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AM】Destiny(未完)

故事大纲:Arthur要杀Merlin


楔子


In a land of myth and time of magic, the destiny of a great sorcerer rests of shoulders on a young king his name ----Arthur


Part 1 A great destiny for Arthur


这是一个美丽的清晨,远处的山脉沐浴在紫红色的曦光中,被云层覆盖的天空掀开湛蓝的一角,金色的阳光自云层洒下,在一片微微摇动的绿叶上舞蹈。阿瓦隆湖碧蓝的水面上耸立着一座孤立的小岛,从岸边望去,好像漂浮着似的。


Arthur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他看见太阳刚刚升起,天地间一片宁静祥和,枫树林沙沙作响,脚边的三色堇灿灿烂烂地延伸开去,然后是一片蓝色的风铃草,一只蓝冠山雀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扑打着鹅黄色的胸脯,从橡树林向阿瓦隆湖飞去,继而是一只大山雀和一只知更鸟。


像所有确知已死的灵魂,年轻的亚瑟王环顾四周,以为身处天堂。在一片光辉灿烂的景象中,一个白面红须、手持铜杖的长袍老人向他走来,只见那人向湖面轻轻一点,立时出现了一条小船。


“去吧,伟大的亚瑟王,Albion最危险的时刻已经到来。你必须找到一个名叫Merlin的法师,他拥有世上最令人畏惧的力量。用你手中的利剑结束他的性命,用你心中的正义结束他的罪恶,用你身上的勇气解除Albion的危机。”


“Albion?But I am the king of Camelot,not Albion.”


“ Time went by, young boy. You wake up for a great destiny.”


“You mean···I was slept a lot of times, and now, Albion is a new name for Camelot?”


“You can say that, my future king.”


“And my destiny is to kill a sorcerer called Merlin?”


“All right. Don’t west time any more. You must go now.”


那老人说完,将铜杖对准亚瑟轻轻一点,便把他送到了船上。


“But···Hey!Hey!Wait!Wait for a minute!Please tell me,how can I find him···or her?”


“He is a young boy. One day,you will met him,and trusted him,and broken your heart for killing him.”


“Why?I can’t understand.”


“Because Merlin is the greatest Sorcerer in the world. He can captivate you by his magic.


“Ha,I am the king of Camelot,so that will not be . I’m sure of it.”


“Remember,or your Camelot will be down.”


“Shit!”年轻的王子烦躁地揉了揉头发,赤裸着上半身从床上起来。自打有记忆开始,这个“噩梦”就不断地缠绕着他,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最近更是频繁。虽然看过无数名医,但显然毫无成效。


“Damn sorcerer!Damn Merlin!Damn destiny!Damn dream!”


“what’s wrong,Sire?”一个瘦瘦的仆人匆匆跑进王子的房间,到这里一个月后,他已经习惯了半夜三更的鬼吼,不消说,王子又作噩梦了。


“Nothing.Just···testing my voice.”


“But I think I heard a name.”


“You heard wrong, Colin.And could you not be so stupid just standing there?”


“Ah??”


“Oh,so stupid!Tea!I need a tea!I want a tea!”


Part 2 A eccentricity of prince Arthur (王子的怪癖)


对于年轻的王公贵族来说,无论古今中外,狩猎都是他们彰显领地和男子汉气概的娱乐首选(详见还珠格格之那些壕们的生活),Albion也不例外。况且今天,是亚瑟王子的二十岁诞辰。


“I wish you will be happy today,my son. And forever.”老国王在吃早饭的时间向儿子表达了祝福,并且特准小王子可以玩乐几天。要知道,那时候没有duang~~~一下的特技,所以身为整个英伦古岛最优秀的皇二代,小王子平时的训练极为严苛,不过今天是他的成人礼,所以不仅请来了马戏团表演杂技,而且也邀请了各国的王公贵族、公主小姐们莅临。


前一种人物的作用嘛,是为了拉近皇二代之间的友谊;后一种嘛,则是为迟早要出生的皇三代努力找一颗优秀的卵子。唔,这大体就是古今中外,高富帅们广开筵席的不二定律:拉基友+选女友。


身为皇二代的Arthur很清楚老爹的那点心思,但一想到结婚登基后,要像父亲一样,过一种枯燥刻板的生活,他就感到十分悲哀,因此自然地,对老爹的这种安排有种本能的排拒感,只是不好表现出来,于是很娴熟的为自己找了个炮灰来平息怒火,“Thank you,Father. ”一身红衣的小王子先是恭恭敬敬地回了个礼,随后故意拉长了语调,看着自己身侧的George,十分恶劣地说出那句“But first,I think I need a new servant .”看到George成功垮下了那张职业性的万年不变脸,小王子的心情瞬间愉悦开来。


是的,Albion的小王子什么都好,武力颜值样样头筹,在冷兵器时代,这种王子简直是五大国的楷模人物,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王子有个十分诡异的坏毛病:喜欢不停地捉弄仆人和+换仆人。


“New servant?What’s wrong with George?I think he is the most efficient servant I

have ever seen.”老国王头疼地调整了一下金光闪闪的发箍,揉了揉太阳穴。这可是他找了半年才找来的,号称全国最称职、最完美的职业仆人!他就不能看在是为父一片苦心的份儿上,消停两个月么?


