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铁杆粉丝,本命科总。喜欢诗歌、心理学,半影视迷。现在身份是码农。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AM】由Merlin私奔引发的一件小事

AM小甜饼,短篇,已完结。绿色无滚,食用愉快。

文案:梅子跟芙瑞雅妹子私奔了,Arthur去追回爱人的故事。

(一)

George是一个仆人。

准确来说,他曾经是一个仆人。

现在,他已经太老了。

所以,Camelot伟大的国王,拥有联合五大国不世功勋的Arthur·Pendragon陛下,慷慨地赠予他安享晚年的幸福。

但,George认为,一个称职的仆人,即使自己的身体无法再贡献应尽的义务,他的灵魂也应效忠至生命的尽头。

于是,我们Camelot的宫廷总监、新教徒和所罗门智慧的追随者,决定写下一本仆人手册,将自身几十年的经历分享给年轻的仆人们,教他们明晰身为仆人的准则,洞察身为仆人的奥义,使Camelot——这片神所庇佑的土地,满结义人之果,永享正道之福。

于是,当这位完美仆人提笔的时候,就像绝大多数的作者那样,不可避免地回忆起自己在Camelot度过的峥嵘岁月。毕竟,当初他可是临危受命,才当了Arthur·Pendragon陛下,噢,不,王子的贴身男仆。

(二)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在为Gerry公爵服务,这时候进来一名骑士——George认得他,事实上,为了不出差错,George认得每一位Camelot有影响力的人物,并把他们刻在心里。

“尊敬的Leo骑士,请问您找Gerry公爵吗?”

“通常是这样,不过这次,我是来找你的。”

“Sir?”George显得有点慌乱,毕竟,被骑士直接点名带走的多是要犯。

“放轻松,George。事实上······经过骑士团和内阁的一致商讨,我们希望你从即日起,担当Arthur王子的贴身男仆。”

George显然怔住了——他要变成王子的贴身男仆了?噢,这简直是身为仆人的毕生荣幸!

Leo骑士传完话就走了,他让George收拾一下,晚饭前赶过去。

George一路上对皇宫和王子有许许多多的幻想,当然,还有些担忧。他听说Arthur王子的脾气不是很好,总是欺负仆人——那个在一个月前凭空消失的男人总是毫不客气地在公开场合数落他那菜头殿下的不是。

“我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必须完美!”George在心里默默为自己订下服侍王子的种种规则,因为他不敢想象,一个被王子嫌弃的仆人,会有什么样的命运。

按照完美仆人守则第一条——确保王子身体健康。George首先去了Camelot皇宫的厨房报道,在那里,他为Arthur王子准备了最新鲜、最优质的奶酪和香肠作为开胃菜,香草烤鸡作主食,草莓、葡萄、苹果和木瓜是饭后的点心。

不过,就在他端着满满一大盘食物去Arthur王子的寝宫时,另一个骑士拦住了他。这位骑士他同样认得——高贵的气质和绅士的风度让George险些站不稳了。

“你就是Camelot 最好的仆人George?”

“My lord.”George手上虽然端着沉甸甸的食物,但恪守礼仪的他现在企图向Lancelot行礼。

“如果你想让王子多吃些东西的话,最好把这个穿上。”George尽管认为那套衣服傻兮兮的,但他还是尽责地穿上了,只不过在系口水兜时,忍不住在暗处翻了个白眼。

“听着······Arthur王子最近心情不好,虽然他极力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明眼人都瞧得出来是怎么回事儿。鉴于你在Gerry公爵家的表现,大家都对你寄予厚望。”

(三)

Merlin——这个名字,George听到过很多次了。说实话,身为仆人,他一直觉得Merlin不够合格,而且太胡闹了。

可是那天,当他第一次服侍王子殿下时,当他的身影进入那双湛蓝色眼睛的瞬间,George发现Arthur王子有一个很明显的前倾动作,以至于让他产生了一点儿错觉——王子看起来像是飞奔而来,要迎接他,要将他抱进怀里;但是在看清楚他脸的那一瞬间又收了回去,包括那声调子上扬的、带着无限惊喜、又戛然而止的“Mer——”

Merlin——这个名字,就像之前说的,George听到过很多次了,但从眼前这位俊朗迷人的王子嘴里念出来,竟带了点儿不可名状的悸动,也许是因为他的嗓音有些颤抖的缘故。

