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第十四章

Chapter 14

秋季的山坡有些冷,Bradley和Colin出了车门后便多添了一件衣服。Bradley套上的是一件黑色的夹克,Colin则是一件暗青色的连帽衫。两人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Bradley在前面走,Colin跟在后面,距离是很得体的英国式——也就是说,两人之间的距离比较远。

这是寻找“The Real Merlin&Arthur”的第二天。他们要去Arthur小时候成长的地方Caer Gai&Llanuwchllyn森林,然后前往Arthur征服巨人的Bwlch Y Groes。

在摄像机看不到的地方,Bradley面无表情地向前走着,Colin跟在后头。这是他们中场休息的时间。前面有一家咖啡馆,他们决定进去喝一杯咖啡再上路。连续两天的驾驶让Bradley彻底疲惫下来,人也变得寡言少语。现在他们已经参观过Caer Gai,将要去Llanuwchllyn森林坐环湖游行的小火车。

Colin在咖啡馆的靠窗位置坐下,Bradley给自己点了一杯拿铁。

“我想,我们应该休息半个小时。”Bradley转过头去,对另一桌的摄影团队说话。

“All right.”四个小伙子忙不迭地点头,尽管他们与Bradley年纪相仿,但Bradley沉下脸来,便有种威严的相貌。他们猜测,这是Merlin剧组找他演王子的另一个原因。在严肃的时候,很有种领导派头。

Colin搅动杯子里的咖啡,勺子与陶瓷杯发出清脆的碰撞,将Bradley的目光从窗外拉回来。看着Colin稚气地吸引他的方式,一丝笑意不自觉地爬上Bradley的嘴角。这两天来的疲累似乎终于有了一点回报。接着,Colin起身,坐到了Bradley旁边,在Bradley诧异的眼神中,将一只耳机递给他。

“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然后自顾自地插上另一头,将身子往下挪了一大截,舒舒服服地在沙发上半躺下来。Bradley忽然觉得什么烦闷都没有了。

Colin了解他,正如他了解Colin一样。Colin觉察出他的疲惫,但没有表现得很内疚,自责自己不会开车什么的,而是用了一种更舒服的方式来处理他的疲惫。耳机里放着那首他爱听的《Memory of a Free Festival》。Bradley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很满足。

Colin似乎睡着了,头歪向Bradley,腿舒服地大张着,无意间与Bradley的碰在一起。Bradley没有挪开,咖啡馆的暖气让人懒洋洋的,萨克斯悠扬的笛声飘在空中。Bradley想,日子就这么下去该多好啊。

但日子当然不会这么过下去,半个小时后,他们还是起身前往Llanuwchllyn森林。不过为了让旅途增添一点趣味,Bradley发明了著名的“猜歌手”游戏。他和Colin同时听一首歌,然后迅速猜出歌手的名字。这项比赛采取积分制,每猜对一首,就积2分。一旦积分领先10分,便可以指使对方干一件自己吩咐的事。

两人在旅途上厮杀得相当愉快,Bradley以上世纪音乐见长,Colin则更现代化。最终,Colin凭借庞杂的音乐爱好,第一局险胜;但第二局的随机播放,似乎是Bradley的专场,特别是当音乐播放到一首名叫《You’re the voice》的歌时,Bradley激动地连连大喊:“I got it!I got it!”

Colin看着他,Bradley兴奋地像个孩子。突然,Colin似乎想到什么似的,也兴奋起来,他将半个身子都转过去;“Brad,我们去Glasgow吧!”

“Glasgow?”

“我在那儿读书,很熟。”

“这是你赢了第一局的愿望?”

“唔,也可以这么说,带我去Glasgow!”

“缅怀你的母校?”

“No No No,我们去听音乐!”

“Oh,我差点儿忘了,The City of Music。”

“还有戏剧!”

就这样,当Bradley和Colin结束为期三天的拍摄后,并没有各自回家,而是买了去Glasgow的车票,Bradley说明年5月底,他们如果留在Cardiff拍摄的话,就可以参加那儿的大周末音乐节,Colin则兴奋地说起6月底举行的Glastonbury Festival音乐节。

“前提是你能抢到票。”Bradley说完,两人大笑起来。

火车从北威尔士一路驶向苏格兰西。

Colin和Bradley到达Glasgow那个皇家音乐戏剧艺术学院的时候,已经傍晚了。他本来想先探望一下自己的老师。

“我们先去订宾馆吧,明天再过来。”

Colin的母校建在半山坡上,他们沿着陡峭的山坡慢慢往下走,可以看见山坡下零星的黄色,那些咖啡馆、戏剧院正是热闹的时候。走到山坡底,便可以看到一座广场,有戴着奇怪帽子的骑士雕像,中央是一座喷泉,图书馆的门廊前伫立着两根古希腊时代的圆柱、博物馆的外观像座未完成的建筑,准备随时吞下最新的遗物、戏剧院的门大开着,售票窗口有一个穿格子毛衣的中年妇女正在打盹,隔壁的酒吧用一个突出的圆盘时钟作装饰,还有沿街吹奏萨克斯的街头艺人。在这里,英国人的保守与苏格兰人的直爽和艺术家的热情并行不悖,奇异地融为一体。

Colin惬意地在街头漫步,他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第一次来这里,就感觉自己属于这儿。这是种久远的羁绊和记忆,来自灵魂深处。”

“这儿是艺术的天堂,我没说错吧?”

