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各自结婚(三)

Arthur带着满不在乎的神色走进皇宫。他进宫的日子不多,但这并不影响他被全皇宫的人认识。由于那些“丰功伟绩”,更由于那张完美无瑕的漂亮脸蛋,Arthur是所有王子中辨识度最高的。人们悄悄称他为“欧洲阿波罗”,将他比喻成太阳神。

此刻,他走在镶了金边的地毯上,身影华贵,气度非凡,于是那些个女仆人,便都不动声色地拿眼睛偷瞧他。比起三年前,Arthur更俊了,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感,棱角更加分明,更有男子汉的气概,也更噬魂夺魄。几个定力差的,克制不住地红了脸。但Arthur对搅动的这池春水却毫无知觉,眼下他只想赶快结束拜访,回到自己床上睡大觉去。

但显然英国跟他八字相冲,在这儿得不了一桩好事。就在他和Uther熟门熟路地前往白宫会客厅时,被Victoria女王的管家拦下了,他神色尊敬、满含歉意地要求二人随自己前往议事厅,女王将在那里接待他们。

Uther的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他生气又怨怼地看了不争气的儿子一眼。从私人拜访到公共会客,其中的远近亲疏一目了然。看来,女王这次来真的了。

Arthur的脚步也是一顿,之前那种满不在乎的神色消失了,他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不知道姑妈或者说姑父打算怎么处置他。他知道姑妈信奉中庸之道,断然不会真的惩罚他,那就只剩下那个律人又律己的铁板姑父了。要是姑父真插手,那这事儿就麻烦了,几乎没得商量——他会因为有伤风化罪,而被抓进去坐几个月的牢。

虽然看守的狱头儿不会对他怎么样,但倒霉的Merlin兴许就没那么幸运了。那些监狱长和囚犯最喜欢欺负因为“有伤风化罪”而被抓进去的囚犯了,像Merlin那样细皮嫩肉的,进去第一天就能被那群饥渴的男人给吃干抹净。他虽然对那个色胆包天的年轻人没什么好感,但也不至于忍心看他落到那幅境地。据说他还是家中独子,与自己一样,要是真进了监狱,恐怕他们家的一辈子就算完了——先不说Merlin能不能活着出监狱,单就出了监狱,也娶不上正经媳妇儿了。Arthur的良心断然还没有坏到可以毁人家庭而无动于衷的地步,所以这时候,他开始思索起怎么把那年轻人保住的对策来。但接着转念一想,这个时候,无论是在皇宫还是在监狱,若他胆敢站出来包庇Merlin,只怕更是坐实了二人关系,给人以可趁之机了。

他开始犯难,想得头皮发痛,眉头也全皱一处了,完全一张苦瓜脸。

Uther看Arthur越走越慢,心里头正不高兴,想要训他两句,结果回身见儿子这么个苦哈哈的神色,便也不好发作了。

二人便各怀心事地跟着管家转了个弯儿,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议事厅门口。当仆人推开会客室镶金的白色大门时,两人的心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不出所料,Vivian公主和Odin伯爵都来了。

于是这对冤家父子瞬间收了心思,步调一致地统一了战线。两人同时微笑地向Vivian公主和Odin伯爵点头致意,心里却觉得事儿更棘手了。

Vivian公主见到Arthur的一瞬间高兴极了,他的俊美比以前更加逼人,更加叫她心动。所以Vivian立刻丢掉皇室的矜持,踩着少女似的欢快步子迎向Arthur,几乎要扑到他身上:“表哥!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表妹,我也很高兴见到你。”Arthur泛出一个堪称亲切的笑容,考虑到Vivian现在算是友军,他可指望着Vivian的缠功帮他解决这桩难题呢。前提是他得牺牲两天陪这位贵小姐胡闹。不过就眼下的形势来说,他认为还是很值得的,“你这么早来皇宫看姑母吗?”

