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AM】一只烤鸡引发的卖身契

梅林实在是太饿了。这不能怪他。他太倒霉,路上碰到一个抢劫的,把他所剩无几的干粮和一点钱都偷走了。

该死的小偷!下地狱去吧!梅林恶狠狠地诅咒道。突然,梅林的鼻尖神乎其技地闻到了一丝烤鸡的味道。他循着味道,口水吞得越来越厉害。这座房子看起来还不错。梅林试着敲了敲门,但没人应。他推门进去,像条猎犬一样,准确地摸到了厨房。那儿放着一只热乎乎的烤鸡。梅林再次喊了几声,依然没人应。

他犹豫了一下,但高尚的情操在肚子面前起不了作用。

“大不了给这屋子的做几天工还回去!”梅林这样想。

接着,他环视了一下整个厨房,还算干净。这与客厅的杂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梅林洗了把脸,撕下一只鸡腿。焦脆的皮肉从烤鸡身上分离出来,冒出丝丝热气。梅林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油乎乎的鸡皮和滑嫩鲜美的鸡肉在他的舌尖打转。

“太···太好吃了!”生活在穷乡僻壤的梅林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几次肉,而且多数时间吃到的只是熏肉。这样新鲜的烤鸡,梅林从来没有吃过。

“这个时候要是来点苹果酒就更好啦!”梅林一边说一边眼睛骨碌碌地在这厨房转悠。一只手犹犹豫豫地伸向上方的橱柜。那里说不定有呢。

柜子打开了,横躺着四个酒瓶。梅林打开其中一个,浓烈的辛味和香气混杂在一起。“是白兰地啊。”梅林遗憾地撇撇嘴,想放回去。但转念一想,这又不是在埃尔多,妈妈可管不着自己。偷偷喝一口没关系吧。再说,光吃烤鸡有点干啊。

梅林快速干完了一只鸡腿,意犹未尽地吮着手指。好想······再吃一只啊。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是看着不完整的烤鸡,一只鸡腿孤独地伫立着,好像在无声暗示梅林快点吃掉它,好同另一只鸡腿去作伴。

好吧,那就再吃一只鸡腿,真的不能再多吃了。梅林快速撕下另一只鸡腿,一口白兰地一口鸡肉地吃起来。接着是鸡翅膀,梅林觉得鸡翅膀的骨头又脆又苏,于是全部吃进了肚子。鸡胸脯一口咬下去就像被炸过的肉那样冒着滋滋的油,滑过嘴唇时那种美妙的触感让梅林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呃!”梅林打了个饱嗝。酒瓶已经空了,烤鸡剩下一个骨架。他摇摇晃晃地朝外面走去。梅林很容易食困,尤其是晚上,吃完没多久,梅林就会倒头呼呼大睡。现在,梅林觉得更困了。客厅的沙发虽然有点乱,但看起来很柔软。梅林一头栽进沙发里。他喜欢趴睡,油乎乎的嘴跟沙发里上等的羊绒垫来了个亲密接触。梅林在梦里梦见自己啃了一嘴的羊毛。他呸呸地吐几口口水。羊毛一点都不好吃,好讨厌啊。

“what the hell······”房子的主人打猎回来,看到一个在他客厅里呼呼大睡的陌生人。对方看起来很瘦,而且穿得破破烂烂的。主人仔细凝视梅林趴睡时的半张脸,确定自己不认识他。

“起来!给我起来!”亚瑟恶劣地用脚踢梅林。

梅林发出那种“嗯~~嗯~~”的撒娇声,翻了个身。他以为在自己家呢。

亚瑟气得去厨房拿冷水,打算浇醒这个不速之客。在看到厨房的烤鸡和酒瓶后,倒吸了一口气:“我的烤鸡!”

亚瑟怒不可遏地拿厨房的垃圾桶接了一桶凉水,毫不犹豫地浇在梅林身上:“给我起来!”

梅林吓得啊了一声坐起来,身上滴着水,惊疑不定地睁开眼睛。

“你!这个可恶的小偷!胆儿够肥啊!”亚瑟想起自己的香草烤鸡就气得发抖。

梅林回过神来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漱漱发抖,身子一下子扁下去:“对不起,我吃了你的烤鸡,喝了你的白兰地。但我发誓,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太饿了······我的钱被小偷偷了。”

梅林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因为现在他也是一个小偷。

“你这什么意思?别人偷了你的钱,你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擅闯民宅,然后偷别人的东西了吗?”羞耻心烧得梅林整个脸颊通红,他想不出任何话来反驳。

“喂,小不点,不会我浇你一桶凉水,就发烧了吧?”梅林的身子看起来太弱不禁风了,亚瑟也只是吓唬吓唬他。梅林不正常的红晕,让他有点担心玩过头了。

梅林小声地回了一句“没有”。然后抬起头,十分认真地恳求:“这几天我会留下来帮你干家务,只要你不把我送到警察局·····留下案底不好。妈妈会伤心死的。”

“你身上又没钱又没地方住的,我看你是打定主意赖在这儿不走了吧?”梅林的脸皮有点薄,被戳穿后,更加火一样地烧了起来。同时又隐隐地十分委屈,便红了眼眶。

“怎么跟个女人似的!”亚瑟火大地砰一声放下水桶,“现在,先把衣服裤子都换了。”

梅林诧异地看着他。

“看什么看,还不快跟上!”亚瑟径直往前走,进了卧室,打开衣柜。

“衣服可能有点大,不过你先将就一点吧。”亚瑟扔了一件白色亚麻的衣服到床上,“还愣着干嘛,快点脱衣服!”

梅林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特别难为情。但是亚瑟不耐烦起来,梅林连忙脱掉蓝色衬衫和棕色裤子。因为喝了酒的关系,浑身红彤彤的。

“好漂亮!”亚瑟在心里惊呼,丝毫没发觉自己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梅林的锁骨。

梅林被看得更加不好意思,他迅速背过身去,脱下湿哒哒的内裤。

“擦干。”亚瑟沙哑地递上一块干毛巾。

“谢谢。”梅林胡乱擦了几下,快速套上衣服。

梅林和亚瑟一样高,但是亚瑟比他壮。所以裤子松松垮垮地掉下来,衣服也显得空空荡荡的。亚瑟觉得还是不穿衣服的梅林更好看。

“家里缺少个打扫的,你留下来给我收拾,我就不报警。要不然就抓你去警察局!”亚瑟煞有介事地威胁,心里却笑开了花,“当然,没有报酬!”

“那我要做几天?”梅林很认真地问。

“唔,我厌了那天。”

评论(1)
热度(9)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