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AM】滚娘×亚瑟三年没有孩子的真相

1

Gwen站在窗口,俯瞰着Camelot城堡的广场,Arthur刚刚从边境巡逻归来,当然,他还是没有抬头看一眼。格温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Merlin在呢,Arthur根本没有功夫注意别人。不,这还不够准确,准确地说,只要Merlin在,Arthur永远和他有说不完的话,斗不完的嘴,即便在面临亡国的威胁、魔法的肆虐、亲人的背叛这些巨大的打击中,只要Merlin在,Arthur便不会真的沉默很久,他当然会因为这些事情而沉默寡言、自暴自弃,总是感到力不从心,但,通常Merlin一个人的鼓励和信任就足以使他走出这些打击。


如果Merlin不在呢?Arthur没有想过,骑士团没有想过,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Merlin好像空气一样,那么自然而然地站在Arthur身边。


但是,Merlin自然是不在过的,而且不止一次。


于是Gwen很快就发现,没有Merlin陪伴的Arthur,比往常更频繁地提到这个名字。事实上,Gwen婚后一个月就发现,Arthur和她吃饭时,如果Merlin在,那么她就只能笑着看他们互损斗嘴,如果Merlin碰巧去擦盔甲或者洗衣服,那么Arthur与她之间虽然不至于沉默,但只要Arthur开口,永远绕着他笨笨的小男仆转。


作为一个国家的王,Arthur很忙,除了处理朝政、操练骑士团,更要经常出去巡逻,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跟她单独相处。


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皇后,她比别人更能体会到寂寞和遥远的意义。


幸好,她拥有一颗精明的头脑,于是,拥有了参政议政的权利——好争取多一些的时间与Arthur相处。毋宁说,她很努力地想参与到Arthur的生活中去。


慢慢地,她变成了Arthur的左右手,Arthur不在宫内时,全权由她理政。她做得很好。她以为这样,Arthur就会像依赖Merlin一样依赖她,器重她。


事实上,Gwen做了这些努力后,夫妻间唯一的进步是,Arthur与她聊天时,除了提到Merlin,还会提到国事。


如果格温提议让Arthur讲一些巡逻边境时的趣事,那么十之有九,肯定是关于Merlin的。


终于有一次,Merlin得了很严重的感冒,根本起不了床;而Arthur恰好在那几天需要去一趟很远的边境巡逻。


“你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了是不是?你是故意在这个时候吹风感冒的是不是?”Arthur在出发前特意跑到Merlin的房间里冷嘲热讽了一顿,然后才悻悻地骑马离去。


五天后,Arthur出乎意料地回来了(本来的计划是十天),据伊兰说,Arthur一路上都在抱怨Merlin的失职,说是回去要好好整治整治他!谁让他居然偷懒五天!


就是Arthur回来的那天,Merlin确实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站在自己现在站的位置,望着Camelot皇宫的广场,Arthur围着红色的披风,一阵风似的冲过凯旋门,然后,他抬头往窗户看了一眼。Gwen差点以为他看的是自己,但是马上,她就发现Arthur是因为发现了他的小男仆而欣喜。


Merlin穿过走廊,到门口迎接他。格温跟在后面,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


Arthur一步没停地朝我们走来,“我的盔甲脏死了!噢,不!我的身上更脏!Merlin,你真该跟去瞧瞧,我们都遇到了什么!”


然后他看向我:“Guinevere,Merlin早好了是不是?告诉我,他偷了几天懒?”


我想Arthur的意思是问我,Merlin的重感冒什么时候好的,不过他永远不肯正面表达对Merlin的关心——尽管对别人都很正常,但对他的小男仆却永远那么别别扭扭。


于是我说:“他今天才恢复得差不多。”


“Guinevere,你一定是包庇他!不过,既然已经恢复了,那么你还等什么呢,Merlin?没看到我身上又脏又臭吗?”


自此,Gwen都有一个习惯:每当Arthur出巡回来,她都要站在这个窗口。只是奇异地,Arthur从未向这个窗口再抬头看过一眼。


于是Gwen明白了,有了Merlin,Arthur永远不需要抬头寻找。


2

Arthur的求婚理由【对话取自409,所以这是原剧情引发的脑洞】


Gwen那天感到特别幸福,因为Arthur布置了一个浪漫的求婚现场。她觉得天底下没有比一个英俊专情的王子向自己求婚更能满足女性的幻想了。就在求婚成功的那天,每个认识她的人,都向她表达了祝福。如同天下的准新娘,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可是她不知道,就在求婚的前一夜,她的丈夫召唤了阿古温。


“我做了一个决定,觉得有必要现在告诉您,我猜您不会很喜欢······我决定迎娶Guinevere。”


当他说完这话时,Merlin手里的盔甲应声而落;但Arthur没有看他。


“过去的几个月,Guinevere已经证明自己是一个坚强的后盾,精明的顾问。”


皇舅对侄子的娶妻标准表示匪夷所思,这分明是国王挑贤臣嘛,哪里是挑爱人啊!


