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颜控。心理学。编剧。

【AM】用CP滤镜促进CP的正确方式(2)

“你们两个,跟我来一趟教务室。”

话音刚落,一个小弟马上凑过去,“怎么办?Gaius铁面无情是出了名的。”

“看来今天过后,老大要更恨Merlin了,”坚信科学的小哥似乎终于动摇了,“这个Merlin真是老大的克星!”

 “可再这么克下去,这老大得受多少罪啊?”其中一个小弟急了,“你快想想法子吧!”

  众人齐齐地看向算盘小弟。

  对方一派悠闲地摸着他的塔罗牌,高深莫测道:“不急。任何能量都是守恒的,爱恨也一样。”他抽出了其中两张,翻开来,是恋人与力量,“恨能够产生爱,正如爱能够产生恨一样。”

“照你的意思,这老大恨着恨着,还能爱起来不成?”科学小哥的话仿佛从鼻孔里飘出来,每个字都透着不屑。

“确实能。”星盘小弟收起把玩的塔罗牌,正视他,“你不知道很多爱都建立在‘欺负’的基础上吗?”

 科学小哥一时哑口无言,算盘小弟接了下去,“但要让恨产生爱,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

“什么条件?”

“就像还债一样,一个人若对另一个人产生了恨,想要产生爱,须先用恨抵消。”

“那不成了冤冤相报?”

“不同。冤冤相报的基础是恨意的叠加,每一次报复都建立在变本加厉的基础上。不仅要本钱,还要利息。而产生爱的基础是恨意的递减。每一次报复,都消减了前一次的恨意。最终,恨意就像污泥一样,被清除了。而爱意,就像清泉一样,从污泥下露出来,开始流动。”

“我还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关键在于报复的程度,”算盘小哥把塔罗牌收进盒子里,“想要让恨产生爱,在双方你来我往的‘报复’中,每一次‘报复’都不能尽兴,最多只能报复八成。这是最关键的。你要报复对方来‘解气’,但也止于‘解气’。若超过了,这种‘解气’就会产生新的恨意,成为一股反作用力,回到自己身上,如此往复循环,恨意不断叠加,最终会将两人拖入灭亡的深渊。”

“也就是说,老大跟Merlin二人之间的‘报复’,如果超过了,就会让两人‘灭亡’,如果没超过,就能逐渐产生好感和爱意?”

“是这样。”

“那怎样让老大和Merlin之间的报复不超过呢?”

算盘小弟叹了口气:“这就是最难的地方。世间绝大多数的夫妻便是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才走向灭亡的。”

众人都沉默了。

“总有法子的吧?”一个小弟疑惑地说。

算盘小弟摇了摇头:“度是世间最难把握的东西,因为每个人的度都是不同的。”

  “那怎么办?!”

    算盘小弟招了招手,将手中的两张牌摊开来:“天意是比度更玄妙的东西。度可以探索,因为那是规律。但天意,或者说意外和缘分,却是不可捉摸的。”

“这牌上说什么?”

“恋人和力量。”

“什么意思?”

“这是我替老大算的。恋人牌正位,这是最好的。根据塔罗牌的显示,一对璧人将在天使的召唤下走到一起,成为爱侣,他们将在阳光普照处相爱,是背后的阴影产生的考验激发了他们的爱意。”

“也就是说,现在老大正在经历的挫折会对他们的关系有好处?”

“照牌上的解释,是这样的。Gaius将他们带到办公室,接着事情会起一些变化,而这些变化,会将两人的关系导向更好的一面。”

“太好了!”那人猛拍了下算盘小弟,“还有一张力量牌,又是什么意思?”

“还记得老大喜欢打猎吗?”算盘小哥轻点牌面,指着上面的狮子,“这张牌的意向,透露出二人的征服与爱意将在森林里被激发,并且被强化。”

“森林?”科学小哥皱起眉头,接着一拍大腿,恍然大悟似的跳起来,“这周老大不是约了我们几个一起去打猎吗?”

