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17章

Chapter 17

“Col,还能走吗?”Bradley将手机重新放回裤袋里,见Colin身子一摇一晃地朝路口走去。

“我没醉。”

“每个酒鬼都这样说。”Bradley小跑几步跟上,摆出那种不放心刚学会走路的儿子的那种奶爸架势——两只手无意识地随时张着,似乎他下一秒就会摔倒似的。

Colin扑哧一声笑出来,觉得Bradley有点小题大做。

“Love of mine some day you will die,but I’ll be close behind,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Colin的手机响起来,是他最爱的小死车。说实话,一部十足古董的手机,配上慢摇的铃声,诡异的同时还让人想笑。

“Hello?”

“Colin·Morgan?I’m Darragh Byme.”

“Ah!”Colin一下子挺直了腰,酒也醒了八分。

“恭喜你,通过了面试。三天后来剧组报道。我们先做一些前期的沟通。这不会很困难吧?”

“Oh,完全不会。谢谢。”

“Brad,I’m sorry.可能旅行要提前结束了。”Colin顿了一下,仍难掩欣喜,“Parked!那个我非常重视的电影,刚刚导演亲自打电话过来,说通过面试了。”

然后,他们一周一次的见面迫不得已被取消了。Colin在都柏林的Parked剧组一呆就是一个月,回到阿马郡时,已经是12月份的事了。回到家,Colin又马不停蹄地加入了学车大军,考虑到英国驾驶证的难度,整整两个月,Colin都在埋头苦练。

Bradley期间也去过一次,Colin比他2个月前见到时更瘦了,整个脸颊都凹陷下去。

“Cathal是个瘾君子,我总不能胖乎乎的吧?”

“你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看起来确实离瘾君子不远了。”Bradley生气的样子令Colin颇为愉悦。

之后,Bradley飞到南非和巴西各踢了一场足球,还在加利福尼亚搞了一次冲浪。直到Merlin剧组开机,两人才重新聚在一起。

Bradley进剧组的第一天,就迫不及待穿上了全副武装的盔甲,与Leon骑士的扮演者Rupert Young比划起来。

“啊,他真是太帅了,不是吗?”Angel笑着和Rupert Young招手。

“Wow,看起来有好事啊。”Colin同她一道走过去,手上拿着一部相机。

Bradley带着头盔,整个人气喘吁吁的,还处在运动过后的兴奋中:“Hello,Colin·Morgan.”

他的咬字很重,显然已经进入骑士状态。他就这么喘着粗气,一动不动地站在Colin面前。Colin挑了一下眉:“你还真是会奴役人。”说着将相机挂在身上,空出两只手,将Bradley从头盔下解放出来。当然还有盔甲。

“只是确保你的手艺还没有生锈,毕竟当了几个月的瘾君子,可能忘记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了。”

“这话听起来可不友好。我接其他戏让你很难受?”

“准确地说,是你这幅皮包骨的样子破坏镜头感,影响收视率。”

“我相信剧组的化妆师会搞定一切的。”

“I hope so.”

“等等,这是什么?”Colin发现Bradley的骑士服还多了一条皮带。

“这个,就是我要抗议的东西!”Bradley恨恨地说。

“well······”Colin正打算取笑一下这根皮带上的两条卡通龙,却突然听到三声短促而低嘎的鸟叫。

“这鸟叫声很特别。”

“像是给死人报丧的。”Bradley夺过Colin手里的东西,“去问问道具组不就知道了?顺便把这见鬼的玩意儿还回去。”

但当他们踏进道具组的前门时,都愣住了。

“真怀疑我们进错剧组了。”

“Yeah.”Colin呆呆地望着道具组前头的院子。那里关了一头体型像棕熊的豪猪。旁边的大树上挂了十几个鸟笼子,里面是清一色通体漆黑的渡鸦。其中一只渡鸦看到Colin,不安地煽动着翅膀,发出刚才他们听到的那种叫声。

“我还以为你受所有动物欢迎呢。”Bradley幸灾乐祸地跑进去,却发现道具组只剩一个看门的。

“Mia、Ella她们上哪儿去了?”

“她们找了几个组务一起跑去马厩那里搭猪圈了。”

“我的天,剧组要变成农场了吗?”

“我觉得更像杂技场。你看——”Colin指了指外面,一个穿着也是通体漆黑的男人,正用口哨逗那些渡鸦。

“这下子Fred有竞争对手啦。”看门大叔用一种兴奋的调子说。

Fred是剧组请来的马术表演者,他原本在德国的一家杂技团工作,拥有众多粉丝。Merlin剧组的那些小姑娘,见到Fred在马上的英勇身姿时,也很快沦为Fred的粉丝。这当然招致一部分男士隐秘的嫉妒。

然而当那个通体漆黑的男人转过身来时,两人同时惊喜地叫出声来:Mackenzie!