于是阿古温脱口而出:“如果仅仅是这样,我就可以做你的顾问。”


Arthur没有回答,只是往回走时看了Merlin一眼,他捡起了盔甲,正安静地擦着,面无表情。


“我恐怕你胡茬太多,没法儿做我妻子。”这句话成功逗笑了Merlin。


“能给我好的建议,做我坚强的后盾,这就是我需要的。”他说完这话,假装不经意地看了Merlin一眼,对方好像心情不错。


也许连Arthur自己都意识不到,虽然他以爱的名义迎娶Guinevere,但实际的动机,完全是站在一国之君的立场上来考虑的——他需要一位贤后来帮衬自己。当然,这个决定非常明智。


我们从Arthur 的话语来看,他已经静悄悄地对Gwen 观察了几个月,而这种观察,则是完全冷静的、带着审视的考验意味。


但恐怕,他永远没法儿用这种带着君王般的冷峻来观察Merlin,因为当他看向Merlin时,永远带着喜悦、兴奋和兴趣,书上定义说,这就是爱的信号;而他看向Guinevere时,则永远一幅着温和、谦逊、尊敬的表情,好像一个礼贤下士的君王。


这就是本质区别。


PS:要是天底下有男子会因为一个女子的精明能干而娶她,那是计算在利益上的,不过是伙伴的合作关系罢了。


所以,一句话总结:


在我看来,Arthur的娶妻动机与其说是出于爱······不如说是出于政治目的。409开头1:30钟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3

Gwen永远记得自己婚后第二天早上的情景。

原本,她幻想自己会像天底下所有的新婚妻子一样,在结婚的第二天早上,幸福地醒来,带着甜蜜的心情看着熟睡中的丈夫,然后他们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中浪漫地拥吻,她还会亲自下厨,为他做好可口的早餐。


可是,Arthur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嘴里已经在喊Merlin了,尽管有点儿意识不清。


“Arthur,”Gwen有点儿无奈地叫醒了他,“你忘记了,Merlin昨天晚上说他今天不过来了。”


“你说什么?他不会以为今后是你服侍我穿衣吧?这倒是个偷懒的好借口!”


“I’m pleased to do that.”Gwen说着拿起Arthur的衣服,很自然地往自己丈夫的身上套。


“Guinevere,把衣服放下,我的皇后不需要做这些杂事。”


接着Arthur用一贯的怒吼喊了Merlin的名字;而Gwen不得不匆忙地起床、穿衣,希望赶在Merlin进门之前把自己收拾妥当,因为毕竟男女有别。


可是皇后的装束实在比仆人的装束繁琐多了,于是Gwen只好在屏风后面一边手忙脚乱地更衣,一边祈祷Merlin慢点儿过来。


但,天不从人愿。Merlin很快带着双份早餐出现在Arthur的卧室里。


“你又偷懒了,Merlin,如果我不叫你,你是不是打算睡一上午?”


“Oh,我还以为你至少穿好衣服了,Sire.”Merlin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


Gwen在屏风后面穿衣的同时,惊讶于自己的丈夫赤身裸体地在Merlin面前走来走去;而Merlin则是一派自然地从衣柜里拿出一件亚麻质地的内衣帮他穿上,然后十分细心地将褶皱处拉平。


当然,他们还在坚持不懈地斗嘴,但愉悦而上扬的嘴角泄漏了这场斗嘴不过是为了活跃两人的气氛;专注而兴奋的神情则表明他们都十分享受这种日常相处的模式。


Gwen有一瞬间以为Arthur忘记了自己,直到Arthur穿完衣服,对着屏风后面的自己说:“Guinevere,如果你穿好衣服了,就来尝尝Merlin的手艺。”


