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16章

Chapter 16

Bradley看见Colin的叉子往他盘里伸,便抬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Colin的套餐里面有一根香肠。Bradley很自然地将自己的叉子伸过去,叉走那根香肠。Colin则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Bradley盘子里的鸡蛋。

这个习惯是在不经意间养成的。拍摄日的某一天晚上,他们两个外出吃饭,Colin叫了一个印度套餐,不想端上来时,里面有一根香肠。Colin看到后愣住了,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接着他叫了服务生,打算把香肠退回去,但服务生说这样不太卫生,餐厅不接受这种退货,建议Colin直接扔掉它。

在这期间,对面的Bradley一直不动声色地吃着自己盘里的煎牛排,显得颇为严肃。实际上,

他有点幸灾乐祸。

Colin两手拿着刀叉,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作为一个打两份零工支付大学学费的穷学生代表,他确实不大习惯浪费食物。

“扔掉它很困难吗?”

“有点儿。”Colin说着将叉子转了转,准备遵照服务生的意见扔掉香肠。

Bradley不动声色地咽下一块切好的牛排,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赶在Colin之前,叉走了那根香肠。这个举动有点儿鲁莽,还带着点儿竞技游戏的味道——比谁更快叉到香肠。但最主要是解围。虽然有点担心这种“越界”可能让一向注重隐私和个人空间的Colin不舒服,但意外地,Colin似乎非常开心有人替他解围。

从那以后,一种新的习惯被培养起来了。正如每一段长久相处的关系最终都会创造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纽带那样。显而易见的,Colin如果点了什么,迟迟没有动的话,Bradley就知道有问题了。然后他会吃掉那部分Colin不能吃的食物,Colin也学会了到他的盘子里觅食。久而久之,Colin在的时候,Bradley习惯性地会挑那种半荤半素的套餐,防止Colin的食物有问题。毕竟,他能吃的实在太少了。

Bradley盘里的煎蛋很快就见了底,这是Colin孩子气的捉弄方式之一——吃光他盘子里的食物,看Bradley无奈又认命地只能吃剩下的肉类,是Colin的一大享受。

在剧组里,Colin一向调皮,喜欢装神弄鬼地吓唬人,比如Angel有一次在走廊里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吓得半夜以为见了鬼,其实只是Colin的恶作剧罢了。但Colin虽然调皮,只是Bradley发现,他在自己面前尤其孩子气。这点确实越来越明显,不同于捉弄别人的那种故意吓唬或者推搡,那是单方面的;他对自己的恶作剧,往往需要双方共同配合演出。Bradley认为这是种不错的培养感情的方式,可以增进演戏时的火花,也就十分纵容外加配合了。

Colin已经提前预定了今天下午2点开始的一场舞台剧,因此两人点了好些早餐,从十点吃到十一点,打算省去午餐,直奔下午茶。对于舞台剧的选择,Colin喜欢三类,一类是传统的莎士比亚剧,二是黑色幽默的近代佳作,三是魔幻文学。Bradley在这方面没有任何意见,Colin喜欢什么,便陪着看什么。Colin这次选择的是品特的《送菜升降机》,延续了Colin主演的舞台剧《Vernon God Little》那种荒诞的基调,只是更具威胁性,更令人不安(外界日益巨大的竞争压力造成渺小个体精神上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是品特独特的主题)。

“你的职业危机感未免也太重了。”Bradley在下午茶的时间对这部戏剧作了一个投射性的点评。

“被你看出来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James商量了第二季中间的拍摄时间。这才休息几天?你就跑去试镜,”Bradley顿了一下,严肃得近乎劝诫,“我知道你有艺术上的野心,但身体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我只是希望表演更富感染力。”

“如果你打算一直跟我谈表演的话,那我只想提前结束这次旅行。”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为表演吵架了。Bradley希望表演和生活是相互关联又相互独立的两个领域,而Colin则将它们彻底合一了。这让他们相处的某些私下时间(工作时间仍然是愉快的),因这个问题而陷入尴尬的境地。

静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在片场,Bradley很欣赏Colin的工作狂属性,但私下里,Colin的生活,除了音乐外,几乎交给了表演,这让Bradley有时不耐烦,他们偶尔通过游戏、幽默和音乐处理那些时刻,但Bradley毕竟是人,长此以往,他感到的是厌倦。

Colin搅动咖啡杯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感到心烦意乱或者想要引起Bradley注意的时候常常这样。接着,他抬起头来,直视着Bradley:“走吧。”

“什么?”Bradley以为Colin真打算结束这次旅行。

“去酒吧。”

Colin带头走在前头,格拉斯哥的11月已经很冷了,他在格子衫外又加了一件夹克。Bradley随他走到一条十字路口。

“去哪儿?”