那个叫Mackenzie的男人笑着走过来跟两人握手。

“天呐,你能过来演我真是太高兴了!”Colin脸上闪动着遇到强者特有的兴奋感。

“这也是我想说的。”Bradley伸出手去,同他打招呼。这个脸型千年不变,却极有辨识度的演员,他在《加勒比海盗》里的表演,至今令自己印象深刻。

对新人演员来说,最喜欢老司机,也最恨老司机,特别是才华横溢的,可以学到许多东西的同时,被压戏也是一定的。而第一集作为一部电视剧的重头戏,能请到Mackenzie,实在是他们的幸运,也实在是他们的不幸,因为这位37岁的老司机,以即兴发挥出名。这意味着,在拍摄过程中,你不仅要全神贯注地与他对戏,还得学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随机应变。

晚上,导演和编剧召集大伙儿一块开会。第一个是坏消息,大意是第二季必须比第一季做得更好,才能保持傲人的收视率。而为了精益求精,剧组决定边拍边做。所有拍摄完成的镜头,马上拿去做成品,做完成品后再审核一遍,如果效果不理想,即使拍完,也得重来。因此在拍摄中通过并没有用,必须成品通过后,才算真正告一段落。

第二个是好消息,导演放宽了表演的尺度,他认为Colin和Bradley已经拍了一年了,不管是表演经验还是人物理解上,都比第一季更为深刻。所以可以适当自由发挥。这个消息令两人相当兴奋,尤其是Bradley。这意味着,他那些稀奇古怪的点子可以通通试验一遍了。

第二天6点钟,Colin和Bradley早早来到Camelot的广场前,讨论他们的第一场对手戏。

“第一集的剧本大概就是一个又可怜又忠心的仆人拯救又自大又愚蠢的王子的故事。”Bradley穿着那件红色的夹克衫——他的心爱戏服单品之一,如是总结这一集的剧情。

“总的来说Merlin更可怜了,”Colin看着手里的剧本笑得既得意又狡黠,“看来大家再也不会怀疑我瘦的原因了。”

“Oh,poor Merlin~~~”Bradley捏着嗓子,模仿那些女人,逗得Colin咯咯大笑。

“你别得意,既然观众这么同情你,那么为了让Merlin看起来更可怜些,我建议你蹲下来,给我当马垫。”自从导演说了可以自由发挥,Bradley脑子里的那些恶作剧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你就不怕观众骂死你吗?”

“出效果就行。”

“你还真是······”

“我觉得Bradley的主意不错,我们可以试着拍一条。”说话的是导演Jemmy。

Bradley当然没有真的踩上去,尽管Colin做好了那种准备,他只是非常轻的踮了一下,力道都在马鞍上,Colin于是颇为同情Bradley的坐骑Torrento。一条拍完后,站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慰性的摸了摸它的脖子。Torrento似乎也非常委屈,不停地拿马头往Colin怀里窜。

“似乎我才是摔倒的那一个吧?”Bradley不满地从气垫上站起来。

“你把Torrent都勒红了。”Colin皱着眉头,轻轻抚摸马鞍部分的那一条勒痕,心疼显而易见。

“All right.果然大家都同情弱者。像我这样的,就算肋骨断掉,估计也让我‘走两步’看看严不严重。”Bradley一边说,一边拿手捂着自己的腰侧。

“什么,你肋骨断了?”Colin急忙跑过去,却见Bradley一脸得意地看着他。

“幼稚。”

“谁让你不履行仆人的职责把我扶起来的?”

两人正说笑间,Mackenzie到了,于是两人收起玩笑,正式进入了拍摄阶段。Mackenzie扮演的Cedric先是暗中弄坏了Arthur的马鞍,然后上前充当好人。Arthur听信谗言,将Cedric收为临时仆人。

“啊!”Cedric弯腰,痛得叫了出来。

“I’m sorry.”Merlin的腔调和表情都是那种故意欺负人的得意。

“卡!”拍摄停下,所有人响起热烈的掌声,Colin的这个即兴发挥太漂亮。连多年老戏骨Mackenzie都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为什么我读剧本的时候完全没有感受到Merlin的嫉妒,你却表演出来了?”晚上拍摄结束的时候,Bradley问他。稍后又补充道:“你真是个天才!”

“因为他在你肩上掸灰尘的动作太讨厌了。”Colin在心里想,嘴上却是半真半假,“因为他把讨厌的感觉演得很好,所以我就顺着这种讨厌的感觉,打了他一下。”

评论(5)
热度(8)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