从此,Gwen总是在Merlin到来之前就已经出了Arthur的卧室,她觉得,没有一个正常的妻子会愿意忍受这种像局外人的感觉。


但她不是毫无挣扎的,只是她发现这种挣扎没有效果。


因为所有最贴身最私密的事情,Arthur都不喜欢除了Merlin之外的第二个人插手,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妻子。她也困惑过,不快过,甚至怀疑过Arthur娶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直到她在自己丈夫的眼里看到一种称之为迫不及待的神情,这种神情出现在每天早上醒来等待Merlin更衣的时候。


尽管Merlin几乎整天和他呆在一起,但Arthur仍然对Merlin每天早上的出现感到兴奋而愉悦。她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那是积累了一个晚上的思念。


4

Elyan的劝谏(上)


Elyan觉得自己的命运也挺奇妙的,本来,他不过是一个叛逆的、离家出走的少年,和父亲赌气之后,就在外面游荡,靠着打铁过日子,当然,一个穷苦少年在外面难免会受欺负,所以反而成就了他的一身好本领。命运就是这样——所谓“困境之中蕴藏机遇。”


但他没有想过,自己的机遇,是以杀身之祸开始;更没想过,自己的机遇,竟是自己的妹妹谈恋爱引起的。很多年后,Elyan追本溯源下去,才发现妹妹的恋爱,是以Merlin的引荐作为开端。而Elyan不知道的是,Merlin与Arthur的纠葛,又远在他们出生之前【这句话的出处详见501伊德鲁先知对梅子说的话】。


人世微妙至此,仿若有一双看不见的手,用一根根细线,将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相连,而另一个人又与其他人相连。每个人的脚上都绑着这样一根肉眼看不见的细线,难怪哲人说:世界是全然相连的,这世上没有孤立存在的事物。你不得不承认,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你惊叹人的渺小与伟大,缘的微妙和复杂。


当他的机遇叩开他的大门时,他瞥了一眼:又是一个粗壮的大汉。当然,你还指望铁匠铺里进来什么娇俏的小姑娘么!


然后,正当他开口询问对方时,背后却突然多了一把刀子,接着,他就被抹布上的蒙汗药给弄晕了过去。


后面的事情就比较清楚了,原来自己的妹妹与Camelot的王子谈恋爱,引起仇家的注意,将他作为诱饵,要来个一石二鸟之计。


当然,Arthur救出了他,而他又凭借自身的武艺,最后成了Camelot骑士团的一员。


他对Arthur的衷心是可表的,这不仅仅因为Arthur是妹妹的丈夫,同时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忠心耿耿的Elyan,为了保护Arthur,自然格外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他发现,Arthur对骑士团非常信任,对妹妹非常尊重,对子民非常有责任。但这一切闪光点,都在同一个人身上被打破了,那个人,就是Merlin。


说实话,Elyan打心底里喜欢Merlin这个小伙子,不仅仅因为有了他,才有了妹妹的现在,而是Merlin本身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跟他相处的人总会不自觉地感到轻松和愉快。


可是Arthur却非常嫌弃Merlin,经常称他为“五大国最差劲的仆人”。


在他看来,Arthur明明是喜欢这种享受(这里指与梅林相处的感觉)的头号拥簇者,可是出乎他的意料,这个事事坦诚,光明磊落的王子,却总是口是心非地否认这一点。


在Elyan看来,Arthur既没有贵族思想和阶级观念,也从来都是骑士精神的典范。那他为何如此苛责自己的贴身仆人,而且天天都不带重样的?如果真的嫌弃,大不了就辞退得了,眼不见心不烦。可他偏偏一边嫌弃得要死,一边又不许梅林离开他半步。


Eylan的劝谏(下)


要说Gwen,人人都说她是个异常聪慧的女子,所以作为哥哥,Elyan自然也不会笨到那里去。很快,他就觉出问题的所在了。


虽然他们的王子殿下总是对Merlin一幅骄横跋扈、任性得不得了的样子,但Elyan惊讶地发现,Arthur在对待Merlin这件事情上,实际心思,却是深不可测。


比如,他发现Arthur异常喜爱随手向Merlin砸东西,并且经常不分场合;异常喜爱将Merlin当作移动靶子;异常喜爱使唤Merlin干这干那。


Elyan在刚开始时,很自然地认为那是一种变相的虐待,Merlin和骑士团的其他成员也都这么一致地认为,比如Leon就经常用“折腾”一词形容Merlin服侍Arthur的日常。


可是Elyan发现,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Arthur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出自一种非常隐秘的关心——即Arthur的王子身份、五大国之间的战乱、出没的强盗团、各种各样的怪物和黑魔法,这一切都使Arthur处在危机边缘。连带Merlin,作为Arthur的贴身男仆,是无法避免这种危险的。