“你是谁?”穿着白色丝质衬衫,身形魁梧健美的王子蹙着眉头,双手抱胸,带着点敌意看他。

“我是您新任的贴身男仆,George,My lord。”George小心翼翼地回答,同时将丰盛的晚餐一一摆在桌上。

“收走。”王子的心情果然不好。

心情欠佳的王子拒绝丰盛的晚餐,这无疑打破了George完美仆人的第一条守则。但我们的George之所以被称为Camelot最好的仆人,并不在于他恪守死板的原则,相反,George从不以己度人。尤其像现在这种情况,很明显,王子心情不好——拒绝进食——Merlin失踪这三件事有着直接的联系。想让Arthur王子重新进食,只有两个办法:让Arthur心平气和地接受Merlin离开的事实;或者找到Merlin,冰释前嫌。

(四)

其实Merlin的那件事他也听说了。无非是一个俗套的故事。

一位男仆因长期遭受虐待而心怀不满,有千百次想离开主人,直到某一天,这位男仆遇见了一位甜美可人的女孩儿,这位善解人意的女孩儿温暖了男仆千疮百孔的心,更加凸显了主人的冷酷无情,于是他决定和这位女孩远走天涯,从此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

你瞧,事情就这么简单。Arthur王子的贴身男仆——Merlin,在一个月前,和一位名叫Freya的女孩私奔了。

Merlin是趁乱私奔的,那会儿,城里出现了一头食人兽,专门在午夜时分出来咬人。Arthur王子再一次用自己的勇武制服了怪兽,可是当他回到自己的城堡,却发现自己的小男仆休书一封,上面写着什么“我已经受够了自己的命运”、“我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比起城堡,我更喜欢乡间”这种莫名其妙的抱怨,字迹寥寥草草,看起来相当匆忙,末了,还唠唠叨叨叮嘱了Arthur几句,无非是“不要听信谗言”、“不要太相信别人”、“凡事不要冲第一”、“腌蛋我给你放在厨房右手边第二个柜子里”、“香草烤鸡不要吃太多,皮带已经没孔了”之类更加叫人气愤的废话。

起初看到这封留言,Arthur以为Merlin在为自己的偷懒找借口,他准是在太阳酒馆里喝得烂醉,需要疏通一下自己的脾胃了。可是显然,酒馆里没有Merlin。接着,当Arthur王子下令搜城的时候,所有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一个小女孩提供了线索。Merlin抱着一个姑娘——她看起来脸色苍白,出了城。

“这么说,他还学会了艳遇?”王子让小女孩描绘一下姑娘的长相。而小孩的观察力是惊人的,她甚至连衣服的颜色款式都说出来了。

“听起来,她穿的是我的衣服,”Morgana说,“怪不得我那件紫色长裙不见了。”

“那么,派人搜一下,是下城区哪家姑娘失了踪,然后盘问一下她的父母,他们可能去了哪里。”

“Arthur!”Morgana叫了起来,“你不能这样做!他只是爱上了一个女孩······这个年纪爱上女孩子并不稀奇。”

“是的,不过不是为了他,是为了那个女孩。可怜的姑娘跟着Merlin,Oh,难道还有人喜欢那种鬼鬼祟祟的长相?恐怕半路上她就懊悔死了!”

紧接着又传来更加惊天动地的消息。原来那个女孩不是下城区的姑娘,也不是上城区的,她是那个赏金猎人的囚犯——那个传说中受到诅咒的女孩!

Arthur在得知消息时快跳起来了。他什么都没说,就要追出去。开什么玩笑,那个女孩被诅咒了,天知道Merlin会受到什么伤害——也许现在已经受到伤害了。不,Merlin的离开本身就很不正常,只有一种可能让他离开自己——中了魔法。

那个姑娘迷惑了Merlin,因为自己让她身受重伤,所以她不能自己逃跑,于是找上了Merlin。

那个姑娘——按照赏金猎人的原话,半夜会变成食人兽,她的威力和残忍Arthur是亲眼见识过的。虽然现在她奄奄一息,但Merlin,Oh,Merlin那个傻瓜,连剑都拿不稳的傻瓜,怎么可能是食人兽的对手?

