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AM】用CP滤镜促进CP的正确方式(3)

Arthur一路风驰电掣来到林中,却不见一个人影。起初他还在马上优哉游哉,但很快就沉不住气了。这不正常。有什么情况,让他的小弟们集体缺席?

难道这帮小弟背着他打架去了?

平常周末,他们不打猎的时候,有时倒也喜欢去街上寻衅滋事,教训教训几个地痞。

想到这里,Arthur打了算盘小弟的电话。

小弟告诉他,不知道哪个崽子得了感冒,这两天把他们都传染了。

Arthur操了一声,挂断电话,专心等起Merlin来。

左等右等不见人影,Arthur便忍不住胡思乱想。

Merlin离这儿大老远的,该不会路上出了什么意外了吧?

Arthur心里一个激灵,连忙撒开马蹄子往原路奔回去。

远远地,他看到前方一个小小的人影向前走来,手上还挎着一个篮子。

Arthur认出那是Merlin,便惊喜地叫了一声。Merlin楞了一下,接着抬头看他,笑得很甜。

Arthur只觉得那是他见过的笑得最好看的人了,便欢喜地伸出手,一个使劲,将Merlin带上了马,“我们走。”

Arthur心里快活,一直到了林中才把马停下,他气喘吁吁地说,“Merlin,你下来,我接着你。”

Merlin一下马便立刻眼疾手快地往他嘴里塞了一个面包。

面包入口香甜,Arthur满足地眯起了眼。

Merlin是怕Arthur亲他。果不其然,Arthur光速干掉一个面包后,Merlin还没把手上的面包递出去,Arthur就一个熊抱,将Merlin扑在怀里,使劲嗅了嗅,吧唧一口亲上了。

“Merlin,你真香。”

Merlin悚然地看着他,不知道Arthur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Arthur却毫无自觉,又亲了一口,然后似是想到什么,不满地委屈道,“Merlin,你为什么不亲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Merlin看他的眼神像个傻子,“谁告诉你好朋友非得这么亲来亲去的?你是嫌不够恶心还是嫌不够肉麻?”

“那我也不知道好朋友之间该怎么相处,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很喜欢你,觉得你做我的好朋友我很高兴。”自己的一番好意被Merlin嫌弃了,Arthur很生气,便自顾自地向前走,“你不喜欢,我不亲你就是了。”

“你干嘛这么生气。”Merlin深吸了口气,觉得Arthur的性格也太难伺候了。他提这么正常的要求,反倒是他的错了。

“我的意思是,好朋友总得跟别人不一样吧。”Arthur不满道,“如果只是见面礼似的亲一下,那跟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他太希望确认这个了。通过一个仪式,将这个人与别人区别开来,他们是陌生人,而他是他的好朋友。这样他才会有安全感,能够结结实实地感受到,自己拥有了一个朋友。

亲吻像是某种提示,尽管只是亲一亲脸颊,也足够他高兴了。那好像在时刻提醒他,他有了一个切切实实的可亲的朋友。

Merlin却不知道这些,仍觉得Arthur不讲理,“Arthur,如果你总这么亲我,被别人看见了误会怎么办?”

Arthur觉出来那是什么,咯咯笑起来,“不会吧?Merlin,你在担心这个,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难道是怕那些姑娘看见了不要你?”

他说着突袭Merlin的下身,故意抓了一把,不怀好意地贼笑道,“啧啧啧,这个尺寸,姑娘们怕是不喜欢哦。”

“我技术好得很,不用你担心。”Merlin拂开他的手,Arthur这个人,给他脸色,他扮可怜,不给他脸色,他上房揭瓦。

Arthur挑衅地看他一眼,“是吗?”

性欲上的“射”与弓箭联系在一起,令Arthur血脉喷张,一股男子汉的野蛮与杀劲随着这段纯男性的对话被挑起。

出于一种骄傲自满的炫耀心理,也出于男性间本能的竞争意识,他打算等下好好在Merlin面前表现一番,让他“开开眼”。等到他把自己最拿手、最威风的一面展示给Merlin看后,就是Merlin“出丑”的时候。Arthur得意地想,那个时候,Merlin才会知道什么叫做“真男人”。

那是杀戮与力量的决斗场。

Arthur握着弓弩,不再同他打趣。猎人的本色让他弯腰弓身地向前走着。两只眼睛机警地四处打转。

他在寻找猎物。

突然,一只漂亮的梅花鹿进入了Arthur的视野。它抖着耳朵,不时查看四周。

Arthur蹲下身,举起了弓弩。

Merlin紧张地看着,心跳得很快——那支箭令他肾上腺素激增。

他不舒服。可以说是几乎要窒息了。这都是因为该死的“感应”能力。

他能感应大自然的任何生灵。这件事只有他的妈妈Hunith和好朋友Will知道。

就像现在,他能清晰地感应到这头梅花鹿喝水时的喜悦,就好像他自己在喝水一样。他甚至能清楚地“看到”这头小鹿离开妈妈时的不舍与依赖。

Arthur蓄势待发,渐渐扣紧弓弩。

Merlin突然站起来,脚下一个用力,一根干裂的树枝被踩成两截,发出一声“噼啪”的响动。

梅花鹿逃走了。

Arthur毫无防备地看着梅花鹿一跃,到了溪的那一头,钻进了树丛,他回过头去,颇为恼怒地看了Merlin一眼。

Merlin睁着那双灰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他,“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