其他人的眼睛蹭地亮了——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另一边,Arthur却还在气头上,丝毫不知道几天后小弟们集体爽约的“壮举”。

嘛,这是后话。

现在,Gaius打头走在最前面,Merlin在他身后,Arthur抗拒式地跟两人保持了一段显而易见的距离,他不时地踢一下脚下的鹅卵石,要不就抓些路边的花花草草泄气。

因为他熟悉教务室,仅次于自己的家。

一想到Gaius喋喋不休的教导和不可避免的回家告状行径,Arthur更生气了。这都是Merlin的错!他真想一把揪起Merlin的后脑勺,让他痛得哇哇大叫。

Arthur预想着Merlin会马上弹跳起来,像只受惊的小虾米似的缩成一团,双手抱在头上,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因为太痛,眼角还挂着泪。

这个想象令Arthur愉悦,他不自觉地勾起嘴角,接着弯腰拾起一颗鹅卵石——托他热爱打猎的福,他非常擅长瞄准猎物。

“啊!”Merlin倏地捂住后脑勺,转过身来怒视Arthur。因为太痛,眼中果然有些湿润。这令Arthur非常愉悦。他手上还有一块鹅卵石,于是便像逗小狗似的,装作要投Merlin的样子,Merlin惊慌地闪了好几下,才发现上当了。

Arthur咯咯地笑起来,逗Merlin真好玩儿。

Gaius转过身,不高兴地皱眉看他。

Arthur浑不在意地朝Gaius吐吐舌头,挑衅似的抬高下巴,眼里闪着“你能把我怎样”的张狂。

Gaius看了他一会儿,接着像只斗败的公鸡,垂下了头,Merlin隔着距离都能听到他的叹息声。

插曲就这么过了。

Gaius继续向前走着。

Merlin悄无声息地跟在他背后。这是他第一次观察到这位教导主任的后背:他显然已经很老了——花白的头发毫无生气地耷拉在肩上,肩膀不自觉地弓起,从后面看去,像被什么重物压着。晃动的手背上布满了黄褐色的斑点,不用说,死亡已经开始在这具身体做上记号了。

Merlin的心软下来——他不该让这位好心保荐他的老人操心的。

他不该耐不住气的。

他决定,等会儿不管这位老人怎么责罚,他都不会顶撞半句。

教务室到了。

Gaius站在两人面前:“发生了什么事?”

他对着两人说话,眼睛却非常有倾向性地看向Arthur,显然认定他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了。

Arthur刚消下去的火星子又腾地一下升起来,烧得噼啪作响。

他嘭地一脚踢翻了办公桌前的凳子。

Gaius眯起了大小眼。

Arthur像头发怒的野兽,龇牙咧嘴地盯着他。

一场对峙无声展开。

Arthur怒目圆睁;Gaius则像块不为所动的磐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Merlin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便有些尴尬。

僵持在继续。

Gaius显然火了,并没有放过他。

Arthur一向有着好勇斗狠的泼皮样,这会儿简直把Gaius瞪出了花。

Merlin的眼睛骨碌碌地从左转到右,见两人幼稚地瞪个没完,便咳了一声。

Gaius回过神来,自觉出了洋相,便朝Merlin笑了笑。Merlin立即乖巧地回了一个谅解的笑容回去,Gaius转头看向Arthur,见Arthur十分吊儿郎当地站着,这两厢一对比,心里的火又腾地升了三丈高。

“到底怎么回事!”Gaius口气严厉地问出口,声调拔得很高。

Arthur梗着脖子犟着头,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Gaius的血压一升再升,半晌后,重重叹了口气,揉了揉发酸的眼角,“你先出去吧。”