“Oh,This is what’s wrong.”年轻的小王子笑着喝下一口葡萄酒,看着已经恢复职业水准的George极其贴心地为他满上一杯新的葡萄酒,并将一块上好的蜜汁猪排推到了小王子的眼前。


哎,就是这个样子,一点趣味也没有。小王子摆摆手,让George可以撤下吃自己了。


你说王公贵族们换情人找新鲜感不稀奇,可是换男仆找新鲜感的,普天之下,恐怕就只有亚瑟王子一人了。发展到后来,坊间就成立了一个专门的赌局,赌王子的仆人可以在王子身边呆多久。


小半个月前,这个George被选为新一任王子的仆人时,众人对他报了很大的期望,以为死活都能撑过一个月,所以赌注也下的特别大,没想到,不足月就流产了。小王子你辣么任性,俺们小老百姓输得裤子都要当掉了你造么!!!


潘德尔山四面环水,林木繁茂,素来以美丽和云雾闻名于世,Albion就坐落在它的脚下。然而令潘德尔山闻名于世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Magic。传说潘德尔山是乌瑟魔法大清洗时代的产物,很多Camelot的魔法师都逃到了这座山里隐居起来,并设下结界,禁止外人进入。


而之所以有这样的传说,是因为潘德尔山一到半山腰就开始诡异地浓雾弥漫,不仅叫人分不清东西南北,就连脚下的路也无法看清,久而久之,当地的居民就在潘德尔山的半山腰竖起木牌,警示路人,一旦过了这个界,你很可能迷失方向,甚至有丧命的危险。因为,几百年来,那些一心想登上山顶,见识魔法师的人,无一例外地再没有回来过。


虽然潘德尔山以诡谲著称,但亚瑟王子也以勇气驰名,所以今天,他决定破除那个迷信的传说,亲自登上潘德尔山,以此证明自己的智慧和胆识,以及作为Albion合法继承人的资格。当然,这个决定看起来挺作死的,既冲动又危险,还有点儿没脑子,不过,这正是王子一贯的作风。再说了,童话故事和主角定律告诉我们,凡是奇奇怪怪有危险的地方,必然是打怪升级的好去处,而且总是藏着什么天下难寻的宝藏秘笈。


“Here we are.”一个看起来潇洒不羁、十分性感的男人率先下马。他是马尔伯勒公爵的儿子,同时也是亚瑟王子的好友。


“Gwaine.”亚瑟王子笑着追上去,习惯性地锤了一下他的肩,“看起来你对打猎没什么兴趣嘛,伙计。还是说,你只对那些酒馆感兴趣?”


“Boring.”只见对方风骚地甩了一下微卷的头发,十分无趣地扫了一下他们打猎的森林。


“Always Boring,你总是对什么事都无所谓的样子,难怪你父亲急着替你找个公主,好让你收收心。”


“我敢肯定,那将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想想吧,从小在规矩堆里长大的娇弱公主,Oh,No!真不如我的酒来得痛快!”


“看来,为了使高汶王子不感到无聊,是时候换个新鲜点儿的玩法了。”年轻的王子笑着看了一眼Gwaine.


“Surprise me,Arthur.”


只见小王子意气奋发地指了一下前面:“登上潘德尔山。”说着率先骑马而去。


“喂,喂,等等我!噢,这个提议真是比打猎有趣多了,亚瑟!”Gwaine很快扬鞭追上。


与此同时,骑士团里的一众骑士们则急坏了身下的马匹,因为两个王子要勇闯巫山可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情,那简直是在拿他们和自己的脑袋开玩笑嘛!


Part 3 A new man-servant(新男仆)(上)


在Arthur沉睡的第1000个年头,Merlin终于绝望了,这绝望积压得太久太久,以至于一旦爆发,便无法停止。他知道自己对Arthur的爱是永恒的,任自己忽视、扰乱、转移,却永远也不能将它从心中抽离。可是他的希望凋零得太多次了,以至于在这次彻彻底底的痛苦中,Merlin决定将它剪断斩绝。


方法很简单,可是他一直拒绝使用。对Merlin来说,剥离与Arthur的所有记忆,无异于死亡;但是倘若他能够死亡,他发誓自己一定会紧紧抓着那些回忆。


在实施遗忘咒的前一刻,Merlin带着无尽的怀念与眷恋轻声最后一遍念出那个名字:Arthur。


当Merlin再次醒来时,一阵舒爽的南风抚过青草地,蓝色的天空飘动着轻柔的白云,阳光透过叶子的投影,淹没他的身体。他的脚边是一卷发黄的羊皮纸,用石头镇着,Merlin好奇地拿起来看了看,上面只写了一个首看起来颇为无聊的情诗:


无垠的永生

是更深的寂寞

是无边的寂静

当我的眼泪长时间无人修补

当我的渴望长时间无人填满

当我的孤寂长时间无人回应

我在绝望中撕下最后一片回忆

把属于你的一切清扫干净

那个教会了我爱的人

只是些旧梦往事

从此

我别无回忆,亦无恐惧,或者希冀


Merlin本想将它丢掉的,但不知为什么,却又觉得有些舍不得。也许哪天可以读给某个傻瓜听,或者用来哄热恋中的小姑娘,他对自己这样解释。


Merlin醒来后的许多年里,走遍了很多地方,他依然隐藏起自己的魔法,这倒不是出于害怕。恰恰相反,现在的人们非但不忌惮魔法,反而热衷于寻找魔法,可是Merlin很遗憾地发现,世上的魔法正在衰微,法力高强的魔法师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了。


可是他游历得越久,那种空虚失落感就越强。因为他的生活始终缺少那种令人舒适的确定和方向感,像一株飘摇的浮萍,他所有的邂逅都无法激起他停留的欲望,Merlin变得很失望,最终他决定躲起来。


但是他发现失忆后的自己对湖泊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排斥,所以最终他选择了潘德尔山。说实话,这里除了人迹罕至外,还有一点更重要的原因,他发现山下的那座城堡,Albion皇宫,令他莫名安心。不过他从未下过山,原因就是山下有一个湖泊,而那个湖泊恰好是下山的必经之路。


这天,Merlin和往常一样,花数个小时在森林里散步,感受风的吹拂,对于最伟大的魔法师来说,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生机,他会经常同小鸟或者其它动物说话。


但显然,今天除了鸟叫,还有其他声音,并且还是一声惨叫。Merlin愣了一下,直到确认真的是人声,便迅速用魔法找到了惨叫的源头。


他看见地上躺着一个脸色发紫的年轻人,显然是中了剧毒,这让他的面容有些扭曲和模糊,Merlin把他抬回了自己的洞穴,仔细检查了他的身体,发现他的小腿上有一个咬痕,是被一种叫绿巴曼的毒蛇所伤。


“算你走运,要是我不会魔法,也不懂医术,就是上帝也救不了你。”Merlin对着那个猪肝色面孔、还在昏迷的少年说。


尽管对方的面容看着有些扭曲恐怖,不过Merlin还是爱极了他那头灿烂的金发,事实上,连他自己也极为惊讶,因为,就在几分钟前,当他的手触摸到这个人时,长久以来的空虚感立即被填满了,尤其当他轻轻抚着那头灿烂的金发时,他几乎觉得自己找到了久违的幸福感。


Merlin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在森林里呆了太久,没有见到一个活人的缘故。


将Arthur救回来后,他忙了整整一宿,直到完全确认金发少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才敢松一口气。但为了防止突发的变故,Merlin决定守在Arthur的床边。


小王子第二天醒来的时候,Merlin还在睡觉。起初,Arthur有些搞不清状况,直到他看到自己的伤口被完整地包扎过了,才明白自己是被眼前的少年给救了。说到这个少年······Arthur带着好奇,低头侧着身子打量他。


Merlin就睡在他的床边,准确地说,是他躺着,Merlin是坐着,但是他大概累坏了,所以便趴在床边上睡着了。一小绺头发微微翘起,看起来甚是可爱。Arthur俯下身去,只看到半张白净的脸,稍显清瘦,因此那肉色的嘴唇倒格外显眼了。


也许是蛇毒热性太高,Arthur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怪不得他现在觉得嗓子都快冒烟儿了。


第三章 王子的新男仆(下)


Arthur一动,Merlin就醒了,于是他看到一双含喜的灰蓝眸子。


“噢,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少年的声音意外低沉,倒像是比他年长许多。


“谢谢你救了我。”Arthur看着少年细心检查他的伤口,小心翼翼地翻动草药,这才发现小腿已经完全消肿了,也不热不痒,只是伤口还没愈合。


“你的医术很好。”


“我做得很熟练,大概以前是个医生吧。”


Merlin看着Arthur脸上写满了疑惑,瞧着傻里傻气的,便不自觉笑开来:“也没什么,就是失忆了,准确地说,是记忆比较模糊,什么名字啊,身份啊,都忘记了。我有时候能够想起一个瞬间,但总也抓不住,后来索性就不想了。”


“有时候忘记自己的身份是一件好事,”Arthur动了动身子,“但肚子才不管你的身份呢。”


Merlin再次笑开来,这已经是他第四次笑了,“我可不是你的仆人。”