所以Arthur在用一种非常隐秘的方法训练他的小男仆,不过Elyan发现,主要训练事项为三项:快速闪避能力、奔跑速度以及耐力。


快速闪避可以使Merlin在危急关头躲过一劫,奔跑速度则在逃命时至关重要,至于耐力,在野外和危机环境下几乎是不可或缺的。


令Elyan诧异的是,Arthur好像从未有意识地训练Merlin的格斗能力,就算Merlin闪避再怎样灵活,再怎样能够逃命,如果敌人就在眼前,手无寸铁的话,还是免不了遭殃。


不过Elyan的这个困惑也没多久就解开了,原因是他们在出巡途中遇到了一小伙格斗能力差强人意的山贼,约莫15个左右。自己这边的人数是6个,其实Leon身经百战,Gawaine以一敌十完全不成问题,Percivale那粗壮的胳膊随手就能将两人同时掀翻,Lancelot骁勇善战,更被尊为第一骑士,至于Arthur,Elyan认为,即使只有他一个人,就那几个山贼的格斗技术,Arthur不出半个时辰,也能全部撂倒。


所以,就在那一次不甚重要的战斗中,Elyan终于发现了Arthur不训练Merlin格斗的原因。


他发现无论Arthur再怎么英勇搏斗,其实他的距离,跟Merlin始终没有超过五六米,中间有两次,那些被打得灰头土脸的山贼打算拿手无寸铁的Merlin开刀,人还没靠近,Arthur就迅速杀了跟自己搏斗的山贼,然后一个转身,把两个企图靠近Merlin的山贼给砍了。趁着间隙,Arthur将手搭在Merlin的肩上安抚了一下,朝Merlin点了一下头,接着又投入了战斗。


尽管没有一句言语交流,但Elyan知道,Arthur就是在跟Merlin说:“别害怕,有我在。”


于是,Elyan萌生了一个怪念:Arthur之所以不训练Merlin格斗,是因为Arthur觉得Merlin不需要跟别人搏斗,而Merlin之所以不需要跟别人搏斗,是因为自己会保护他。


Elyan的这种怪念,在此后大大小小的战役中,得到了无数次的验证,每当有危险时,Arthur总是第一时间将Merlin护在身后,如果情况紧急,Arthur总是命令Merlin先逃命要紧。甚至于,在很多次,Arthur毫不犹豫地把生的机会统统让给了Merlin。


Elyan不是笨蛋,一个王子用如此隐晦曲折的方式去保护一个男仆;用嬉笑打骂,甚至不惜自造刻薄形象的方式来冲淡这种保护背后的动机。


这是一份怎样深沉到小心翼翼的感情?


所以,在Arthur向Gwen求婚成功后,自己以前所未有的严肃反对了妹妹的决定。Gwen的确在跟Arthur谈恋爱,但他们相处的时间太少,连实际的约会也只有那么一两次,所以Gwen看不出Arthur的重心在另一个人身上。


但是他没有成功。


于是,Eylan只好隐晦地告诉Gwen:如果想要拥有一段幸福的婚姻,就一定要想尽办法代替Merlin。


Gwen最初不解其意,却在婚后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想起那天Elyan对自己说的话。


5

Gwen的计谋


Gwen最终说服Elyan,嫁给Arthur,原因有两个:第一,Arthur真的是一个好男人,除去权利、地位、财富,他依然是个万众挑一的金龟婿;第二,Arthur认为真爱是自己。


Arthur不同于生长在社会底层的Gwen,在他所受的正统而高尚的教育里,除了骑士精神,就是如何为王、如何杀敌的训练。事实上,他根本没有两个男人相爱的概念。再加上,他对Merlin没有欲念,而更多地体现为一种充满孩子气的依恋,所以Gwen认为,这是Arthur从小缺少母爱,而父亲严厉专横,姐姐叛逆刚毅造成的。


Arthur不过是在潜意识中寻找母亲的替代品,再说了,每个少年男子或多或少地都具有一些恋母情结,所以他选择自己,并非全无道理,推演开去,包括对Merlin的依赖,在Gwen看来,都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Gwen认为,既然Arthur实际上寻找的是一份从小缺失的母爱,那么,婚后的自己作为一个女性角色,迟早可以凭借水滴石穿的柔情,慢慢替代掉Merlin。


他有这个信心——女仆的经历得以让她更好地照顾Arthur的饮食起居。


但出乎Gwen意料的是,Arthur居然排斥自己的照顾;而他之所以排斥自己的照顾,只不过不愿意将Merlin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抽离。