Arthur的一肚子火便发不出来了,他无奈地揉了揉Merlin的头毛,换了个地点,向密林更深处进发。

一只羚羊跃了过去,Arthur欢喜地举起了弩,正要射箭,Merlin却一个不稳,栽到了他身上。Arthur被这大力一带,整个人摔了个狗吃屎。下巴吃痛地咯到一块石头,磨破了皮。

他暴躁地站起来,推开Merlin,“搞什么!叫你跟我打猎,你净添乱!”

Merlin起身,见Arthur下巴渗出血粒子,便十分惊恐,“Arthur!你流血了!”

Arthur想也不想地甩开他,他一向暴躁霸道惯了,被这么一摔,火气蹭蹭蹭地往上涨,像头燃烧的炮仗,噼里啪啦地要烧人。

“Arthur你流血了。”Merlin关切地说,也不管Arthur的臭脸,巴巴地凑上去,“得马上包一下,我们回去吧。”

“我不回去!你要是这么不喜欢,干嘛跟我出来!”

Merlin被噎了一下,心里也有了闷火。他明明没那么爱生气的,但Arthur一凶他,他就克制不住地气起来了,于是一言不发地往回走。

Arthur走了几步,听不见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去,就见Merlin朝着他们反方向走了好长一段路,心里就有点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Arthur就是怕Merlin生气。这一点,从他们见面的第一天起就验证过了。此时,Arthur见Merlin沉默地往回走,稍微挣扎了一下,便立马委顿下去,巴巴地跟在后头,“Merlin我错了。”

Merlin充耳不闻。

“你不喜欢打猎,下次我们换个地方玩好了。Merlin你喜欢去哪里玩?”

Merlin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受虐狂,跟着这么个幼稚暴力狂做什么朋友。同情心泛滥也不该用在他身上。但偏偏Arthur一装可怜,Merlin便没辙了。

“我们在这儿野餐吧。”Merlin说着放下篮子,前边正好是一条林中的小溪。他将篮子里的桌布摊开来,惬意地坐在松软的地皮上,屁股下的苔藓有一种微微的湿润感,Merlin手撑在地上,整个人舒服地眯起了眼睛,身体的细胞似乎都欢喜地跳跃。

他觉得自己是大自然的一员。而整个大自然也在友好地欢迎他。他能感觉出来这个。

Arthur见Merlin一幅懒懒的高兴样,干脆也放了弓弩,在一旁坐下了。心里想着,只要Merlin高兴,不打猎也挺好的。

小溪潺潺,微风阵阵。两人眯着眼睛瞧着飞虫走兽,又吃了几口面包,便渐渐地有了困意。

桌布不大,Arthur整个人躺下去便没多少地方了,Merlin不得已蜷缩起来。

Arthur半睡半醒间长臂一伸,Merlin便靠着他的胸膛了,他觉得有点别扭,又觉得有点熟悉,便不敢动弹。Arthur倒是在睡梦中觉得这一抱令他十分舒服,便将Merlin搂得更紧了些。

Merlin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也抵抗不住那种熟悉的舒服感,便放纵自己这么睡了。

忽然,不远处的林子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Arthur一下子醒了,他条件反射性地将Merlin压在身下,机警地四处看着。

“嘿,居然有人在这儿打野战。宝贝们,宾馆不舒服吗?”

两个穿得全副武装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拿枪口指着他们的脑袋,笑得猥琐。

“嘿嘿嘿,别怕,我们只是要一点面包。”其中一个笑着说,伸手抓过篮子,“啊,太好吃了,好久都没吃到面包了。我真是受够那些野味了。”

另一个严肃地站着,始终拿枪口对准二人,他抬头看向同伙,“你说?”