“我可是你的伤员。”不知道为什么,Arthur为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感到羞耻,什么你的我的,好像他们关系很亲密似的。


两个人都安静下来,Arthur半躺在床上看Merlin生火做饭,无法忽略心中的喜悦。几乎是第一眼,Arthur就很享受这个少年为自己忙碌的模样,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这样强烈过。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身边留得最久的一个仆人——大概三个月的样子,他也有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忙碌起来总是笨手笨脚的,可是他很喜欢。只是后来,那名少年很快便因这过分的殊荣而变得骄横起来,人也变得精明讨巧,于是便将他解雇了。


“你救了我的命,我必须报答你。”Arthur坐起来,接过Merlin递过来的一碗热糊糊的东西。


“我又不是为了这个救你的。”


“不,这是身为骑士所必须遵循的原则!”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要你报答的。”


“你知道你救的谁吗?”Arthur接连被堵了两次,脸色明显开始不善。


“一个无理取闹的混蛋。”


“你不能这样跟我说话,即便你救了我的命。”


“你说的完全正确,我怎么忘了,你还是个高贵的骑士呢!”


“你!!!”Arthur现在觉得,自己刚刚醒来时的错觉一定是假的,什么喜欢看他忙碌啦,什么跟他斗嘴很有趣啦,统统都是错觉!跟他相处的真实感受是:气死人不偿命!


其实Merlin也不好受,他也很久没动气了,但是对着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少年,很多话不经大脑就冲口而出了。他知道这个人身份必然高贵,骑士至少是贵族,然而他却还是毫不犹豫地顶了回去,因为心里好像非常笃定,这个人是无论如何不会真的为难自己的。


“我的手下肯定在到处找我,所以我必须下山了。”半晌,Arthur忍痛站了起来。


“你还没有完全康复,潘德尔山很危险的。”


“我就是知道这点,才不想让那么多人为我冒生命危险。”


Merlin一句话没说,将Arthur的手搭在自己的肩头,“我送你下去。”


潘德尔山的雾很大,两人很久都没有开口。尽管只相处了短短一天,却都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人,幸福、快乐、喜悦、生气、吵架、无奈、不舍,但凡一对恋人经历的,他们都经历了,只是他们意识不到罢了。


~~~~~~~~~~~~~~~~~~~~~~~~~~~~~~~~~~~~~~~~~~~~~~


大概走了两个时辰,当他们终于出了迷雾时,马上见到了前来搜救的士兵。


“Arthur王子找到了!Arthur王子找到了!快去通知国王!”


接着,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见老国王闻讯匆匆赶来,一把含泪抱住了儿子,在听完小王子简短的叙述后,第一反应是对Merlin说的:“你必须跟Arthur一起回皇宫。”


“What?”


“首先,你救了Arthur,全国上下必须报答你;其次,Arthur的伤势你最清楚,我不希望他在回皇宫后又出什么意外。”


“可是宫里也有其他御医。”


“为了万全起见,你对他的伤势最清楚,由你来照顾他是最好的。”


“所以?”


“所以从今天起你,就是Albion王子的贴身男仆。”


第四章(上)


Merlin并没有真的反抗,便接受了老国王的提议;如果他不想,凭他的实力,念个咒语消失不过分分钟的事。


事实上,Merlin原本就有些不放心Arthur,他也说不好这种感觉,从一开始,Arthur柔软的金发就让他感到幸福,他碧蓝的眼睛带着戏谑,嘴巴一刻不停地冒出恶毒的话,这一切都让他倍感亲切。


也许他真的一个人太久了。在这之前,如果他没有充分意识到自己的孤独的话,那么Arthur让他意识到了。他意识到自己长时间地被空虚所吞噬,他的世界只剩下自己的声音,而现在,他听见心中最柔软的深处有一朵不知名的花悄悄绽放,一股缓缓地暖流不自觉地在体内慢慢扩散。


爱与被爱,同样是人的需要。爱的形式也多种多样,而真正的爱情之所以是珍贵和稀少的,在于爱与被爱,都需要特定的对象完全契合,才能激发出来。


很明显,Arthur激发了Merlin内心深处的爱,这种爱,使Merlin不自觉地靠近对方,不自觉地去关心对方,不自觉地希望他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当他和眼前这个人在一起时,才猛然发觉,从前不过是活着,现在生活才刚刚开始。


但Merlin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只是跟着直觉走,和Arthur在一起。


与此同时,受了伤的某人心里也感到甜滋滋的,虽然Merlin坐在马背上的样子滑稽可笑,穿的衣服土里土气,活像个小丑,说起话来,也没有尊卑观念,但这依然不妨碍Arthur时不时地露出那种傻兮兮的、得意洋洋的笑容。他有一种预感,Merlin将会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位仆人。