Arthur被自己的推断吓疯了,他几乎不敢想象这会儿Merlin是否还活着。同时他又痛恨自己,如果,如果那时候自己再狠一些,不让那头野兽逃跑就好了。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再狠些呢?还有,该死的魔法!他现在终于体会到父亲当年失去母亲的心情了。虽然这样比喻会很奇怪,但Arthur已经无暇顾及更多了。他第一次无比理解父亲的决定——噢,那些该死的魔法!

(五)

Arthur几乎是神经错乱般找Gaius帮忙,他希望这位智慧的老人能反驳反驳他的话,或者,告诉他该怎么做。

但是这位老人说出的话,却使Arthur一怒之下将他扔进了监狱。

Gaius首先表明,Merlin并没有生命危险。那笃定的语气,让Arthur几乎以为Merlin已经回来了。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Arthur以为Gaius也被施了咒。

“Merlin说,如果你查到他是和Freya一起走的,一定会查到她是谁,然后一定会派人找到他,然后杀了那个女孩。”

“没错,她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我承认她杀了人,但那不是她的错,她是个可怜的孩子······”

“Gaius,这个可怜的孩子不受控制,能轻易把人撕碎,况且她还带走了Merlin!”

“Merlin说,不管他怎么解释,你都会认为他是被那个女孩施了法,才会救她,才会离开Camelot。”“我相信这是唯一的理由。”年轻的王子静待下文。从Gaius的语气来看,他有充足的理由相信,Gaius对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很清楚。

“那么陛下,尽管我并不愿意,但既然Merlin已经下定决心了,而我作为他的监护人,受他的委托,必须向您说出实情。”

Gaius的嘴巴动了几下,却没有出声。通常,当他难以开口时,就会这样。

“Gaius?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把Merlin救回来的。”看对方久久没有回应,年轻的王子开始失去耐心,并让他有了不好的猜测——比如那个女孩威胁了Gaius。

“事情的真相很简单,Merlin没有中任何魔法,他也不是被人挟持的。他自愿帮助那个女孩,只是因为——爱。”

Arthur楞在那里,忽然他笑了,就像一个成人看到孩子做了特别愚蠢的事情,显出不可置信又觉得万分有趣的样子:“你说爱?”

“陛下——”

“听说那姑娘长得挺甜的,但半夜的时候足够吓死他了。想想看,一只老鼠就能让他尖叫。但无论如何,Gaius,我们得尽快把他找回来,阻止这场可笑的闹剧。”

“陛下,我恐怕Merlin是认真的。因为前两天,通过某种方式,他让我告诉你——他不仅救活了Freya,而且打算同她永远在一起。他说,因为这份自由使他无所畏惧。他有些遗憾不能亲口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但在开始新生活前,他还是希望,你能够知道,”Gaius顿了顿,Arthur的脸色渐渐变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位年轻的小王子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好像一个等待命运审判的无辜孩子那样,海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嘴巴微微张着,仿佛忘记了呼吸。

“他希望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一直以来的真实身份。Merlin——其实是一位巫师。”

“Gaius,我知道你想替Merlin的愚蠢开脱,但这种蹩脚的理由根本没有可信度。”

“陛下,我很抱歉一直以来的隐瞒,但Merlin留下了证据。”

那是一块小小的冰晶,只有巴掌大小。若在平时,Arthur绝不会注意这种玩意儿。但现在,他不得不注意,因为Merlin在同他讲话。他不知道这怎么做到的,但Merlin确确实实在同他讲话,他的语调轻柔,几乎有些委屈,旁边的女孩,也就是Freya,安慰性地拉住了他的手,Merlin偏过头去,笑着揉了揉她的发。

Arthur皱了皱眉。不过,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Merlin笑起来很好看是事实。这会儿他笑得更好看了。那温柔而甜蜜的注视像一汪春水,泛着多情的光泽,弯弯的眉眼带着点儿稚气,还透着点儿狡黠,像是幽蓝下的星空。

Arthur不自觉地走近,习惯性地想将一只手搭在Merlin的肩头——他会在某些时刻碰触Merlin,手臂、肩膀、后颈或者胸口。

指尖冰凉的触感使他猛地清醒过来,一阵不自在的尴尬和懊恼让他像个逃犯似的迅速收回了手臂;同时铺天盖地的失望和闷气又将他推进某种一点即着的愤怒里。

冰晶里的Merlin笑意盈盈地坐在湖边,贴着Freya,轻声地、含糊不清地同她说了些什么话,对方就走了。

“Arthur”,也许是Merlin身处的景色特别优美,又或者是冰晶剔透的质地,总之小王子觉得Merlin的音调听起来跟平时不大一样,更为低沉、庄严,同时有一种绵柔的回音,“我是一名巫师。不用说,现在你一定瞪大了眼睛,不相信我的话,同时想把我烧出个窟窿对不对?我敢保证,要是我当面跟你说,你会恶狠狠地摇晃我的胳膊,直到把我弄到脱臼为止。