“自然是来帮你啊。”她眨了下眼睛,踮起脚尖靠近他,“我已经帮你打过招呼了。”她有些邀功似的看着Arthur,脸上红扑扑的,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似乎在等待Arthur的夸奖。

“哦,表妹,你真是太贴心了。”Arthur靠近她,笑容灿烂,海蓝色的大眼睛盯着Vivian超过了三秒。这令Vivian胸口的小鹿疯狂乱撞起来,“我们去那边坐着吧,姑妈马上就出来了。”她半拉着Arthur坐进长长的巴洛克式样的沙发里,对着门口的仆人吩咐道,“给王子上茶。”俨然是这儿的女主人。

Arthur立刻决定听取父亲的意见,等会儿开口向姑母说迎娶Morgana为妻,拜托,如果真要在这些或活泼到任性或端庄到木讷的表妹公主们中间选一个的话,他还是选老姐好了。

Odin的眼光全程都没离开过Arthur,当他看到Arthur毫不忌讳地在他面前同Vivian调情时,立刻火冒三丈了。他认为Arthur是在向他挑衅,向他炫耀他死去儿子得不到的东西,于是Odin眼里再也无法藏住怨毒的光,直要把他立刻按在地上生吞活剥了。从一位父亲的角度讲,他并没错,所以Arthur虽然见了,却选择无视他,尽量不同他起冲突。Odin伯爵便兀自一人气呼呼地坐在角落,像一头野兽,不时地从鼻孔里喷出火来,好像生怕Arthur父子不知道自己生气似的。

四人等了好一会儿,女王才施施然地出来。她显得很愉悦,脸色红润,精神饱满,看起来昨晚睡得很好,与在座的几位红细丝和黑眼圈形成了鲜明对比。众人一看这样子,便知道女王约莫是下定论了,心里虽然转了无数的小转盘,面上却还一派祥和。

女王在上首闲适地坐下了。Arthur怀疑他们等待的时间女王都用来盘头发了。今天的发型很精致。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也很衬她的皮肤。

女王似乎有些惊讶地看了Odin伯爵一眼。

Odin显然正等着这出呢,不等女王开口,便立刻走上前去,向女王鞠了一躬,接着直挺挺地跪下了,显然要唱苦肉计:“陛下,请您治我的罪。”

女王似乎很意外:“你做事一向稳妥,能出什么大错。赶快起来,这地毯软归软,但这大理石还是硬的,跪久了对膝盖很不好,你上了年纪,也该爱惜自己。”

Odin却是沉痛地摇了摇头:“今天上午,辉格党向我递来了许多信件。”他说着抬眼看了Arthur一眼,“是以今日不请自来。出于一种道义上的职责,我把这些信件都压了下来,并第一时间前来跟您汇报,如果那些信件落到Albert亲王手里,您也知道会有什么结果。这么做未免十分不公平,但作为皇室的一员,我感到非常心痛,亦非常气愤,希望把影响降到最低。现下我将这些信件扣了给您,就是徇了私情了,请您治我的罪。”这就是上流社会的说话方式,即使你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但面上也会做出一幅体贴你的样子。

Arthur感到恶心。

“我这小侄子真是太承你的情了。其实不管是保守党还是辉格党,这次我都收到了许多信件。所以Arthur,”女王一边喝茶,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叫侄子的名字,“这次的影响很坏。所有人都在等着我处罚你。毕竟你公开犯了‘不道德罪’。”

Arthur只好站起来向女王鞠了一躬,很乖顺地配合他们唱双簧:“侄儿听凭姑母处分。”

“这可是你说的,大家都听到了。”女王站起来,走到Arthur面前,“按照我们大英帝国的律法,犯了不道德罪,最低刑法是三年,一般都是要处以绞刑的。”

“陛下,这不是表哥的错,是那个男人想攀龙附凤,所以·······”Vivian开始沉不住气了,她原本以为姑母会一惯地偏袒表哥,想不到女王自来了后,却是步步紧逼,便开始心急了。倒是Uther,一直沉着气,仿佛局外人一般。

“你姑父昨晚上已经知道了。”女王打断Vivian的话,威严地看着Arthur,“这件事情造成的恶劣影响,让我们皇室和保守党都很难做,你知道吗?”

