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AM】《绞刑架下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各自订婚(一)

Arthur找一个男人跳舞的事,很快传遍了英国的上流社会。最先得到这个消息的,是一位痴缠Arthur的亲亲表妹——Vivian公主。当时,她正跟一众闺蜜在家闲磕牙,笑得十分开怀。

接着,一个仆人匆匆进门,脸上说不出是兴奋还是忧愁,总之这两种神色交替闪了几次,引起这帮闲磕牙的公主们的好奇心。

Sophia公主的古典圆脸盘跟她的急性子相映成趣,不等仆人走近便率先开了口:“Ellie,发生了什么事?”

Ellie的眼珠子转了转,似乎颇为难地看着Vivian公主,Vivian公主便了解这是一桩私密事,只好抱歉地朝众人笑笑,凑过耳朵去。

公主们听不着八卦绯闻,十分气结。拜托,作为上流社会的公主,这可是她们唯一的乐子了。于是众人看着咬耳朵两人,便生出一股子对Ellie的怨恨来,也在心底抱怨Vivian公主小家子气,不肯同她们分享有趣的新鲜事儿。

但是不快归不快,众人到底还是心痒,便细心观察起Vivian公主的反应来,希望从蛛丝马迹中探测出这桩被遮蔽的“奇闻轶事”。

好在Vivian公主是个脸上藏不住事儿的炮仗头,一点就爆,喜怒哀乐都在那张精致的娃娃脸上。只听她果然嘭地一声站起来了,还磕到了茶几,用力迅猛,足见消息之劲爆。

“你说表哥回来了!!!”Vivian过于尖细的嗓门瞬间穿透众人的耳膜,在各位公主的心房上炸出一朵朵怒放的鲜花。

“什么?表哥回来了!”Sophia激动地重复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刚吗?”

Ellie颇为难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道,“王子回来有几个钟头了。”她为等下要禀告的事情发起愁来。

“你这什么鬼表情,Ellie?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表哥领了女人回来?!”Sophia一说,其他人都炸了锅,Vivian更是紧张地连气也喘不上来了,生平第一次,向来任性高傲地她,眼里闪过一丝混合着脆弱与绝望的情绪,略带恳求地看着自己的女仆,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涌出来了,渐渐地汹涌成一颗泪珠子,要落不落,尤为可怜。

众人都屏息地看向她,不敢言语。

Ellie感到压力巨大,马上解释道:“不······不是,王子一个人回来的。”

众人听了,都笑泪相加地互看一通,拍胸口的拍胸口,傻笑的傻笑,仿佛躲过了一场巨型灾难。

“那是怎么回事?他又闯什么祸了?”Vivian小姐放下心中的巨石,又恢复了那种漫不经心的傲慢神色,她喝了一口上好的红茶,饶有趣味地看着Ellie。

“Arthur王子参加了Morgana公主的下午茶舞会,然后······然后······”Ellie抬了抬眼皮子,看着各位主子们春意盎然的脸,对接下来的回答有些难以启齿,“然后······闯了祸。”她斟酌了一下,说得很模糊、很委婉。

Vivian公主彻底松下来,“那么,他究竟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说到这儿,她和几个公主们都相当兴奋。

在一派因过分守礼而显得无聊的绅士中间,她们放荡不羁、行事大胆的表哥王子便具有了一种格外的魅力,就连“闯祸”一事也带着一股子充满生气的新鲜劲儿。

“这个·······这个·······”Ellie思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开口。

“吞吞吐吐作什么!你倒是说呀!”Sophia肠子最直,见不得这样要吐不吐的,已经生了气,砰地一声将茶杯重重放下。

Ellie身子一抖,忙不迭地坦白从宽了:“王子······王子同一个男人当众跳了舞。”Ellie说完总算松了好大一口气,接下来便低眉顺眼地拎起耳朵转动眼珠,暗暗勘察几位公主的反应。绝大多数仆人对待主子的丑闻,没有一个不幸灾乐祸的。Ellie也不例外,她正时刻准备着,好看主子们手忙脚乱、呼天抢地的哭一通呐,那够她乐上三天的。

然而Arthur的众表妹们一听说这事,便都笑得前仰后翻。

“表哥找一个男人跳舞?”Vivian公主一边笑得捂住了肚子,一边打趣地看着其他表妹们,“他真是越来越‘特立独行’了啊。”

其他表妹们纷纷点头,“Uther伯父知道了,肯定要气炸。”

“那可不,还有Albert姑父,他的偏头痛又要犯了。”

众表妹们觉得表哥公然挑衅道德与律法之事很帅气,又增加了一层不畏强权的男子汉气度,便调笑了一番,十分快活,脸上是健康的红晕,她们依次坐下来,立马开始商量什么时间去拜见她们的骑士表哥。

“要我说,干脆把他招进宫,让Victoria姑母吓吓他,说要严惩之类的——”Vivian公主原本只是随口胡说,却忽然灵机一动,嗅出其中的大有可为来——若是以此为契机,抓住表哥的同性绯闻不放,扇扇风、点点火,在姑母那儿逼得表哥成家以示清白,自己到时候不就可以趁虚而入了吗?