可是······人不能选择他的出生。就像你生下来是Camelot的王子,将来注定要统一五大国一样,我生下来就会魔法,这不能怪我。很抱歉一直瞒着你。可是你知道的,在Camelot,魔法是被禁止的,巫师一直受到非常野蛮的对待,这还是往好里说——我进城的第一天,就见识了巫师在Camelot的命运。所以,我不得不隐瞒自己。”

“现在你一定气愤极了,认为我背叛了你。但事实上,我用魔法救了你很多次。希望这个真相能让你好受点。Freya的诅咒已经解除了——当然,我付出了一点儿代价。但我认为那是值得的。我答应她,要和她生活在一起,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在Camelot,我一直提心吊胆,不是担心自己的魔法被发现而掉脑袋,就是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故而有生命危险。我确确实实累了,Arthur。所以,请你原谅我。”

Arthur以前总是开玩笑说Merlin长得鬼鬼祟祟,现在他知道为什么了。不是因为他真的长得鬼鬼祟祟,而是他总在企图掩盖真实的自己。他应该更信任自己的直觉的。他的直觉早已告诉他,Merlin隐藏着什么东西,但出于骑士精神,仅仅由于怀疑自己的朋友是不道德的,他压下了任何可疑的念头。

过去长久的压抑和谎言都在他身上消失殆尽,这样真实的Merlin Arthur还是第一次见。出乎Arthur的意料,真实的Merlin既不笨拙也不愚蠢,相反,他看起来很有那种智者的派头,但这种“智者的派头”不可避免地产生了那种该死的疏远感。

这让他想起一节诗。Arthur很少念诗,事实上,并没有兴趣。所有的情书都是Merlin代写的,在这方面他真是天赋异禀。有一次,Merlin又替他写了一封情书,照例地念一遍,确定它们足够情意绵绵后,Arthur才会让Merlin送给那些可人的姑娘。那封信的内容他记不得了,但有一节诗他至今记得:

You are beautiful

Beautiful to my eyes.

On the moment

I saw you Sun fills the sky.

他记得Merlin读诗的样子,他们望着彼此。Merlin的眼神有些闪躲,总是飞快地他看一眼,又低下头,这种稚气的羞赧使他平添了几分妩媚。Arthur的眼神不自觉地追随着他,然后他发现自己的男仆有一头鬈发,浓密而柔顺,不知何时,已经长到了鬓角和耳际。除开那身傻兮兮的衣服,他几乎要承认眼前这个男仆仓皇的神色很惹人爱,甚至可以说是甜美的。

不过,Arthur认为Merlin看起来之所以特别动人,是因为那封情书的缘故,为此,他特别心满意足地夸奖了自己的小男仆,并宣称他看起来再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了。

(六)

不,Merlin确实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事实上他多才多艺——看看眼前这个冰晶里的男人,不仅会高深莫测的魔法,还会背叛和欺骗,并且操作熟练。Arthur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也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是个傻瓜——当他心慌意乱地寻找那个失了踪的小男仆,并打算不惜一切,哪怕为他牺牲性命的时候,他的男仆突然跳出来告诉他,其实他的失踪只是一场有预谋的离开,因为他厌烦了隐藏,而且爱上了一个女孩,所以想过一种新的生活。

Merlin的告别看起来那么坚定,像是沉思过后的决绝;他微笑着,还带着点儿抱歉,亲手斩断了他们之间存在的、维系他们一体的那根纽带。

他的身体被锋利地割开,一种尖锐的痛苦使他不可抑制地拔出腰间的佩剑,像一头受伤的、愤怒的野兽,周身跳跃着一团阴郁而怨恨的火苗,向那块冰晶砍去,仿佛它是制造这一切痛苦的罪魁祸首。

冰晶和长剑发出刺耳的碰撞声,令Merlin不可置信的、惋惜的、痛苦的神色变得扭曲,但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却让Arthur变得更加气愤,他几乎丧失了全部理智,挥舞着佩剑,毫无章法地乱砍一通。Merlin的怜悯就像巨大的讽刺,击倒了Arthur心中最后的防线。

Gaius显然被吓坏了,因为Arthur看起来完全疯了。尽管他认为Arthur在知道真相后会受一些刺激,但想不到如此严重。他试图出声阻止Arthur停止这种无用功,于是对上一双充血的冰蓝色眸子,那里燃烧着可怕的怒火:“你和Merlin,你们两个,一直在骗我!现在,我保证,你会为你的欺骗付出代价!”

