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AM】《梅林之歌》(Songs of Merlin)【散文诗】

      端午节回家,看了本六年前的小黄书,名字叫《比利提斯之歌》。女同爱好者请收好。唯美主义爱好者不可错过。总之浓浓古希腊唯美主义风。把小黄书写得让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们交口称赞,让德彪西配曲,还整成象征主义唯美派经典之作的,也就这么一家了。

    一时兴起,想整个《亚瑟王之歌》,奈何亚瑟人设太傲娇,不适合这么软萌的画风,只好改成梅林啦。原作有140多首散文诗。我因为时间限制(只有2天时间),就仿作了30几首。全篇分三个部分:埃尔多的牧歌;卡梅洛特的颂歌;阿瓦隆湖畔的哀歌。简略道尽梅林一生。

序:梅林的生平

梅林生于公元500年左右一个名叫埃尔多的小山村,面向怀特森林,是两国的交界地,这地区被广阔的密林笼罩,时常有山贼强盗出没,生活艰苦,但人心质朴。

梅林由母亲胡妮丝独自抚育成人,他的父亲巴里诺因强大的御龙力量而遭到邻国卡梅洛特乌瑟王的利用和忌惮,多年来流浪山间,过着野兽般的穴居生活,养成了愤世嫉俗的习惯。

在这片贫瘠而荒乱的小山村,梅林长大成人。他的生活相当简单,有一位很好的朋友,叫威尔,他俩一起度过了许多年少的欢乐时光。

直到有一天,梅林因为贪玩,用魔法挪动了一棵大树,被村里一个胆小的中年男人瞧见。基于儿子的性命和前途,梅林的母亲将他送到卡梅洛特一位知己好友的手中。希望他能学点手艺,并且学会保护自己。

卡梅洛特是当时五个国家中最繁荣,也是最痛恨魔法的国度。梅林在那里度过了十年左右的时光。

因为某种巧妙地命运安排,梅林在卡梅洛特作了亚瑟王子的贴身男仆,亚瑟王子本人十分依赖这个看起来傻兮兮的仆人,两人的关系逐渐亲密起来,但他们之间究竟亲密到何种程度,无人知晓。只知道这两人的灵魂完全属于彼此,他们对对方的爱和依恋纯粹地没有动机。

这种没有动机的爱和依恋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亚瑟王子战死,梅林又独自一人将它延续了下去。

梅林将亚瑟王子的遗体连同自己的灵魂一同埋葬于永恒的青春之地——阿瓦隆湖畔。因为无法忍受回忆的痛楚,梅林离开了卡梅洛特,开始他长达一千年的旅行。尽管他时常怀念家乡和卡梅洛特的城堡,但没有再回去过。

据目击者称,梅林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衣衫破旧的吟游诗人,虔诚地唱着亚瑟王之歌,来愉悦自己。现在,我们不知道有关梅林的任何消息,也不知道他何时远离了人寰。

 
第一部分:埃尔多的牧歌

1.摇篮曲

睡吧,吾儿。我到森林中去取你的玩具。

森林,是为你一人而建造的宫殿,是大地母亲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树干是圆柱,树丫是拱门,你是王子。

睡吧,吾儿。我跟太阳打过招呼了,它不会叫醒你。蜻蜓般薄翼的风儿将吹在你苹果般红润的脸上。

睡吧,吾儿。当你睁开眼睛,你的城堡正等待着你。

2.赤足

梅林乌黑的秀发缱绻在他的耳际,他戴着一顶滑稽的小皇冠,佯装成王子,在林中逡巡。

“如果住在城里,我就有珍珠的桂冠,金线的衬衫和银制的托盘······”梅林望着沾满泥土的赤足,低声祈祷,“伟大的林泽女神,快将我从这山间拉出去吧!”

3.母亲的话

“某个早晨,当你要离开的时候,梅林,你要留给我三瓶苦艾酒。一瓶在你离开时使用,一瓶在节日里使用,最苦的那瓶在你生日时使用。”

“某个黄昏,跟所有人一样,有一个人将使你迷醉。你将匍匐在他脚边,做他的仆人,用你的手清洗他的脚,并用橄榄枝和紫罗兰让他的双脚同百花一样芬芳。”