Arthur虽然平日游荡在外,但毕竟从小在皇室长大,皇室的阴谋伎俩是很熟稔的,此时看姑母步步紧逼,便知道姑母是要他做些事情了,于是顺着杆子往下爬,“陛下,听凭您的吩咐。将我关进大牢或者再丢到战场,或去开发新大陆,侄儿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先例只可以开一次,否则成什么了。”女王不满地拿小扇子打了一下他的头,笑着看向Odin伯爵道,“这种家事,我这个当姑母的处置起来,罚重了大家觉得我无情,罚轻了,大家又说我徇私。实在不是个好差事。既然你有心将这些信件都交给我,不念什么私怨,我也是很放心的,不如这桩事情,就由你来处置,好替我解了烦。”

“姑母!”Vivian尖叫起来,“不可以!”

“多嘴!你父亲把你惯得越发不像样了。”Victoria是很有那种女王的威严的,她只是略略提了提嗓子,Vivian便不敢言语了。

“您是我们国家的王,就是亲王的权利也是您赋予的,哪里轮得到我来处置皇室的家事呢。这要是传出去,未免说我挟私报复。”

Vivian听Odin这样说,才知道姑母绕了一圈是在堵Odin的嘴呢,便也不再言语了。

Odin伯爵碰了个软钉子,心下气闷,答完后便坐在沙发上喝茶了。

这个时候,Uther才站起来上场,“陛下,Arthur这个浑小子给皇室惹了这么大麻烦,实在是我教子无方。请陛下罚我。”

“啧,这Odin刚请完罪,你又来了。”女王似乎非常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请陛下千万不要念什么皇室亲情,该怎样罚便怎样罚。我平时管不住他,正好让您管管。”

Arthur翻了个白眼,对皇室套话实在恶心得快吐了。

“我们这些长辈啊,哪里能管得住小辈呢。”Victoria喝了一口红茶,“得娶个美娇娘,让美娇娘管着。”

“我也正有此意。”Uther脸上难得兴奋得掩不住,刚想说让Morgana嫁给Arthur的事,不想女王向Vivian招了招手,Vivian便老老实实地走到了她旁边。女王指着她道,“今天一大早,我把Vivian找来了,就是要同你说这个事,她父亲暂时外出了,不过相信他并不会反对心爱女儿的决定。”

“姑妈!”Arthur整个人激动地站起来,“我宁愿······”

“多谢陛下恩典。”Uther及时站起来,拉住儿子,“只要Odin伯爵不介意就好。”

Odin略微不满地哼了一声,并不言语。

虽然这让他很不高兴,Vivian毕竟是他儿子看中的女人。但把宫里最难搞的Vivian公主许给Arthur,可以想见Arthur后半生的命运了。

虽然让Arthur不日成婚来消除王子是同志的传闻老套了点,但娶了Vivian则将让Arthur以后永无宁日。

Odin想到这幅光景,心里便很开心,觉得总算出了一口恶气。他现在巴不得Vivian越无法无天越好。

于女王来说,这个决定是个一箭三雕之术。首先,她知道Vivian公主爱Arthur爱得最深,性格也最激烈偏执,若是Arthur与她人结婚,她一定会自杀,那么她那爱女成魔的Olaf亲王也不会放过王室,对王室来说,也是一个威胁,所以趁此良机把Vivian公主塞给Arthur是件皆大欢喜的事;其次是Odin伯爵,他一直非常怨恨自己当年放过Arthur一事,让Arthur娶一个最难缠的妻子,对他也是一种隐秘的惩罚,可以让Odin伯爵略微消气;还有就是Arthur,她还希望用Vivian来牵制这个侄子,让他将来好好呆在英国,不到处乱跑,这样丈夫也算得上后继有人了。