五分钟后,士兵带走了Gaius,并把他扔进了监狱。

迁怒一个无辜的老人,显得既卑鄙又无能。可是尽管Arthur不愿意承认,但他这么做,不完全出于卑劣的报复心,更重要的,是为了逼Merlin回来。

但是显然,这个毫不高明的“人质绑架”案Merlin并不买账。他太了解Arthur了。知道他本质仁慈,即使Gaius真的被抓进了大牢,也不会吃很大的苦头;况且还有Uther在呢,他可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仆人就把多年来的老功臣抓进牢里受罪。

果然,Gaius只在牢里度过了一晚上。

他被释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基哈拉。如果说,从前他只是隐隐觉得Merlin与Arthur之间不只是Destiny那么简单的话,Arthur昨晚的表现几乎是一种实质性的表征。

“当然,”巨龙懒洋洋地说,“Merlin不仅是Arthur的Destiny,更是他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他们紧密相连,不可分割。”

“那Merlin呢?我是说,他的命运是辅佐Arthur······”

“他的另一半也是Arthur。”

“那他和Freya的私奔就说不通了。”

“可怜的小魔法师,将爱和怜悯当作了一回事。但其实他只是有些累了。人们总是这样,刚开始的付出充满着令人陶醉的欣喜,却不知爱的深处孕育着危险的怨恨,当持续不断的付出得不到期望的回报,怨恨的种子便穿破爱的缝隙,进入人的心中。可怜的小魔法师,当他在幽暗的地下室,与那个不幸的女孩规划属于他们的未来时,却不知未来的另一个名字是挣扎。因为他心中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于是他的心就开始规划未来,他一刻不停地幻想欲望能在将来餍足。

但出乎我的意料,这位小魔法师的出走似乎还有其他深意,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而这种深意在昨天晚上显露得很清楚了。我相信Merlin最终会回来的。”

(七)

第二天早上,Arthur已经不再像昨天晚上那样疯狂了。然而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痛苦的疑惑和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悲伤——仿佛自己体内的某个部分正趋于死亡似的。

他表面上还是与以前一样,只是更加沉默寡言,在操练上花更多的时间,并且对自己更为严格;他对待别人还是那么彬彬有礼,只是似乎参杂了一丝冷淡,好像那种受了伤的小动物,总是把自己包裹起来,刻意与整个世界疏离,以使自己不受伤害,又或者只是单纯地任自己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情感中而不受他人打扰。

Uther为儿子的勤政表现感到骄傲,最近半个月来处理国事时终于有了那种冷静而威严的君王派头。他认为Arthur终于长大了,不再感情用事。但骑士们却为此担忧。一个偏执而多疑的君王并不利于Camelot长久而稳固的统治。Leo提出了寻找Merlin的计划,但Lancelot了解自己的朋友,他不认为Merlin会为了一个认识两三天的女孩丢下他的使命不管。也许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这份提议被压了下来。

尽管出于对Camelot的忠诚和对人民的热爱,Arthur一直努力打起精神,应付每一件事。但事实上,他早已因Merlin的背叛而一蹶不振。自从Merlin走后,Arthur身上一切的活力、热情与希望都被那个可怕的打击抽干殆尽。

于是当骑士团听闻Gerry公爵的男仆——George曾经成功让“一个绝食七天的男人顺利进食并强壮如牛”、“让一个悲痛欲绝的寡妇重展笑颜”、“让一个重度残疾的孩子燃起生活的希望”这样的事迹后,也打算试一试。

就这样,我们的完美仆人George,未来Camelot的宫廷总监,终于临危受命,在一派殷切地希望中寻找振作小王子的方法。

对于George来说,完美仆人的守则只有两条——确保主子“身体健康,心情开朗”。但要做到它们却非常不容易。难道说,普天之下人们的幸福不就可以用这八个字概括吗?

