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AM】阴差阳错(未完)

故事大纲:Merlin要杀Arthur


楔子


我们英明神武、阳光俊美的小王子殿下,草龄十八,正是朝气蓬勃、精力旺盛的好年华。平日里无人说知心话,只好把气儿往仆人身上撒。久而久之,人人都怕他,以为小王子殿下除了凌弱就是恃强,日日游手好闲不着家,真真一卡梅隆街霸。


谁知命运赐给他一个小冤家,害他平添些绮思遐想。那小冤家眼里完全没他,不知道尊卑上下,还跑去给莫甘娜送花,急得小王子殿下,一气之下说出真心话。


那小冤家不曾想,菜头殿下竟喜欢他,于是便有这,一厢情成两相愿的好戏码。


各位看官,且备好菜蔬果瓜,小酒米酿,今儿个,听姐姐细细讲。


——————————————————————————————


第一章


“Merlin,你知道自己的使命吗?”花白胡子死了三百年的先知昨儿个突然托梦给他。


“知道,让魔法重回大地。”已经十七岁的少年认真地说。


“你是德鲁伊的希望,要牢记,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


少年显得有些急躁:“从我能听懂话开始,所有魔法界的长老都是这么跟我说的,但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完成我的使命?”


“日前,我在魔晶洞穴里窥见了一些未来,Merlin,我想,那个时刻已经到了。”


“你是说,我可以让魔法重回大地了?”少年兴奋地说。


“没那么简单,想要让拥有魔法的人,不再躲躲藏藏,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街上,还需要得到律法的认可。”


“你的意思是,我要说服那些国王,让魔法合法化?”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Merlin。在Camelot,有一位国王的养女,名叫Morgana,由占卜得知,这位公主将来是旧教三位高级女祭司之一,同样肩负着复兴旧教的使命,是你的Destiny。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并且辅佐Morgana登上王位,帮助她一起复兴旧教。但是,占卜还显示,Morgana同父异母的弟弟,Arthur王子,却和他父亲一样,十分反对魔法。所以,为了让Morgan顺利登上王位,你必须除掉名正言顺、有继承权的Arthur·Pendragon。”


“我怎么不知道我的使命里,还包括谋杀一项?”Merlin感到自己非常抵触杀戮,他是很希望魔法重回大地,也很希望德鲁伊人活得光明正大,也不枉他们对自己和妈妈的恩情。但他真的不愿意杀人。小王子听起来像是一个无辜的旧教牺牲品。


“Merlin,你还年轻,但有些事情,到了今天,也该知道了。Camelot现在的掌权人叫Uther,当年,在魔法大清洗运动中,他是最狠的一个,所有与魔法相关的事物他都赶尽杀绝,连婴儿也不放过,你的父亲,就是Uther的牺牲品之一,当年要不是你妈妈带着你逃到德鲁伊人的聚集地,他们冒死收留······”


先知没有再说下去,望着Merlin那张年轻丰润的脸庞,他忽然产生了深刻的同情。要这样一个干净的孩子背负如此重大的使命,也真是难为他了。


“怎么做?”Merlin的妈妈从未向Merlin透露过这段往事,事实上,每次Merlin问爸爸在哪儿时,妈妈都眼泪汪汪的,害他只能乖乖闭嘴。现在,他终于从先知那儿知道了父亲遇害的真相,属于年轻人的那种热血,使他的愤怒溢于言表,“怎么才能找Uther报仇,帮Morgana登上王位,恢复旧教的荣耀?”


先知抚摸了一下Merlin的头发,以示安慰,“Morgana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必须想办法接近她,引导她释放自己的魔法。当然,仅仅的苏醒是不够的,你必须教会她如何正确使用魔法。接着,当她的魔法强大到你认可的地步,你们两个就可以联手消灭Uther和他儿子,辅佐Morgana登上王位,从律法上消除魔法有罪的条款。”


“但Morgana是国王的养女,很少出宫,要接近她并不容易。”


“所以,你必须呆在皇宫里,才有机会接近Morgana。这也正是预言所显示的——你将会成为Arthur王子的男仆。”


“你说什么?让我做杀父仇人的仆人?不,不,我拒绝。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先知,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预言不可更改,而且这是最好的,你既能伺机接近Morgana,又能盯着Arthur父子,你要想办法取得小王子的信任,这样将来才好下手。”


“不,我不能服侍一个将来要杀的人。”


“Merlin,想想千千万万有魔法的人正在遭受怎样的屈辱!Uther像追杀动物一样追杀你们,逼迫你们躲在这种破破烂烂、潮湿阴暗的洞穴里!想想看,你们本应受到尊重,就像任何一个大街上的人那样!”