~~~~~~~~~~~~~~~~~~~~~~~~~~~~~~~~~~~~~~~~~~~~~~


启程返回Albion的队伍很长,国王威严地骑在前头,Arthur并排骑在右边。Merlin跟在Arthur身后,旁边是Gwaine王子。说起来,与碰见Arthur的那种幸福相比,身边的Gwaine从一开始就给他轻松而友好的感觉。


他会担心Arthur的伤口会不会因为骑马颠簸加重,担心时间长了伤口会起变化,担心会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这是一种甜蜜的隐忧。


但是Gwaine不会,他与Gwaine可以说是一见如故。


在见到Merlin的那一刻,Gwaine就特别友好(其实是风骚)地一甩头发,“我的直觉告诉我,会特别喜欢你。”


“噢,恰好我的直觉也是这么说的。”两人愉快地握了一下手。


“等回去之后,我请你喝酒!”


“Gwaine,Colin一看就知道不会喝酒,你还是省省吧!”这是他的新名字,还是他们下山的路上,Arthur给取的,他说你既然失忆了,我以后跟别人说起来,总不能管恩人叫“喂”吧,然后不知怎的,Arthur认定Colin这个名字特别适合他。


“不,这名字不好。”Merlin非常不客气地表示拒绝。


“为什么?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难道我看起来是那种白天一本正经,晚上却是调情高手的花花公子吗?”


“Oh,这我倒无从得知了,不过挺期待的。“


Merlin瞪了他一眼,Arthur投降式地解释:”其实,在迦略克语中,Colin代表的是婴儿或者小孩的意思。”


“那就更不合适了,这名字又色情又孩子气。”


“我倒觉得又迷人又纯洁呢。”于是Arthur也不管Merlin答不答应,非常满足地一路都在叫他“Col”,每叫一次,看Merlin又无奈又无语的样子,就得意得不得了。


Gwaine看他插嘴企图打断自己的邀约,便毫不客气地还了回去:“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喝酒,这事儿还能看出来?”


“比如你,一看就知道是酒鬼,而且还不正经,经常打架赌博,Colin,少招惹他,能躲则躲,他要是拉你去酒馆喝酒赌色子,你也别理他。”


“Colin,别听他的,这个人出了名的难伺候,天天玩儿新花样捉弄男仆,你可要小心点;还有,这个人有个恶趣味······你马上就知道了,总之,我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Colin非常惊讶,当然,他惊讶的不是这两个看起来像是幼稚园小朋友的王子,而是······老国王在呢,这样毫不客气地损对方,真的大丈夫????


第四章(下)


Merlin不落痕迹地盯了老国王Derek一会儿,对方的脊背很挺拔,一看就知道非常威严;但与此同时,Merlin发现他骑马的速度其实相当缓慢,这很明显是为了照顾受伤的Arthur。


于是Merlin在心里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国王处理国事一定相当铁血;但对待自己的孩子,却十分慈爱,所以Arthur看起来有点儿被宠坏了。


想到这里,Merlin的嘴角微微上翘。Arthur太耀眼了,耀眼到Merlin觉得他就应该是上天的宠儿;还有他的魔法,在这之前,除了偶尔帮助路过的阿猫阿狗,山上的野鸡白兔,他觉得并没有多大用处。而且很多时候,为了保持自然平衡,他也不轻易干涉自然界发生的一切。对他而言,魔法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但是现在,他碰到了Arthur。他的魔法,便有了存在的意义。


倘若有谁像Merlin那样,能够遇见一个人,一个让他抱紧现在的人,那么他将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幸运。


Arthur并不知道Merlin的心思,然而他能从Merlin的身上感受到一种非常温柔的、近乎慈祥的爱意。


这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他的父亲非常爱他,但这种爱中包含了太多的控制;他的朋友非常爱他,但这种爱中包含了太多的同化;他的仆人非常尊敬他,但这种尊敬中包含了太多的身份;也有些姑娘非常爱他,但这种爱中包含了太多的迷恋和幻想;更有千千万万认识的、不认识的贵族百姓非常爱他,但这种爱中包含了太多的生存和利益。


Merlin的爱显然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这种爱没有控制和服从的博弈,没有认同观念才能加入团体的压力,没有地位带来的假意谦卑和阿谀奉承,更没有尔虞我诈的利益勾结和三面两刀。


Merlin将他当做一个纯粹的人,这个人与他完全不同。


这种不带任何控制的、没有任何投射的,只是单纯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结,珍贵到近乎稀有。


所以,虽然Arthur不能够完全理清这种微妙的、舒服的暖意,但他的身体却先于他的大脑,忠诚于Merlin给他带来的心灵上的愉悦——这也是为什么他一路上都无法控制自己,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Merlin的原因。