4.树

梅林脱下衣服,爬上一棵树,爬到最高处,望向远方。

刚下过雨,水滴不时滴在他白嫩的脖子上,脚趾由于用力抓紧树干而呈现赭红色。当微风拂过,树叶上的水滴像流动的珍珠,梅林感觉出这棵美丽的树木啜饮生命之源的喜悦。

5.密友

拥有一头褐发的威尔前来同梅林玩耍。但接着下起雨来,持续了整个晚上。由于路面泥泞,他留了下来,同梅林挤在一张小床上。

“告诉我,梅林,你看上哪个姑娘啦?”他的脚滑过梅林的大腿,双手轻轻地揽住梅林,在他耳边继续说话,“我知道,你究竟爱着谁。闭上眼睛,我是那个最美丽的公主。”

梅林笑起来:“我没看清你是男儿身吗?你开错玩笑啦。”

但威尔整个人压住了梅林:“真的,我是那个美丽的公主,如果你闭上眼睛·····”

6.森林小河

梅林独自在森林小河沐浴。他愉快地来回游动,像条漂亮的美人鱼。黄色的鸢尾花和娇弱的红番花竞相为他绽放。

他对着岸边低声轻吟:“岸上的母鹿,快点下来喝水,同我玩耍吧。”

日落时,他用一根长长的水草,变成一根绿色的腰带,轻盈地系住他宽敞的白色亚麻衬衣。

7.月光下的舞蹈

夜晚的篝火边,娇嫩如紫罗兰的少女少年们,聚在一起跳舞。他们每一对都扮演着情人。梅林和威尔赶到时,牧笛已经响起。

梅林找不到女伴,威尔便牵起他的手,搭在自己腰上,他说:“这只是扮演游戏。”月光下,他们的长袍纠缠在一起。

梅林跳舞的腿被牵引着,尽管他想逃离。他腼着脸,面庞倾斜着,柔柔的眼睑微微下垂,腰部因威尔紧紧地拥抱而变红。

8.游戏

当梅林和威尔在山间游荡,他们就玩一种寻常的躲藏游戏,许多人都玩。

有一天,威尔躲在一丛灌木里。梅林以为他在树后,便用魔法使那棵树移动起来。靠在树下乘凉的农夫因此惊慌失措。

哦,糟糕!梅林顺着原路折回:“他看到了!天呐,他会告诉母亲,告诉大家我是个怪胎!”梅林不安地想,“然后我会被绑起来,丢到村里的那块空地上挨鞭子,还得忍受村民的嘲笑!”

9.信

“今夜我很悲伤,亲爱的盖乌斯。担心地哭不出来,眼睛也无法合上。这是做母亲要承受的痛苦。我的孩子,您的教子,梅林,正因天赋受苦,如果您怜悯他,如果您也认为天赋是上帝赐给凡人的珍宝,那么请您收养他,教导他,用智慧装点他的秀发,用父爱浇灌他的心灵。” 

10.上路

梅林收拾好行李,去往另一个国度。他最后一次走进他的城堡,向那些精灵道别——树木、松鼠、母鹿、鸟群、湖泊、鲜花。

现在,随着美丽的日出洒满群山的脊背,一束微风轻柔地将他推向卡梅洛特拥挤的人群。

 
第二部分:卡梅洛特的颂歌

1.邂逅

在卡梅洛特的城堡,正午的阳光下,梅林遇见了亚瑟。

他上前企图阻止一场闹剧:“停止吧,我的朋友。你已经得到足够多的欢乐了。”

亚瑟将他反剪跪在地上,身子压向他。

梅林没有屈服,这引起了亚瑟的兴趣。然后,他放他离开了。

2.命运

卡梅洛特举办盛宴来迎接歌者。报复的女巫用歌声使他们安睡。她将利刃对准王子的胸膛,梅林的眼睛闪出金光,他救了亚瑟一命。

预言说,这是你命运的开端,终其一生。

起初,梅林略微坚持了一下,他说:“不,不!”

但当亚瑟走进他的房间,所有的星空都在梅林面前消失了。

3.酒杯

亚瑟有一只精致的高脚杯,杯底还残留致命的毒液。那是梅林对他的第一次奉献。当时,梅林躺在床上,他的身子如此奥热;亚瑟手里握着酒杯,凉得打颤。

4.金发

梅林有一天晚上做梦,梦见亚瑟的金发同他缠在一起。

慢慢地,梅林感觉他们的四肢也缠在一起。亚瑟看着他,一幅热恋中的模样,他们的舌头相互追逐······梅林感到,这一生中,他还未曾有过这样的亲吻。

因为他是他的至爱。

“我紧紧地抱住他,因为那是我的命运。”

“但这是在梦里,我心里想,我抱住他,只因为他属于我。”