Merlin不吭声了,他不反驳先知的建议,但不代表他会按照先知的预言去做。他想,一定还有其他办法接近Morgana。要他阴奉阳违地笑脸迎人,给仇人的儿子鞍前马后,他可做不到。


第二章(上)


先知托梦的第二天,Merlin背个小包启程了。他对妈妈说了梦中的经历,也表明不想通过当杀父仇人儿子的仆人来靠近Morgana,于是胡妮丝记起来,在Camelot还有一个叫Gaius的宫廷御医,是丈夫当年的好友。于是,在Merlin动身之际,胡妮丝修书一封,请求Gaius将Merlin收作学徒,引他走上正路。


因此我们最伟大的魔法师,就这样踏上了金色的旅程。他看起来如此年轻,以至于显得有点儿无畏。


这个少年,身材修长,脸庞丰润,一双明亮的眼睛还没有半点沧桑和疲惫。瑰丽的青春正像清晨的露水,在他黎明的曙光中,熠熠生辉。


毫无疑问,他感到一股实现自身价值的冲动——透过他的天赋,不仅整个魔法界得以重生,人们也将生活在一个自由而平等的国度里。这些,都是老先知告诉他的。而他,也由衷地为自己的使命感到骄傲。


德鲁伊人驻扎的森林离Camelot并不远,所以即便是走走停停,几天后,Merlin还是到达了。望着晨曦中梦幻般的城堡,他心想:“这就是我使命开始的地方”。【楼主:不,少年,这是你爱情开始的地方。】


Merlin带着点儿新奇、忐忑和惊讶审视熙熙攘攘的人群、五彩缤纷的鲜花和琳琅满目的饰品。只是看了不多久,远处就起了一阵骚动,很快,众人仿佛接到了一致的讯息,纷纷收摊走人。


Merlin还来不及问什么,就看到迎面跑来一个慌慌张张的人,那人手里拿着一个圆圆的木盾,上头正插着一支匕首。紧接着是一阵嬉笑,一个金发男子和三四个同伙正若无其事地大笑,还饶有趣味地朝那可怜人步步逼近。


Merlin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怎么有人混蛋成这样!!!欺负人很好玩儿么!!!


“You have your fun,my friend.It’s enough.”Merlin试图十分礼貌地阻止金发男子。


“Do I know you?”


“I’m Merlin.”


“So I don’t know you.”


金发男挑衅十足的话,把Merlin气了个半死,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顶了回去:“Yeah,It’s my mistake. How can I have a friend such an ass?”


金发男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你不能这样跟我说话。”


“你才不能这样欺负人!你以为你是谁啊!”Merlin被金发男子一个反剪,跪在了地上。


“I’m King’s song,Prince Arthur.”


这话对Merlin来说简直晴天霹雳!Prince Arthur!Prince Arthur!Prince Arthur!他觉得脑袋里只有这两个字在轰隆隆地不停回荡,仿佛几声闷雷,炸的他动弹不得。


这么说,眼前这个金发碧眼、趾高气扬的家伙,就是传说中杀父仇人的儿子?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爹是个狠角色,做儿子的也喜欢拿人命开玩笑!


看来他的使命错不了了!留这么个祸害登基,百姓只有任人鱼肉的份儿,亏他先前还替小王子不平,觉得他是旧教复兴的无辜牺牲品,现在看来,预言一点儿也没错!


一想到预言说自己要做Arthur的贴身男仆,Merlin顿觉身上起了一层疙瘩——给杀父仇人外加恶劣的混蛋当仆人?开国际玩笑!


预言的大体走向他是相信的,但具体细节嘛·······也不一定那么死板要全部遵守是不是?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Arthur厌恶自己,进而无缘男仆这种光荣的使命呢?——打一架不就好了!这打架中么,伤亡总是要有的——他倒没想置小王子于死地,毕竟他是杀父仇人的儿子,又不是杀父仇人,但给些教训,让他躺上个十天半个月,顺便让小王子在床上把自己恨得牙痒痒,还是需要的。


Merlin觉得这个计划十分不错,依计而行的话,自己摆脱小王子贴身男仆的预言真的是“指日可待”啊!


