。”他直直地朝Bradley走来,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在Bradley的肩头。对方穿着一件皮夹克,头发微卷,大腿修长,有一张稍长的脸,因为过瘦,颧骨凸了出来。但这依然无法掩盖他精致的美貌:漂亮的宝蓝色眼睛、坚挺的鼻子、肉色饱满的嘴唇。

“你知道这酒吧里有多少男人为你疯狂吗,亲爱的?”那人的手背轻抚Bradley的脸颊,眼睛随着手背在他脸上饥渴地游移,“你不属于这儿,为什么来?是好奇吗?”他说话的时候,将下半身和嘴唇同时靠了过去,“其实,男人和男人,更舒服。信我。”最后两个字,他是压低嗓音送到Bradley唇边的,与此同时,他还将自己胯下已经半硬的东西轻轻撞了一下Bradley。

他轻轻地咬住Bradley的耳朵,下半身黏在Bradley身上不住磨蹭:“我们两个一样高呢,做起来一定舒服极了。”

Bradley被对方急促的呼吸所感染,于是开口道:“走吧。”

对方惊喜地笑了一下,啄了Bradley一口:“我保证你会很舒服的。”

酒店的房门被粗鲁地推开又关上,男人挂在Bradley身上,“亲爱的,我都等不及洗澡了。你不会怪我吧?”

Bradley闭上眼睛,咬住那片朝思暮想的下唇,“Cols,Cols,Cols······”

对方忽然停下来,笑意盈盈地看他:“谢谢你给我取的新名字。Cols,是Colin的简称吧?你喜欢那种婴儿柔软纯洁的感觉?”

Bradley睁开眼睛,对方还在笑,宝蓝色的眼睛亮得惊人。不过笑容渐渐地因为时间过长而可怕起来。

“你知道吗?亲爱的,我从不给人当替身。”

Bradley顿了一下,转过身去,一屁股坐在床尾,挫败地拿手搓着脸。

“我很喜欢你,但显然你已经有了意中人。而且这个意中人,跟我有几分相像。其实刚才我一直试着说服自己,就算当替身也没关系,和你这样的人一夜情,将是毕生难忘的美妙经历。但当你意乱情迷地吻我,嘴里却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时,我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然而,Bradley满脸疑惑地看向对方,半晌开口道:“这么说,我是双性恋?”

男人耸耸肩:“不知道,你看起来是个异性恋,不过显然有一些同性上的疑惑,促使你进Gay吧找一个男人当试验品。那个你喜欢上的男人,叫Cols吧?”

“我不知道那种感觉叫不叫喜欢。”

“你想操我吗?我的意思是,我全裸站在你面前,你有反应吗?”

Bradley露出不确定的神情。

男人便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过来,试试看。”

“你不是不当替身吗?”

“我没想着当替身,只是替你检验一下性向罢了。”

“如果我说完全没有反应是假的。”

“这么说你还是喜欢男人的咯。”

“也许吧。”

“那其他男人呢?”对方走开几步,从地上掉落的外套里取出手机,在Bradley身边坐下来,向他展示各种各样的男人,但Bradley只对同一款男人感兴趣。

“看起来,你只喜欢跟你的Cols像的那种男人。”

“好吧,那这种情况,究竟是双性恋,还是异性恋?”

“这个,我也不知道。”

评论(3)
热度(15)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