Gwen一度觉得,Arthur的这种举动,与一只刚出生时认准了妈妈的幼崽没有差别。


因为从小到大,王子的身份和固有的贵族阶级体制,使得Arthur的仆人和朋友们,不是战战兢兢地服侍他,就是阿谀奉承地讨好他。


而Merlin是第一个打破这种模式的人,他既不在意Arthur的地位,也不畏惧Arthur的权势,他之所以忠心耿耿,只是因为Arthur身上拥有一些美好的品质。


就像Gawaine所言:Merlin做一件事,并不在于这件事有什么好处,而在于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好的。


所以Merlin之所以愿意服侍Arthur,就在于Arthur本身。


他就像一个理想的母亲,看到儿子身上的闪光点,并且坚信儿子将来一定能够成就一番伟业,因此他既鼓励Arthur不要背弃自己的本性,又在Arthur行事鲁莽时,絮絮叨叨、神经紧张地试图阻止Arthur误入歧途。


正因如此,即便完美如George,也不过因为一个呆板的理由,而不得Arthur欢心;Merlin身上纵有千般不是,却依然用一个可笑的理由,将他绑在自己身边。


所以尽管Merlin作为贴身男仆,与Arthur相处的时间已经够多了;或者说,无人能够占有Arthur这么长的时间。但Arthur还不满足,不仅如此,Arthur还努力维持婚前与Merlin的相处模式。原因就在于,Arthur在Merlin那絮絮叨叨的关怀中,体会到的温暖是持久的。


Gwen认为,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让Arthur主动将Merlin抽离出自己的生活——那就是为了Merlin的幸福。


于是一个大胆而又不伤害任何人的计划就这样形成了。至少Gwen觉得,如果计划真的成功,那的确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经过三个月的细致观察,Gwen终于确定Merlin对德鲁伊有着特殊的同情,其实她本人,包括Arthur,都是这样,因为德鲁伊人虽然身怀魔法,但心地善良,并且总是以怨报德。


于是,她出钱安排了一次小小的偷袭,针对一个叫 Alyssa的德鲁伊姑娘,因为Merlin这段时间经常偷偷地给她送东西吃,两人的关系似乎很亲密。


而Gwen那天“正好”带着两个骑士出门散步,于是顺手救了Alyssa。德鲁伊姑娘不仅十分感激Gwen出手相救,而且十分感动,因为Gwen对她说:“我知道Uther对你们造成的伤害是无法抹平的,但如果有一丝丝可以弥补的机会,我和Arthur都愿意尽力补偿。今天,不管你是不是德鲁伊人,我们都会救你。像你这样的好姑娘,本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接受男士们的爱慕,而不是躲在一个破烂的山洞里,过着战战兢兢的苦日子。”


然后,Gwen向 Alyssa表示,如果真的要报答自己,那就来皇宫当自己的贴身女仆,前提是Alyssa自己愿意的话。


Alyssa当然愿意。


首先,她很想报答Gwen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其次,她很希望能跟Merlin多多相处。因为Merlin不仅教会了她很多救人的法术,而且也教会了她很多生活的真谛。


她喜欢Merlin,真的,因为没有多少女子能够抵挡来自一个男人的温柔体贴【姑娘,那是因为Merlin人妻属性,你真的误会了】。


Merlin一开始对Alyssa的到来表示十分震惊,但在他听了Alyssa的叙述后,也就放心了,并且同样变得高兴起来。


因为Alyssa和他都身怀魔法,并且都是Camelot皇室的仆人。相同的身份,相同的秘密,使他们很快变得更加亲密。


而Arthur本人,除了刚开始时有些惊讶Alyssa的身份,其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增加出巡的频率。


Arthur认为最近边关不稳,所以出巡从半个月一次,改为七天一次。出巡回来时,他喜欢和Gwen共进午餐,在餐桌上,他喜欢讲出巡时的奇闻佚事,其中以Merlin如何被一只耗子吓得大叫,Merlin如何被一根树枝绊倒摔断了骨头,Merlin如何因为肚子饿得咕咕叫而落入狩猎者的陷阱为主;还有诸如Merlin如何在出巡途中盯着酒馆,如何对着一个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发呆等等。


“昨天我们路过一个村庄时,Merlin对着一个绿裙子的姑娘使劲儿看,当时我猜他的老毛病又犯了。”【此处指Arthur误会Merlin有异装癖】


Merlin滑稽地挑了挑眉,对着Alyssa说:“你现在知道我天天对着一颗有妄想症的皇家菜头的痛苦了吧?”