第二章(下)


Merlin偷瞟了眼不远处的菜市场,好些百姓都扬着脖子缩着脑袋在那儿围观呢。


这僻静的地方嘛,是杀人越货的好去处;但热闹的地方嘛,则是寻衅滋事的好去处。


想着,Merlin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低头默念了句咒语,不远处的大缸忽然破裂,发出巨大的声响,Arthur被吓了一跳的同时,Merlin趁机拿手肘狠命地给了他会心一击。


Arthur发出一声惨叫,但敏锐的战斗经验不仅让他很快追上了Merlin,还抽空拿了把扫帚做武器。


“告诉你,我打娘胎里出来就开始训练了,现在投降还来得及。”Arthur带着点儿长期养成的官二代作风,显得十分猖狂,仿佛逗街上的小猫小狗玩儿似的,对Merlin步步逼近。


“难怪你看起来像个白痴。”Merlin不动声色地讽刺回去。这下可把小王子惹恼了,只见他挥舞着扫把柄,企图用扫把头暴打Merlin的脑袋瓜子,好惩罚惩罚他的出言不逊。


两个人你追我赶,分别打翻了花菜7筐、洋葱3箱、红薯2袋;青椒,尖椒,甜椒,朝天椒,线椒等各色椒类几许;遍洒芸豆,豇豆,豌豆,架豆,刀豆,扁豆,菜豆,毛豆,蛇豆等豆类无数;互砸冬瓜,苦瓜,黄瓜,丝瓜,南瓜、西瓜、甜瓜等瓜类若干。另有鸡飞、狗跳、鸭叫、猪嚎、牛冲、羊撞等男女高中低音合唱乐队领衔伴奏,为群众奉上激情杀马特舞。


“认不认输?你到底认不认输?”气喘吁吁的当儿,Arthur朝Merlin砸了个西红柿,心想这小子体力还行嘛!被追着跑了那么久,居然还没趴下。


Merlin一个闪避,敏捷地躲过了蔬菜大餐,跑进了菜场中央的谷仓。小王子看自己一击不中,十分懊恼,欲亲自上前揍人,Merlin看他气势汹汹地过来,后退的同时默默念了个咒语,然后一根扁担顺利地让小王子跌了个狗吃屎,接着又不幸踩到一只老鼠夹,同时身边的磨盘突然倒塌,吓得小王子还没来得及练习惨叫,就一咕噜滚了个180度,但整个谷仓都好像跟他作对似的,就在他顺利滚到安全地带后,横梁上挂着的簸箕突然罩得他措手不及,还没等他把簸箕移开,Merlin手上就拿把镰刀架到了他脖子上,并一脸得意地故意重复小王子刚才的话:“认不认输,你到底认不认输?”


周围的士兵见小王子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满脸蔬菜水果汁,还被那个少年继续取笑,说他这个样子,简直是名副其实的菜头殿下。于是觉得有必要出来履行一下本职,伸张一下正义,彰显一下国威,争取一下功绩了。


于是乎,只见混在人群中的士兵,这时候打了鸡血似的,三步并作两步以光速奔向事发地,纷纷企图第一个逮住Merlin,所以,结果是有四双手同时抓住了Merlin的胳膊,害得Merlin重心不稳,差点直接被人拽倒。


就在众士兵理所当然地要押解Merlin去Camelot监狱蹲一下深坑时,一瘸一拐,显然脸色已然发绿的小王子殿下开腔了:“慢着,放了他。”


在场的人几乎惊掉了魂魄,被整得这么惨,即便不是当场击毙,顶多也捱到明日午时啊!难道小王子的脑袋被蔬菜砸坏了?就在众人惊疑不定时,菜头殿下十分镇定地抖落了身上挂着的三片菜叶和两根鸡毛,命人拿过Merlin的小包,十分粗鲁地翻检起来。


“这么说,你是来当宫廷御医Gaius的徒弟的?”Arthur摇晃着手上的一封信。


Merlin被众士兵架着,只是倔强地看了他一眼,也不承认。


“这性子,Gaius可不会喜欢。”Arthur说着拿扫把打了一下Merlin的头,“话说回来,把你关进监狱实在太可惜了,毕竟我看你体力很好,扫扫马厩、擦擦盔甲、磨磨长剑这样的活儿更适合你。顺便,我的脚伤得不轻,拜你所赐这段时间得卧床静养,所以作为赔偿,吃喝拉撒、洗衣做饭这种伺候是必不可少的。听清楚了?”