“是精神的避难所。”Colin的讽刺性幽默又发作了。

“这么说,我们都是难民咯?”

“还是无家可归的那种。”

两人都被对方逗乐了,加上音乐的感染,Colin竟然在街头跳起舞来!这可一点儿都不像他,至少Bradley认识的Colin可不会大方在街上展示自己的才艺。Colin跳的是爱尔兰传统的踢踏舞,不远处一个打鼓的年轻人开始配合Colin脚下的节奏,Colin半个身子隐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脚下的节奏十分明显。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三分钟,Bradley是街上唯一的观众。

Colin跳完后,向Bradley伸出手,Bradley以为Colin在邀请自己跳舞,便搂住了Colin的腰,Colin笑了一下:“要跳华尔兹吗?”

“难道不是?”

“先生,三英镑。”Bradley这才反应过来,Colin向自己讨表演费呢。

“我看在古代,你很适合做一个宫廷小丑嘛。这是个好主意,让Merlin当Arthur的小丑。”

“喂!在传说中,我可是你的导师!”

“在传说中,你还是一个老头儿!”

Glasgow的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前,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家旅馆。

“怎么回事?为什么附近的旅馆都满了?”Bradley和Colin在跑了五家后,终于觉察出不对劲。

“这周末有Coldplay过来驻场演出!”旅馆前台的一个小姑娘兴奋地说。

“我还以为这儿是爵士乐的天堂呢,什么时候摇滚乐也来凑热闹了。”

“Bradley!”Colin拿手肘撞了一下对方,转头抱歉地对前台小姑娘笑笑,“这儿还有房吗?”

“只有一间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挤一挤。我想附近应该没房了。这间还是一个客人临时有急事要去塞尔维亚才退的。”

“谢谢,我们要了。”

“好的,三楼左转第四间。”

“Brad,我整理一下东西,你先洗澡。”Colin很自觉地打开包包,将一些生活用品拿出来。

“这可跟平时那些兄弟们出来度假感觉完全不一样。”Bradley在脱衣服的时候想,他觉得有点别扭。也许是因为Colin的反应吧。他背对着自己,好像在极力避免视线的接触。

Bradley当然跟男人睡过一个屋,还不止一次呢。那些兄弟们进门总是把旅行箱一扔,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将出了汗的臭衣服扔来扔去,兄弟间的打架有时会闹到浴室。不过跟Colin嘛······只要想象一下两人裸着身子抱作一团,他还是觉得眼前的情况更好些。

Bradley洗完后光着身子出来,中间象征性地围了一块。头发湿嗒嗒地往下滴水,Colin看不下去,到浴室拿了块毛巾扔给他。接着在浴室里洗起澡来。等到洗完才发现单间只备了一套洗漱用品,大毛巾也只有一块。

“Brad,帮我······那个,拿下内裤。”Colin在浴室里喊,然而Bradley正在吹风,完全没听到Colin隔着门的求救。

“Brad!”Colin不得已开了一条缝,“帮我拿下内裤。”

Bradley转过身,刚好看到Colin斜着叫他,上半身探出外面,下半身隐在浴室门后面。

“哪条?红色的还是绿色的?”

“红色的。”

Bradley找了个刁钻的角度将内裤扔过去,Colin一时措手不及,等接在手里,整个人也便出来了。Bradley大笑起来,Colin回浴室穿上内裤后,便出来扒Bradley的浴巾。不过敌我悬殊,Bradley结实的身子以绝对优势将Colin压在身下。

因为刚洗过澡,Colin身上红彤彤的,此时连耳根子都红了起来。Bradley一时不知该拿他怎么办,便只好打算下来。谁料Colin却趁机掀了Bradley的浴巾,然后一个鲤鱼打滚,逃进了浴室。Bradley觉得自己算是看透Colin了,就装无辜,装柔弱呢,其实比哪个都鬼灵精。 

外面半晌没有动静,Colin悄悄开了一条缝隙,便被Bradley守株待兔地提到了床上。Bradley正要以牙还牙,去扒他的红色内裤,忽然下不去手。反正与Colin玩这个“兄弟游戏”,他老是感到没来由地别扭,然后在中途停下来。

“睡觉了!”Bradley放开他,自然而然地睡在左边。

“我习惯睡左边。”Colin示意Bradley往右挪。

“我不习惯睡右边。”Bradley不为所动。

“服了你了,每次到这个时候就摆王子派头。”

“反正你睡右边。”

Colin走到床的右手边,拿了个枕头砸过去。Bradley拿着那个枕头便不肯还,Colin无奈地整个身子都斜过去抢。忽然,Colin来了一招十指相扣,牢牢扣住Bradley的左手,声音也更加低沉:“Brad,还给我。”

Bradley正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门铃响了。Colin应了一声,从Bradley身上爬起来,胡乱套件T恤,便去开门。是一位清洁工。原来Colin在他洗澡时,打电话又叫了一床被子。

评论(1)
热度(8)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