“Glasgow最大的酒吧。”

“你疯······”Bradley还没说完,一辆出租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Gin 71.”Colin钻进了后座,招呼Bradley一同进入。

Gin 71是一家有点复古的酒吧,屋顶的天花板明显带着阿拉伯风味,地板的瓷砖又有些地中海的味道,中间的吊灯是法式新巴洛克的,照亮Gin 71的投影则联想起美国的展厅。

这种混乱的装修风格是Glasgow大部分酒吧的特点,它们常常集教堂装饰、异域风情、太空科幻于一体,Colin曾这样评价Glasgow酒吧的装修:它体现了人的渴望。人们希望一个圣洁的世界,一个新的世界和一个无限的未来。

他们到达酒吧的时间是晚上七点,人还不多。酒保有一搭没一搭地同一个美女聊天,保安身后别着对讲机,正同一个女服务员调情,值班经理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力,不断指使手下进出厨房,确保下半夜的酒水供应齐全。

Colin寻了一个安全的角落坐下来,“这家酒吧很不错,酒好人好。”

“你胆子真大,万一被影迷发现,可有得麻烦了。”

“制造一点似是而非的绯闻也不错。”

“我不是说这个,而是说不能好好享受。”

“好吧。”

不过Bradley毕竟喜欢热闹的场所,随着人流量的逐渐增多,他渐渐放松下来。特别是当他走了好几个回合而没人发现时,几乎完全忘记自己是一出热播剧的主角了。

但即便没人认得出他来,英俊的面容依然渐渐吸引了许多女人的目光,上来搭讪的也越来越多,Bradley对此颇为享受,但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

“够了,停下。”Bradley一边应付美女,一边盯着Colin,谨防他再这么灌下去会酩酊大醉。

Colin是个酒鬼,这个认知是在进剧组两个月内形成的,他喜欢喝苹果酒,而且常常喝醉,当然,那都是休息日或者节假日。

现在,Colin已经喝了一杯威士忌,一杯玛格丽特,一杯蓝色马提尼。他摇晃了一下空杯,身体因酒精而渐渐发热,于是脱下灰色的夹克衫,解开两颗蓝格子衬衫上的纽扣。

“wow,想不到小朋友喝了酒,还是蛮性感的。”一位穿着红色紧身连衣裙,酥胸半露的金发女郎走了过来,“我请你。”她将一杯瓦伦汀放到Bradley面前,调情的意味不言而喻。

“不好意思,我只想跟我的朋友安静的喝酒。”

然而这位金发女郎实在很大胆,她自顾自地贴着Bradley坐下,“其实我是你忠实的影迷,王子陛下,您比电视上更英俊迷人。”这是Bradley碰到的第一位狂热粉丝,看起来颇为棘手。

Colin转动着面前的酒杯,考虑是否要泼对方一身,在听到是Merlin的粉丝时,只好啪的一声,愤怒地将酒杯放回原位。他可不想在这时候出什么“侮辱粉丝”的负面新闻。

“他在现实中也会变魔法吗?”这位粉丝想要找一点话题,但她已经喝得半醉了,问话的时候,金发女郎倾过半个身子,在Bradley的耳边呼出酒气。

Bradley十分厌恶地避开了,那浓烈的酒气钻进他的鼻腔,使他的胃痉挛地抽搐了一下。他蹭的一下站起来,想要离开座位。不料半醉的金发女郎也贴着身子站起来,“如果你愿意跟我一夜情,我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说话的时候,她摸着自己半露的乳房,将衣服又朝下拉了些。

突然,一个巴掌印出现在金发女郎的脸上,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接着一杯清水又泼了过来。

“亲爱的,不好意思,我来迟了。”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美女出现在Bradley面前,朝他狡黠地眨了下眼。

“哦,怎么会呢,我也刚到不久。”Bradley说着上前,搂住了金发美女的细腰,在她粉色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谢谢。”

金发女郎不甘地瞪了来人一眼,对方却不给她机会,“亲爱的,我们走吧。”随即,Colin站起来和Bradley一起出了酒吧。

“刚才谢谢你替我解围,还出了一口气。”

“不客气,我只是刚好经过这家酒吧,看到你需要一点帮助而已。”

“Bradley·James.”

“Georgia King.对了,我有看你的演出,很棒。”

一只啤酒罐被Colin喝完后丢在地上,一脚踩下去,发出“砰”的一声,前头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

“这位就是今年最璀璨的影视界新星吧?Hello,Colin.”

“Hello.”

“对了,我也是学表演的,真希望有机会参演。”Georgia King有些羞涩地看着Bradley,“当然,刚才救你可不是因为这个。”

Bradley被逗笑了,便问她:“你多大了?”

“今天刚满22。”

“你生日?”

“对啊,如果不介意,可以过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Bradley看了一眼醉醺醺的Colin,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

“没关系,这是我的电话,有朋友在等我,先走了。”

等对方进了隔壁的酒吧(显然她刚才找错酒吧了),Bradley故意在Colin面前炫耀了一下手机。这是男人的本能。但Colin似乎喝醉了,没看他。

评论(1)
热度(9)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