Merlin顿时觉得,他的脸,有点疼,Destiny老爷子,你下手,也忒狠了些吧!!!


第三章(上)


Merlin觉得Arthur不仅混蛋,而且白痴,但他现在才知道,除了这两项,Arthur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幼稚鬼。起码在他的印象里,或者那些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中,王子们都威风凛凛、智勇双全、知书达理,高贵如天上的神祇。


可是这一个······Merlin叹了第180口气,他也的确需要叹口气,因为Arthur实在太重了,他的身子明显吃不消这种健硕的大块头。


事情非常简单,当Arthur下达完了Merlin服侍他的指令后,就站在原地直勾勾地望着Merlin,但Merlin不解其意,于是也直勾勾地望着Arthur。两人就这样你瞪我我瞪你了好一会儿,Merlin终于忍不住开口了:“Sire,难道脚痛让你连语言能力也丧失了吗?”


“我很庆幸你还记得我脚痛。”小王子说着别扭地变换了一下身体的姿势。


想让我扶你就直说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来自Merlin的腹诽。


这个人的脑袋是木头做的吗?居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我提醒!简直是大五国最差劲的仆人!——来自Arthur的吐槽。


所以说,上下级之间的矛盾是永恒的,斗争是无数的,腹诽是家常的,对方总是神经病向的。


可是就在Merlin的上一个腹诽还没有熄灭,留着些微微的火花温暖他略显单薄的身体时,一簇更大的火焰却瞬间升到了万丈高空。原因就在于Arthur毫不客气地把全身重量都压到了Merlin身上。


Arthur是个混蛋!!!


Arthur是个恶劣的混蛋!!!


Arthur是个幼稚、恶劣的混蛋!!!


Arthur是个幼稚、恶劣、无脑的超级大混蛋!!!


#¥[url]http://%&*……@&*%[/url]¥@%……&*@······


三把熊熊怒火烧完之后,Merlin觉得自己的涵养亟待提高。


反观把全部重量放在Merlin身上的Arthur,笑得极其愉悦,简直如沐春风。因为他受伤了,又跑了那么久,当然很累,Merlin作为他的临时仆人和罪魁祸首,自然是很有责任和义务让尊贵的王子殿下不再费半点力气咯。


三刻钟后,Merlin气喘如牛,可他们才走完了下城区,离上城区的皇宫还有小半个时辰呢。


望着那厢被服侍得理所当然的Arthur,Merlin心中的小恶魔蠢蠢欲动,于是一个趔趄,一个手抖,一个倾斜,Arthur在危机发生的瞬间,凭着本能脚尖垫地,然后,顺利地发出那声没来得及练习的惨叫。


一分钟后。


“Merlin!!!!!!!”——来自小王子不可遏制的怒吼版。


“Oh,sorry。Are you all right?”——来自Merlin得意奸笑的慰问版。


两人一路你争我吵,倒也分散了Merlin的注意力,觉得Arthur没那么重了,路程没那么远了,于是当Merlin站在小王子的寝宫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命运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他有些好奇地打量着Arthur的房间——大红的床铺和被套、大红的披风、盾牌上大红的一条火龙。

Merlin抽了抽嘴角——啧,这小王子的品味真不忍直视啊。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喜欢这么大妈的颜色真的好吗?