当然,如果Arthur完全忠诚于自己的情绪的话,恐怕现在就免不了与Gwaine干上一架。因为显然,Gwaine仍在不遗余力地邀请Merlin体验酒馆和赌博的魅力,并且从奇闻轶事谈到小道八卦。

~~~~~~~~~~~~~~~~~~~~~~~~~~~~~~~~~~~~~~~~~~~~~~

最初,按照老国王Derek的意思,把Merlin暂时安置在小王子的寝宫旁边,是为了以防伤势有变,Merlin可以第一时间救治;等小王子伤好之后,Merlin就搬到宫廷御医Connie那里,作为副手,协助Connie救治百姓。


然而,Arthur自Merlin来到宫中的第一天,便无声地废弃了那个完美仆人George。吃穿用度,穿衣叠被,几乎由Merlin一手包揽。更叫人惊奇的是,居然连洗澡这么私密的事儿,小王子也毫不避嫌。从前的仆人,再怎么受Arthur喜爱,顶多只是备好洗澡水,Arthur就会叫他们出去;可是这次不同。


“我受伤了,Merlin。”Arthur心安理得地被Merlin扒光上衣后,还没有任何动作。


“殿下,我觉得你伤的是腿,不是手。”


“所以待会儿你要扶我进去,而且未免伤口感染,你要一直帮我抬着脚,不能沾水。”


半刻钟后,小王子发话了,“Merlin,你不觉得这样一直抬着,会很酸吗?”


“Oh,谢谢您的体谅,我确实觉得······”


“我的意思是,你这样一直抬着,我的脚会很酸,所以现在,你应该抬起你尊贵的左手,舒缓一下我紧张的肌肉。”


“按摩?”


“You get it.”


“轻一点!!!”


“太重了!”


“左边!······右边!!里面一点!对······这里,嗯······是的,Merlin,别停······太 舒 服 了······继续······嗯,现在上面一点,对······”


奇奇怪怪的叫声把门外的侍卫搅得面红耳赤的同时,Merlin对于皇宫中的众人每次看到自己都表现出一种诡异的兴奋也感到很不解。


第五章(上)


说实话,Merlin在皇宫的头三天并不好过。


首先是Arthur,他实在太能折腾了。


比如第一天,他嫌弃Merlin给他洗的衣服不够干净;第二天,又嫌弃衣服上的纽扣没有光泽;第三天,觉得Merlin把衣服洗得缩水,让他穿不下了。


这还仅仅只是洗衣。


同样地,在做饭,铺床,叠被,洗澡,换药,擦地的任何家务事上,他都能找出一大堆问题。


奇怪的是Merlin并不生气。


他好像能够感觉到,小王子这样做,其实只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他一度觉得自己自我良好有些过头。难道一个人整天挑刺,还是因为喜欢不成?


然而Merlin从他含笑的眉眼中,还真就笃定了这一点。


因为小王子固然总是嫌弃这嫌弃那,但他看向Merlin的眼睛充满了光彩,嘴角总是不自觉地上翘,整个人显得神采飞扬。


所以Merlin半分也不怕他,不仅不怕,还会当众送他一堆菜头、傻瓜、蠢蛋、白痴之类的“昵称”。


除了Arthur的折腾,皇宫的伙食也比他想象的难吃多了。那个厨娘做的烙饼简直在考验他的牙齿。


不过Merlin也颇觉稀奇,一个王子好端端的国家大事不关心,偏偏整天盯着他做饭铺床,洗衣叠被,也算罕有。


终于有一次,Merlin忍不住,偷偷问某仆人,说这个王子是不是个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草包?


某仆人对Merlin竟然如此评价他们英明神武、仁爱宽厚、Albion武力值第一、五大国骑士典范兼颜值担当的王子殿下,表示出滚滚的怒火,整个人脸色涨红得快要自燃了。


“Arthur王子平日里非常勤奋!每天起的比我们还早!整个早上都要操练骑士,下午会非常仔细地巡逻上城区和下城区,到了晚上还要与国王陛下议政,直至深夜才休息!”


听起来······像是保安队长兼城管。


“那是因为Arthur王子体恤百姓!才不像一般的王子和国王整天坐在深宫里,什么都不了解呢!我们王子心系百姓,所以才会主动巡逻!虽然他只有十八岁,可从两年前辅佐国王理政以来,百姓都在传颂他的功绩!”


Merlin默默无语。


“那他最近怎么了?”


“我想是因为腿伤了,所以不能操练,也不能巡逻,自然无事。你是新来的,对宫中事物不熟,殿下好心指点你,你却歹毒心肠,居然怀疑王子居心不良!”


Merlin觉得,这话听着·····似乎有些别扭,什么叫居心不良?自己什么时候变歹毒心肠了?某仆人是脑补帝吧?是不是已经脑补出一部主仆狗血恩仇录啦?


“不过王子殿下此前确实没有如此关切过一个仆人,起码在你为他做饭之前,从未出现在厨房过,这个确实稀奇。”