Vivian自然是很欢喜的,不过她觉得要是皇室不罚什么人,未免太拿律法当儿戏,于是又提起Merlin来。Arthur一听就紧张了,这让Vivian心里很不高兴。

“你也别把姑母当老糊涂,”女王皱眉道,“分明是你表哥缠着人家跳的,听说那个年轻人都吓坏了,你还要参人家一本。要不是那个年轻人,你的亲事也没那么容易定下,你不好好感谢人家,还在这儿说风凉话。”

Vivian已经得了大便宜,便也很识时务地不再为这点小事跟女王起冲突了。

这场闹剧便以择定半个月后Arthur订婚而告终。

************************************************************************************************

回去的路上,父子俩一路沉默,车上仿佛结了层冻人的冰霜。情绪是会传染的,巨大的阴郁感布满了整个马车。车夫格外小心翼翼地驾着马车。一点小小的颠簸都会惹来Uther的不快。

Arthur感到自己的未来已经暗无天日,因此整个人濒临崩溃边缘。而Uther心里也很不高兴,他早已为Arthur订了娶亲的对象,就是他的养姐Morgana,Uther非常偏爱这个养女,为了把她留下来,永远陪在身边,便让她嫁给自己的儿子。Arthur此番惹下祸端,让人抓了把柄,自己美梦打破,不禁气急败坏。

而当他的马车停在府们前,见到Balinor父子卑微地站着,远远地向他鞠躬,他便止不住地厌恶。

原来,昨天晚上,当他了解情况时才知道,Morgana当初招Merlin进门,是因为自己的女仆Gwen迟到了,她问起缘由,Gwen有些含羞地告诉Morgana Merlin来了,而且穿得风度翩翩,十分英俊,“简直像是来参加聚会的”,Morgana好奇又想替自己的女仆考验考验Merlin,就将他招了进来。

Uther一听,立刻就嗅到了中产阶级跻身上流社会的迫切渴望,而上流社会的人,对这一渴望,向来是踩踏的。Uther便决定毫不犹豫地将Balinor打回原形——修鞋匠就是修鞋匠!一身的市侩铜臭味,怎敢跻身他们这样高贵的皇族?

因此,Uther毫不费力地将这一怨恨转移到Balinor父子身上。

Uther威严地下了马车,从头到尾散发着贵族所具有的与生俱来的威严。他轻蔑地瞥了Balinor父子一眼,待Balinor父子刚要上前时,便招呼自己守门的仆人过来,打了个手势。那个手势很简单,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是个赶人的手势。

Balinor几乎卑微地要跪下,Merlin也红了眼眶。他为自己惹下的祸端内疚不已,看到父亲如此低三下四地恳求,几乎难过得要哭出来。

而Arthur这个罪魁祸首,却浑然没有发现这对父子似的。事实上也正是这样,他还处在巨大的打击中,根本无暇顾及Balinor父子。再说了,贵族眼里这些供应商本就低微。他魂不守舍地独自朝门口走去,根本没看Balinor父子一眼。

Merlin此时想冲过去揪住Arthur的脖子,给他来两大耳刮子。但不幸的是,才冲上去,就被Balinor拦下了,Uther露出不快的怒容,几个仆人也围上来,一幅随时要把他们抓走的样子。

Balinor老爹诺诺地向Uther和那些仆人道着歉,Merlin气得发狠,大喊了Athur一声。

Arthur这才回过头来,皱着眉头看他。Merlin今天穿了一声很正式的西装,头发可笑地梳得油光滑亮,这在Arthur眼里是一幅非常典型的英国绅士作派,令Arthur非常厌恶,Merlin似乎完全没有了吸引力。就是一个普通的、无聊的英国绅士。

他嫌恶地撇撇嘴,走了进去。

Uther狠狠地瞪了Merlin一眼,对着Balinor不轻不重地命令道:“管好你的儿子。”便风一般的走了。

Balinor郁闷不已,歉没有道成,又得罪了Uther。

Gaius出来了,他向Balinor老爹点点头,示意他先回去。

Balinor老爹和Merlin回到了家里,晚上他忐忑不安地在房中来回走动,等待Gaius传来的消息。

不多时,Gaius差人送了封信过来。

“亲爱的老朋友,你将读到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但我还在努力,尽力降低你的不幸。”Balinor老爹的气息变得急促了,他焦急而无助地喊了两声Merlin的名字,“嗅盐,嗅盐,给我嗅盐,Merlin。”