“Merlin,过来。”Arthur煞有介事地拿起一只酒杯,装作要让Merlin添酒。


等到Merlin走近时,却坏心地盯着他一动不动,良久,才忍着笑意说:“唔,其实绿色挺衬你的。”


Merlin的回答是:“You too.”


Gwen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Alyssa,她还不大能够适应一个国王和他的男仆如此旁若无人的嘴仗。


但说实话,Arthur的反应在Gwen的预料之中。因为Arthur不仅对Merlin具有隐秘的保护欲,对Merlin也具有隐秘的占有欲,而这种占有欲,是通过排他性来体现的。毋宁说,排他性是占有欲的根本表现方式。



她有着笃定的把握,Arthur越是对Merlin表现得在意,就越是不会反对Merlin生命中有另一个人的事实。但Gwen错了,错就错在她用女性思维去衡量丈夫的爱。


6


Merlin的女友(上)


众所周知,Merlin很得女孩子喜欢,不管Arthur愿不愿意承认,Merlin就是有这个异性缘;同时,Merlin哄女孩子也很有一套,鲜花情书样样在行。


所以,Merlin单身至今,是个很怪异的事儿。


但一想到王子殿下有目共睹的折腾劲儿,众人又觉得,Merlin单身至今,是个理所当然的事儿。


总之,大家既觉得Merlin没有女孩子喜欢很奇怪,又觉得Merlin没有女孩子喜欢很正常。


好在这种诡谲,在Alyssa到来之后就被打破了。


Alyssa属于那种长相甜美、柔顺乖巧的女孩,刚来Camelot时,十分害羞,虽然贵为皇后的贴身女仆,做事却一直放不开手脚。Merlin为人善良又热情,并且男人天生的对弱小女性有种保护欲,自然常常替Alyssa解决难题,而两人原本就是朋友,再加上共守秘密往往使人变得更加亲密,所以这一来二去,Alyssa仿佛在无形中被贴上了Merlin正牌女友的隐形标签。


这不,今天早上,Alyssa受Gwen委托,要去下城区分发食物给穷人,Merlin不由分说,从她手里拿过一些,看样子是要帮着一起分发。


再譬如,昨天下午,Alyssa想采一些鲜花给Gwen,因为她送了自己一条非常漂亮的裙子;Merlin见了便说:“这么漂亮的裙子给弄脏了可不好,我经常在这附近摘花,你等一会儿就有了。”


还有前天晚上,Alyssa服侍Gwen晚餐时,不小心打翻了葡萄酒,沾了裙子一身,Merlin当时正给Arthur倒酒,听到响动,回过头去,看到Alyssa又羞愧又尴尬的样子,便笑着安慰她说:“没事儿的,你先回去换身衣服,处理酒渍我最在行,等下睡觉前,把衣服给我,保证给你弄得干干净净。”


不能忘了大前天中午,Alyssa去集市给Gwen买些胭脂水粉,在逛货摊时,看上一条项链,虽然不贵,但她工作没多久,以前又住在山洞里,实在是没有钱。好巧不巧,Merlin正给一户穷人家送完药出来,想跟她打招呼,却看到Alyssa恋恋不舍地摸着一条链子,接着转身走了。Merlin想也没想,就买下了那条链子,送给了Alyssa。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大家都觉得,Merlin的表现,就跟初恋少年殷勤地讨好自己喜欢的姑娘没有两样。


Gwen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皇后的贴身女仆配国王的贴身男仆,没有比这更登对的了。


其实她心里也很清楚,要完全替代掉Merlin是不可能的,她所要的,所希望的,只是一点点的注意力。


因为,作为一名妻子,想要引起丈夫的注意和关心,是很自然的事。


而这点注意力,她希望藉由Merlin的恋情甚至成家立业来取得。


她想,Arthur总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反对吧?


他根本没有理由反对一名男仆和一名女仆相爱啊!


况且,这名女仆不是别人,是皇后的贴身女仆,这就意味着,假使有一天他们结合在一起,Merlin也不会离开皇宫,离开Arthur。


瞧,她安排得多好?


