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BC同人】《假戏真做》(已更新至第11章)

文案:《Merlin》制作方为了收视率丧心病狂让BC卖腐玩暧昧,而且悉心指导,步步为营,在数不清的假戏中,两主演最终神经错乱,真做情侣的故事。

Chapter 1

《Merlin》这部剧的编剧和导演显然有着与资金方面不符的野心。尽管投资方在看到几乎都是新人的主角后,为了保险起见,又撤走了一部分资金,逼得原本相形见拙的剧组不得不重复利用很多道具和背景。

好在新人们非常体谅剧组的生存状况。良好的收视率是下一季(如果它们存在的话)资金的保障,所以主角们(特别是Colin)投入了非常长时间的拍摄,为了达到表演的完美效果,重复几十条更是家常便饭。

导演不仅庆幸自己在选角上的成功,新人们的努力也让他非常感动。

“现在,实力固然重要,但炒作也是必不可少的。”导演在某一天拍摄结束后把他们几个叫过来一起吃饭。

Colin成功皱起了眉头,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当个演员,把自己想要的角色演个痛快而已。

“我们需要这样的角色,”导演对Colin泛起一丝显而易见的宠爱,“这是逼真的宣传所必不可少的步骤。它对笼络人心有巨大的好处。所以Colin,恭喜你,可以保持你的讨厌。”

“但是我可不想保持那种白痴的王子形象。”Bradley的幽默依然充满不着痕迹的讽刺。

“你可以表现对这个白痴王子的怨怼,我想观众不是傻瓜,演员的诚实是一项巨大的优势。”

“如果足够诚实,那么观众就会知道戏里舍生忘死的朋友,戏外可不咋样。”

“关于这一点,我希望让观众感受到某种戏剧戏。观众总是喜欢戏剧性的东西。所以你们也必须经历戏剧性。这样的表现是最自然的。想想看,Merlin和Arthur起初是不合拍的,但在相处中逐渐发现了对方身上的优点,最终变得越来越亲密。”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你们已经把不和演绎得淋漓尽致了,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尽管你们有良好的专业素养,不会将戏外的不和带到戏里,但这样只会加重表演的痕迹,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多多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和理解。”

Colin首先表示同意,作为不折不扣的No War和平主义者,他也不想天天回敬James先生。

Bradley随即表示,自己也不是战斗民族,他的不满大多来源于Morgan先生的礼貌:“你知道的,当你努力想表示友好,和一个人拉近距离时,对方却再而三地用客套的语气同你交谈,营造疏离的氛围时,你的怒气往往会不加节制地跑出来惹祸。”

“一切都是我的错。”Colin带着调侃敬了Bradley一杯。

“是的,这一切都是你的错。”Bradley笑着和他碰了一下。

Chapter 2

被导演约谈的第二天,Bradley收到了一台相机。此前剧组的宣发人员一直负责跟拍剧组的日常,用来做成花絮,作为将来宣传的资料。但是现在这台相机交到了Bradley手中。

他打开视频,Colin正穿着一件米白色的衣服,在他的法国宾馆里絮絮叨叨地抱怨:“每当我走到一处有太阳的地方,就会有人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帮我遮太阳,你知道,这挺烦人的。”

Bradley大笑起来,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不是他自夸,论恶作剧的“精妙”程度,他向来可以拔得头筹。

所以,当他拿着相机一口气登上了城堡的高处,看到眼前的情形时,再次得意起来。不出所料地,表面上单纯乖巧的Colin实际是个小滑头,趁着导演不注意,悄无声息地躲进了太阳里。Colin怕冷,十分怕冷。托他那副瘦骨嶙峋的身子的福,他最喜欢晒太阳了。

Bradley坏心眼地给导演(就是昨天约他们吃饭那个)打了电话,提醒他某个不乖的家伙跑到太阳底下去了;同时提醒导演,务必让Colin知道那是他告的状。

“Bradley告诉我,你又不遵守规定了。”

Colin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怒意,不过一闪而逝。

“对不起。”他说。

“快点回到阴凉的地方。你知道的,你太容易晒黑了,我可不想你跟Bradley同框拍戏时,肤色差距太大,这样会给后期添不少麻烦。”

Bradley站在城堡高处,幸灾乐祸地开口:“Colin又被骂了,他被警告不准再晒太阳,因为他很容易晒黑。”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Bradley故意坐到Colin身边,然后说:“以后我们要一起吃饭。”

Colin不理他。

“还在为早上的事生气?”