Arthur旋即利落地转身,嘭地一声关上了大门。那震天响的架势,连教务室的桌子都抖了两抖。

Gaius疲惫又颓然地坐下,抱歉地朝Merlin笑笑。

“他总这样?”Merlin一向乖巧,物以类聚,身边自然也是乖宝宝居多。这样一点就着的炮仗人,自己还是头回见,不觉有些新奇。

“看心情。”Gaius动手为自己沏上了一杯茶。

“那这种情况,算心情好还是心情坏?”Merlin还没问完,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不算好也不算坏。坏了他喜欢砸东西。”

“这么暴力。”Merlin假装皱了下眉,但马上笑出来。

办公室的气氛缓下来,Gaius拿出另一只茶杯,指着办公桌对面,“坐吧。”

Merlin闻言有些为难,又有些惶恐,因为他还是个高中生,并不习惯真正平等的师生关系,便只向前挪了两步,“Gaius,”他顿了一下,“我跟Arthur合不来,想换座位。”

“坐下说。”

Merlin便只好坐下了。坐姿十分端正。

“这是中国红茶,很好喝,要来一杯吗?”Gaius将杯子轻轻举到他面前。

Merlin连忙接过手,小饮了一口。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招进来吗?”

Merlin垂下眼睛,“为什么?”

“他需要一个好榜样。”

“所以我就是那个‘好榜样’?”Merlin嘲讽地哼了一声。当初的知遇之恩变成了赤裸裸的利用。

“他太顽劣了,身边都是一帮狐朋狗友······”

“如果他没有变好,学校会怎么对我?”Merlin挺了挺身子,说出口的话已经有了诘问的味道,膝盖骨却微微颤着,泄露出他对前途的担忧。

“Uther只是打电话告诉我,让你多费费心。上午我去教室,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个事。”Gaius看出他的害怕,站起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你不要多想,我也会向校方全力保荐你的。你的资质很好,不应该读那种公立学校。”

“Arthur知道吗?”

“大概是知道了。他爸爸昨天晚上还说了他,让他跟你好好学习。”

Merlin终于知道Arthur怒气的来源了。一想到Arthur因为这个事,一整天像个炮仗似的烧个没完,便有些好笑,心里的气一下子没了。

虽然让Arthur跟自己学习,能够好好地欺负一下‘Arthur’,不过他可不想为了一时的快感而让Arthur讨厌他。

不,他可一点儿也不想让Arthur讨厌他。

别看Arthur那么“欺负”他,他有时候也“欺负”Arthur,但那性质完全不一样。他能够感觉到Arthur心底的快乐和愉悦。

他不会打破那些,他愿意让Arthur高兴。但不能忍受Arthur厌恶他。

于是他站起来,直视Gaius:“对不起,我不会当他的‘正面楷模的’,虽然我应该为了保住自己的学籍而这么做,但我不会把自己的坦途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企图改造他人的做法无异于杀死这个人的灵魂。如果Uther想要一个听话的工具,那么他就不该生孩子,研发一个机器人更趁他的心。”

Gaius斜眯着眼,想告诉Merlin,这世上非但没有那么多的相互尊重,反而到处是希望改造他人的强权,Uther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Merlin仿佛洞悉了Gaius的想法,“我愿意承担后果,如果拒绝这个提议会被开除的话,那也无所谓。”

Merlin说完便站了起来,心里已经开始盘算搭几点的公车回家了。他对Uther已没有利用价值,留在这儿倒碍别人的眼。

Arthur呆呆地站在门外,抓紧了门把。虽然他有种古怪的直觉,认为他们的谈话是针对自己,但就像屠夫们商量如何宰杀猎物一样,用一种冷静而无情的方式讨论自己。但是Merlin的做法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竟然站在自己这边,为自己打抱不平,甚至冒着丢掉学籍的危险。

他不想承认自己对Merlin有什么感激之情,但此刻发酸的鼻子却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感动。十八年来,他第一次听到一个人毫无保留地维护自己,甚至愿意牺牲自己。

Arthur嘭地一声开了门。

Gaius和Merlin都回过头去。

“我们走。”