她甚至顾及到了丈夫无法离开Merlin这个事实。


Merlin的女友(下)


但她不知道的是,男人处理感情的方式向来是直线球的,女人才是曲线球的。况且对Arthur这样的武夫来说,根本不存在什么“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之类的第三者退让方式。


Arthur在对待Merlin可能发展的感情线上,处理方式向来简单、粗暴、直接。


比如,Arthur曾经误会Merlin喜欢Morgana。


当他看见Merlin捧着一束鲜花要送给自己的姐姐,Arthur的第一反应是很不爽,所以他就直接表现出来了:“我以为皇宫的每个房间都要摆满鲜花呢。”


当他进一步误会Merlin喜欢自己的姐姐时,表达得更直接:“我希望你把注意力多多放在我这里。”


当他第三次误会Merlin喜欢自己的姐姐时,只说了一句话:“你们是不可能的。”


同理,在对待troll这个穴居怪继母的问题上,Arthur同样表现得干净利落:“如果你胆敢再偷窥的话,我就直接把你扔出去喂狗。”


还有,在对待路人甲乙丙丁和Merlin的搭讪上,Arthur的处理方式是:“Merlin,do this!Merlin,do that!”


所以······实际情况是:


今天早上,Merlin的步子还有没迈出,就听到Arthur毫不留情地嘲讽:“告诉我,Merlin,你是怎么做到连穷人的食物都不放过的?”


“Sire······”Arthur伸手阻止了Merlin的辩解,不由分说地从他手中夺过食物,还给了Alyssa;然后风一样地走了,一边走一边还在怒吼Merlin的名字。


再譬如昨天下午,Merlin还来不及转身,就听到Arthur兴致颇高的音调:“Merlin,鲜花确实是个好的装饰品,我建议皇宫的每一个房间都应该摆一瓶。对了,晚餐前我要看到成果。”


还有前天晚上,Merlin回到房间不多久,Arthur就抱了一堆染了奇奇怪怪颜色的衣服给他,并假惺惺地说:“相信Camelot处理污渍的专家,对这种衣服不在话下。”


不能忘了大前天中午,Arthur带着一对侍卫在街上巡逻,“好巧不巧”地碰到了Merlin和Alyssa,Arthur突然向Merlin讨要一块印章。


Merlin感到十分怪异。


“Oh,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有没有把我母亲唯一的遗物给变卖掉,毕竟你不像是那种有钱买项链的人。”【Arthur曾经在一个山洞里把母亲唯一的遗物送给了Merlin,不过这个遗物梗被导演删了,泪目】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


终于有一天,在Arthur“Merlin,do this!Merlin,do that!”的声音中,某男仆爆发了。


“又怎么了!”


“Merlin,告诉我,除了偷懒、好色、泡酒馆,你究竟可以做好什么?”


“忍受你花样百出的折腾?”


“我觉得你不能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不过,有一种特殊的惩罚专治这种无理的冒犯。”【语出510】


不过,遗憾的是,除了Merlin,似乎无人见过这种特殊的惩罚。所以也就没人知道这种特殊的惩罚究竟是什么。


7


【尾 篇】(上)


人们判别两个人是不是好友,往往看他们的肢体接触是否频繁。


一般而言,男人之间以推、搡、捶等展现力量的方式来表达对同伴的亲密和友谊;女人之间则以勾、握、靠等展现柔情的方式来表达对同伴的亲密和友谊。


所以,男人之间以打闹来增进彼此的友谊,这是很正常的。


但Merlin发现,Arthur对于自己的靠近和接触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事实上,他很抗拒来自Merlin的亲密,尤其是拥抱之类的行为。


好几次,他明明感到Arthur想拥抱自己,甚至有一次,手都搭在他肩上了,可是,等他张开双手准备迎接这个拥抱时,Arthur却反悔了。


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Arthur才会和Merlin产生肢体接触。那通常是Merlin情绪低落或者陷于危险时。那时他会像个兄弟一样捶一下他的肩膀表示安慰,或者拉着他的手腕飞奔,如果碰到的是暗器之类的攻击,Arthur会无意识地侧搂着他,好随时挡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冷箭。【详见404】


但在平常的生活中,Arthur是非常避讳和自己产生肢体接触的,好像他只喜欢和自己打嘴仗,再不然就是扔些东西。


Merlin一直不懂为什么。


直到现在。


现在他全懂了。


原来Arthur跟他说,作为一名骑士,首先要学会自律和转化自己的恐惧,这是真的。


Arthur曾经一定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了。


但是出于某种考虑,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直到现在。


说实话,Merlin也很震惊。


他一直拿Arthur当好朋友,也许更近一步,但是他真的没有想过眼前的情景。


这样的Arthur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但它就这么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他的Arthur,永恒之王,正勾着一个男人,如痴如醉。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当然,也不能说是自己,只能说,那个人跟自己一模一样。