低头吃饭。

“其实我是故意这样做的。”

继续吃饭。

“我必须先小小地欺负你一下。”

起身走人。

Bradley快步跟上。两人一路沉默,直到Colin打开宾馆的门,Bradley这才强势地挤了进去。

“我看你对别人都和颜悦色的,怎么对我脾气不小嘛。”

“谢谢陛下的欺负,毕竟你在戏里最擅长的就是这个。”Colin忽然停下来看他。

“观众喜欢戏剧性。”

“所以你在制造一致性。”

“也喜欢截然不同的反差。”

“想必你已经有了主意。”

“可以原谅我吗?”

“天呐,居然有人名正言顺地征求欺负另一个人的合理性。”

“哈哈哈~~~”Bradley笑着给了他一拳。

“你以为你捶我一下我就会高兴?”

Bradley闻言又补了一拳过去,Colin本能地拿手去挡。于是Bradley的拳头就被Colin的手包裹了,很兄弟的打闹方式,可是两人都愣住了,Colin表情尴尬地收回了手,Bradley试图活跃一下气氛,但出来的只有咳嗽。

“那个,我先走了,晚安。”

“晚安。”

Chapter 3

Bradley躺在床上,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他有些尴尬。他发现自己不喜欢与Colin有那种兄弟式的肢体接触,而Colin的反应告诉他,他也不喜欢;与此同时,如果诚实些说的话,他也很不喜欢被Colin掌控的感觉,他试着想象了一下自己将Colin掌控的感觉——当Colin笑着捶他肩膀的时候,他拿一只手捉住,同时迅速反剪,Colin一定会挣扎,这时候他该用另一只手从背后抱住Colin······shit!怎么还是这么别扭!

Bradley有些火大地从床上起来,往常的社交小王子,在与Colin建立友情这件事上,不知怎的,做起来不大顺畅。Colin跟他以前交往过的所有男性朋友都不一样。如果他跟他们一样就好了。Bradley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样一顿晚餐、一场足球、一次聚会就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了。更为棘手的是,所有传统的男性项目——运动、聚会、泡妞,Colin都表现得兴趣缺缺。

Bradley开始头疼,为什么Colin要跟其他男人那么不一样呢!哪怕喜欢讲荤段子也好呀——绝大多数这个年纪的男孩不都喜欢那些黄色笑话吗?说到这个,Bradley简直可以吐血一公升了。Colin也讲笑话,而且非常频繁,但是多数时候他根本无法理解那些笑话,而那种无法理解的状态,看起来有够蠢的。Bradley决心改变这一点。这又回到了老路上——得先跟Colin建立那种亲切自然的亲密关系。兄弟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成了,反正看着也不像自己的好兄弟。

这天晚上,Bradley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依旧在孜孜不倦地解决和Colin加深友谊这件事。他梦见自己带Colin去了酒吧,那里有一群他的好兄弟。Bradley决定让Colin融入自己的社交圈,学习男人的正确相处方式。他的兄弟们果然惊讶自己居然带了棵青涩的豆芽菜来。其中一个,叫Bob的,看Colin比较紧张,于是讲了个黄色笑话逗他,谁知Colin连耳朵都红了。他脸红的样子,像象牙和玫瑰的混合体,微微的红色在瓷娃娃一样白净的脸上盛放。脸部的线条因羞涩而柔和起来,眨眼时长长的睫毛像披着薄纱的羽翼,曲线分明的红唇因喝了点啤酒而格外湿润。Bradley仿佛听见Bob咽口水的声音,他不满地皱起眉头,打算结束这次聚会。

然后不知怎的,他们一行人又到了足球场的更衣室,Colin不想参与这种竞技性的体育项目,他讨厌竞技。但那些男人们不打算放过他,他们开始起哄,叫他脱衣服,Bob拿了一件小号的球衫,一只手仿佛不经意地扣住Colin的腰身:“足球是这个圈每个人都必须参与的活动,如果你还想当Bradley的朋友。”