然后梅林和亚瑟不可思议地连成了一体,犹如两株只有一个根部的大树。

5.醒

第一声鸡鸣的时候,梅林知道该起床了。但清晨的酣睡是甜蜜的,而梦中的亚瑟使梅林缩成一团。他想要再睡一会儿。

之后,他就到马厩里去,给动物喂水,喂饲料。给亚瑟做早餐。

但天还未亮,大地尚未醒来,那么,再眯一会儿吧。

6.贪睡的王子

亚瑟还睡着。头发散乱,嘴巴微张,呼吸轻微。健壮的身躯因夏日的闷热而裸露着,粉色的双乳是唇际甜美的果实。

梅林用一块丝帛擦掉他身上的汗渍,亚瑟金色的睫毛动了一下,他扭动着结实而硕大的臀部,一个翻身,将梅林压在自己的胸前。仆人湿润的双唇紧贴着他起伏的胸膛,亚瑟的双手依照回忆的节奏沿着梅林的背部滑动······床单掉在地板上,床榻吱嘎作响。

7.清扫

亚瑟出去了,去操练,巡逻。但室内,一切都充满着他,仿佛他仍在梅林眼前摆动腰肢。

梅林的手指游荡过仍有微温的床铺,这儿盛着亚瑟美好的躯体,柔软的靠枕裹着他金色的发丝。

这木桶他刚刚沐浴过;这镜子曾照出他湿润而红艳的双唇;这靴子摩擦过他粉色的裸足。

梅林想要保留现状,因为室内的一切都充满着他。

8.宽衣

亚瑟回来了。梅林取下他的外套,解开他的腰带,脱下他的靴子。

他打来了清水,为亚瑟洗尽脸上的疲惫;他泡好了茶水,好让亚瑟湿润的喉咙喊他的名字;他抹掉亚瑟肩上的一丝尘土,因为亚瑟是他的天神。

亚瑟全然赤裸地躺在床上,宛若新生的婴儿般洁白光亮;一滴水打湿了亚瑟额前的金发,梅林伸手将它拨开;亚瑟海蓝色的眼睛倒进梅林水汪汪的明眸。他们相互望着,亚瑟要梅林俯身,钻到下面,那地方,源源不尽的泉水一滴一滴地流着,一边通向天堂,一边通向地狱。

9.梅林的大眼睛

梅林有一双灰蓝的大眼睛,当他注视着亚瑟时,亚瑟便感到极度的幸福;但当梅林转向别处,或被其他人分了心时,亚瑟觉得,在梅林面前,自己的生命消失了。

“不要停止注视我!”亚瑟亲吻着他的眼睑。

10.夜里心语

梅林和亚瑟出去狩猎。夜里他们在篝火边休憩。周围非常寂静,梅林已经睡下了,呼吸均匀地像个好眠的人。

亚瑟将他温热的手掌放在梅林的手臂上,轻轻摇动:“梅林,你睡了吗?”

梅林的心冲撞着,但他假装是一个酣睡的人,没有回答。

亚瑟便揽住他的身子:“既然你睡了,我便可以同你说说心里话。梅林···梅林···”亚瑟的手指拂过他的双唇和眼睑,“这儿是属于我的,还有这儿。只属于我一个人!世界上最美丽的嘴唇和最漂亮的眼睛,都是我的。”

11.婚礼

早晨,仆人们都忙碌起来。格温穿着红裙,接受加冕。

在上百位大臣中间,她穿着礼服,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大厅,在宏亮的琴音组成的仪仗队中,亚瑟前来迎娶他的新娘。

大家齐声祝福。深情的笛声飘荡在空中。梅林穿过铺满玫瑰花的地毯,为他的王子披上新婚的铠甲。

 12.嫉妒心

“你不该起身,不该梳头,不该穿衣,不该从我身边走开。”梅林说,“只有当你赤裸时,你是属于我的;当你穿上衣服,你就是别人的丈夫。亚瑟,你赤裸地躺在我身边,身上只有我的标记:指甲的抓痕,长久接吻的紫红色印迹,被我搂抱成红色的腰身·····”

“你赤裸地躺在我身侧,压住我扭动的胴体,我的嘴儿便发出缱绻的呻吟······”

13.忧郁

梅林在黑夜中有点儿哆嗦。森林刚下过雨,湿漉漉的。从前,亚瑟和自己在这儿度过了许多亲密的时光。今夜,梅林很哀伤,他回到这幸福之地。

“让我在这歇一会儿吧。”

“真的,不必等了,今夜他不会来······”

14.被打断的睡眠

梅林睡着了,不经意地,在叫喊中醒来。

他来了,没有离开,用双臂更加温柔地抱紧梅林。

梅林流下幸福的眼泪,他已经看不见世界、大地和群山,他的眼中只有亚瑟火一样的目光······

15.剑伤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梅林泪流满面地向天哀求,所有的眼泪都滴在不会再睁开的双眸。

“不要这样离开我。”

“留下来陪我。”

“残酷的女神!你让我从他身上获得巨大的喜悦后,再让我永远地失去这个人,那是多么恐怖!”