“我觉得······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误会?当然没有!你不会觉得王子殿下是真的嫌弃你吧?虽然厨娘说每次你在厨房做饭,王子殿下都很嫌弃地挑三拣四,指挥这,指挥那,可半个时辰前,王子殿下才给厨房下过命令,以后他的伙食由你负责。”


“你消息倒蛮灵通嘛。”


“皇宫······总得了解点儿主子的喜好。”


“喜好?????”Merlin觉得他笑得别有用心。


“大家都看得出来,王子殿下最近······”那仆人似在极力忍笑,然后看了一下日头,便推说自己要开工了。


第五章(下)


这天,Merlin正给Arthur弄晚餐,Gwaine极其娴熟地摸了进来。


“Not bad.”某人用手指沾了沾蔬菜汤,又撕了小半块面包,顺便吃了两根火腿肠。


Merlin看了一眼餐盘,然后抬头看向Gwaine:“那是Arthur的晚餐。”


陈述事实的口气就像超市前台的收银员“嘀”了一下顾客手中的产品,然后面无表情地说:“先生,一共32.9,谢谢。”


“喂喂喂,不用这么小气吧!干嘛一幅我欠你钱的表情!”


“那是Arthur的晚餐。”Merlin继续面无表情,使用陈述句。


“好啦,我忠心的小仆人,没必要为这么点小事生气,相信Arthur不会发现的。”


“You can say that again.”说实话,Merlin头疼的不是骄纵惯了的小王子因为少了食物而大动肝火,而是每次对方胡闹起来就没个时限,但是显然,今晚不行。


就在昨天,他跟Gwaine约好了,晚上要去太阳酒吧喝酒。本来,他对这些赌博啊,酒吧啊,并没有什么兴趣,然而Gwaine第10次劝说他一定要去酒吧体验一下夜生活,并提到那儿有一个赌局,他发誓说Merlin一定会十分感兴趣的。


就是那一下,Gwaine提到“赌局”的那一下,Merlin的脑袋还没来得及从闹哄哄的刻板印象中跳出来,就被一个闪过的记忆怔住了。


那个记忆其实非常短暂,模糊得看不清人脸,只隐约可以肯定是两个男人在酒馆里赌博,他们相互站着,颇为挑衅地看着对方,其中一个穿了白衣,在暖黄色的烛光下,那衣服好像也模糊起来。


Merlin每次都试图紧紧抓住这些一闪而过的回忆,并努力想了解更多,因为对失忆的人来说,一片空白的过去永远像是笼罩在茫茫雾气中的花园,而这些重要的瞬间则是无数条幽谧的小径,引诱你深入一点,再深入一点。


可是Merlin身上的遗忘咒法力太强大了,他徒劳无功地不得不浅尝辄止,终不得而入。他想起自己睁开眼看到的那卷羊皮纸,歪歪扭扭的花体字写了一首不入流的小诗,那最后四句他相信与自己的失忆有关:


我在绝望中撕下最后一片回忆

把属于你的一切清扫干净

那个教会了我爱的人

只是些旧梦往事


起初,他以为这首带着莫名恨意的诗,是某个被心爱之人抛弃的怨妇写的,直到Gwaine说到“赌局”这个词时,他的脑袋里浮现出这么一幅景象,他才明白,这首诗是他自己写的,这里面没有绵绵的恨意,只有无尽的苦楚——爱而不能、求而不得之苦。


而多年前,那个喧嚣的小酒馆里,一袭白衣,在烛光下似乎挂着微微挑衅笑意的男人,显然对他极其重要,以至于这段记忆能够冲破世上最为强大的遗忘咒,带着模糊的剪影,走到了他的跟前。


Merlin把这看次回忆当成非常重要的突破口,他希望走进酒馆,借着和Gwaine的赌博,能想起更多的东西。如果是从前,在那些漫不经心的游荡岁月里,过去是毫无紧要的。你的明天不会对你的今天构成危险,你不需要动用过去,也不需要积累今天——所有的浪子都深谙此理,并且在这一信条下活得毫无愧色。


但是,一个人有了在乎的对象,他就会规划起未来的生活来,如果这个人的生活里还有个爱民如子的小王子,那么自己真恨不得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把那些帝王的过去都看看清楚,把那些凶险的未来都化作一阵清风。


一句话,Merlin希望最大程度地保Arthur平安,现在的局势让他颇为忐忑,可是,他没有什么经验;于是,当一个失忆的人因未来而焦虑时,他无助地跑向了过去,本能地需求援助,毕竟,这个过去,足足有1000多年呐。


Merlin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对Arthur的保护欲会强到这个地步,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是一个善良和顺的人,只是前两天小王子身体刚好,又耐不住寂寞,跑到林子里去打猎,自己也随行跟去了,那林子野兔、麋鹿挺多,小王子很喜欢,但这同时意味着,其他大型食肉动物也挺多,于是在Merlin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前,本能居然在一瞬间悄无声息地杀死了一头靠近Arthur的猎豹,其实那头豹子好像并没有恶意,只是在草丛中颇为专注地盯着Arthur看了几秒而已,但他的魔法甚至没有经过思考,就这么终结了一条无辜的生命。