等Bradley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拳打在了Bob的脸上,对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周围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很多兄弟都在劝架,但很难将两头怒气冲冲的野兽分开。Bob发誓要跟他绝交,但他不在乎。

Bradley抓着Colin怒气冲冲地往外走,大约气还没有消,抓着Colin的手腕特别用力,Colin挣扎着说弄疼他了。然后Bradley突然甩开Colin的手开始发火。Colin冷下脸来,一声不吭地从他身边经过。Bradley忍不住咒了一声“Fuck!”然后快步追上去:“你这他妈的算什么意思!”

Colin整个人看起来既愤怒又失望,以至于有种冰冷的威严感。Bradley感觉到一丝寒意在躯体里扩散,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恐慌:“Colin,我们先回去吧。”

“回你的足球俱乐部去,我不想看见你。”

Bradley的怒气又升起来,他强忍着走了一段,走到宾馆时,见Colin还是那副样子,终于忍不住爆炸式地迸发了:“你他妈的跟我冷战!”他将Colin摔倒床上,“我为你打架,跟好兄弟闹掰,你他妈还跟我甩脸色!”

Colin挣扎着要起来,他原先读书时还练过格斗,此时居然用上了,Bradley料不到他居然会些花架子,好在十分欠缺实践经验,不过三两下,又被制住了。

这次Colin不再挣扎了,他直率的灰蓝色眼睛异常明亮地望着他:“你为什么发这么大火?”微妙的得意像个窥探了别人秘密的小恶魔,“像你这样出色的相貌,大概是没吃过这种苦头。”不过,Colin忽然换了另一种神色,低沉的嗓音从微张的嘴巴里流泻出来,“你硬了。”

第二天早上是一场离别的戏。Colin扮演的Merlin要向他辞行,回去拯救自己的家乡;Bradley的任务是继续像往常那样口是心非。

“卡!”一旁的助理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Bradley,这是第五次了。”他不明白往常一向毫无困难的对手戏,今天Bradley为什么会发挥失常。他似乎在拒绝看Colin。

“对不起,再来一次吧。”

于是他双手抱胸,以非常防御的姿势目视前方,开始念台词;Colin努力看着他,念完一串台词,但Bradley不为所动,继续目视前方,这下真把Colin急坏了,他将整个身子都转过去,甚至头部微微倾斜,直视着Bradley:“I’m going back to Eldor.”Bradley迫不得已看了他一眼,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加速,于是又转回身去念台词。

“It’s been an honor serving you.”Colin温柔的声音打动了他,Bradley总算对着他念了一句台词,并坚持对视了一会儿,不过他始终没有逃过昨晚的噩梦,所以接下来的戏份他还是避开了。尽管Colin使出全身力气鼓动Bradley与他对视,不过收效甚微。对视不是快速的就是紧绷的。

所幸导演不知出于什么心态,通过了这条,Colin有些不满,他对表演的要求一向很高,Bradley这个状态非常影响两人对戏。

于是中午吃饭的时候,Colin第一次主动坐到Bradley身边。也就只有与演戏有关的事情,Colin才会迫不及待地找自己,而且比自己还急。

“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对了,这给你。”

“相机?”

“嗯,导演说我们要轮流拍一些东西。这两天你先拍吧。”

Chapter4

一部成功的作品,往往需要严肃的创造,Merlin也不例外。一个看起来五六秒的镜头,背后是七个小时的代价。而这部剧的制片人,Julian,同时也是编剧之一,知道Merlin成功的几率很大。原因就在于他们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而但凡能够创造新世界的作家——从远古的荷马到近代的JK·罗琳再到中国的金庸——无不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不过,为了让这个创造出来的世界看起来更加逼真,他们设计了与以往不同的中世纪布景、服装、盔甲、徽章,甚至马鞍。但无论如何,就像这部剧的核心配乐取名为“Merlin lost”一样,感性才是这部电视剧的核心[1]。而Merlin与Arthur的互动,则是核心中的核心。