不过当Camelot的国王Uther出现在Merlin面前时,他有一瞬间的紧绷。这个杀父仇人看起来跟Merlin想象中的不一样。在他的想象中,杀父仇人应该有一双冷酷的眸子,笑意从不会出现在那里,他总是紧紧抿着嘴唇,散发着暴怒的气息,只有别人的痛苦才能带给他些微的欢乐,在他的统治下,民众应该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居无定所、苦不堪言。但事实上,Camelot相当富庶。


这个认知让Merlin感到不快,甚至恼怒,他不能忍受一个无情迫害魔法的国王居然拥有出色的政绩。


“Father,I’m all right.”直到小王子开口,Merlin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惊讶地发现,小王子跟他打闹时的幼稚劲儿都不见了,Arthur说话的语气恭敬,态度稳重,神色肃然,仿佛刚刚从战场光荣负伤回来。


“为什么受伤?”Uther看Arthur气色健康,也就放下心来,同时略带敌意地瞧了一眼站着的Merlin。


“就是······今天在下城区巡视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只很大的老鼠,”小王子装模做样地比划道,“这么大,关键是,这只老鼠特别会窜,一下子就窜进了谷仓。您知道,老鼠的繁殖能力很强,又非常狡猾,如果放任不管,Camelot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粮食危机。所以我就进谷仓打算把这只老鼠捉住,结果一不小心踩到了老鼠夹。看来,下城区的百姓早就知道它,并且想办法对付它了。”


Merlin听小王子这么说,真是又想气又想笑,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国王开口了,“那么,这个男孩是怎么回事?”


“噢,你说Merlin呀,他是我的新仆人。对了,现在你去把Gaius找来,让他给我配点药。”Arthur仿佛不经意地轻轻把Merlin打发走了。事实上,他是看到Merlin很害怕自己的父亲,才给他这个任务的。哎,自己真是太善良了,小王子很自觉地默默为自己的仁慈点了个赞。


第三章(下)


虽然Camelot的皇宫看着十分寒酸,连给木门上个漆,刷个墙都能省则省了,自然比不得泱泱我朝的大观园,但这刘姥姥进城的乡下感,古今中外还是颇为一致的。尤其对Merlin这种前脚刚进城,后脚就站在全国核心人物家里的狗屎运爆表到也只能用Destiny解释的乡下青年来说,跟他以前住的山洞或者帐篷比起来,皇宫实在太大太豪华了。不过,这对Merlin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事实上,目前他的全部感受只有一种——头疼。因为,其实他的路痴属性和魔法属性一样,都罕逢敌手。


所以,当他第十次不经主人同意推门而入,并且又一次发现自己错了的时候,懊恼和焦躁几乎要将他淹没了。


“Gwen,麻烦你帮我把躺椅上那条紫色的裙子拿过来好吗?”就在Merlin准备转身走人的瞬间,他僵住了,那一瞬间他心跳如雷,指天发誓,这是他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屏风里面的姑娘一定漂亮极了。


“en en”原本要走的人反而跨进了屋里,并尽量学着尖细的姑娘叫,把躺椅上的裙子递了过去。


“听说Arthur那个猪头又受伤了,要我说,他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夫,他还不承认,但是你瞧着吧,Gwen,要是没个有头脑的人拴着他,迟早把命都玩完儿了。现在,如果他想我过去看他,就该邀请我,难道要我主动过去慰问他,让他变得更骄傲吗?Gwen,Gwen,你在听吗?”


“en en”Merlin一边倒退一边憋笑,觉得这姑娘实在对胃口极了,Arthur就是个猪头白痴。不过他不能再呆下去,尽管他很想一睹芳容,但反正他要暂时呆在宫里,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所幸Gaius的房间离这儿不远,Merlin又问了三个守卫,总算摸对了地方。


“请问,Gaius在吗?”Merlin看着摆满了瓶瓶罐罐的小屋,颇有些好奇。


“Who are you?”一个戴着眼镜还需要把鼻子埋进书里的老人抬起头来。


“Oh,I’m Merlin,Hunith’s son。”


“Ah,It’s you.”


“虽然我很想跟您再多说一会儿,不过我现在过来不是为了自己,王子受伤了。”


———————————————————————————————


当Merlin和Gaius步履匆匆地推门而入时,顺利听到了小王子家常便饭的嘲讽:“Oh,Merlin,我差点以为你像个孬种似的逃跑了。”


“没有,我只是迷路了。”


“我早该想到,像你这样的笨蛋,怎么可能有智慧找到方向。”


“Sire,还是让我先为您医治吧。”


不过对Merlin来说,小王子的嘲讽很快就听不见了,因为他随后就被站在Arthur床边的一个女人牢牢地吸引住了。她穿着自己不久前递过去的那件紫色长裙,显得既高挑又修长,说实话,还玲珑有致。