事后Merlin对自己的行为十分懊悔,从此将打猎的厌恶提到了最大高度;同时非常怨念Arthur竟然用这么血腥的消遣方式娱乐。


第六章(上)


Merlin一开始觉得Albion商铺的取名略奇葩,比如下城区的太阳酒馆和月亮餐厅,前者是午夜专场,后者是日间营业;直到他有天路过上城区的繁星角斗场和夜莺兵器库之后,也就觉得其实商家取名还是很正常的。


但是Arthur一脸正义地解释说,这些名字体现了劳动者的艰辛。


“太阳酒馆虽然是午夜场,但打烊的时候,正好早上太阳刚升起来;月亮餐厅虽然只供应中餐,但是一般等到厨娘们收工,已经一轮明月照天涯了;更不要说那些勇士们,每次决斗总是要等第一颗启明星升起来后,才会收场;至于夜莺兵器库,我想你应该完全了解了吧,Col?”


Merlin顺着他的思路往下说:“骑士们晚上换班的地点一般都在兵器库,而那个时候正好午夜,经常能够在兵器库的窗户外面听到夜莺的叫声?”


Arthur大大夸赞了一番Merlin的联想能力,然后不紧不慢地说:“兵器库的名字是我起的,因为我觉得那些兵器相互碰撞的声音很好听,然后翻了一下书,看到诗人们总是用夜莺形容美妙的声音,所以我跟父王说,把兵器库的名字改成‘夜莺’比较好,那个时候我只有七岁。”


对于Arthur的自恋,Merlin表示身上有点儿不舒服,准确地说,肉紧了一紧。


“你知道吗?之前的名字是父王起的,叫‘青苔兵器库’,听着就怪荒凉的。我父王解释说,他取这个名字是有深刻寓意的。首先,他希望五大国能够统一起来,不再打打杀杀了,兵器库能荒凉得长出青苔来才好;其次,他是要告诫自己,也告诫我,永远不要让自己的剑长满青苔,因为我们是王者,不能相信任何人。”


小王子说这个话的时候,Merlin忽然感到很心疼,Arthur看起来有很多兄弟,还是过命的交情呢,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就像夜莺一样,只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等待有心人去聆听。


“你可以相信我,Arthur.”Merlin听见自己说得很坚定,他直视着Arthur的眼睛,身体像石雕一样一动不动。


“今天晚上我想早点休息,你先下去吧。”Arthur不动声色地结束了话题。


于是这天晚上,Merlin终于有时间和Gwaine去体验一下所谓的夜生活了。


他们绕过上城区的繁星角斗场,再经过Gwen家的精灵打铁铺(Gwen向Merlin解释说,精灵是形容父亲打铁的手艺好,打出来的兵器像是用精灵的魔法变出来的),还跟竖琴水果摊的大妈买了几个苹果(大妈保证说,这苹果吃进嘴里的感觉就像竖琴那美妙的音乐在心间流淌一样,绝对沁人心脾)。


“Oh,终于到啦!正好赶上午夜场的赌局刚刚开始呢,Col!我们运气真好!”


Merlin跟着熟门熟路的Gwaine走进太阳酒馆,里面的气氛相当热烈,喝酒的、赌骰子的、吹牛皮的,脸红脖子粗的,那高分贝的噪音简直要把房顶都给掀翻了。


“哟,瞧瞧谁来啦?”一个秃顶的胖大叔倒了两大杯啤酒,神采飞扬地朝Gwaine打了声招呼。


“我是带他来开眼见的,”Gwaine说着转向Merlin,“给你个惊喜,让你见识见识五大国绝无仅有的赌博。”


“这可稀罕了,正主也要下注吗?”主事的转动着手中的骰子,一大堆赌徒饥饿贪婪的眼睛冒着绿光,这时听到主事的声音,才忽然回魂般,看着酒馆里多出来的两个人。


“这位就是正主?看着傻兮兮的,我看一个月就是极限了。”


“兴许半个月。”


“我赌两个月!上次Arthur有过这个款的,眼睛特别像,那好家伙,可足足撑了三个月啦!”


“哦?既然是同款的,你为什么不押三个月,平白少一个,岂不是看不起人?”


“我只是实话实说,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会讨好主人。”


“你们这群不识货的东西,我赌四个月!”Merlin眼尖地发现,这个人,不正是前两天义正言辞斥责自己忘恩负义的侍卫甲么?


“我看Bill的话值得掂量,他可是专守Arthur寝宫门的。”


评论(3)
热度(5)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