(八)

George觉得Arthur对他有一种冰冷的敌意。这当然正确。因为说实话,Arthur压根儿不想见到他。这对Arthur来说是一种致命的痛苦,总是提醒他Merlin的背叛。有好几个夜晚,他被某种疯狂的念头缠住——比如说Merlin突然半夜推门进来,他可以冲他发一顿脾气;又或者早上醒来的时候,Merlin粗暴地拽走他的棉被;即使是在操练场上,他们的目光也经常不经意地相遇,他喜欢得意地向那个人展示自己精湛的武艺,更多的时候,他会想办法给Merlin一点儿“乐子”。

但现在,他看到的是另一个人。这让他感到伤心失望,同时又痛恨自己的那种思念——它们似乎也在嘲笑自己的过去,嘲笑他把太多的个人情感倾注到那个伪装成傻瓜的男仆身上。

其实,在George有限的人生经历里,仆人带着姑娘突然私奔这种事,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主子通常也表现出Arthur王子的那种愤怒和震惊,但之后,他们会迅速找一名新的仆人,仿佛那种丑闻从未发生过似的。

所以,George并不十分明白,为什么事情过去一个月后,Arthur王子还显得那么郁郁寡欢,甚至可以说更糟糕了。就好像私奔的不是仆人,而是爱人似的。尽管这个比喻很不恰当,但最接近事实。

不过,考虑到人永远存在损失厌恶,也许王子只是对损失特别敏感罢了。因为对George来说,他可永远不敢想象,王子和男仆之间会存在什么特殊的情谊。但现在,如果让他说实话的话,他有些动摇。

“出去”是Arthur对George说得最多的两个字,显然,它们具有启迪性,生动地概括了他现在的内心世界——与外界保持某种强硬的疏离状态。噢,一个心碎和绝望之人所构建起来的围墙是多么牢不可破啊!

所以,在第7顿丰盛的晚餐被拒后,George认为应该采取一点儿行动了。于是,凌晨1点,托王子的福,他还没睡。因为他正在着手编写一份问卷表,内容带有某种狡猾的陷阱,但不乏一种有效的治疗手段。

第二天晚上,George哄骗Arthur说这份问卷表具有神奇的治疗功效,“看在整个国家和人民的份儿上,您必须真正振作起来。”

Arthur是在密室里完成整个过程的,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

问卷表看起来很简单,但George说,如果想要起作用,Arthur必须诚实地面对他自己。写下的答案必须是他的心声,并且必须大声念出来,同时注意倾听自己的回声。

见鬼的方式!

但自己肩负着整个国家的期望,所以任何见鬼的方法他都打算试一试。

问卷分为两部分,但其实只有6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Part 1 关于事

1.说出你最困扰的事。

Merlin离开我了。

2.说出你最渴望的事。

Merlin回来。永远不要离开我。

3.说出你最快乐的事。

和Merlin在一起。

Part 2 关于人

1.和谁在一起最放松?

Merlin

2.你最快乐的时光是与谁一起度过?

Merlin

3.如果只能选一个,你希望与谁共度一生?

Merlin

Arthur被自己的答案吓坏了。Merlin这个名字,一个月前他每天都要念上几十遍,而这个月来,即使沉到了心底,却也每天不合时宜地跑出来跟他打招呼。有一瞬,他忽然害怕得不想再进行这个奇怪的“治疗”了。他想要逃走,于是走向密室的大门。可是出于骑士精神,出于整个国家和人民的福祉,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恐惧,重新返回密室的中央。

答案后面,是一行小字:现在,请你念出自己的答案,声音从小到大,直至感觉不再尴尬为止。

一开始,Arthur开不了口。但慢慢地他说话了。

Merlin······Merlin······Merlin······

Merlin!Merlin!Merlin!

Merlin!!Merlin!!Merlin!!

Merlin!!!!!!!!

Arthur发现一开始自己的回声既虚弱又绝望,那是被爱人抛弃后的自怜;但渐渐地,心底仿佛生出一股热情的火焰,他回忆起更多和Merlin在一起的时光,极度的渴望抓住了他。他几乎跪下来嘶吼。

现在,请详细地说出你真实的感受。

“我想要Merlin回来。不,我根本不能忍受失去他!谁都可以离开我,谁都可以背叛我,唯独Merlin不行!因为······因为他是我的。”

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他仍有些尴尬和羞涩。

再诚实点儿,说出你心里的所有感受。

“如果要我说出真心话,那么,好,我嫉妒那个女孩!如果可以,我恨不得杀了她!我知道这有违骑士精神。但当我得知Merlin跟一个女孩私奔时,是的,我恨不得杀了她。为什么她要带走我的Merlin?她凭什么带走我的Merlin?