Arthur伸手拉过Merlin,把自己的手架在Merlin的脖子上,好像他们是什么亲密的兄弟一样,直到此时,Arthur才觉出来,Merlin还比他高两三公分呢。

Arthur还没有真正亲密的朋友。他的世界分为两块:一块对抗,一块服从。暴力得很。

但现在,Arthur决定把Merlin当成真正的朋友。

他还不晓得跟真正的朋友应该怎么相处,这方面完全没有经验。但好朋友之间总是会亲密些的吧?Arthur一路头脑风暴,想着用什么方式才能“充满爱意”地表达自己。比如时常亲一亲脸?唔,亲吻的确是个十分亲昵而又不失友好地向对方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于是Arthur便很想在Merlin可爱的小脸上亲一亲,以表达自己的亲昵。

Merlin不甚舒服地被他架着走了好长的路,在经过一个花园时,终于把自己的膀子卸下来了。

“你都听到了?”

Arthur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别害臊了,Merlin。”说着他便亲了一口,“你真好。”

Merlin被他亲得懵了神,只觉得五雷轰顶。

Arthur觉得Merlin的脸颊有点瘦,不过皮肤很好,亲起来还有一股奶香味。

“你不会还在喝奶吧?”

Arthur像头大型金毛犬似的凑上去嗅了嗅,“你都多大啦?怎么还有奶香味。”

Merlin惊恐地推开了。

Arthur也不发脾气,重新架在他脖子上,“你真好。”

Merlin哭笑不得,Arthur好像整个人都在幸福地冒泡。看来这十八年,日子过得有够凄惨。

“Merlin我饿了。”Arthur又凑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Merlin皱眉看着他,终于觉出来Arthur有些不太正常,“你干嘛老亲我?”

“我们是朋友啊。”Arthur了然地说,接着郑重起来,“你是我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Merlin便不好再说话了。

“Merlin我饿了。”Arthur又重复了一遍,看着Merlin的神色两眼冒光。

Merlin心底泛起一丝莫名的熟悉感,话不经大脑便说出了口:“我给你做饭去吧。”

一说完,他自己便怪异起来,这里是学校,要说也应该是“我给你打饭去吧”,怎么莫名其妙地说出做饭的话了。

想不到Arthur惊奇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

他刚刚确实想着,要是能跟Merlin亲亲热热地做顿饭就好了,就像电视上常演的好朋友那样,在一个屋子里,一边做饭,一边说话。那感觉多好啊。

他看着Merlin,觉得现在的Merlin除了长相可爱帅气外,还很冰雪聪明。

Merlin看着Arthur的眼神徒然一惊,忽然有种灾星黏上身的倒霉感。

“你妈死了?”Merlin推开他,颇为毒舌地骂了一句。

想不到Arthur立时垮下脸,原先那种幼稚讨好的神色消失了,脸部线条硬朗起来——一个成年的Arthur出现了。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

“她死了。”Arthur的声音很远,又凉凉的,眼神看着远方,“难产死的。”然后他看着Merlin,坚定地说,“他恨我,一直一直恨我。”

Merlin反应了半天,才知道Arthur说的是他爸爸。

“他恨我,一直一直恨我。”Arthur喃喃地重复着,眼神又空荡荡地飘向了远方。

Merlin觉得有些慌乱,Arthur离他太远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窒息感扼住了他的喉咙,他忍不住走上前去,抓住他的手臂,安慰似的抚摸着,“不会的,你爸爸很爱你,要不然他也不会花大力气·······”

Arthur猛地甩开他,“他不爱我!”这一声撕心裂肺,尔后Arthur蹲下身子,哭起来,“他只爱我妈妈。我妈妈难产死了,他就恨我,一直一直恨我。他看不见我。妈妈死了,他就恨我,一直一直恨我。”