当然,她必须把我这个度,不能真的让姑母或者姑父治他,她只是希望可以拿这件事情做一点自己想做的文章。

不过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总要有人受罚,否则律法何在?但皇族是不可能真的进监狱受罚的,而且她也决计不可能让她的亲亲表哥受惩罚。所以Merlin就成了她彰显律法的替罪羊。毕竟一个修鞋匠的儿子,无足轻重的。但这个决定也与她对这个让表哥破例在公开场合跳舞的男人怀着一种隐秘的嫉妒有关。

一种担忧渐渐地在这些表妹们中间滋长,尤其是Vivian,滋长得最厉害,由她带起了这个头:“也不知道表哥在意大利干了些什么。”

这句话一出,不就暗示她们的表哥在法国与意大利放荡风气的滋长下,也许真的与男人发生过关系,或者真的开始喜欢上了男人了吗?这令众表妹们很有危机感。几个公主共同争夺一个男人已经够激烈的了,想不到突然插进来一个男人,在性别上,她们是无法打赢这场胜仗的,尽管表哥并不会有娶那个男人的可能性。但也必须把这种可怕的可能性扼杀在襁褓中。

“就是,越发地不像样了。”

“该有人管管了。”

“姑父姑母还有伯父知道了,指不定得气成什么样呢。”

“还有保守党那群老顽固,恐怕又要拿表哥开刀了。”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地越说越像那么回事儿了。

“意大利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听说整个法国都是荡妇。”

“还有那些男模特。”

“我看过表哥的画,那些男模特都很轻佻。”

众人渐渐地从漫不经心,到认定表哥喜欢上男人无疑了,于是开始七嘴八舌地盘问起来。

“那个年轻人,是哪家的公子?”Sophia端着她的红茶,直直地盯着Ellie,眼神颇具攻击性,仿佛Ellie是她的情敌似的。

“启禀公主,”Ellie行了个标准的仆人礼,“听人说,他是我们的茶叶供应商Balinor的儿子,Merlin。还不到十八岁。”

众人一听,眉头便全皱起来了。

“一个茶叶供应商的儿子,怎么会出现在公主的下午茶舞会里的?”

“好像是Morgana公主邀请他的,公主还邀请他跳了舞。据说那个男人的穿着,本像是过来参加舞会的。”

“这么说是个万人迷的角色了?公主和王子都争着跟他跳舞。一个下等仆人,本事不小啊。”

“不知道爬过多少人的床,才练了这一身的邪功夫。”

疯狂的嫉妒与愤怒在这些公主们中间滋长。上流社会的同性秘事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了。她们的表哥一时兴起,找个漂亮男人玩玩,也是很有可能的。

“Albert姑父说得对,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应该严惩。”Vivian放下手中的红茶,“倒了吧,不太新鲜了。”

“给我们换柠檬茶。”Sophia公主也放下茶杯,嫌弃地推到了桌子中间。

“我有点累了。”Vivian公主假模假样地打了个呵欠。

大家知道,Vivian公主生气的表现总是说自己累了,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将东西都砸个稀巴烂,情绪激动时还会上演割腕上吊等戏码。

于是Ellie一听公主说她累了,嗓子眼儿便提到了喉咙口。

几个公主知道她一旦脾气上来,是要闹个翻天覆地的,越劝越来劲儿,便都识趣地告退了。

不想众人前脚刚走,Vivian后脚就出门了。

“备车,我要进宫一趟。”

“现······现在?”Ellie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巨大的落地摆钟,时针马上就要走到九点了。

Vivian公主只是威严地看了她一眼,Ellie便连忙鞠个礼出门给她备马套去了。但Vivian公主很心急,便等不及她备全套,只拿了双蚕丝白手套便匆匆出门了。

半路上她想起这双手套的面料出自Balinor老爹家,便嫌弃地丢到了马车外,顺便往手套上吐了口口水。

评论(3)
热度(11)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