Merlin赶忙将嗅盐递了过去。Balinor老爹狠狠地吸了一口,“我觉得我的心脏病要犯了。”

“爸爸,事情看起来很严重。”

Merlin纯净而无辜的大眼睛唤起了Balinor老爹浓浓的父爱之情,“好孩子,别担心了,我们能挺过去的。你现在先去睡吧。”他宽慰道。

“爸爸!”Merlin因父亲将他看作小孩子而不满,“我就要十八岁了!”他说着一把抢过Gaius的信,边倒退着看信,边防备地看着似乎随时想将信抢回去的Balinor老爹。

“天呐,爸爸!这太残忍了!Uther亲王真是个没心肝的大坏蛋!”他读着Gaius的信怒不可遏,“明明是他儿子的错!他怎么可以全推到我头上!难道被公主邀请进入舞会,我可以拒绝吗?什么叫‘不怀好意的刻意引诱’?还用这种烂理由,把所有的生意都收了回去。”Merlin看到后面的时候,便由愤怒转向感动了,“Morgana公主真是个大好人,还因为我们家的事,同Uther大坏蛋吵了起来。爸爸,她心肠真好。”原来Gaius在信中说,Morgana公主已经为了他们家与Uther大吵一架了,他便不好再劝,否则只能是火上浇油,Morgana公主还为此被Uther罚了禁闭。

而事实上,被罚了禁闭的Morgana现在正在Arthur的房间里大吵大闹呢。

“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吗?”

“Morgana,如果你还有一点同情心的话,就立刻、马上从我的房间出去。”Arthur头疼地倒在皮质沙发上,感觉自己已经喘不过气了。

回应他的,是一记巨天响的关门声。Morgana帅气地将门关上了,虎视眈眈地看着他。Arthur从皮质沙发上站起来,一下子倒在床上,“我要睡了。”

他以为Morgana来当Uther的说客呢。

“听着,”Morgana穿着墨绿色的裙子双手叉腰,“你必须承担起责任。”

Arthur听到“责任”两个字就烦,于是背过身去,“要承担你自己承担好了。”

“你个小兔崽子!”Morgana走过去揪起他的耳朵,在他耳边怒吼道,“都是因为你,现在Balinor一家要完了。”

“我不认识这个人。”Arthur烦躁地将头闷进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拜托,我才是那个要完蛋的人!”

“Merlin,就是那个同你跳舞的年轻人。爸爸迁怒于他。把他们家的生意都收了回去。你也知道保守派向来沆瀣一气,或者跟风成瘾,他们家就要因此破产了。”

“什么?!”Arthur虽十分地王子做派,但却最见不得“不公”。父亲迁怒无辜,让他非常过意不去。便顾不得自己的烂摊子,立刻从床上跳起来,很干脆地开了门,直闯Uther的卧室去了。

“收回决定?”Uther呼地吹了一下自己刚写完的一封信,好让墨迹干得更快些。

“是的,爸爸,他们是无辜的。Merlin,他不认识我,姐姐邀请他进来,他也不敢······”

Uther静静地看了他一分钟,直看得他毛起来。

“爸爸,无论如何,这是不公平的。我们不能把自己的不幸找一个屠宰场。”

“这个Merlin给你们下了迷药?一个两个三个的都来说!”通常,一个人的随意决定会随着他人的反对而变成坚定不渝的真理。

在Uther这里,尤其如此。原先,他只是非常气愤,想要惩罚Balinor一家。但随着Gaius、Morgana、Arthur的先后游说,让他有了一种危机感,似乎自己的家人正被一个低等的供应商控制着。这让Uther非常不爽。没人可以挑战他的权威。挑战他在这个家的地位。

Balinor一家必须滚蛋。彻底滚出英国的上层社会。他在心里这样计划。

“爸爸!理智点吧!现在无理取闹的人是谁!”