“留着吧,不过是一对出来吃野味的小情侣。”

Merlin在Arthur怀里动了动,Arthur将他按了下去。

“万一他们出去报警怎么办?”其中一个显然不放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Merlin眼里闪过一道无意识的金光,他挣扎得更厉害了。

Arthur死死压住他,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在他耳边道,“他们有枪。”接着装出一幅亲昵的样子,似乎浑不在意二人的威胁,低头在Merlin微张的嘴上啄了一口。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Arthur料不到这样美味,心里翻出滔天的巨浪。Merlin红扑扑的脸蛋和肉嘟嘟的嘴唇从这个时刻开始,对他具有了致命的吸引力。

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于是Arthur摸出自己和Merlin身上的手机,一脚踢到两个狩猎者那里,“你们拿去。我们不会报警的,绝不。”然后拿出弓弩,“事实上我们也是来打猎的。”

严肃的那个一把夺过两人的手机,“我警告你们,最好老实点。这手机有你们老爸老妈和朋友的电话,如果你们不老实,他们就完了。”

Arthur十分猛烈地点了点头,顺便又亲了一口Merlin的头发,“我们只是随便出来玩玩儿的,不想惹麻烦。”

“那就好。”另一个喜笑颜开地瞧着Merlin,“你看他脸都红了,别说,这男人还挺好看的。”

“操,你是太久没碰女人了吧!”另一个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们走,别跟丢了。”

滑头便向Merlin吹了个口哨,跟着消失了。

Merlin挣扎了两下,总算从Arthur的胸口解放出来,刚才Arthur按得太紧,差点闷死他了。

这一抬头,两人便不自在起来。

各自闪躲着,侧开了身。

Merlin弯腰拾起那块桌布,想给自己找点事做,但又不可避免地想到刚刚Arthur就是在这里亲了他。于是这桌布就有点烫手了,Merlin一时不知把它放哪里,便又扔在地下。

Arthur一见,马上把它捡起来,有些笨拙地塞给Merlin,“别弄脏了。”

Merlin讷讷地哦了一声,没话找话:“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报警。”

“啊?”Merlin呆了一下。

Arthur已经自顾自地往前走了。

“可是他们知道了我们的信息。”

“放心吧,在他们找到我家之前,恐怕已经被捕了。况且,我姐姐是全国散打冠军。”

Merlin惊愕地看着他。

“还有,我爸爸是击剑冠军。”

Arthur瞧他因为呆掉而微张的嘴,不自觉地走上去,轻轻地咬了一口Merlin的下嘴唇,那里肉嘟嘟的,看起来很有欲望。

Merlin还没回过神来,Arthur就在他耳边说了一个更劲爆的消息,“我是双料冠军。”接着咯咯笑着半搂住他的腰。

Merlin正要脸红,忽然感应到某种危险与求救的信号,于是挣扎起来。

“你干什么?”

“有人,不,不是,有只花豹子受伤了,它一直在逃,”Merlin急切地说,“我要去救它。”

“花豹子?”Arthur不解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

“Arthur!”Merlin急切地要挣脱他,“我知道我说了你不会相信的,但我感觉到了,真的,求求你了,我要马上过去。”

Arthur看他都快急哭了,便也不去想Merlin的话究竟真不真实,只是轻柔地安抚他,“那我们更应该去林业局,找林业警察来,走。”

“不,不行,它快死了,我要救它。”Merlin说着流下泪来,“Arthur,你快走,去找警察,我先去救它。”

Arthur看着Merlin过于激动的神色,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你怎么知道?”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Arthur我求求你了。”

“不行,他们有枪。”Arthur再不听他的疯言疯语,即便他相信这些胡扯好了,他也不会让Merlin上去冒险的。Arthur强硬地搂着他,往山下走去。想不到Merlin的力气忽然大得出奇,一下子挣脱Arthur,往山里跑去。

Arthur低咒了一声,随即追了上去。

按理说,Arthur不可能跟丢,Merlin离他只有两三米,他甚至能马上抓住他。

但Merlin逃脱了。还三两下窜得没了踪影。

Arthur急得开始大吼。

两个人正蹲在一个灌木丛后,瞄准了一头喝水的麋鹿。脚边是一只浑身是血的豹子,正奄奄一息地用舌头尽力舔着伤口。忽然,它像是预感到什么,惊喜地直起身来。

Merlin到了,几乎在枪声响起的前一秒,并且出了声。

麋鹿逃走了。

好事被破坏,两个狩猎者愤怒地回头,原本,他们以为那是一头野兽,没想到,是一个人,还是刚刚见过的。

“这小子该不会是林业局的吧?”滑头疑惑道,随即紧张起来,“他们一定报警了,这附近有同伙!”