他们必须生死相依,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而不是“看起来”生死相依,“看起来”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这远远不够。

但如果Bradley和Colin擦不出那种火花,他们的一切辛苦都将付诸东流,对Julian来说,这是决不允许发生的。只是前一天Bradley的表现令他担忧,可以说,Bradley是他一手保荐进来的,此前他跟Bradley有过小度合作,对这个外貌无可挑剔却具备极强喜剧天赋的孩子十分欣赏。甚至在试镜Arthur这个角色之前,Julian就几乎内定了Bradley[2]。

“听着,我向其他人保证说你是唯一不可替代的Arthur人选。你知道我在承担多大的风险。我不了解你跟Collin这两天发生了什么,这是你们的私事,但你要知道,你跟Colin的互动是整部剧的核心。”

Bradley知道他在说什么,所有人恨不得他俩好到天上去,甚至喜闻乐见他俩擦出真正的火花。更过分的是,所有人都把这项重任交给了他,是的,所有人。好像他能征服全世界似的。

但无论如何,Bradley不想辜负Julian的保荐,更努力抓住第一次当主演的机会。所以,“我会努力改善和Colin的关系。”

“我知道你不会令我失望的,噢,对了,kind of sad[3],你要准备好下季跟她演对手戏——如果它们存在的话。”Julian笑着拍了拍Bradley的肩膀。

“Kind of sad”是个绰号,鉴于Angel的脸和名字极度不相符,更糟糕的是,他得和Angel在下季演感情戏,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件“kind of sad”的事,于是便取了这个绰号,然后不知怎么的,就渐渐传开了。

一想到要跟Angel演感情戏······Bradley的心情说实话简直可以用暴躁来形容。天呐,说真的,他宁愿亲吻Colin!好吧,虽然这么说会让人误会他是个同志,但是拜托,Colin看起来可口多了好嘛!尤其是他的嘴唇······打住!

不管怎么说,跟Angel演对手戏这件事情终于提醒了他,让他认清了眼下的现实——因为说实在的,如果他跟Colin擦不出火花的话,那么导演和编剧们就转手培养他和Angel的感情了。

不,如果要在Angel和Colin之间选一个的话,那个古怪的家伙胜利了。反正昨天晚上不过是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而已,他才不信那套心理学上的说辞呢,什么梦是潜意识的深层渴望,统统都是胡扯!

托Angel的福,他现在忽然有了个能降火气的好主意。

“Bradley!”Colin颇为惊讶对方大晚上的过来敲自己的门。

“带上相机,去我房间。”

Colin迟疑了一秒,但当Bradley回过头摆出那副经典的王子派头时,Colin几乎条件反射性地切换回了Merlin模式。

Bradley的嘴角爬出一丝显而易见的笑意。

“我觉得我们戏外也应该沿用Arthur&Merlin的相处方式;就像我和Anthony那样做的,一直以父子的方式相处。我觉得那会让我们入戏更快,也更自然,你说呢,Col?”

“Yes,My Lord.”Colin想不出反驳他的话,但又不甘心,以至于愤愤不平的语调还带了点儿讽刺和无奈。

“Yes,Yes,Col,这就是正宗的Arthur&Merlin,自然极了。”

“那么,现在你大晚上的把我叫过去,不会是叫我替你铺床,然后你拿着相机把这个过程录下来吧?或者我还需要替你放好洗澡水?这样观众就会尖叫‘噢,天呐,他们就是Arthur&Merlin’!”Colin忘不了Bradley在Arthur卧室的拍摄现场总是叫他干这干那,尤其喜欢让他铺床。他声称那拍摄效果更为逼真,而导演Jeremy webb又该死地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托Bradley的福,他看起来总是在整理Arthur的床铺[4]。

“听起来不错啊!”Bradley笑着一把夺过Colin手里的相机,对准他,“快点整理我的卧室!”

Colin的黑色幽默也起来了,他坏笑着对相机展示Bradley床头放置的一盒药膏:“事实上,你们的王子殿下已经病入膏肓了;也许不久你们就会迎来一位新的王子。”

Bradley牙尖嘴利地还击:“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