“如果你老老实实同Vivian结婚,我就考虑放他们一马。”Uther把信折叠起来,摇了摇铃。

“爸爸!您明明不喜欢Vivian的!”

“没有人会喜欢那姑娘。”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那个破亲事!”

“因为那是女王的决定。我们必须遵守。”

Arthur沉默了。

“委屈你了。但这是为了保守党同盟的利益。如果你们两个结婚,将来才有可能对抗辉格党。而且······Albert亲王也有意让你分权。”

“得了吧,你知道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PRICE Arthur,你必须承担起你的身份赋予你的责任。”Uther严肃地说,听起来像一个简单直白的无情命令。

****************************************************************************************************

“上帝啊,请让我承担起我的身份赋予我的责任。”Merlin跪在教堂里独自祈祷。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

“我因情欲、贪婪犯下的罪过,如今已得到彻底的惩罚。天父,您已显威。而我亦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请宽恕一个年轻人的贪婪和欲火。他已经领教到那是最危险的罪过了。如今,我的父亲、我的家族、我的仆人,甚至是那些与我家有关的供应商,正因我的鲁莽贪婪而受尽苦楚。天父啊,这个十八岁的生日来得这样沉重。但您已对我开口。我亦领悟到您的箴言。如今,请给我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并赐予我成年人所具有的智慧、勇气和耐心,好接过父亲肩上的重担,令他安享晚年,请让我的家族在我手中发扬光大。我将为此奋斗终生。”

Merlin无比虔诚地看着那个在十字架上受苦的天父,深刻地忏悔着自己。雪上加霜的情况折磨着他。起先是Uther亲王一家,但很快地,又有三家亲王拒绝了他们的供货,然后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所有的伯爵和子爵也都纷纷退出了他们家的客户名单。

Balinor家的竞争对手更是添油加醋,在妒意深重的Vivian面前大肆宣扬Arthur为了Merlin同Uther吵翻天的情景,并说Arthur之所以愿意心甘情愿地同她成婚,完全是为了Merlin免受惩罚。

这番真假掺半的说辞立刻引起了Vivian公主的滔天醋意,她向上流社会和中产阶级发了一封通告信,全力施压,意在让Balinor家族彻底滚出伦敦。

Balinor老爹多次请求Gaius,但被告知所有信件都被Uther截下了,并被警告不准再给Balinor老爹写信。

Balinor老爹异常挫败,他动用了全部关系和金钱。但在权利的高压下,这一切都化为了泡影。他彻底瘫倒在床上,患了严重的肺结核,奄奄一息。

Merlin在这艰难时刻不得已挑起整个家族的重担。他开始全面接管Balinor老爹的生意,处理往来的信件,绝大多是退货的,要么索要支票——那些丝绸、红茶与瓷器的供货商们,听说了Merlin家的大祸,纷纷害怕自己的东西卖不出去,Merlin家赔得血本无归,连累自己遭殃,便趁着Merlin家还有些家底时拼命要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Merlin不是没有想过,靠着Balinor老爹5万英镑存款,即使蚀了1万英镑,他们依然可以过活,甚至可以过几辈子了。如果按一个中产阶级的生活标准的话,他们还能过得相当奢华。但他知道父亲的志向,如今Balinor奄奄一息,如果他在此刻决定解散供货商和仆人们,Balinor老爹恐怕一口气没缓过来人就去了。

他害怕父亲伤心失望,那可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他更自责,认为是自己的贪心引来了这次灾祸。因此无论如何,出于让父亲病情好转也好,让自己赎罪也罢,Merlin都决定解决此次危机。

一个人在危机中往往能生出许多想不到的智慧。Merlin就是这样。他在绝境中寻找着任何的一线生机。

不过老天到底还是宽恕了他。Merlin坐在马车上,这样想。

评论(2)
热度(13)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