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这意味着我属于这个国家。我的所有都属于这个国家。但……如果硬要说私人财产的话,如果我可以从Camelot带走什么东西的话,我想是梅林。梅林是我唯一的私人财产。所以,为什么她要夺走我唯一的东西呢?

只要我一想到,Merlin会亲吻那个女孩,会对她笑,或者情意绵绵地看着她,甚至跟她调情。我就受不了。没人能够忍受······所爱的人目光不在自己身上。”

接下去,像是破罐子破摔,Arthur开始一股脑儿地往下说:“你问我的真实感受吗?那太简单了!我要Merlin回来!我要Merlin回来!仅此而已!然后,他把那个什么见鬼的女人忘掉!”

他气愤地来回走动,还在石壁上抡了一拳。当然,他立刻吃痛地收回手。不过能把心底压抑的东西说出来,这种感觉真的很不赖。Arthur感觉好多了。

接着,Arthur翻到这份所谓“问卷”的背后,只有一行字:

一个人的灵魂因渴望而得病,行动是唯一的净化方式。

(九)

Arthur楞了一会儿。起先,他有些不确定。因为他担心Merlin不肯跟他回来。这种犹疑存在于任何不确定的未来中。人们的恐惧和担忧也正由此而生。可以说,不确定性是恐惧的源头。但真是这样吗?不,恐惧源于对哀痛的幻想,与现实并无关联。

皇室的教导在这时很好地起了作用。Arthur尽管害怕Merlin离开他的决心,但没有没有说要一辈子离开他,他只是说自己累了。如果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从律法上承认魔法的公正性——这并不是说魔法师就可以胡来了,律法是严苛的,魔法仍然只能用在正道上。不再隐藏的Merlin可以自由地在Camelot生活——其他正义的魔法师同样可以。Camelot将成为正义之地,就像他一直期望的那样。

这是个好主意。

至于他对那个女孩的的感情,Arthur暂时不去考虑。先把Merlin弄回来再说。他确信Merlin回来后没时间谈恋爱的。Arthur已经在心里给他布置了一堆任务:制定关于魔法的律书;颁布和实施;笼络正义的魔法之士;清除那些不义的黑魔法。除了政务,他还需要替自己擦盔甲、洗衣服、打扫房间、做饭;还需要陪团操练······

第二天早上,Arthur吃光了George为他准备的所有早餐。然后直接闯进了Gaius的房间。

“告诉我,Merlin在哪里?”

“Sir,恐怕我也不太清楚。”

“我看起来有那么好糊弄吗?”

“······我想他们在怀特山的德鲁伊聚集地。”

Merlin这两天心情不错,Freya见他整天都笑眯眯的。不像前几天晚上,总是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

“发生什么好事了吗,Merlin?”

“是Arthur,他要来了。”

Freya的脸出现了一丝慌张。毕竟,Camelot对德鲁伊的迫害可是历历在目,加上Arthur曾经重伤她。

“别担心,Arthur不会伤害你们的。事实上,魔法师的春天就要来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切?”

“因为······因为,”Merlin难得的有了一丝羞涩,“很久以前,我喝了毒酒,Arthur帮我去采解药,那个时候我虽然昏迷不醒,但却感觉到了危险。我用魔法帮他渡过了难关。一开始我以为是种偶然,但渐渐地发现自己跟他有某种心灵上的相通。我能感知他的危险,也能感知他的喜怒哀乐。”

“真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事。”

“也许是因为预言吧。预言说我们是彼此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这听起来可真浪漫。”

“噢,如果你跟他呆一天,就知道这跟浪漫完全没关系。他就是颗菜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素食主义。”

“Freya,别取笑我啦。谢谢你帮助我,演了那场戏。说实话,现在想起来,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向他坦诚了魔法的事。那时候我想,啊,我说出来后,Arthur会不会因为太生气而砍了我的脑袋?或者对魔法更加痛恨?但隐藏自己,是对友谊的不忠;隐藏那些用魔法救他的事,是对正义的不忠。所以无论如何,我要把事实说出来。刚开始,因为不想让他感到为难,我一直隐瞒真相,他不能知法犯法。但后来我想通了,谎言没有尽头,真相需要在阳光下,尽管会带着阴影。”