“操他娘的,干掉他!”另一个说话的人不苟言笑,直接打了一枪,Merlin堪堪避过了。

他们站起来,一边稳稳地走着,一边快速向Merlin射着子弹。

但Merlin左突右闪,灵活地避开了好几回。

两个狩猎者意识到他们的子弹不多了,于是打算先抓住Merlin,再喂他吃颗子弹,好丢给身后的豺犬。

豺犬是这场狩猎游戏的尾随着。它们的目标是人,而人的目标是猎豹、麋鹿和大象。这两个男子既要追踪猎豹,又要甩掉豺犬,几乎精疲力尽。原先,他们为了甩掉豺犬,每天得顺便猎杀掉一只小鹿或者羚羊,好让豺犬放过他们。

如今有送上门的猎物供豺犬享用,正好省得他们费心。反正豺犬一天只捕猎一次。

“看来今天我们不用再杀羚羊了,有现成的。”滑头开口兴奋道。

“Merlin!Merlin!Merlin!”Arthur听到不远处起了枪声,焦急起来,不住地大声喊着。

“哟,情郎追来了。”滑头调笑道,“怎么样?感动吗?”

他上下打量Merlin瘦弱的身躯,一种看着猎物惊慌失措的快感逐渐升起。

严肃的那个停下来,“你干掉他,我去解决另一个。”说着向Arthur喊话的声源走去。

这让Merlin彻底急了:“Arthur别过来,快跑!”

Arthur听到喊声,马上拔腿朝Merlin这边奔来了。

Merlin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他忽然停下来,不再躲避,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再睁眼时,灰蓝的瞳孔已成了纯金色,所有的记忆伴随着四周大作的狂风,一齐向Merlin涌来。

他想起两千五百年前的自己。想起自己的使命。他用自己的永生换得Arthur的轮回。他一点儿都不后悔。每一世,Merlin都在找他。但从来没找到过。

因为他没有了法力,也没有了记忆。

Merlin哭了。

他终于找到了。

他的Arthur。

他的珍宝。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世自己忽然记起来了,而且突然又有了法力。但眼前情况紧急,他顾不得那么多。

黄沙漫天飞舞,狩猎者不得不眯起眼睛。

两棵巨木同时倒地,分向两边,压住了狩猎者。

二人几乎同时吐血而亡,心肝脾脏一俱被压得粉碎。

Merlin走过去抚摸猎豹,猎豹发出呜呜的舒服声,用舌头拼命舔着Merlin,半个身子够靠过去,像只巨大的猫咪,把头埋在Merlin胸前,把他胸襟的衣服舔湿了大半。

Merlin手过之处,伤口马上愈合了,猎豹精神抖擞地跳起来,一个翻身将Merlin按在身下,热情地拿粗大的舌头舔着Merlin的脸。

Arthur赶到后,入眼的就是这么幅样子。

他举起弓弩,一秒都没犹豫,箭已经飞射出去,直指猎豹的脖颈。猎豹机敏地感觉到身后的危险,它本想逃开,但它害怕自己逃开后,飞箭会伤到Merlin,反而伏下身子,紧紧将Merlin护在身下。

“Arthur!”

Merlin眼中闪过一道金光,飞箭射到了草丛里。他动了动身子,想从猎豹身上下来。

但猎豹并未从Merlin身上跳下,它只是扭头敌视地看了看Arthur,亮出一幅尖利的獠牙,口中发出呜呜的威胁声。

这使Arthur恼了。

Merlin可是他的,一头畜生也敢跟他抢。

他直直地走过去,拳头已经握得很紧了。

猎豹从Merlin身上下来,挡在他身前,龇了龇牙。

“他是我朋友。”

Merlin赶紧跳起来,摸了摸猎豹的毛。猎豹半转过头,不理Arthur。

Arthur没好气地搂过他,使劲掐了掐他脖子,“让你乱跑,让你乱跑!”

猎豹发出威胁的低鸣声,作势要扑上来,Arthur放开他,瞪了豹子一眼,打算一脚把这碍眼的丑东西给踹了。

Merlin被他晃得头晕,但还是及时阻止了。他指了指地上的两个人。

Arthur惊讶地说不出话。

Merlin握住他的手,眼睛又成了金色。

Arthur觉得有一些记忆涌进来了。

非常遥远,但很清晰。

“我们下山吧。”Arthur看着他,Merlin的眼睛又湿润了。

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Merlin哭了。

他死前最后的印象,就是这双眼睛,哭着看他,当时他真想抬手,替他擦一擦泪。

Arthur动情地搂住他,打算下山去。

Merlin刚想迈开脚,才发现走不了。低下头去,见猎豹拿尾巴卷住了自己的脚,呜呜地低叫着。

“这丑东西。”Arthur嫌弃地看了猎豹一眼。

猎豹用上了四肢,扒着Merlin的脚,讨好地舔着,不让他走。

Merlin的心软了一下,“就让它跟着吧。”

猎豹嗷呜一声,扑到了Merlin胸前。

“丑东西,下来!”Arthur火大地踢了一脚猎豹的屁股。

“Arthur!”Merlin不满地呵斥道,“它伤刚好,你别碰它!”

那我碰你。

Arthur阴测测地想。

前世他还没亲过Merlin一口呢。

这个刚发现的新大陆,他自然是要好好开拓的。

 

End.

评论(5)
热度(17)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