“再睁眼看我一次,今日的太阳就要升起······”梅林这样恳求年轻的王子,呼喊他的名字,却只换来无尽的沉默伴他度过余生。

16.离开

梅林没有回去。他不敢回去,不敢走进那间空空洞洞的房间,甚至不敢打开那扇木质的大门。

在黑夜里,梅林找不到那双温暖的手。

第三部分:阿瓦隆湖畔的哀歌

1.葬曲

大地阴郁得像一袭丧服,飘落的黄叶像亚瑟的金发。

“这湖水吞没了许多祭品,我心爱的人也在期间。我认识许多人,与他们结为挚友,都死了。在这永恒的青春之地,我度过第一个秋季。”

“阿瓦隆湖畔的清水,请保留亚瑟的躯体,请带走我的泪珠、思念和回忆。”

2.痛心的回忆

梅林回忆起······(绝大多数时刻都这样度过)回忆起亚瑟带茧的手掌白日握着宝剑,夜里握着他的。

他的身子弯向自己,腹部的汗珠落在梅林纤瘦的胴体上。梅林望向他,夜里的星光勾镂出亚瑟温柔的投影。他们彼此更接近、更放纵、更亲密、更赤裸。

“我们是一体的。”亚瑟和梅林都同意这个说法。

3.孤寂

梅林早晨醒来······亚瑟还睡着。留下那些凌乱的回忆。直到梅林在酒馆把地毯染成红色,亚瑟还睡着。

梅林夜里睡下······亚瑟还没有回来。床铺干干净净。直到梅林的汗水浸湿了被单,亚瑟还没有回来。

梅林半夜失眠······亚瑟的眼睑依然沉睡。一动未动。直到梅林在哭泣中咬紧自己的手指,流出同他一样的鲜血。亚瑟的眼睑依然沉睡。

4.等候

他打开门,用尽全力吼梅林的名字。

他回来了!是的,他回来了!头发蓬乱,还沾着水汽,衣服上有水草,皮肤泡得起了皱子。他对梅林说:“梅林,去烧壶水来!”

梅林哭了。

梅林已经等待太久,久到这世上的最后一根灯芯都燃尽了。

他终于回来了,坐在梅林身边。

天边剩下最后一颗星,梅林熄灭了他的魔法,像往常一样出门了。

5.撕裂

冬天来了。梅林的头发被白雪装饰,鞋子因湖边的泥泞而笨重。

一个老头从这里走过,他问梅林:“年轻人,你在寻找什么?”

“脚印。一个人的脚印。春天来的时候,他会从湖面升起。”

“说什么胡话呐!这湖水就是他的坟墓。你怎能指望坟墓裂开,出来个完好的活人?”

“不,他是永恒之王,他不会死的。”

“那他现在在哪儿?”

“他在湖心安睡。但我觉得他十分好动,就是睡眠中也很调皮。你看湖中心的涟漪,那就是他泛起的。他往常沐浴的时候,将一双长腿放进水里,水面便泛起一圈圈的波纹。这湖中央如今有几圈波纹荡漾开来了,一定是他调皮的双脚在睡梦中也不肯安歇哩。”

6.异乡人

黄昏的时候,梅林路过一个篝火堆。几个年轻人聚在那里。他们邀请梅林一起坐下。

“你们唱什么歌?”梅林问道。

“回来的人。”

“他们之中,一个在等待父亲,一个在等待哥哥,还有一个在等待爱人,她最焦急啦。”

“他们为什么离开呢?”

“征战啦!”

梅林默默走开了,他来到湖边,望着月光下的湖面;群山的后面,一轮圆月正慢慢升起。

7.最后的诗篇

“命运女神!残酷的命运女神!你为什么使我的快乐和青春在一柄剑下消失?为什么我不能选择同爱人一起安睡?从此,对阴间生命的回忆,是我阳间生命的全部喜悦。”

“但在这永恒的光阴中,我将吟唱永恒的亚瑟王之歌,用熄灭的炭火写下诗篇,后世之人将读到这些诗篇,他们的孩子也会,这是我献给爱人最后的虔诚。”

评论(3)
热度(4)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