Merlin只觉得自己的心都揪起来了,他俯下身,抱住Arthur,轻轻拍着他的肩。

“但是我看见你了。”Merlin轻轻地说。

Arthur颤抖的身子顿了一下,接着突然大力抱住了Merlin。

Merlin感觉自己的胸膛燃烧起来了。那是Arthur温热的呼吸与泪水。

他不知道说什么话去安慰他,半晌叫了他的名字,“Arthur,”Merlin摸了摸他的头发,“周末来我家吧。”

Arthur抬起头来,还挂着泪的眼睛发出惊喜的光,他凑上前去,狠狠地亲了一下Merlin,再次说道,“你真好。”

Merlin期望弥补些什么,于是领着Arthur来到自己位于伊尔多的小村子。

“这是我妈妈Hunith。”Merlin不着痕迹地介绍道。

Hunith正在揉面,她面容亲切慈祥,看起来非常可亲。Merlin已经同她说了Arthur的情况,因此Hunith一看到Arthur,心里便怜爱起来了,她立刻伸手招呼他,“Arthur,给我的面粉加点儿水好吗?”

他还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中年妇女,对于这样柔柔的嗓音,心里觉得新奇,更多的是一种天然的亲近,他想象着,要是自己的妈妈在,大概也会是这样吧。

面粉在水里起泡,Arthur忍不住伸出手,Hunith给他示范,Arthur便笨拙地学起来。

Merlin从厨房里退下了,在客厅收拾东西,希望给Arthur片刻的幻觉。

不久Arthur便从厨房里出来了,Merlin惊奇地看着他,“怎么不多呆会儿?”

“水加完了。”

“你还可以揉面啊。”

“真当我是吃奶的娃娃?”Arthur觑了他一眼,对Merlin的用意显然一清二楚。

这倒使Merlin害起臊来,他讷讷地说,“也没什么,大家都是朋友嘛,带你来我家做做客。”

Arthur哦了一声,“既然你请我玩了,那我也得请你玩。明天我们一起去打猎吧,我约了兄弟。那才是男子汉的活动。”

Merlin皱了皱眉头,对杀生毫无兴趣,甚至于十分反感,于是断然说道,“我不去。”

Arthur垮下脸,对Merlin的拒绝颇为恼怒。

Merlin看他神色不善,忍不住想起这是个从小爹不亲娘不爱的孩子,心就软下来,他把几个酥软的面包塞进Arthur手里,不情不愿地说,“好吧,我去。”

Arthur马上高兴地亲了他一口,“Merlin你真好。”

Merlin嫌弃地擦了擦脸,心想这个毛病可不能惯。

第二天一大早,Arthur就精神抖擞地起来了。他昨晚上没有吃家里的菜,捧着Merlin给的面包嚼得很香。有朋友的感觉真好。Arthur心里想,甜滋滋的。

Morgana见Arthur捧着个面包傻笑,觉得弟弟莫不是恋爱了?她条件反射性地想把这一可疑情况告诉Uther,到了门前却又折回去。多年来,她已经养成了Uther的眼线这一功能,但凡Arthur有什么异动,便拔腿告诉Uther,Uther对她的信任与偏爱就是这么来的。

如今,她似乎生出一丝小小的不忍。Arthur的幸福太少了。在家里,他总是面无表情地绷着脸,要不就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像个僵尸似的。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弟弟笑得这么开心。她觉得弟弟笑起来很漂亮,忍不住想要呵护。这大概是做姐姐的天性吧。

于是她轻轻带上了门,告诉Uther,Arthur没出什么问题。

这是她第一次撒谎。但为了弟弟,她觉得很值得。

Arthur意气风发地出门打猎去了。连Uther都感觉到了异样。

有一种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的心脏。年轻的Arthur意气风发地出门的模样,像一道闪电,将他激活了。他不禁伸长脖子向外看去,Arthur骑在骏马上飞奔而去,年轻的英姿头一次让他感觉那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完全不同于他的鲜活的生命。

他似乎第一次,看见了Arthur。

评论(5)
热度(14)

© 北北迷妹吖 | Powered by LOFTER