Merlin真的完全愣住了。打从他出生以来,真的真的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真真正正的肤白如雪、乌发如墨。这个姑娘有着绝美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微微上挑的眼角和性感的红唇让她冰冷的气质中透着一丝妖冶。


Merlin并不相信一见钟情,觉得那是女孩家的幻想,而且他觉得那些故事书里所描写的一见钟情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可是,当看到Morgana时,Merlin相信了。他第一次感谢命运。感谢命运将他带到了这里,他相信,是Destiny的恩赐让他俩交汇,是Destiny的催化让他俩邂逅。


这种感觉是美妙的,当他的生命被一道强光照亮,当一股突发的热情在他心间激荡,当命运将他推近,给他欢喜,他笃定这是美丽的。


在那一刻,他确信了自己的Destiny。


第四章(上)


“听说你又受伤了,这次是因为什么事来着?噢,对了,追一只老鼠。真是伟大。”


“Morgana,如果你是来看笑话的,那么你看到了;如果你试图惹我生气,那么你做到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现在请你回你的卧室,梳梳你的头发。毕竟,除了这个,你也没什么可做的。”


“你说得对,我必须感谢你为我枯燥的生活带来了非凡的生机,毕竟每天猜测我亲爱的弟弟受伤的方式,也是种不小的乐趣;除此以外,可以频繁地探望伤员,表达关切之意,也是我无聊生活里最大的慰藉。毕竟,没几个王子像我亲爱的弟弟一样爱出风头,每天为了下城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弄得鸡飞狗跳。事事亲力亲为到今天追老鼠,明天打恶犬,上次给打铁铺找打铁石掉进了沼泽地的事儿,过去十天了吗?”


“Morgana,请你搞清楚一件事,虽然你喜欢我,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管我。”


“你这个自恋自大的混蛋,如果我真的喜欢你,那么这种喜欢每一分钟都在减少。”


“Very Funny.”


“Thank you.”


Morgana显然被Arthur的鲁莽冲动和死不悔改的个性给气到了,不再争辩下去,选择转身走人,Merlin叹了口气,心说,这是亲姐弟吧?这一定是亲姐弟吧?怎么可能是养女呢?这脾气,一样一样儿的啊!还有,身为Morgana的Destiny,Merlin觉得自己太有责任和义务教教女神关心人的正确方式了。


当然,作为套近乎的第一招,殷勤是必不可少的,所以Merlin扬着一张青春无邪的笑脸及时为Morgana开了门,并在她困惑的眼神中适时地作了自我介绍:“I’m Merlin,是王子的新仆人。”


“很高兴见到你。”女神恢复有教养的公主范,对他微微一笑;Merlin回她一个招牌甜腻的笑容——这是他在德鲁伊聚集地的法宝之一,没几个人能拒绝。


果然,女神微微一顿,第二次的笑容不仅真切了,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Arthur就麻烦你好好照顾了。”