它甚至不是一个人,可也不是妖物或者魔法。


准确地说,那个让Arthur丧失自控能力的“自己”,是一个精灵。


他曾经在Gaius的魔法书里看到过,这种精灵通常潜伏在水里,和希德族一样,它们也喜欢人的灵魂。


“Dolma能够唤醒潜伏在我们心底最深处的、被清醒的意识极力压抑的欲 望”,Gaius这样跟他说,“它们喜欢呆在溪边,引诱那些口渴的路人。因此,有Dolma存在的溪水又被称为‘欲 望之溪’。在旧教时期,这种精灵是黑魔法师的最佳盟友。”。


“一旦人被Dolma控制,他就丧失了自我,只凭着本能冲 动行事。更糟糕的是,旁人根本无法唤醒他。”


可Merlin不是普通人,所以Dolma能看到,也能感受到Merlin的盛怒和杀气。


“放了他。”Merlin一边用腹语跟Dolma说话,一边带着肃杀之气步步逼近。


“呵呵呵,你该感谢我,boy,没有我,你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的王子殿下对你存的这般心思。瞧瞧他,世间最高贵的王子,将来要统一四海的永恒之王,最渴望的事情,居然是你。真该让你听听他对我,噢,不,是对你,说的那些情话。不过说实话,我现在倒真想让他清醒清醒,好让他睁眼看看,自己爱上的究竟是个什么人。毕竟,法师才是真正的你嘛。”


Dolma的话成功让Merlin停了下来,它的威胁很清楚,如果Merlin要对付它,它就唤醒Arthur,让Arthur看到自己的真面目。


这正是Merlin的软肋所在——他不想让Arthur感到为难。


【尾 篇】(下)


“也许一个法师的灵魂对你更有帮助。”Merlin说。


这话成功勾起了它的兴趣,“啧啧啧,如此强大的力量”,俯在Arthur身上的Dolma露出一个贪婪而陶醉的表情,“确实,尽管他是世间最伟大的王子,却仍不能与你相媲美。”


趁着Dolma失神,Merlin的眼睛闪过一道金光,只见Arthur腰间的佩剑一下子飞了起来,刺穿了它的胸部。


“普通的刀剑根本杀不死我····Ooh,不!该死的,是龙息之剑!!!”


····················


“Arthur,Arthur,醒醒。”


王子殿下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梦,梦里,Merlin主动攀上他的脖颈,带着点坏笑的诱惑,轻轻地吻他。


他问Merlin,这是梦吗?那人笑着点了点头,“你怎样都行。”


于是他放心了。


可是就在他尽情享受这份美妙时,却突然被Merlin摇醒了。


“你个大白痴!”Arthur气急败坏地吼他。


“你个大笨蛋!”Merlin也动了怒。


“不,你不能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Merlin······”


“特殊的惩罚是吗?”


“你知道就好。”


“我倒是很期待。”


Arthur不作声了,然后他说,“那是玩笑话,没有什么特殊的惩罚。”


“你个胆小鬼!”Merlin径自说道,“皇家白痴,大菜头!”


“Merlin,What’s wrong with you?”


然后,Arthur觉得梦里的情景在现实中上演了。


于是,他又一次地问:“这是梦吗?”


“这不是梦。”Merlin回答得斩钉截铁。


“什么!不是梦!Oh,不,Merlin,我们在干什么!”


“我刚刚去捡柴火,回来发现有个皇家白痴梦里叫着我的名字正发 情呢。所以,你说我在干什么?”Merlin顿了顿,靠近Arthur的嘴唇,“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停下你可笑的行为,Merlin,我要的是你喜欢我,不是出于这种该死的忠诚!”


Merlin确实停下了。他还向后退了一步。接着摘下了他的口水兜,然后是外套,衬衣,裤子······


“我的表达够清楚了吗,王子殿下?”


于是,他们无可救药地相拥在一起。


当然,Merlin想要Arthur更享受一点,同时减少自己的皮肉之苦,于是用了一点魔法。


但是很快,Merlin就后悔了,因为直到晚上,Arthur还没有消停的迹象。


第二天早上,Merlin精疲力尽地醒来,他没有后悔,唯一的疑惑是:“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我不想让你感到为难,Merlin。”这是Arthur的回答。


于是Merlin说:“所以我也没有说出来。”


·····················


那天早上,太阳美极了,就像他们望着彼此时所发现的。

评论(1)
热度(26)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