“我认为你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德鲁伊的预言上说,魔法师要称颂伟大的埃莫瑞斯。”

“可是,我担心Arthur。接下来的路那么难走。要恢复魔法,并不是那么容易。黑魔法从某种程度上说也会复兴。还有Uther,他是最坚决的反对者。”

“我想,Arthur登基为王后,这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可是这会儿,他先得保重自己的身体。”Merlin看着水晶,Arthur正骑着一匹骏马飞奔而来,他已经一天一夜没休息了。

“真是个傻瓜”,Merlin心里嘀咕,“他就不能先让自己睡个好觉吗?”

番外

#没有肉的番外,不是好番外,然而作者喜欢文艺地写肉#

Arthur一直觉得Merlin的眼泪,他流泪的样子,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带着强烈的性诱惑的味道。所以偶尔,他会很想很想把Merlin弄哭,再把他抱进怀里,贴上自己的唇,把那些泪痕吻干。这是个邪恶的想法。但男人总有些邪恶的想法。Arthur并不阻止自己。甚至让它们变得更邪恶。他可不在乎。

除此以外,Arthur喜欢观察Merlin睡觉的样子。他睡觉的时候,总是微张着嘴巴,耳朵红红的。看起来特别诱人。所以Arthur从来不跟Merlin面对面睡。笑话,堂堂五大国第一骑士,竟然饥渴到在野外侵犯自己的仆人?

但是今天不同。

夏日的清风拂过林中的树木,蜜蜂嗡嗡地叫着,在没有刈过的、长得很高的青草间飞舞;远处是一片紫色的花海,蝴蝶不时掠过它们美丽的身影。那些飞鸟的啼叫时而悠远绵长,时而清脆动人。阳光滑过发亮的树叶。Arthur和Merlin坐在树下乘凉。摇动的阴影把Merlin置于某种曲线中,红色的口水兜此时显出微妙动人的色彩。

“脱掉它吧,你不热吗,Merlin?”Arthur转过半个身子,颇为专注地盯着他。

Merlin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说不上来。他回忆起Arthur平时跟他说话的样子,总是带着命令的意味,同时又有些亲昵和嘲弄在里头,两条眉毛有趣地往上一扬。他总是这样跟他说话。但今天的语气却颇为热切诚恳。

Arthur几乎把半个身子靠过来了,“你不热吗,Merlin?我觉得你穿太多了。”

“好吧,确实有点热。”Merlin转过身去,扯掉口水兜和外套。

“这就好多了。”Arthur颇为满意地看着Merlin,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纤瘦的曲线。同时抬手试探性地在腰间摸了一把,“你怎么都不会胖?”

Merlin咬了一下嘴唇。

“你太迷人了”,Arthur悄无声息地靠在Merlin的肩膀上,嗓音低沉悦耳,“你知道摆脱诱惑的方法吗,Merlin?”对方心跳得可怕,“就是向诱惑投降。因为只有感官才能拯救灵魂,就像只有灵魂才能拯救感官一样。然后,人就能忘掉一切烦恼,沉浸在喜悦中。”

Arthur的话拨动了Merlin某根秘密的心弦,这根心弦以前从未触及过,此刻却奇怪地搏动起来。Merlin在树荫下的眼神异常明亮,丰满的嘴唇是那种饱满的红色,Arthur握住Merlin那双白皙、修长的手,玩弄它们,仿佛它们自身有一种极为神奇的魔力;同时试探性地张开嘴,极为缓慢地亲吻,并感觉到全身上下都沉浸在一片灼热、柔软、芬芳的昏暗中。

Arthur的亲吻注满了火一样的热情,灼热的气息像一种微妙流动的液体或者像奇异的香气那样,灌注进Merlin的身体里。Merlin的眼神渐渐散乱迷茫,张着玫瑰色的唇,吐出缕缕热气,杏黄色的阳光打在他染着红晕的脸上,发出低沉而圆润的爱的回音,流进Arthur的耳朵里。

最终,这一对璧人疲惫而快乐地没有一丝力气。

后记:任何形式的爱,若不能够取得双向联结,它就不能真的满足一个人;必定带着凄美的遗憾走完一生。(此话适用于《Merlin》原著)

评论(2)
热度(30)

© 科总迷妹做了编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