“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My lady。”


~~~~~~~~~~~~~~~~~~~~~~~~~~~~~~~~~~~~~~~~~~~~~~

Merlin这厢欢喜地告别完自己的Destiny,那厢有个混蛋正似笑非笑地看他,不,准确地说,笑容有点儿嘲讽,果不其然,那人开口了:“如果你有很多时间跟女人调情,倒不如出去打扫一下我的马厩,那会让你清醒清醒。虽然我非常理解,像你这种乡下人没见过几个有姿色的女人,而我姐姐,恰巧算是个绝色美人,你对她动心倒也不奇怪。但我认为,待会儿你打扫完马厩,并且在里面睡上一夜,是个更好的选择,因为那会让你对自己的身份有更清晰的认识。”


Merlin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真的需要一本教养宝典,否则他不介意用魔法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情商为负的混蛋,同时对于女神竟然会看上这种男人感到匪夷所思,明摆着,这种既不解风情又毒舌傲娇的男人只会让女人伤心。不过,他相信在Destiny的指引下,女神对他青眼相加,不过是迟早的问题。至于Arthur······那个时候,就没他什么事儿了吧?


第四章(下)


Arthur没有给他安排房间,这意味着,他的玩笑话是真的,也就是说,自己给这个混蛋当仆人的第一天,要在臭气熏天的马厩里度过!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皇家大混蛋!!”Merlin在心里恶狠狠地诅咒,并且打定主意,在扶Morgana坐上王位的那一刻,要让Arthur也尝尝睡在马厩里的滋味!


然而如果Arthur认为,Merlin会乖乖遵守他的吩咐,老老实实在马厩睡上一觉,顺便深刻反省和检讨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可笑行为的话,那他真的错了。将来他会认识到,Merlin显然从第一天开始,就不准备听他的话,并且是always be。


事实上,Merlin早想好了,打扫完马厩之后,自己就去Gaius那里认个亲,顺便打地铺睡一觉。老人嘛,对小青年总是又怜又爱的,说不定还能蹭个长期饭票呢。当然了,作为回报,自己也是会帮老人家采采药、跑跑腿什么的。


只不过天不遂人愿,Gwen来了。


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Merlin来Camelot的第一天,不仅碰见了国王、王子、公主、御医等一干身份牛叉的人士,同时也碰见了个一度令他哭笑不得的“初恋女友”,她的名字,就叫Gwen。


话说,这是Merlin第一次见到Morgana的侍女,对方是个黄黑色皮肤的姑娘,看起来挺老成的,大概是个聪明理智的角色。Merlin对于聪明大气的姑娘向来很有好感,呃,他的意思是,这种人做朋友很好;当然自己的择偶标准是越美艳越好。男人嘛,看见漂亮姑娘,有几个眼睛不发直的?


Merlin毕竟年纪轻,想法做事全凭着自己的喜好,一听说对方是Morgana的侍女,便来了劲儿,你说多好一套近乎的机会啊?于是笑容不免殷勤灿烂了些,可爱甜美了些,温柔多情了些。


Gwen虽然身为Morgana的侍女,见惯了大风大浪,然而心动这桩小事,还真是打娘胎里出来,头一遭呢。于是心跳不免加快了些,动作不免增多了些,眼神不免羞涩了些,话题不免扯远了些,离别不免依依了些。


“Arthur这样对你可不公平,事实上,大家认为,你才是真正的英雄。”黄黑色皮肤的姑娘在聊了近半个小时的宫廷趣闻,充分满足Merlin的八卦心之后,还是没有离去的迹象。


“真的吗?那你也是我的粉丝咯?”姑娘们的崇拜让他不免得意,于是Merlin笑着给了她一个星星眼。


“我为你感到骄傲,真的。”


“我还以为,人人都喜欢像Arthur那样的男人呢——英俊多金后台硬。”


“噢,不,相信我,我更喜欢普通一点的男人,像你这样的。”


Merlin差点把铲起来的一勺马粪给惊掉了,虽然自己在德鲁伊族就很受女孩子欢迎啦,但大家都很含蓄,难道城里的姑娘果然开放?


“我······我的意思是,普通一点的男人,不是特指你。”Gwen说话的时候使劲儿地摇头,Merlin一瞬间觉得是自己多心和自我良好过头了。


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给对方下了个死心保证书:“相信我,我绝不平凡,真的,我其实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打败Arthur,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


对方咯咯的笑了,显然把这句话当作Merlin的幽默天赋。


“跟你聊天很愉快,Gwen,不过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最好各自回去休息了。”Merlin铲完最后一勺马粪,在心里又诅咒了Arthur的十八代祖宗后,终于决定跟姑娘道别了。


对方回他一个“你骗谁呢”的笑容,不急不慢地说:“事实上,如果你不介意,我想邀请你去我家休息——我的意思是,总比呆在马厩里好。”


Merlin一瞬间囧了,觉得自尊有点挂不住,于是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只见对方好心地解释道:“Morgana虽然很生Arthur的气,但她总是嘴硬心软,回头又让我送一份药过去,正好听见Arthur吩咐你打扫马厩,还要求你睡在这里;当时我看着挺尴尬的,就避了避。”Gwen见他浑身脏兮兮的,看起来特别可怜;然而这种可怜又散发着十分甜美的气质。这种气质,她从没在任何男人身上见到过,于是Gwen把它归结为心动的产物。


然而事实上,Merlin身上一贯充溢着这种气质,我们姑且称之为令人着迷的陷阱吧。

评论
热度(2)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